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6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70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六章、香銷玉沉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波隆尼爾的死嚇倒了國王,也逼瘋了奧菲莉亞。
父親無故橫死,而且是死在她所愛的王子手裡,這位少女遭受到的打擊太大,令她的精神完全錯亂,心智開始不正常。
哈姆雷特不在宮裡的這段時間,奧菲莉亞常常拿著花,到處分給宮裡的婦女,逢人就說:「花要用在父親的葬禮上喔!」她唱著情歌和輓歌,有時還唱著不知所云的歌曲,像個失憶者似的到處浪蕩。
這一天,奧菲莉亞一路遊蕩,來到了宮中。
「美麗的王后妳在哪裡?」奧菲莉亞問道。
王后正好經過,便走近奧菲莉亞的身邊。
「奧菲莉亞,妳好嗎?」
奧菲莉亞突然唱起歌來:「他已經死了,走了。夫人,他已經死了,走了。他的頭上是一片草地,腳下是一塊石碑。」
「奧菲莉亞?」王后問。
此時,國王克勞迪也來到王后身旁,目睹奧菲莉亞奇異的舉止。
「美麗的姑娘,妳還好嗎?」國王問。
「他的屍衣和山上的雪一樣白,點綴著清香的花,沾滿我們的淚水……」奧菲莉亞兩眼無神,不停哼唱不知名的小曲,磕磕絆絆地向前走。
「她太想念她父親了。」王后感慨萬千。
奧菲莉亞又繞回來了,繼續瘋言瘋語:
「但願死人安息,我就是淚流不止……特別是想到他們將他葬入冰冷之地。我要讓哥哥知道這個消息,謝謝各位的忠告。晚安,夫人們!晚安,諸位親愛的夫人們!晚安、晚安!」
語畢,奧菲莉亞便向國王及王后告辭。
那時,沒有人知道這個可憐的女人在想甚麼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同一時間,奧菲莉亞的哥哥雷爾堤已由法國回來。他得知父親的死訊非常憤怒,以為是國王害死父親,因此起了叛變的心。
雷爾堤衝進國王所在的內宮,對國王怒喊:「你這卑鄙的國王,還我父親來!」
「冷靜一點,雷爾堤。」王后說。
「別攔著他,王后。雷爾堤,你為何如此憤怒?」國王問。
「我父親在哪?」雷爾堤激動地問。
「他死了。」國王回答。
王后連忙補上一句:「但不是國王殺的!」
國王笑道:「我與令尊的死無關,我會告訴你殺死他的人是誰。」
此時,傳來奧菲莉亞的歌聲:「他們用屍架抬他的時候,沒有蓋住他的臉……他的墳墓裡淹滿了淚水……嘿噥呢……」
「奧菲莉亞!我可憐的妹妹,少女的神智跟老人的生命一樣脆弱啊!」雷爾堤發出感嘆,一想起妹妹的狀況,他就不由得悲從中來。
就在眾人注目之下,奧菲莉亞進來了內宮。
「我本想送你一些紫羅蘭,但我父親死時,他們全枯萎了。」奧菲莉亞喃喃自語,撒著摘來的花草,匆匆便離開了。
「真可憐的孩子!她連自己的哥哥也認不出來。王后,可否請妳暫時迴避一下?我想跟雷爾堤兩個人談一談。」
國王等到王后離開內宮,便將哈姆雷特如何殺死波隆尼爾一事,一五一十告訴了雷爾堤。
「雷爾堤,現在你已經知道你父親死亡的真相。哈姆雷特殺了令尊不夠,還有意要殺我。」國王說道。
「我就這樣失去一位高貴的父親!而我的小妹還被逼得發瘋,我一定要報仇。」雷爾堤氣憤難平。
國王拿出哈姆雷特的信,說道:「哈姆雷特在信中說到,他現在已回到丹麥,他想在明日來見我,向我解釋他突如其來的返國原因。」
雷爾堤的眼中亮出了殺意。
「正合我意,讓他來吧!陛下,我慶幸有生之期能夠見到他,並且當面告訴他——你的死期到了!」
雷爾堤決定謀殺哈姆雷特。
而且,他會讓這宗謀殺看起來像意外。
「雷爾堤,聽說你擅長擊劍,是不是?」國王克勞迪有了狡猾的主意,便向雷爾提推波助瀾:「我們就叫幾個人演戲,在王子面前誇讚你擊劍的本領,慫恿他和你比試,表面上是賭個輸贏,實際上是賭上性命。哈姆雷特是個粗心的人,一定不會仔細檢查比賽用的刀劍。嘿,雷爾堤,你只要預先把一柄利劍混雜在裡面,接著在一陣比劃之後,你一劍刺進他的心臟,就可以為你父親報一劍之仇。」
雷爾提贊同國王的主意。
確實,這是絕妙的主意。
雷爾提咬牙切齒地說:「就這麼做吧!為確保他必死無疑,我將在劍尖塗上毒藥。我已取得此毒,其效力之強,沒有解藥可解。」
國王興高烈采地繼續討論:
「為保萬無一失,我們再思考一下備案。我想想……哦,我想到了!當你們決鬥到一半,如果他口乾舌燥,提出飲水的要求,我們就為他預備一杯含毒的水,他也將中毒身亡。嘿、嘿……」
就在兩人聊得興起之時,王后匆匆跑回來了,腳步倉倉皇皇,面色像死灰一樣難看。
「老天啊!悲慘的事接踵而來,來得太快……雷爾堤,你妹妹溺水身亡了!」王后悲呼道。
雷爾堤當場哭了出來。
「溺水!噢!我可憐的奧菲莉亞……太多的水淹沒了妳的身體,我將努力止住淚水,可惜我只是凡夫俗子,我沒辦法不哭……再會了,陛下!我想說的話如烈火般熾熱,可是我的眼淚已把它澆熄。當淚水流乾,我的內心將不再有任何感情。」
雷爾堤一說完,便趕到外面看一看情況。
原來,奧菲莉亞趁著沒人注意,偷偷跑到了河邊。她用雛菊、蕁麻等花草編成一個花圈,然後爬到柳樹上,想把花圈掛到柳枝上。沒想到柳枝斷裂,她就連同花圈和自己採來的花草,一股腦兒跌落了溪流。
身上的衣服讓她在水中漂流了一會兒,臨死前她還唱著古老的歌謠,對自己所面臨的險境渾然不知,或者本來她就是有尋死的意思。
沒多久,浸濕的衣服變得沉重,淒婉的歌曲漸漸消失,漂浮的花草越來越遠,一個命運悲慘的少女就這樣沉向水底的淤泥,告別了這個充滿陰謀的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