More

    天航文創

    253 episodes

    理智與感性CH10

    《理智與感性》 第十章、有錢人終成眷屬 回家後一個禮拜,瑪麗安終於完全康復。在這個和煦宜人的早上,瑪麗安決定和愛蓮娜外出散步。但她的身子還是很虛弱,需由愛蓮娜攙扶著慢慢走。兩姊妹走出屋外,來到一片綠油油的草地,可以對屋後的大山一覽無遺。瑪麗安停下腳步,朝山上望去,平靜地說:「就是在那兒,就在那高挺的山丘上,我摔倒了,那是第一次見到威洛比。」說到最後三個字,她的聲音低沉下來,但隨即恢復了正常的聲調,接著說:「我很開心到了今天,我看到那個地方,一點也不再感到痛苦。姊,我們能談談這件事嗎?有關妳和我……還有威洛比。」「當然可以。妳說吧。」愛蓮娜溫柔地說。瑪麗安自責地說:「雖然我倆對愛情的理念不同,但我倆的處境卻極為相似。我病了之後,我開始認真思考,我受到這麼大的痛苦,都是歸咎於我過分的激情,這份情感還害我差點送了命。我過去實在太自私了,因為自己的感情,沒有顧及到周遭的人,包括真心關心我的妳。我對不起大家,但最對不起妳。」愛蓮娜只是微笑以對。瑪麗安緊握愛蓮娜的手,繼續說:「姊,我已經下定決心了,我會好好控制我的情感,改變自己的脾氣,這樣就不會為別人帶來麻煩,也不會再讓自己痛苦。從現在開始,我會將家人放在第一位。」聽完瑪麗安的傾訴,愛蓮娜深呼呼一口氣,然後說起威洛比和她的談話,一字不漏地告訴瑪麗安。瑪麗安不發一言,只是靜靜地流淚。雖然這段戀情是悲劇收場,但至少擁有過轟轟烈烈的激情。當晚,瑪麗安對母親及姊姊傾訴:「愛蓮娜說的事讓我看開了。我已看清楚那傢伙的所作所為,跟他那種人在一起,我根本不會幸福的。」「妳現在懂得理性思考呢!」愛蓮娜讚嘆道。「我之前太傻了!」瑪麗安高聲道。達斯伍太太老懷安慰,抱住女兒說話:「都是我的錯!我早該察覺他的不軌意圖。讓妳受苦了,瑪麗安。」愛蓮娜不想看見兩人將過錯都攬在身上,便向兩人說道:「妳們都不要爭了!這一切千錯萬錯都是威洛比的錯!與妳們無關!」 巴頓小屋的生活恢復了平靜。愛蓮娜一直等待愛德華的婚訊,終於有一天等到了消息。她們一家的傭人湯瑪斯去了那邊出差,當他回來的時候,就告訴愛蓮娜一個驚人的消息:「費拉斯先生結婚了。」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愛蓮娜還是受到了打擊,一時感到天旋地轉,面容蒼白跌坐在椅子上。瑪麗安看見姊姊這樣子,忍不住哭了起來。達斯伍太太手忙腳亂,連忙將瑪麗安帶到隔壁房間,再回到愛蓮娜的面前。這時候,愛蓮娜恢復了冷靜,便向湯瑪斯問清楚:「是誰告訴你這消息的?」「我親眼見到的,看見這對新婚夫妻乘搭馬車。費拉斯先生的太太……我記得是史蒂爾家的二小姐,她從馬車中探頭叫我,問我瑪麗安的身體狀況。她還笑嘻嘻說她一來到這個地方,就冠了夫姓。」湯瑪斯說。「所以是她跟你說她結婚的事?」愛蓮娜問。「是的,小姐。她笑得相當燦爛,我還祝她幸福。」「費拉斯先生也在馬車上嗎?」「是啊!就在她旁邊。但我沒看到他的臉,他也沒開口說話,不過他本來就不多話。」湯瑪斯退下後,愛蓮娜良久一語不發。達斯伍太太替愛蓮娜感到難過,她曉得愛蓮娜仍然愛著愛德華。愛蓮娜現在也洞悉自己真正的想法——她一直巴望愛德華不要娶露西,但如今希望幻滅,她只覺得自己比之前更難過。愛蓮娜想像這對夫妻在新家的樣子,只是她不明白為甚麼沒有熟人預早通報這門婚事。愛蓮娜走近窗邊,竟看到一個人正騎著馬往小屋來。一個人影停在門口,愛蓮娜以為是布蘭登上校,拭了拭眼一看,卻發現是愛德華!她離開窗口,坐了下來,心裡唸道:「我要保持冷靜。」全家人都在等待客人出現。隔了半晌,愛德華終於出現,他面色蒼白,顯得有點緊張。達斯伍太太強顏歡笑招呼與恭賀他,他卻臉紅起來,含含糊糊低聲自語。駭人的寂靜席捲整個房間,愛德華神色茫然,瑪麗安和母親只是怔怔地瞧著他,而愛蓮娜一直沒有抬頭。在這個沒有話題的窘境,愛蓮娜只好向愛德華問候妻子:「希望費拉斯太太一切安好。她在德拉福還習慣嗎?」「德拉福?我母親在倫敦呀。」愛德華滿臉困惑的神色。「我是指你的新婚妻子,費拉斯太太。」愛蓮娜還是垂著頭。愛德華一臉不解,吞吞吐吐地說:「哦……妳指的是我弟弟的妻子,羅伯特‧費拉斯太太吧?」瑪麗安與母親同時驚詫大喊:「你弟弟的妻子?