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2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33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二章、最邪惡的謀殺案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深夜的城堡異常寧靜,哈姆雷特、赫瑞修及馬賽勒會合,一同登上了鬼魂曾出沒的高台。今晚很冷,冷空氣陰濕又刺骨。他們三人聊起王宮裡酗酒縱樂的情況,不知不覺,時間已過十二點,赫瑞修忽然大喊道:「看啊!王子殿下,他來了!」
那個神秘的鬼魂出現了。
鬼魂穿著盔甲,頭盔裡的臉有斑白的鬍子。
「眾天使保佑我們!無論你的來意是善是惡,我想與你交談。」哈姆雷特向鬼魂說。
鬼魂可憐兮兮望著他,彷彿想跟他談話。
哈姆雷特心念一動,忍不住叫出父親的名號:「國王哈姆雷特,尊敬的丹麥先王!父王!請告訴我,你為何會全副武裝在人世遊蕩?我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的靈魂安息?」
驀然間,鬼魂向哈姆雷特招手,示意他走到較為僻靜的地方,似乎要跟他好好單獨談話。
赫瑞修和馬賽勒同時勸告哈姆雷特:「不要跟他走!」他們怕那是個惡鬼,會誘拐王子到海邊或險峻的懸崖上,露出真面目把他嚇死。可是,哈姆雷特早已置生死於度外,他真的無懼死亡。
「我還能怕什麼呢?我已把我的生命看得一文不值。至於我的靈魂,那是永生不滅的,鬼魂是不能加害我的靈魂。我要跟他去!」哈姆雷特說。
儘管赫瑞修等人極力攔阻,哈姆雷特還是掙脫了他們,任隨鬼魂帶著他走。
赫瑞修和馬賽勒只好尾隨在後。
「他滿腦子都是幻想,使他不顧一切前進。」赫瑞修說。
「丹麥將有惡事發生。」馬賽勒說。
就在兩人遠遠望見的地方,鬼魂和哈姆雷特正在站著聊天。
哈姆雷特忍不住問:「你要帶我去哪裡?快說話!我不願再往前行。」
鬼魂終於打破沉默:
「我是你父王的亡靈,因為生前業障未盡,只能於夜間在外遊蕩。且聽我道來這一件最邪惡、詭譎且違反人倫的謀殺案。」
哈姆雷特用尊敬的口吻與鬼魂對話:
「謀殺?請告訴我事發經過,讓我帶著您的愛為您報仇。」
父王的鬼魂揭露真相:
「他們聲稱是一條蛇趁我在果園內睡著時咬我一口,這是天大的謊言。請你了解,真正取你父親性命的人,此刻正在戴著王冠!」
「喔!果然和我所想的一樣!是我的叔父幹的!」哈姆雷特驚呼道。
父王的鬼魂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:
「沒錯,就是那衣冠禽獸。當時我按照每天的午後習慣,正在果園裡小睡。你叔父偷偷走到我身邊,在我耳內倒入毒草汁。那種毒又快又致命,如水銀般迅速竄流我全身,令我立刻斷氣!因此,我在熟睡時被胞弟親手所弒,他瞬間就奪走了我的王位、王后及我的性命。」
淒厲的風聲也比不上淒厲的鬼泣。
父王的鬼魂繼續哭訴:
「這實在太駭人!駭人至極!若你真心愛我,就為我報仇吧!別讓丹麥的王室眠床成為奢侈與亂倫的臥榻。至於你母親,不要傷害她,讓上天來懲戒她,讓她因良心不安而受苦。天要亮了,我得離開了。再會了,哈姆雷特,別忘了我!」
年輕的哈姆雷特聽完,恨得咬牙切齒。
「我不會忘記您的!我將從腦海中抹除所有愚蠢的回憶、書中建言和所有少年閱歷留下的痕跡,只將您的訓誡永駐腦海,不被瑣事所擾。是的,上天為我作證!哼,最惡毒的婦人還有那滿臉奸笑的惡人!我會信守誓言,毋忘父王,我以此為誓!」
哈姆雷特承諾一切都照鬼魂所說的去做,誓要報此不共戴天之仇。
眨眼間,鬼魂消失了。
「殿下!剛剛發生甚麼事?」
赫瑞修過來了,馬賽勒也在他的後面。
哈姆雷特搖了搖頭,沒有披露剛剛和鬼魂談話的細節。他神色相當凝重,向赫瑞修和馬賽勒提出要求:「今晚發生的事,絕對不能洩露出去。你們能發誓幫我保守秘密嗎?」
赫瑞修及馬賽勒面面相覷,然後一同回答:
「是的,殿下。我們都可以發誓!」
「真的嗎?」哈姆雷特再問一次。
赫瑞修及馬賽勒把手按在劍上,分別信誓旦旦地說:
「憑著良心起誓,殿下,我決不告訴別人!」
哈姆雷特叮嚀道:「今後,有時候,我也許要故意裝出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,你們要是看見了我奇怪的舉動,千萬不可講出一些惹人懷疑的話,也不要吞吞吐吐回答。總之別讓別人知道我們的秘密。上帝保佑你們!」
赫瑞修及馬賽勒為了表示效忠,又再大聲宣誓了一遍。
哈姆雷特本來就身虛體弱,鬼魂的出現,更使他感到驚駭,精神陷入崩潰的邊緣。他擔心這樣下去會引來克勞迪的注意,懷疑他想謀反或是暗地知道父親死亡的事實,導致他的叔父對他產生戒心。
於是,哈姆雷特在心裡默默做了決定:「我要開始假裝自己發瘋了!」
這樣一來,克勞迪就會放下對他的猜忌心,覺得他不可能圖謀不軌。同時,他也可以巧妙地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安,暗中展開報復的大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