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智與感性CH05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1691
理智與感性

第五章、威洛比的回信

---

為免家人瞎操心,愛蓮娜不能把露西的秘密告訴母親和瑪麗安。她們的溫情只會增加她的痛苦,她獨自一人面對反而更堅強。愛蓮娜實在是太理性了,儘管心如刀割一般的傷心,她還是要盡力強顏歡笑,繼續擔當這個家的支柱。
女人的心思,愛蓮娜又豈會不明白?露西告訴愛蓮娜這個秘密的用意,就是要她知難而退。
「她是妒忌愛德華對我好吧?」愛蓮娜心有靈犀,彷彿弄懂了愛德華的想法。
她看得出來,愛德華根本不愛未來的妻子,他和露西的婚姻註定不會幸福。
新年之後,詹寧斯夫人打算回倫敦,竟然邀請愛蓮娜和瑪麗安同行。愛蓮娜擔心在倫敦碰見愛德華和露西,想回絕這趟出其不意的旅程。瑪麗安卻是雀躍萬分,滿心期待可以在倫敦與威洛比重逢。
最後,愛蓮娜聽了達斯伍太太的意見,決定陪妹妹前往倫敦。
「謝謝姊姊!」
瑪麗安欣喜若狂,簡直就是心蕩神迷。
新年之後,一月的第一週,兩姊妹就陪伴詹寧斯夫人展開旅程。瑪麗安用年輕人的熱情,成功討好了夫人,而愛蓮娜講究禮貌的優點,也得到了夫人的歡心。旅途上有說有笑,詹寧斯夫人待兩姊妹極為友好。
三天的路程結束了。
一抵達詹寧斯夫人在倫敦的豪華宅邸,姊妹倆便拿出紙筆開始寫信。
「我要寫信回家。」愛蓮娜對瑪麗安說:「妳也是寫信給母親嗎?妳可以晚個幾天再寫啊。」
「我不是要寫給母親。」瑪麗安回答。
愛蓮娜會意過來,知道她在寫信給威洛比,接著也沒再追問下去。
寄信之後,瑪麗安越來越緊張,幾乎食不下嚥,焦慮地聽著每輛駛過的馬車。晚餐後,前門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,她跳起來大喊:「一定是威洛比!」
瑪麗安衝向門口,整個人幾乎倒在布蘭登上校的懷裡。為甚麼是他?瑪麗安既是驚訝又是失望,立刻離開了房間。
原來上校一知道兩姊妹來了倫敦,就趕過來關照她們。沒想到上校獻殷勤得到的回應,就只是瑪麗安眼中苦澀的失望。愛蓮娜很遺憾看到這樣的結果,只有她歡迎布蘭登上校的造訪。
上校憂心地看著瑪麗安離開房間。
「妳妹妹不舒服嗎?」他問。
「應該是疲倦或者頭痛吧。」
愛蓮娜替妹妹說了幾個藉口,她跟上校也就繼續聊天,但兩個人心裡都想著瑪麗安。布蘭登上校在倫敦有人脈,愛蓮娜很想打聽威洛比是否身處倫敦,但又怕會令上校覺得難受。
詹寧斯夫人愉快地走進房內,詢問上校當天去了哪些地方。上校彬彬有禮地回答問題,只不過都是不清不楚的答案。
不久後,上校告辭了,大家也就早早上床睡覺。
隔天,瑪麗安繼續苦候威洛比的消息,整天心不在焉。買完東西回來,仍然沒有他的消息。
三、四天過去了,威洛比還是沒有來訪,也沒有任何回信。
又過了幾天,她們外出回來,發現桌上擺著一張卡片,卡片的落款就是威洛比本人。
瑪麗安驚呼:「他來過了!我們不在時,他來過了!」
接著她為錯過了重逢而懊惱不已。
由那一刻開始,當其他人說要外出,瑪麗安都會堅持留在屋中。