羅伯特‧費拉斯太太?」「是的,我弟弟娶了露西‧史蒂爾小姐。」甚麼?這是甚麼發展?但真是天大的驚喜!愛蓮娜再也坐不住了,她奪門而出,躲在門後喜極而泣。愛德華瞧著她的身影,也許也聽到了她的哭聲,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她激動的感情。 愛德華沒有結婚,而他這次到訪巴頓小屋,只為了一個理由——就是要愛蓮娜嫁給他。小屋之中,愛德華和大家一同用餐。席間,他請求達斯伍太太同意他和愛蓮娜的婚事。愛蓮娜接受了他的求婚,讓他成了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。「要不是我年少無知,這愚昧的婚約也不會發生。我當時太年輕,又不懂人情世故,露西一親近我,我就以為自己戀愛了。但直到遇見妳,愛蓮娜,我才明白甚麼是真正墜入了愛河。」眾人歡天喜地,愛德華繼續解釋,因為他失去了遺產的繼承權,露西就開始對他厭倦。這時候不知是他弟弟搭上露西,還是露西勾引他弟弟,總之彼此臭味相投,互相吸引,他倆便私自閃電結婚。這樣的婚事簡直不可思議,只能說露西真的很有本事,憑自己的努力嫁入了豪門。愛德華補充道:「我還收到露西的訣別信。她告訴我,她知道我心裡愛著的是別人,為了公平起見,她也可以肆無忌憚地去愛上別人。她祝福我可以跟自己所愛的人幸福。之前我不能退婚,是因為我不想傷害露西,我覺得跟她結婚是我的責任。但她的來信令我釋懷,好像放生了我一樣……我非常開心,所以就馬上來見妳了。」聽完愛德華對姊姊的告白,瑪麗安只能用眼淚來表達心中的喜悅。她的喜悅就像姊妹之情一樣真摯,難以用言語來形容。至於愛蓮娜,從她得知露西嫁給了別人,到愛德華解除婚約的那一刻開始,這段時間她內心百感交集,難以平伏……消除了所有的懷疑和焦慮之後,現在她的內心溢滿幸福的感動。幾天過後,愛德華拜訪倫敦的家人。「我真心愛上愛蓮娜。我要和她永遠在一起。」聽到這樣的消息,他的母親只能無奈地接受現實。她雖然不贊同愛蓮娜和愛德華的婚姻,但依然給了他們一萬英鎊。有了這筆錢,他們就能盡快成婚,搬到德拉福那邊置業,日後過上富裕的好日子。 姊妹之情並不會因為距離而疏遠。哪怕愛蓮娜嫁了人,親姊妹還是一輩子的親姊妹。後來,瑪麗安到了十九歲,她心懷溫暖的友愛和尊重,答應嫁給從前認為又老又悶的布蘭登上校。布蘭登上校高興得不得了,瑪麗安對他的感情與日俱增,成為他身邊持家有道的賢妻。達斯伍太太仍住在巴頓小屋,當三妹瑪格麗特長大成人,學懂跳舞與宴會之道,便去拜訪約翰爵士和詹寧斯夫人,參加他們舉辦的舞會。在瑪麗安和布蘭登上校步入教堂的一刻,達斯伍家族維持了家族的榮耀,兩姊妹的愛情故事也在快樂之中落幕。 The End.

    理智與感性CH09

    《理智與感性》 第九章、千金難買有情郎 愛蓮娜和瑪麗安即將返回巴頓的家,這兩天將會在帕默夫婦那邊過夜。瑪麗安一路上心緒不靈,滿腦子鑽牛角尖——因為她聽說葛瑞莊園就在附近,也就是說附近就是威洛比的居所!到了帕默夫婦的家,瑪麗安就說要出外走走。她要獨自沉溺於傷感之中。沒想到布蘭登上校也是帕默夫婦的客人,雖然他是來跟愛蓮娜談論愛德華的事,例如怎麼修繕那間牧師小屋……但像愛蓮娜這樣的明眼人,又豈會不知上校是為了親近瑪麗安而來?話說回來,由她們搬到巴頓,到她們旅居倫敦,布蘭登上校彷彿無處不在。上校都用找愛蓮娜當藉口,次數頻繁的程度,連她都懷疑上校是不是對她有意思。然而,愛蓮娜比誰都清楚,上校心裡想著的是瑪麗安。是的,他心裡就只有瑪麗安。但瑪麗安呢?瑪麗安來到這裡的每一個晚上,都會出外散步散心,甚至在滂沱大雨的夜晚也貿然出去。沒多久,她就染上重感冒。她全身發熱痠痛,咳得喉嚨也痛,卻還是嘴硬:「只要給我睡一覺就會好了!我不想吃藥,不要迫我吃藥……」隔日,瑪麗安的症狀更嚴重了。愛蓮娜請來醫生,診斷出是某種傳染病,但預料幾天之內就可痊癒。沒想到過了幾天,醫生每日都來看診,瑪麗安的情況卻越來越糟糕。愛蓮娜還是滿懷希望,在給母親的信中,絕口不提任何有關瑪麗安病重的事。帕默夫婦眼見瑪麗安的病況,又聽到醫生說是「傳染病」,便對她避而不見,帕默太太甚至馬上帶著孩子離開家裡。詹寧斯夫人心腸好,不僅沒有丟下瑪麗安,而且幫忙照顧這個可憐的病人。「只要瑪麗安還在生病,我就不會離開!」