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4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56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四章、弒父之劇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哈姆雷特想要報仇,由於報仇是憤怒的,戀愛是愉快的,這兩種心情並不相稱,他不容許自己有愛的感情。
可是……有時,他仍然不免想到奧菲莉亞。
哈姆雷特腦海裡常常浮現父親的冤魂,除非與克勞迪做個了斷,否則他的內心永遠無法安寧。
在他看來,每個鐘頭的延遲都是罪惡,都違背了父親的命令。
「但國王身邊隨時都有守衛在側,想要殺他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就算辦得到,王后也總是和國王在一起,我怕到時下不了手……唉!我真是痛心!為甚麼母親要嫁給那個篡奪王位的壞傢伙?」
哈姆雷特整天猶豫不決。
到底做還是不做?
而哈姆雷特裝瘋賣傻的行徑,雖然讓波隆尼爾上當了,但他還是畏懼哈姆雷特在宮廷裡的勢力。這個叛徒盡力伺候國王,要為國王找出哈姆雷特發瘋的原因。雖然國王克勞迪暫且相信波隆尼爾的說法,但哈姆雷特始終有所顧忌,擔心克勞迪會有下一步的試探行動。
一日,羅克蘭和蓋登思前來找哈姆雷特。自從大學畢業之後,哈姆雷特很少和這兩個老同學見面,只知道兩人現在是國王的朝臣。哈姆雷特並未因此卸下心防,還看透了老同學突然造訪的真正用意。
「我的好朋友!你們好嗎?有甚麼消息要告訴我嗎?」哈姆雷特說。
「沒有,殿下。只是這個世界越來越善良耿直了。」羅克蘭回答。
「那麼世界末日快來臨了!因為你的消息並不正確。告訴我,你究竟惹上何事,讓幸運女神送你來此牢籠呢?」哈姆雷特故意胡言亂語。
「殿下,牢籠?」羅克蘭一臉不解。
「是的,丹麥是個牢籠。」哈姆雷特哈哈大笑。
「那麼整個世界也是個大牢籠。」羅克蘭賠笑道。
「沒錯!是一所很大的牢籠,有許多囚室和地牢,但丹麥是其中最糟糕的。」哈姆雷特說。
「我們可不是這麼想,殿下。」羅克蘭說。
「老實說吧!雖然我們友誼甚篤,但你們究竟為何前來?」
「來看您呀,殿下。沒有其他原因啦。」
「謝謝!但說真的,親愛的老朋友,你們真的不是被請來的嗎?請對我坦白,告訴我真相吧!」哈姆雷特突然露出炯炯的眼神。
羅克蘭顯得有點畏縮,蓋登思眼見如此,便代他回答:
「殿下,您要我們說甚麼呢?」
「你們是被派來的對吧?我猜是國王和王后的吩咐吧?你們就對我說真話吧!你們是否被派來的?」哈姆雷特聲色俱厲地問。
羅克蘭猶豫了一下,吞吞吐吐地說:
「是的……我們是被派來的。」
蓋登思立刻補上一句:
「我們是被派來的,來告訴你有個巡演劇團將在王宮演出。」
哈姆雷特露出扭曲的面容,沉聲道:
「我就告訴你們吧!最近——我也不知是為甚麼——我失去了做人的歡悅,對一切事物毫無興致。我的心靈沉重無比,有時候我甚至覺得,整個世界只不過是塊枯燥的頑石。沒有人可以為我帶來歡悅,就連女人也不能……」
「抱歉打擾了。再見。」羅克蘭和蓋登思同聲告辭。
「再見。」哈姆雷特冷冷回應。
訪客離去,房間裡又只剩下哈姆雷特。
寂寞又再襲來,哈姆雷特又再苦思復仇的事。
他天性溫順,單是殺人一事,對他來說稱得上是可怕的惡行。加上他的本性容易憂鬱,意志消沉了好一段時間,更令他對復仇一事猶豫不決,計劃搖擺不定,遲遲無法展開最後的行動。
再者,他所看到的鬼魂真的是他父親嗎?會不會是魔鬼假扮的呢?他一想到這樣的事,就會感到心寒:「魔鬼可以隨意變化外形,也許他假扮成父親,驅使我去殺人,讓我受到詛咒!」
一想到此處,哈姆雷特哀嘆道:「噢,我真是個不中用的蠢才!要不是我太懦弱,早已手刃國王,將他的屍首拿去餵鳥!噢,我要復仇!我這個兒子知道了親愛的父親被殺害的真相,天地之鬼神慫恿我去為他復仇,而我還在這裡虛耗光陰,只能用字眼來咒罵……」
生存,還是毀滅?這是個問題。
默默承受噩運的弩矢比較高貴?或是該起身反抗無盡的煩擾,奮鬥並終結苦難?
