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5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847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五章、無妄之災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不久,王后派人叫哈姆雷特到內宮裡密談,聲稱是國王克勞迪的意思。
國王要她向兒子表示,那班演員都招供了,王兒的作為讓他們很不高興。國王擔心做母親的會有所偏袒,不會把兒子所說的話都如實報告。國王想知道母子之間的談話內容,就吩咐波隆尼爾跟著過去王后的內宮。
波隆尼爾到了內宮,向王后直話直說:「請王后告訴哈姆雷特,他的惡作劇太過火了,讓人受不了。您已隱忍多時,現在也忍無可忍吧?國王吩咐我躲在帷幕後面,安安靜靜聆聽您們的對談。」
王后正欲回話,遠處卻傳來哈姆雷特的聲音:
「母后,母后!」
「快躲好,我聽到他來了。」王后還未說完,波隆尼爾已經行動,藏身在帷幕的後面。
說時遲那時快,哈姆雷特已經進來了。
「母后,妳有甚麼事找我呢?」
「哈姆雷特,你冒犯了你的父王。」
「母后,妳才對不起父親!」哈姆雷特面帶怒意。
「大膽!你竟敢對我口出惡言!難道你忘了我的身分嗎?」
「妳是王后,也是妳丈夫的弟媳,而且——妳也是我的母親——但願妳不是。過來!我要把一面鏡子放在妳的面前,讓妳看一看妳自己的靈魂!」哈姆雷特邊說邊抓住王后的手腕,緊緊地按住她,硬要她坐下來。
「你打算怎麼樣?你不會謀殺我吧?救命、救命!」王后驚呼求救。
正在帷幕後面偷聽的波隆尼爾聽聞王后呼喊,試圖叫人來幫忙,便開口大叫:「救命啊!來人救王后啊!」
哈姆雷特聽到聲音,以為是克勞迪本人藏在那裡。
這是復仇的大好機會!哈姆雷特心念一動,瞬即拔出長劍,一劍刺穿布簾,疾聲怒喊:「這是何人?是哪一個鼠輩?」
布簾染紅。
那是鮮血的顏色。
帷幕後傳來垂死前的慘叫聲——
嗚啊!
接著就是一片恐怖的寂靜。
「噢!天啊!你幹了甚麼好事?」王后尖叫,面如土色。
「我不知道,那是國王嗎?」
哈姆雷特一說完,便掀開了帷幕,竟看到倒地身亡的波隆尼爾。
真可惜……
正當哈姆雷特這麼想,就聽到王后的呼喊:
「你實在是太殘忍了!」
哈姆雷特卻露出嗜血的眼神,冷冷地回應:
「母后,妳覺得這樣很殘忍嗎?那麼謀殺了父王,再下嫁給凶手,這樣又殘不殘忍呢?哼,只怪這可憐蟲,不該闖入這裡偷聽!」
「謀殺父王?」王后一臉惘然地問。
「是的!妳的醜行令純真之愛蒙羞,令婚姻的盟誓變得虛偽,簡直連老天爺都覺得噁心!」
「我究竟做了何事,要被你用這般無禮的字眼辱罵?」
「哼,想想妳的前夫,再看看妳現在的丈夫——世人的閒言閒語,妳豈可置若罔聞?真是可恥至極!妳怎會一點羞愧心都沒有?」
哈姆雷特繼續責難母后,忽然間,先王的鬼魂再度現身。鬼魂的樣子就是父親生前的樣子,哈姆雷特十分害怕,他問了鬼魂的來意。
鬼魂的聲音,只有哈姆雷特聽得見:
「我是來提醒你的,你似乎把替我報仇的諾言忘掉了……」
哈姆雷特不停用力搖頭,目光一直瞪著鬼魂。
鬼魂的厲聲又再響起:
「不要忘記你的諾言!我這次過來是為了激勵你,打磨你幾乎鈍了的意志。看看你的母親,她正在受苦……哈姆雷特,快去安撫她驚惶的靈魂吧!跟她好好談一談吧!」
鬼魂的聲音猶在耳邊,哈姆雷特眨一眨眼,只見鬼魂已飄向了門口。
「你在看甚麼?」王后忍不住問。
「妳看!他是多麼的蒼白……妳甚麼都沒看見嗎?」哈姆雷特指著鬼魂所在的方向。
「我甚麼都沒看見啊!」王后說。
就在這一刻,鬼魂在門口那邊消失。
只有哈姆雷特看得見鬼魂,母親的表情不像在說謊,她真的是甚麼都沒看見——她只看到哈姆雷特在自言自語,因此加深了她內心的恐懼,更加確信兒子真的神志不清失心瘋了。