詹寧斯夫人是個熱心人,實在令愛蓮娜感動。儘管醫生一口咬定病況有好轉,然而到了傍晚,瑪麗安又發病了,比之前更加嚴重。瑪麗安需要服用鎮靜劑,才能睡上一覺,但她在床上不停輾轉反側,發出含糊不清的夢囈。「唉!這樣看來,她絕對好不了啦。」詹寧斯夫人是個烏鴉嘴,加深了布蘭登上校和愛蓮娜的憂慮。 夜晚時,愛蓮娜留守在妹妹床邊,不料瑪麗安忽然起身,表現得若癲若狂。她激動地大喊:「媽媽來了嗎?」「還沒,不過我想她快到了。」愛蓮娜憂心如焚,扶著妹妹躺下。「拜託叫她快點來,不然我就見不到她了!」瑪麗安失聲痛哭。眼見妹妹失常,愛蓮娜嚇壞了,立刻去找醫生。瑪麗安生病的期間,布蘭登上校一直在外面神不守舍。要不是礙於男女之別,他也想幫忙看護和照顧瑪麗安。布蘭登上校一聽到愛蓮娜求助,立刻出門連夜駕車,趕過去巴頓接達斯伍太太過來。醫生抵達,承認用藥無效,病人已病入膏肓。瑪麗安不時語無倫次,叨叨絮絮掛念母親。愛蓮娜心中亂成一團,期盼母親能及時趕到,來見垂死的女兒最後一面。像瑪麗安這麼年輕可愛的姑娘,沒想到這麼短命!任何人都會為她而感到痛惜。幸好到了隔天中午,瑪麗安終於退燒了。愛蓮娜祈求妹妹能熬過去。醫生看診時,又換了另一套說法,喜孜孜說病人有復原的跡象。當天夜晚,愛蓮娜因為妹妹脫離險境,她終於可以睡得香甜,眼裡還閃爍著喜悅的淚花。 在這嚴寒的冬夜,暴風雨大作。翌日,愛蓮娜想到正在趕路的上校和母親,不免感到擔心,但她相信只要他們知道瑪麗安脫離險境,這一路上的奔波都是值得的。愛蓮娜先去吃早餐,忽然聽見前門有馬車聲,便急忙下樓,以為要迎接母親,萬萬沒想到來者竟是威洛比!威洛比逕自走入客廳,嚇得愛蓮娜向後退了幾步。正當愛蓮娜按住門柄想逃,威洛比卻快了一步,搶上前攔住了愛蓮娜。「達斯伍小姐,我想告訴妳一些事。給我十分鐘就好。」威洛比激動地說。「請你快點,我沒時間!」她不情願地答應。「我剛剛聽傭人說,妳妹妹已經脫離險境。感謝老天爺!這是真的嗎?」「我們都希望如此。你到底想幹嘛呢?」她冷冷地回答。這時候愛蓮娜暗暗著急,因為她擔心布蘭登上校即將抵達,在這裡撞見威洛比就會尷尬萬分。但帕默夫婦都不在家,她也只好服從威洛比的命令,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面。威洛比沉默片刻,才說:「我是來為我過去的行為作出解釋,我想讓妳知道我不是真的那麼渾蛋……我希望妳妹妹會原諒我……如果可以的話,也希望能讓妳減少對我的恨意。」「瑪麗安早就原諒你了。」「真的嗎?」威洛比急切地說:「我還是想好好解釋一下。一開始與妳一家人相識,我沒有別的用心和意圖,只是想為我的鄉間生活找樂子。我債務甚多,早就打算娶一個有錢女人,卻發覺自己愛上了瑪麗安。我想向她求婚時,姑姑史密斯發現我做的醜事……就是之前玩弄過女人的事。我是這麼的卑鄙、自私、殘忍,當時的我並不了解愛是甚麼。」威洛比滿臉慚愧之色,但愛蓮娜還是對他怒目而視。浪子回頭金不換?哪有這麼便宜!「你玩弄女人的事,布蘭登上校已經告訴我了。」愛蓮娜直戳他的痛處。威洛比恬不知恥,繼續說:「那妳一定要好好聽我說完。姑姑史密斯暴跳如雷,她終止對我的金援,甚至拒絕見我……如果真的娶了瑪麗安,我會變得很窮,所以只好離開巴頓。看著她為我傷心的樣子,我實在於心不忍。」一陣靜默過後,愛蓮娜對他的態度逐漸緩和。「瑪麗安的情書曾讓我心如刀割,我愛她的程度遠超過愛我的妻子。」威洛比說。「你不該這麼說,別忘了你是有婦之夫。」愛蓮娜又板著臉。威洛比一邊大笑,一邊說:「是啊!我的妻子的確是個惡婦,她看見瑪麗安的情書,那當兒妒火中燒,就逼我寫下那封傷人的回信,既是懲罰瑪麗安,也是要懲罰我。」愛蓮娜縱然知道了真相,仍然不想同情這個男人。「你已做出選擇,尊重你的妻子吧!她一定很愛你,不然不會嫁給你。」「不要跟我談我的妻子,她不值得妳同情,和她在一起根本不快樂。要是我恢復單身……」威洛比的眼中閃爍著不切實際的幻想。愛蓮娜不悅地皺了眉頭,直接叫他住口。「等妳妹妹康復之後,妳能向她轉告我剛剛說的一切嗎?請告訴她我的懺悔和痛苦,告訴她我從沒對她變心。」威洛比深情地說。「……我會告訴她的。」愛蓮娜無奈答應。