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7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1029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七章、掘墓人之歌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
在前往城堡的路上,有一座壯闊的墓園。
傾瀉的烏雲遮蓋了天空的蔚藍,哈姆雷特一身的黑衣就像喪服。
哈姆雷特經過墓園的時候,就在那裡遇見了赫瑞修。
當時,有兩個掘墓人正在高舉鋤鍬,他們一邊挖墳一邊唱歌:「年輕之時深深愛過——天真以為那很甜蜜——要為我好,縮短光陰——我卻感慨,失去更多——」
哈姆雷特皺了皺眉,覺得掘墓人不該在做這種工作時唱歌。
「無奈歲月有如神偷——催命似的將我勒緊——入土為安溘然長往——世上原來不曾有我——」
掘墓人的鏟子碰到一個骷髏頭,竟然隨手將那顆腐爛的頭骨拋到地面。
「你替甚麼人挖墓?是男人嗎?」哈姆雷特走近掘墓人身邊。
「不是男人,先生。」掘墓人回答。
「那麼是為哪一位女士呢?」
「也不是任何女士。」
「那麼,要埋葬的是甚麼人啊?」哈姆雷特再問。
「她曾經是個少女,但願她安息,她已經死了。」掘墓人指著那顆拋在地面的骷髏頭,繼續說:「當我挖土的時候,發現了別人的頭骨。這個頭骨埋在地底已經二十三年,死者是一個叫約力克的男人。」
「約力克?他是先王的弄臣啊!」
哈姆雷特既驚且喜,向掘墓人要來那顆骷髏頭。
弄臣是宮廷裡很特別的職務,專門為王室提供娛樂,以幽默詼諧來取得君主的歡心,某程度上就是國王御用的小丑。
墓園瀰漫著濃濃的憂鬱氣氛,哈姆雷特拿著骷髏頭,回想起童年的歲月,不禁大聲疾呼:「可憐的約力克!赫瑞修,我記得他,他是個風趣的傢伙。他曾千遍百遍讓我騎在他的背上玩耍……現在回想起來,死亡是多麼的令人痛心啊!在此安息的男人,我不知已親吻過他多少次……赫瑞修,我們的軀體終將腐化為如此卑賤的東西啊!」
赫瑞修安慰道:「您想太多了,殿下。」
兩個掘墓人加快動作,異口同聲唱和:「一鎬一鍬再一鍬,屍衣裹屍了心休——塵歸塵啊土歸土——人生過客匆匆來——」
就在此時,有一隊人馬出現,由遠方而至。
哈姆雷特很快就發現是送葬的行列。
行列中竟然有熟悉的臉!隊列後方的人,不就是國王克勞迪、王后及雷爾堤嗎?另外還有一位神父,幾個侍從抬著一具棺材走在最後面,還有一些悼念者緊隨其後。原來這是奧菲莉亞的葬禮,為了這個香銷玉沉的少女,宮廷裡的朝臣都前來送行。
不早不晚,仇人竟然在這個場合出現。哈姆雷特和赫瑞修不曉得棺中人是誰,因為兩人皆未獲知奧菲莉亞的死訊。
幸好在國王等人發現之前,哈姆雷特和赫瑞修已躲起來了。哈姆雷特料想死者是個很有身分的人,便逕自站在枯樹後偷窺。
神父朗聲道:「我們已經盡力為她的葬禮祝福,無奈她的死因令人存疑,要下葬在不被祝福的墓地,並在墓上投擲卵石。然而我們得以在此舉行儀式,用鮮花、禱告和喪鐘送別其處女之身。」
雷爾堤哀傷地喊叫:「讓她入土為安吧!從她純潔無瑕的肌膚裡,綻放出芬芳馥郁的紫羅蘭!」
在墓上灑滿花朵是一種傳統的葬禮儀式。
王后親自撒下一朵朵花,唸唸有詞:「鮮花贈美人!可愛的姑娘,我本來是想用鮮花來妝點妳的新娘床鋪,沒想到是撒在妳的墳墓上……妳本來應該是我兒哈姆雷特的妻子啊!別了!」
聽到這樣的話,哈姆雷特心中驚呼:「甚麼!那是美麗的奧菲莉亞?」
接著,他遠遠瞧見雷爾堤跳進墓裡,大悲若狂。
雷爾堤悲愴萬分,大哭道:「噢,願災禍降臨在害她發狂的罪人身上!在我再次將她擁入懷裡之前,別埋葬她!把土撒過來,撒在我倆身上吧!我要和奧菲莉亞葬在一起!」
此情此景,聞者傷心,聽者落淚。
哈姆雷特想起昔日對這位美麗少女的愛。他終於看不下去,冒死也要送這位愛人最後一程。
眾目睽睽之下,哈姆雷特居然走了出來,也跳進了奧菲莉亞的墓裡。他對雷爾堤說:「哪一個人的內心能承受這麼沉重的悲傷?哪一個人的輓歌可以凝住天上的繁星?那就是我,丹麥王子哈姆雷特!」
「她的死全都是你造成的,你這畜生!」雷爾堤怒不可遏,勒住哈姆雷特的脖子,和哈姆雷特扭打成一團。
國王克勞迪趕緊命令侍從分開兩人,兩人這才分別走出了墳墓。
哈姆雷特大聲道:「我愛奧菲莉亞!就算四萬個兄弟的愛加起來,都不及我對她的愛。」
雷爾堤的雙眼滿布血絲,拳頭揑得格格作響。
「噢,雷爾堤,住手!」國王疾呼。
「雷爾堤,他瘋了,不要跟他計較!」王后大喊。
哈姆雷特一怒之下,向雷爾堤提出抗辯:「如果你想大吼大叫發洩怒火、表達對她的愛,我會同情你的做法!如果你想陪葬,我也願意!但是啊,雷爾堤,你為何要將她的死歸咎於我?我以前曾經把你當兄弟一樣……已經無所謂了。風水輪流轉,總有一日是你的末日,你就等著瞧吧!」
說完,哈姆雷特拂袖而去。
雷爾堤恨得咬牙切齒。
國王發覺赫瑞修在旁,便吩咐他好好照顧哈姆雷特。
赫瑞修點頭答應,便追了上去。
同時,國王也擔心雷爾堤會心軟,便再次在他耳邊提醒:「保持耐心,雷爾堤……記住我們昨晚討論的計劃,我們馬上就會成功。最佳的下手機會,將會屬於沉得住氣的人……」
雷爾堤點了點頭,恨不得盡快展開明天的死鬥。
他彷彿已經看見王子的死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