哈姆雷特忽然淚流滿面,跪下來向母親懇求:「母后!請妳不要再縱容自己邪惡的靈魂,向神懺悔妳過去的罪……請您不要再和國王相伴,不要再做他的妻子……要是您能想念父親,變回我昔日的母親,我也會變回妳以前的兒子……」
「好的。我答應你。一切依你的。」
母親也跪了下來,抱緊了哈姆雷特。
在母親的眼中,他只是個可憐的孩子。
哈姆雷特望著地上的屍首,嘆息道:
「上帝啊!我為波隆尼爾的死感到遺憾,但為了要替天行道,我不得不心狠手辣……不幸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,更大的災厄將會接踵而至。晚安了,母親……」
語畢,哈姆雷特隨即拖走了波隆尼爾的屍體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波隆尼爾的意外身亡,讓國王克勞迪大感震怒。
不過,他也終於找到名正言順的藉口,下令將哈姆雷特放逐到國外。
克勞迪親自審判哈姆雷特:
「告訴我,波隆尼爾身在何處?」
「在天堂,派人去那裡找他吧!若您的差使在那找不到他,您就自己去那裡找他吧!若您在這個月內還是找不著他,那您走進大廳,將會聞到他的味道。」哈姆雷特冷冷地說。
「哈姆雷特,不要再狡辯了。為了你著想,我們不得不將你火速送走。船已備好,你得動身去英國了。再會了。」
哈姆雷特故意說錯:「好的,再會了,親愛的『母親』。」
克勞迪嗔道:「我是深愛你的『父親』,哈姆雷特。」
哈姆雷特一笑道:「您是我的『母親』。父親與母親是丈夫與妻子,丈夫與妻子本是一體。因此,我把您當成我的『母親』,這又有何不可?哼,再會了。」
然後,他就瘋瘋顛顛的大笑著離開。
克勞迪始終擔心王子是個威脅,很想直接處死他,但人民愛戴著王子,克勞迪不敢得罪人民,也不敢惹王后生氣。縱然王后的身心已屬於克勞迪,她還是寵愛著她的兒子。
在哈姆雷特出發之前,狡猾的國王向羅克蘭和蓋登思下令:
「你們兩個護送哈姆雷特前往英國吧!好好保護哈姆雷特的安全。這裡有一封密函,也拜託你們帶去英國朝廷。船上小心,一路順風!」
其時的英國是向丹麥納貢的屬邦,國王克勞迪寫的這封密函,當中捏造了一些莫須有的罪名,要求英國朝廷採取行動,只要哈姆雷特一登陸英國,朝廷就立刻處死他。
哈姆雷特、羅克蘭和蓋登思一同出發。
在遠行的路上,羅克蘭不小心洩露了密函的事。哈姆雷特不是笨蛋,他自然懷疑當中有詐。
夜裡,哈姆雷特偷偷弄來那封信,一看之下當然大驚。
有辦法了!哈姆雷特心生一計,不著痕跡把自己的名字擦掉,把要處死的人寫成羅克蘭和蓋登思的名字。
「哼!這兩個舊同學說要護送我?根本就是來押送我吧!這兩個賣友求榮的小人死不足惜!」
哈姆雷特把信件封好,放回原處。
就這樣,哈姆雷特一路上不動聲色,轉眼就來到了海邊,登上了開往英國的船。
不料,他們的船遭到海盜攻擊,兩幫人在船上打了起來。
為了復仇,哈姆雷特苦練過劍術,他將自己在劍術上的天分發揮得淋漓。
一輪打鬥過後,海盜不得不撤退。哈姆雷特急著表現自己的勇猛,竟獨自持劍跳上海盜的船。
沒想到,他原來坐的那艘船卻開溜了——羅克蘭和蓋登思貪生怕死,竟然丟下他,直接帶信趕往英國。
「唉!我唯有自求多福。」哈姆雷特棄劍投降。
後來發生的事,哈姆雷特沒法預知。但因為那封信被他動過手腳,他有預感那兩個罪有應得的小人會被處死。
那伙海盜擄獲了哈姆雷特之後,識英雄重英雄,竟然對這位高貴的敵人非常客氣。
「甚麼!你是大名鼎鼎的丹麥王子?」海盜們一同驚呼。
原來哈姆雷特名聲響噹噹,人民敬重這位王子。
當海盜們知道了哈姆雷特的身分,就把他送到最近的丹麥港口,恭送他上岸。他們賣一個人情,就是希望王子將來能在朝廷裡相挺,以此報答他們的好意。
塞翁失馬,焉知非福?
哈姆雷特一登岸,立刻寫信給國王,詳述自己在海上的奇妙遭遇,不日就會趕赴王宮覲見國王。
對於復仇一事,哈姆雷特還是會躊躇不決,而在命運的擺布之下,他相信自己一定有機會拿到殺人的武器,走近克勞迪的身邊,然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