愛蓮娜暗暗尋思,一個才貌出眾的年輕人,只因過早獨立,染上了遊手好閒、放蕩不羈及奢侈揮霍的陋習,結果他的心靈就此墮落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為了虛榮及財富,他不擇手段損人利己,結果得償所願娶到了富貴的老婆,萬萬沒想到這門婚事卻變成了他不幸的源泉……而且他不是新婚才兩個月嗎……想到這裡,愛蓮娜終於同情他的遭遇。此時,威洛比起身,向愛蓮娜說:「我該走了。我現在最害怕的事,就是妳妹妹和別人結婚。」「你已經失去了她。你沒資格說這種話。」愛蓮娜差點想大罵。「終究會有人得到她的,如果那人偏偏就是我最不能容忍的老傢伙……唉,再見,祝妳幸福。」威洛比一說完,就氣沖沖地跑出去了。 又過了半個小時,母親總算到達,就在布蘭登上校陪同之下,她誠惶誠恐地進門。愛蓮娜馬上說出好消息,母親喜極而泣,上校也總算放下心頭大石,默默分享這家人的喜悅。瑪麗安在床上醒過來了。母親告訴瑪麗安上校為她冒雨趕路的事,瑪麗安想了一想,就特別提出要求,邀請上校來看她。布蘭登上校一走進來,看見瑪麗安蒼白的面容,心情就相當激動。瑪麗安向他伸出纖纖玉手,上校情不自禁抓住,似乎差點就想親吻下去。「謝謝你!」瑪麗安真情流露。達斯伍太太寬慰一笑。愛蓮娜也笑了。瑪麗安一天一天康復,屋裡瀰漫著歡樂的氣氛。眾人終於決定要啟程返回巴頓。每逢有獨處的機會,達斯伍太太就會和愛蓮娜說私房話。「女兒妳知道嗎?布蘭克上校向我承認,他深深愛上了瑪麗安。他說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,就對她一見鍾情……我聽他傾訴的時候,心裡不知有多高興!」愛蓮娜絲毫不感到意外,她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:「媽,妳願意讓瑪麗安嫁給他嗎?」「當然啊!上校的人品那麼出色,對瑪麗安又一往情深。雖然他是老了一點,但這也可以是他的優點,成熟穩重的男人最可靠哪……重點是他的財產會讓人放心。女兒啊!人到了我這個年紀,就要關心這個問題。我不想打探他有多少財產,但以我所見,數目肯定不少……」說到這裡,忽然有傭人進來,達斯伍太太就打住了。馬車在外面準備就緒。終於到了離別的時候,瑪麗安向詹寧斯夫人道別了好半天,不厭其煩告訴她,感激她這一段時間以來的照顧。同時,瑪麗安也一改冷冰冰的態度,帶著滿腔熱誠向布蘭登上校告別,讓上校小心翼翼攙扶著她上馬車。隨後,達斯伍太太和瑪麗蓮也跟著上車,笑瞇瞇地看著瑪麗安。後來,詹寧斯夫人和布蘭登上校也搭上馬車,各自回去自己的莊園。這一趟高潮迭起的倫敦之旅總算告一段落。

    理智與感性CH08

    《理智與感性》 第八章、與愛人訣別 兩姊妹待在倫敦已經超過兩個月,瑪麗安想家想得兇,愛蓮娜也是,但她們擔心回去的路程太遠。這兩個月霉運連連,難得終於有好事發生。詹寧斯夫人有兩個女兒,一個嫁給密道頓爵士,一個就嫁給帕默家族。帕默夫婦邀請詹寧斯夫人到聖摩賽特的豪宅作客,也順便邀請瑪麗安和愛蓮娜,那地方距離巴頓只有一天的路程。她們便接受了邀請,打算在聖摩賽特那邊逗留一個禮拜。幾天後,布蘭登上校過來找愛蓮娜,說他替愛德華找到了工作。「我見過愛德華幾次,我很欣賞他。我聽說他想成為一位牧師。請轉告他,德拉福的教會目前有個空缺,職位正是牧師。如果愛德華願意接受的話,那職位就歸他的了,我會舉薦他接任此職。」愛蓮娜乍聽之下感到驚喜,細想之後卻感到難堪。是的,哪怕上校現在向她求婚,她也不會感到如此難堪。她霎時冒出的想法就是:「愛德華有了正職,就可以和露西結婚,但我偏偏是要去告訴他這個喜訊的人!」儘管如此,愛蓮娜感激上校這麼熱心幫忙,不由得衷心向他致謝。「謝謝你!我很樂意轉告愛德華這個消息。」愛蓮娜口不對心。「至少是個好的開始。牧師的工作輕鬆,一年有兩百英鎊的俸祿。教會還會提供住宿,只是房子會比較小。這樣過小日子,總算過得去。」布蘭登上校說。「這樣已經夠了。至少夠小倆口過日子。」「小倆口過日子?原來他有結婚的打算?坦白說,我覺得生活上會有困難。像愛德華那種家境出身的人,應該很難適應。說來抱歉,我也只能幫到這個地步。」兩人對談的時候,詹寧斯夫人在遠處經過,她只聽到「結婚」、和「過日子」這些關鍵詞。追不到妹妹就追姊姊嗎?誤會就這樣產生了。上校離開之後,詹寧斯夫人便走過來,笑瞇瞇道:「愛蓮娜,我真心替妳感到高興。」