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3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53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三章、瘋癲的愛人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在哈姆雷特還沒有變得那麼憂鬱之前,他深愛著一個叫奧菲莉亞的美麗女生,她是御前大臣波隆尼爾的女兒。哈姆雷特曾正大光明向她求愛,而她也相信他的誓言和愛意都是真心的。
可是,奧菲莉亞的哥哥雷阿堤卻反對這段戀情。
在雷阿堤出發前往法國之前,他向妹妹提出警告:
「愛上王子是危險的事。妳對哈姆雷特不要有太高的期望。他好似春天的紫羅蘭,短促綻放且甜美,但不會持久,只有一時的芳香,如此而已。」
「這是你對我的告誡嗎?」
「是的,也許他現在愛慕著你,但請小心,謹記他的地位。他不能順從自己的意志隨心所欲。他必定優先考慮丹麥王國的福祉,而非個人的婚姻。如果妳將真心給了他,妳也會失去貞潔的美名。請務必要戒慎恐懼,審慎顧及情慾的危險。」
「我會將你的話謹記在心。」奧菲莉亞回答。
儘管得到妹妹的允諾,雷阿堤還是憂心忡忡,他愁眉苦臉離開了王宮,出門遠行前往法國。
在雷阿堤離開後不久,波隆尼爾前來關心奧菲莉亞。
「女兒啊!我聽說妳與哈姆雷特最近交往甚密,你們之間究竟是甚麼情況呢?」
「父親大人,哈姆雷特已向我表白愛慕之情。」奧菲莉亞回答。
「愛慕之情?哈,妳居然愚蠢到相信他?男人的誓言如鳥籠般脆弱,不要輕易相信他。從現在開始,妳別再跟他單獨見面,也不要和他交談——這是命令!」
「我會遵命的,父親大人。」奧菲莉亞乖乖聽話。
自從先王駕崩,哈姆雷特變得陰鬱,對她冷淡了許多。自他這個人變得有點瘋癲,言行之間都不顧奧菲莉亞的感受,甚至有些粗暴。
奧菲莉亞非但沒有責怪他,反而說服自己:「王子只是一時精神失常吧?父親之死對他的打擊太大了。」
她覺得,王子以前的心靈就好比一串美妙的鈴鐺,十分悅耳動人。但是現在,他的心卻因為過度憂鬱而受傷,只能發出刺耳的哀鳴。
最近,她收到他的情書,字裡行間充滿狂熱的激情: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妳可以懷疑星星不是一團火,
懷疑太陽不會動,
懷疑真理變成謊言,
但是永遠不要懷疑我的感情。
親愛的奧菲莉亞啊!
我最愛的是妳。
只要這個身體屬於哈姆雷特,
它便屬於妳。
哈姆雷特上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信裡措辭誇張,雖然有點瘋癲,但奧菲莉亞心裡一甜,覺得他心底仍愛著她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沒想到沒過幾天,奧菲莉亞就對這個愛人改觀了。
那一天的夜晚,她闖到父親波隆尼爾面前,拿出哈姆雷特的情信。
「父親大人,我很害怕。」
「害怕甚麼呢?」
「我剛才在房裡縫紉的時候,看到哈姆雷特敞開他的上衣,頂上無帽,襪子骯髒無比。他的面色就和他的襯衫一樣白,他神情沮喪來到我的面前,好像剛從地獄逃出來,要講恐怖的故事……」
「他因為愛妳而發瘋嗎?」
「我不知道,父親。但我真的怕他。」
波隆尼爾察覺到女兒手腕上的紅痕,立刻問起:
「他有對妳做出甚麼事嗎?」
奧菲莉亞瑟縮著身子,遲疑了一會,才說:
「他……緊緊握住我的手腕不放,然後眼也不眨地盯著我的臉……就這樣過了好久,他才轉身跑出了門外。」
波隆尼爾怒不可遏,向女兒說:
「我明白了,這正是求愛不遂的瘋狂。我們須向國王稟報此事。妳最近有得罪他,對他說出任何嚴厲的話嗎?」
「我沒有,父親,而且我已經遵從您的命令,拒絕他的情書,而且不再與他往來。」奧菲莉亞這次真的是受驚了。
「這就是使他發瘋的原因,我們去向國王稟報吧!若此事被隱瞞,可能會導致你我不願見到的悲慘後果。」
波隆尼爾到了王宮,把奧菲莉亞收到的信呈給國王和王后。
「陛下,哈姆雷特王子瘋了!我猜原因是愛情。」波隆尼爾告狀。
王后嘆了口氣,黯然道:「奧菲莉亞是個可人兒,我很希望她的美德可以令哈姆雷特康復,可是哈姆雷特的瘋病似乎很難治好……」
國王克勞迪心中存疑,向波隆尼爾問道:「如果哈姆雷特真的是因為愛情而發瘋,我們要如何證實你的說法呢?」