死亡即是沉睡,一切便一了百了。
要是在這一場沉睡之中,我們心頭的苦痛以及血肉之軀必須承受的折磨,都可以從此消失,那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結局。
但我們在那沉睡之中,究竟要做些甚麼夢?思前想後讓人裹足不前。為何要忍受時間的磨難?為何要忍受人世的鞭撻譏嘲、愛戀的肆虐,終而受到官吏小人的橫暴?要是這一切能了斷……就用一把匕首了斷他的一生?
突然,哈姆雷特想起羅克蘭和蓋登思臨走前的話——有個巡演劇團將在城堡演出戲劇。
哈姆雷特靈機一動,專誠拜訪劇團,要求演員在戲中加入幾句他寫的新台詞。哈姆雷特心想:「假如克勞迪對這些台詞有反應,就證明他心裡有鬼,他就是殺害父王的罪人!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改編的戲劇敘述一件發生在維也納的謀殺案。公爵叫貢札古,他的妻子叫白普蒂。在戲裡,公爵的一個近親安納斯,因為貪圖公爵的田產,在花園裡把他毒死。可是後來,貢札古的妻子卻愛上了這個凶手。
國王克勞迪不知道哈姆雷特布置了圈套,和王后、滿朝官員都來看戲。哈姆雷特坐得離國王很近,以便觀察他的神情。
哈姆雷特心想:「聽說心虛之人看戲時,會因劇情與所作所為相似而良心不安,有時會自首個人做過的惡行。哼,我要讓這些演員在克勞迪面前,上演類似父王被弒的情節。我會察言觀色,如果他有所反應,我就下定決心報仇。憑著此劇,我將套出叔父內心的隱秘!」
演出即將開幕。
開幕前,克勞迪湊近哈姆雷特,問道:「你看過這齣劇嗎?」
哈姆雷特回答:「不,沒看過。演戲就只是演戲,不過這部作品影射在維也納發生的謀殺案,聽說是非常扣人心弦的悲劇,與邪惡息息相關。不過陛下與吾等無愧於心,必定不受到驚嚇。請慢慢觀賞吧!」
戲的開頭,貢札古和妻子白普蒂輪流談話。白普蒂一再表白她的愛,說如果貢札古比她先死,她絕不會再嫁人,否則她就會受到詛咒。白普蒂還說,除了那些謀害親夫的壞女人之外,沒有人會再嫁的。
克勞迪一聽到這段話,臉色就變得鐵青。不只是他,當王后聽到這樣的台詞,她也露出嗔怒之色,卻像啞子吃黃連般不吭一聲。
當安納斯按照劇情毒害在花園熟睡的貢札古,克勞迪似乎深受刺激,連忙起身要求停止演出,向著僕人大喊:「點燈,我要離開!我身體有點不舒服……」
「停止演出!」波隆尼爾對所有演員大喊。
僕人點亮火炬,克勞迪匆匆拉著王后離開,回去寢宮休息。
哈姆雷特竊喜,裝模作樣地說:
「怎麼了?有甚麼事讓他受到驚嚇了嗎?」
克勞迪震驚的反應太過明顯,哈姆雷特相信他一定做了虧心事。
哈姆雷特從沒忘記亡父的鬼魂。
——鬼魂說的是實情,不是他的幻覺。
如今,他終於確定了叔父就是殺父凶手!
下一步,就是要決定報仇的手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