「謝謝妳,我也很開心。布蘭登上校人真好,我實在是太驚訝了。」愛蓮娜說。「親愛的,妳太客氣了,我可是一點都不驚訝。」「嗯,想不到機會來得這麼快。」「機會!噢,當一個男人下定決心,他很快就會找到機會的。親愛的,願幸福與妳同在。還有啊,他的房子並不小,我不知道上校為甚麼要這麼說,他只是假謙虛吧?呵,妳住在那房子,一定覺得很舒適的!」詹寧斯夫人說。愛蓮娜只聽得一頭霧水。此時,傭人進來打斷她們的對話,告訴詹寧斯夫人馬車已經準備好了。「親愛的,我得走了。我想妳一定等不及把這一切告訴妳妹妹。」「是的,我想告訴瑪麗安,但我不想再告訴其他人。」「好吧!我明白了!妳也不想我告訴露西,對不對?」詹寧斯夫人很失望地說。「不,不能告訴露西。等我先寫信給愛德華吧!我應該第一個通知他。」愛蓮娜叮囑。這番話令詹寧斯夫人大惑不解:「她為甚麼要寫信告訴愛德華呢?」過了一會兒,她才恍然大悟,不禁歡聲大喊:「噢,原來是這樣!愛德華將會成為牧師,你們就找他當主禮人。好,那真是太好了!親愛的,再見了,我活到這一把年紀,這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好的消息!」之後詹寧斯夫人便離開了,愛蓮娜根本沒聽懂她剛剛的說話。 就在愛蓮娜執筆寫信的時候,愛德華已經登門造訪。她很驚訝再次見到愛德華,因為自從他訂婚的消息傳開之後,她就沒再跟他見過面。愛德華顯得有點不安,說道:「詹寧斯夫人告訴我,妳想和我談談。其實我是來跟妳和瑪麗安告別的。我接下來可能會離開一陣子,不太有機會再見到兩位……我明天就要去牛津。」「是的,我正打算寫信給你。德拉福那邊有個空出的牧師職位,布蘭登上校推薦你過去,那邊也接受了。」這個突如其來的好消息,簡直令愛德華不敢相信。「布蘭登上校!」他驚訝地說:「上校幫我找到牧師職位!這可能嗎?」「是的。布蘭登上校覺得你的家人對你太殘忍了,瑪麗安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「不,這一切是多虧了妳……愛蓮娜,都是妳的好意。」「不,不是,是布蘭登上校自己的提議。」愛蓮娜低著頭說。愛德華陷入了一陣沉思。他凝望著愛蓮娜,語重心長地說:「布蘭登上校是個德高望重的人,妳哥哥也很喜歡他,他是個言行一致的紳士。」「是啊!他為人非常好。相信你再多認識他,就會發現他和你剛剛說的一樣。對了,牧師侍奉的教會離他家很近,到時候你們會成為朋友的。」愛蓮娜回答。愛德華沒有答話,等到愛蓮娜轉身,他露出了既痛苦又嚴肅的眼神。原來剛剛他在門口碰見詹寧斯夫人,多嘴的夫人亂說一通,他就誤會了愛蓮娜和上校的關係。現在,他對新的工作很滿意,唯一不滿就是住所太接近上校的大宅。愛德華突然起身。「我要走了,我要親自向上校致謝。」「好的,我深深祝福你一切幸福美滿。」當他關上門的一刻,愛蓮娜不禁自言自語:「下次當我再見到愛德華,他就是露西的丈夫了……」當晚,詹寧斯夫人一回來,就去找愛蓮娜。聊了一會,愛蓮娜發現詹寧斯夫人有所誤會,感到又好氣又好笑,隨即向她澄清了一切。兩人為此開懷大笑。總之,只要是有人結婚,詹寧斯夫人都會感到開心。當她為露西感到開心的同時,她暗中還是希望誤會成真,期待聽到愛蓮娜和布蘭登上校訂婚的消息。

    理智與感性CH07

    《理智與感性》 第七章、飛上枝頭變鳳凰 約翰‧達斯伍很想邀請他的妹妹到家裡小住,他詢問了妻子芬妮的意見。芬妮斷然拒絕:「我不反對邀請她們,但是我最近才邀請史蒂爾姊妹來住,所以我想休息一下……你妹妹她們以後再說吧!」約翰同意了,他是不得不同意。他心想:「愛蓮娜,妳快嫁給布蘭登上校吧!到時候妳以上校妻子這樣的身分進城,芬妮一定會主動巴結妳的!」另一方面,芬妮為了圓謊,便寫信邀請史蒂爾姊妹過來。露西對這個大好機會感到非常高興,還特地拿出短箋給愛蓮娜看。「愛蓮娜,我真是人見人愛啊!愛德華的妹妹邀請我去住,呵、呵、呵——我馬上就要過去,這幾天我不找妳啦!」明知道露西是在炫耀,愛蓮娜也真心替她感到高興。是的,像露西這種懂得阿諛奉承的女人,就是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。 幾天後,詹寧斯夫人從女兒家返來,帶回最新的八卦。她跑進了起居室,大聲呼喊:「噢,親愛的愛蓮娜,妳聽到消息了嗎?」