波隆尼爾想了一想,便說:「他經常在大廳裡徘徊好幾個小時,這件事你也知道吧?下次我會派我女兒找他,我跟你就躲在簾幕的後面,偷看他們相會的情形。如果他沒有做出愛她的行為,我就辭官謝罪,歸隱鄉下耕田。」
「那就這麼做吧!」克勞迪露出曖昧的笑容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就這樣,國王暗中差人找來哈姆雷特,讓他和奧菲莉亞見面,來場不期而遇。
依照波隆尼爾的建言,國王和他將會藏身在暗處,暗中觀察這對年輕人會面的情形。如此一來,就可以根據哈姆雷特的言行,來判斷他的瘋病是不是源自戀愛。
國王對王后說:「親愛的葛楚特,妳先迴避一下吧!哈姆雷特已在路上。」
王后臨走之前,轉身向著奧菲莉亞,語重深長地說:「奧菲莉亞,但願妳的美貌是哈姆雷特發瘋的原因,我也希望妳的美德能幫助他康復,然後你們兩人都能得到幸福。」
「王后,但願如此。」奧菲莉亞說。
等到王后一離開,波隆尼亞立刻向女兒招手,叮囑道:「奧菲莉亞,到這邊來。妳就拿著這本《聖經》,王子一看見妳這麼認真讀書,就不會疑心妳為甚麼一個人在這裡逗留。世人往往用誠懇的外表和虔敬的舉止,來掩飾一顆魔鬼般的內心,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!」
當一切準備就緒,國王和波隆尼亞便躲到簾幕後面。
此時,哈姆雷特也到了。
哈姆雷特喃喃自語道:「唉!誰願意背負著生命的重擔和勞煩的壓迫,被恐懼迷惑了我們的心志,使我們寧願忍受目前的痛苦,都不敢向未知的苦痛飛去。沉重的顧慮使我們變成了懦夫,我們如赤炎般的決心,也因為審慎過度而灰滅。偉大的事業一旦躊躇未決,也會逆流而退,失去行動的機會……」
他一邊不知所云,一邊來到奧菲莉亞的面前。
「美麗的奧菲莉亞!請在禱告中為我懺悔吧!」哈姆雷特說。
「我的殿下,您這幾天還安好嗎?」奧菲莉亞行了個禮。
「謝謝妳,我很好。」
「殿下,我想退還您的贈禮,請您現在收回去吧!」
「不,我不要!我沒有給過妳甚麼東西呀!」
「您明知您曾如此,您還用甜言蜜語增添禮物的豐盛及貴重。現在它們的芳香已經消散,請您拿回去吧!因為送禮的人要是變了心,禮物再昂貴,也會失去價值。拿去吧,殿下!」奧菲莉亞堅持道。
「我的確曾經深愛過妳。」哈姆雷特回答。
「您也讓我深信如此。」奧菲莉亞微微動容。
「嘿嘿嘿,妳當初不應該相信我的!因為美德不能薰陶我們罪惡的本性。奧菲莉亞,妳聽著——我沒有愛過妳!」
「那麼我確實被欺騙了!」
哈姆雷特大笑一聲,又吐出一堆瘋言瘋語:
「妳去修道院當修女吧!一個人要是惡貫滿盈,那麼還是不要在世上誕生的好。我很驕傲,且有仇必報……像我這一種人,絕對不是善類,千萬不要相信我們。妳的父親呢?」
「他……他在家,殿下。」奧菲莉亞怯聲道。
「把他關起來,讓他只待在家裡發愣。再會!」哈姆雷特不屑地說。
「噢,老天啊!救救他!」奧菲莉亞低吟。
哈姆雷特站在門口,回頭瞧著她,再拋下一句話:
「要是妳一定要嫁人,就嫁個傻子吧!因為聰明人能看穿妳的邪惡。或者,乾脆就不要結婚。那些已婚之人當中,婚姻美滿的幸運兒百中無一,其他人則啞忍現狀。你還是去當修女吧!越快越好!再會了!」
這個男人狠心離去,丟下滿心悲苦的女人。
奧菲莉亞顧影自憐,自言自語:
「如此高尚的王子已去理智!我是全天下最可憐的女子,我曾聽聞他悅耳的愛語,如今卻失去了諧和的音調。噢!我是如此不幸啊!誰料過去的繁華,變作今朝的泥土!」
誰都可以看得出來,奧菲莉亞深受打擊。
國王克勞迪和波隆尼爾目睹了一切,萬萬沒想到哈姆雷特如此絕情。國王向波隆尼爾說:「如你所說,他的確是發瘋了!但他談話的神情……彷彿有更深的原因導致他的瘋病。一定有甚麼心事盤踞在他的靈魂深處,最怕是會帶來甚麼危險。」
波隆尼爾不服氣地說:「陛下言之成理。但我還是深信他的瘋病是源自失戀。」
國王沉吟道:「不管如何,我們還是要小心提防,如此嚴重的瘋癲不得不加以重視。羅克蘭和蓋登思是哈姆雷特的好友,我已說服兩人去找哈姆雷特,看看是否能打聽出他瘋掉的原因。」
波隆尼爾大表贊同:「此計應當可行!」
這兩個人的想法,當然都在哈姆雷特的預料之中。
此後,無論是穿著打扮、談吐或舉止,哈姆雷特都裝出一副瘋癲的模樣。他裝瘋裝得很像,連國王和王后都被他蒙騙過去。除了城堡裡的侍衛,無人知曉鬼魂曾出沒的怪事,更不會有人知道哈姆雷特瘋癲真正的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