「呃?甚麼消息?」「天大的消息啊!愛德華居然已經跟露西訂婚一年啦!除了她姊姊安妮之外,竟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!芬妮還因此病了呢!妳知道嗎?她們去你哥哥家裡小住,那個笨蛋安妮向芬妮露口風,芬妮一聽完頓時歇斯底里大發脾氣。」「天啊!」愛蓮娜驚訝得掩住嘴巴。「芬妮先前還在對妳哥哥說,她想讓愛德華和大家族出身的莫頓小姐結親。哈,愛德華卻選擇了那種貨色,對你大嫂的虛榮心和自尊心來說,這可是多麼大的打擊啊!」詹寧斯夫人說話的時候,愛蓮娜只是默默聽著。「當時芬妮吵得全屋都聽得見,不知情的露西來了,和妳哥哥一同上樓查看。結果芬妮發狂似的追著露西破口大罵,露西當場昏了過去,安妮就跪在地上痛哭……這對笨姊妹立刻被掃出門。說真的,費拉斯家族裡的女人,要求愛德華去娶有錢的莫頓小姐,我真受不了這種勢利眼的想法,所以她們現在希望幻滅,我倒是一點也不同情她們。」詹寧斯夫人喋喋不休說下去,話題圍繞在愛德華的身上。發生了這樣的大事,紙包不住火,愛蓮娜覺得瑪麗安也有必要知道。儘管妹妹一定會對愛德華生氣,但還是要讓她知道事情的始末。就這樣,愛蓮娜一五一十娓娓道來。瑪麗安訝異至極,一聽完還大哭起來。愛德華簡直就是第二個威洛比嘛!「姊姊,那兩人的私情,妳知道多久了?」瑪麗安抹了抹眼淚。「四個月前。露西在巴頓就跟我說了,但我答應要保守秘密。」「這段日子妳都為此傷神,卻依然照顧著我,怎麼受得了呢?」瑪麗安一方面深受感動,一方面憐憫她的姊姊。「這是我的個人問題,沒必要打擾他人,我不想連累妳們為我難受。愛德華並沒有做錯任何事,他在認識我之前就跟露西訂婚了。」愛蓮娜回答。「四個月了!那妳還愛他嗎?」瑪麗安問。「愛啊……」愛蓮娜坦白說出心聲:「但我的愛不是只有佔有他。我的愛是希望愛德華非常幸福。露西是個很現實的女人,比大家所想的更加理智,我認為這就是婚姻幸福美滿的基礎。」 愛蓮娜頓了一頓,對瑪麗安說出她對婚姻的看法:「無論如何,儘管人們說一個人的幸福完全繫於另一半的身上,這種指望畢竟還是不切實際。愛德華會娶一個持家有道的女人,時間和習慣會讓他忘記,他曾愛過比露西更好的女人。」「我好像開始懂得妳的想法。我也應該要當一個理性的女人。」瑪麗安居然被說服了。「我知道,妳一直認為我冷漠無情。但妳知道嗎?奪走我幸福的女人,她故意對我吐露這樣的秘密,我卻答應她不能告訴任何人……我一直憋了好久,妳知道有多痛苦嗎?露西視我為情敵,不停說著她和愛德華的事來打擊我。我只能裝作若無其事,還要忍受愛德華母親對我的羞辱,但我其實非常痛苦啊!」「噢……愛蓮娜,我之前對妳真是太無禮了!」兩姊妹相擁而泣,第一次互相瞭解對方。 隔日,約翰‧達斯伍來訪。他向妹妹說:「愛蓮娜,瑪麗安,昨天那個驚人的消息,我相信妳們都已知悉了,對不對?」愛蓮娜和瑪麗安點了點頭。「唉!芬妮和她母親都非常生氣。我們待露西她們不薄,卻換來她們的欺騙!芬妮真希望當初邀請的是妳們。後來,費拉斯家開了家族會議,費拉斯太太將愛德華叫來,全家勸他取消和露西的婚約,還說只要他肯娶莫頓小姐,家族每年就會給他一千英鎊的生活費。」「他有答應嗎?」瑪麗安急著問。約翰搖了搖頭,說下去:「不知道為甚麼,他就是死也不肯娶莫頓小姐。費拉斯太太氣炸了,揚言一毛錢都不給他,還要讓他在社會上無法立足。」「天啊!真糟糕呢!」瑪麗安驚呼。坐在一旁的詹寧斯夫人忍不住插嘴:「但愛德華的行為還算是個好男人,畢竟他遵守和露西的婚約。」約翰又搖了搖頭,回話道:「您的意見只是您的意見,像費拉斯太太這種名門的闊太,她絕對無法允許兒子和門戶不對的女人結婚。她恨得要愛德華滾出家,不要再見到他。愛德華也憤而離去……費拉斯太太是認真的,不會分給他任何遺產。他會淪為窮鬼,真慘!」聽完哥哥帶來的消息,最擔心的人就是愛蓮娜。但是,這樣的話,愛德華豈不是可以和露西結婚了嗎? 四天之後,她們收到露西的來信。 親愛的愛蓮娜:我與愛德華的苦難,妳也略有所聞吧?妳一定很樂意聽我講講我和愛德華的遭遇。儘管我們吃盡了苦頭,經歷了許多困難,我們還是非常相愛,現在過得很好。昨晚我與他長談,我說我願意取消婚約,但他卻斷然拒絕,表示不在乎母親的反對,只要我愛他就好。因此,我真的很感激妳。生活不會很順遂,但也只能樂觀面對。之後愛德華會去找教會的工作,希望妳能給他介紹一個舉薦人,那就真是太好了。請妳替我轉告親愛的詹寧斯夫人,希望她不要忘記我們。也請替我問候妳哥哥約翰與瑪麗安小姐。露西‧史蒂爾 敬上 愛蓮娜知道露西要詹寧斯夫人讀她的信,便立刻轉交給夫人。詹寧斯夫人讚賞露西體貼的心思,笑瞇瞇道:「她還特別稱呼我為『親愛的詹寧斯夫人』呢!真希望我有辦法幫愛德華找到工作。愛蓮娜,謝謝妳把信拿給我看,這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真摯的一封信。露西這個女人很有理智,也很有情感,愛德華娶到她真是太幸福了!」

    理智與感性CH06

    《理智與感性》 第六章、男人就是令女人心痛 瑪麗安日益悲傷,決心要避開詹寧斯夫人。「她根本不是同情我,只是喜歡搬弄我的是非,去跟朋友七嘴八舌。」瑪麗安自怨自艾。早餐過後,詹寧斯夫人到房裡找兩姊妹,拿了一封信給瑪麗安。「親愛的,妳看了這封信會很開心喔!」瑪麗安多希望這是威洛比的道歉信,無奈那只是母親寄來的信。母親在信中表達了對威洛比的信任,萬分期待他和瑪麗安的婚事,衷心祝福女兒得到幸福……瑪麗安一邊讀信一邊痛哭,並沒有如詹寧斯夫人所說的「開心」。不巧在她淚流滿面的時候,突然有人敲門,原來是布蘭登上校。瑪麗安馬上跑回房中,留下愛蓮娜來招呼上校。布蘭登上校面色難看,對愛蓮娜說:「我想和妳談談。我想告訴妳有關威洛比的事,或許可以讓妳妹妹心裡好過一些。」「謝謝你這麼關心瑪麗安。」愛蓮娜說。「在巴頓莊園舞會那一晚,我跟妳說過,我以前認識一位很像妳妹妹的女子,她讓我想到瑪麗安。她很熱情,充滿了活力……她叫伊萊莎,是我的青梅竹馬,就這樣我們相愛了。」布蘭登說。布蘭登的聲音有點顫抖。愛蓮娜默默聽他說下去:「在十七歲那年,她被迫嫁給我哥,婚禮前本來要和我私奔,卻被我父親發現,我便被送進軍中。我哥哥並沒有好好對待她,也不愛她,還和無數女子有染。伊萊莎傷心欲絕,兩年後他們就離婚了。」布蘭登停下來,繞著屋子走了一會兒。「等我由軍中退伍,事隔三年我終於找到她,當時她已病得很重,沒多久就過世了。她留下一個女兒,名字叫伊莉莎。我送她去念書,將她託付給一位有名望的女士照顧……到現在,她滿十七歲了。但就在去年,伊莉莎忽然失蹤,整整八個月以來,我不停打聽她的消息。原來她遇上一個壞男人,這男人妳也認識。」「天啊!難道是威洛比……」愛蓮娜驚呼。「伊莉莎在巴斯認識了威洛比,她愛得死去活來,而他也一樣讓她心碎。他做了最下流的事,拋棄了伊莉莎。」「他根本就是禽獸!」愛蓮娜大聲怒罵,有失她一貫的禮態。「妳知道他是哪種人了吧?看到妳妹妹為他瘋狂,我真是難受極了。哪個女人能看穿他的居心?我希望這個可悲的故事,能對瑪麗安有所啟發。」「你離開巴頓來到倫敦,有見到威洛比嗎?」愛蓮娜問。「當我知道一切的時候,我向威洛比提出決鬥,但最後我們兩個都沒受甚麼傷。唉!伊莉莎懷了他的小孩,現居於城中。」 布蘭登上校離開後,愛蓮娜將他的話轉述給瑪麗安聽。瑪麗安只是默默聆聽,不得不接受事實。比起失去他的愛情,威洛比的惡行更是令她難受。不久,愛蓮娜收到母親的回信。母親建議不要縮短行程,太早歸來只會觸景傷情,令妹妹想起與威洛比共度的時光。密道頓爵士和詹寧斯夫人同聲譴責威洛比,提出一致的意見:「愛蓮娜應該嫁給布蘭登上校才對!」兩週前威洛比給瑪麗安寄出絕情書,兩週後這個壞傢伙就成婚了,成功娶到富家小姐,躋身上流社會。愛蓮娜告訴妹妹這個消息。瑪麗安最初很平靜,但之後還是哭得唏哩嘩啦。此時,時間也差不多了,史蒂爾家的露西和安妮抵達倫敦,愛蓮娜不情不願與她們見面。「愛蓮娜,好久不見!」露西裝出一副很開心見到她的模樣。「噯,我還以為妳很快就會回去巴頓。想不到妳來倫敦超過一個月……妳是不是想見甚麼人?喔唷,難道妳想破壞別人的承諾?」露西這番話的意思,愛蓮娜完全明白,但她只能啞忍。露西、安妮和詹寧斯夫人聊得開懷,愛蓮娜也不介意受到冷落,倒是有點羨慕瑪麗安可以躲在房間,不用面對史蒂爾家的姊妹。接著,真正受到愛蓮娜歡迎的客人來了。他就是哥哥約翰‧達斯伍,沒想到他也來了倫敦探望她們。「愛蓮娜,我和妳出外走走吧!」約翰這麼說,明顯是想私下談談。兩人一走出門,他就連珠炮發地說話:「妳是不是快結婚了?恭喜啊!布蘭登上校是我見過最有紳士風度的人,我相信他一定能給妳幸福!」「你在說甚麼?他喜歡的不是我。」愛蓮娜皺了皺眉。「妳錯了,他一定會喜歡妳的!只要妳再主動一點,表達妳的情意,就一定可以奪得他的心!哈,如果芬妮的哥哥和我的妹妹同時結婚,那真是有趣啊!」愛蓮娜深受震撼,但她竭力保持冷靜。「愛德華要結婚了嗎?」愛蓮娜問。「還沒,但他將會娶莫頓小姐。她是洛爾莫頓家的千金,家境非常富裕的年輕淑女。要是他們結婚,愛德華的母親會很高興,答應每年給他一千英鎊。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吧!當然也包括妳和上校!」哥哥約翰回答。愛蓮娜非常認真說服哥哥,她跟上校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「嘻,女人心,妳以為我就不懂嗎?我教妳,妳只要多跟上校親近,像他這個年紀的男人,一定會對妳動心的!」約翰滿懷歡悅期待這椿婚事,愛蓮娜也懶得理他了,因為她既要為瑪麗安的感覺而煩惱,也要為自己的感情而默哀,心情實在糟透了。 一週後,約翰和芬妮辦了個晚宴,座上賓有密道頓夫妻、詹寧斯夫人、布蘭登上校……愛蓮娜沒想到哥哥連史蒂爾姊妹都邀請過來,但最意想不到的客人是愛德華的母親費拉斯太太。費拉斯太太是個瘦弱的婦人,面貌苛薄,明顯對愛蓮娜表露出厭惡感,對露西和安妮卻格外熱情。愛蓮娜心知肚明,費拉斯太太就是為了羞辱她,才用另一種態度對待史蒂爾家的姊妹。「要是她知道露西的秘密,不知道會有多生氣呢?」愛蓮娜心想。隔天,露西向愛蓮娜吹噓費拉斯太太有多喜歡她。愛蓮娜還沒來得及回應,愛德華冒昧走了進來,造成兩女一男的窘局,三人都尷尬極了。愛蓮娜克制情緒向他打招呼,露西則滾著眼珠兒在旁盯著。瑪麗安聽說愛德華來了,她非常高興,馬上跑了進來。她就像往常一樣,感情豐沛,興高采烈打招呼:「親愛的愛德華!見到你真是無比快樂!簡直可以填補我空洞洞的內心!」愛德華見瑪麗安這麼熱情,本想做出親暱的回應,但是面對著露西和愛蓮娜,他根本不敢說出真心話。大家又繼續坐著,沉默了一陣子。好不容易,愛德華打開了話匣子,向著瑪麗安說話:「妳看起來面色不太好,是不是過不慣倫敦的生活呢?」「噯,別擔心我。」瑪麗安迫使他望向另一邊。「你看,愛蓮娜不是好好的嗎?你多來看看她就夠了。」「妳喜歡倫敦嗎?」愛德華問,試圖轉移話題。「一點也不喜歡!我在這裡了無生趣,你的到來是唯一的好事,至少你沒有變。」瑪麗安感慨地說。她停頓了一下,沒有人開口接話,卻注意到露西不太友善的表情,而且這女人還瞪過來一眼。「愛德華,昨晚你妹妹和我哥主辦晚宴,你怎麼不來?」瑪麗安問。「我另外有約。」愛德華回答。「有約?有比來跟我們見面重要嗎?」「也許瑪麗安小姐認為,只要年輕人不想守約,就可以不履約了。」露西突然大聲說話,語帶悻悻然的仇意。這番話是在暗示她和愛德華的婚約,愛蓮娜聽出弦外之音,心裡不是味兒。瑪麗安似乎不痛不癢,只是若無其事地說:「我可不覺得是這樣呢!我相當肯定愛德華一向都是一諾千金。他很小心不傷害到任何人,而且不會只顧自己。」愛德華看起來很尷尬,他馬上起身要告辭。瑪麗安問:「你沒來多久,這麼快就要急著走?這可不行啊!」說完,她便把他拉到一邊,小聲說悄悄話:「我相信露西不會待很久的……」「不好意思,我非走不可了。」愛德華堅決離開。之後沒多久,露西也跟著離開。等到沒其他人在場,瑪麗安向愛蓮娜抱怨:「露西也太常來了吧!她看不出我們討厭她嗎?明明愛德華是來找妳,這對他來說也太困擾了。」「妳怎麼這樣說呢?大家都是朋友,露西認識愛德華,比我認識他更久呢……我覺得,他也想見到她的。」愛蓮娜婉轉解釋,無意洩漏露西的秘密。「姊姊呀!妳知道,我最受不了妳說這種話。妳明知道愛德華是來看妳的,妳為甚麼不誠實一點?我絕不可能這樣隱藏自己的心意,去說一些違背心願的話!」說罷,瑪麗安氣沖沖離開房間。愛蓮娜不想大費唇舌解釋,因為她答應過露西要保守秘密,而她實在沒法編出讓瑪麗安信服的大話。唯有就這樣將錯就錯吧!雖然內心很痛苦,但愛蓮娜都可以啞忍。她只希望愛德華不要再重蹈覆轍,在露西面前陷她於不義,又或者再令瑪麗安表錯情。雖然女人是這樣盼望,但男人還是會重蹈覆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