---

有一天晚上,詹寧斯夫人的大宅舉辦宴會,瑪麗安和愛蓮娜受邀參加。
宴會當晚,瑪麗愁眉不展,不經意環顧四周,突然看到意料之外的人物——威洛比。
賓客來來往往之間,他和一位漂亮的女子站在一起。瑪麗安既開心又惱怒,正想向他走去,卻被愛蓮娜阻止。
「拜託妳冷靜一點,妳要收斂妳的感情!他可能未看見妳,妳先觀察一下……」愛蓮娜說。
但瑪麗安根本做不到,焦躁與不耐煩全寫在她的臉上。
「噢!他為甚麼不來看我呢?」瑪麗安大聲叫嚷。
這番擾攘總算引起了威洛比的注意,他不得不徐步走來。瑪麗安叫他的名字,衝向前想向他伸手。但是,威洛比過來之後,竟不向瑪麗安而向愛蓮娜說話,彷彿要避開瑪麗安的目光。
瑪麗安滿臉漲紅,如泣如訴地責問:「威洛比,你怎麼沒來看我?」
「有啊,可是妳不在。」他冷冷回答。
「你沒有收到我的信嗎?到底是怎麼了,威洛比?拜託,告訴我是甚麼回事。我已經快受不了!」瑪麗安焦急地問。
威洛比瞄了先前作伴的美女一眼,面露尷尬之色。
「我有收到妳的信,謝謝妳。但是很抱歉,我現在要走了。我的朋友在等我。」威洛比一說完,立刻轉身離開。
瑪麗安面如土色,跌坐在椅子上,大喊:「去找他,愛蓮娜!跟他說,我一定要和他談一談。除非他解釋清楚,否則我不會善罷干休。啊!妳現在快幫找他!」
眼見四周賓客盈庭,這場合不宜爭執,愛蓮娜提出勸告:「瑪麗安,妳不能在這裡和他談,還是等明天吧!」
歸途上,兩姊妹幾乎沒說甚麼話。
瑪麗安過度傷心,連眼淚都流不出來。
當天夜裡,愛蓮娜隔著門聽見瑪麗安的低泣聲。唉!不只是妹妹,她這個當姊姊的也無法好好成眠。
愛蓮娜回想發生過的事,結論當然是威洛比逢場作戲,玩夠了就見異思遷,根本不想負上任何責任。
對於威洛比的行為,愛蓮娜本是該生氣的,但她也看出威洛比尷尬的神情,彷彿尚有一絲悔過之心。因此,愛蓮娜唯有相信他沒那麼卑劣,不是從一開始就在玩弄妹妹的感情。
感情也許會因為兩地相隔而消逝,現實的顧慮也會令人狠心捨棄感情,但愛蓮娜確信威洛比曾經愛過瑪麗安——她打算這樣安慰妹妹,減輕她心裡的痛苦。
只盼這次的重逢帶來的痛苦到此為止,最怕是這段感情藕斷絲連,可能還會令妹妹的痛苦加倍。相比之下,愛蓮娜覺得自己的處境好多了。不管她和愛德華將來是否無緣,她還是會尊重他,她心裡總有個心靈寄託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一月的清晨寒氣襲人,早上總是一片昏黑。
在無數個這樣的清晨,瑪麗安穿著薄薄的衣服,就伏在桌上執筆寫信。窗外的微光照著信紙,她一邊哭,一邊寫,殷切期望這番真情可以感動意中人。
愛蓮娜總是默默注視著這個癡情的妹妹寫信。
哪怕是經歷了昨晚舞會的事,瑪麗安一早醒來,還是繼續寫信。
縱使絕望無比,她還是一邊哭著,一邊寫信。
到了早餐的時間,瑪麗安沒有胃口,甚麼都不吃。
詹寧斯夫人問長問短,苦就苦了愛蓮娜,不停要替妹妹說話。
就算茶飯不思,瑪麗安還是懂得禮儀,都會過來餐桌這邊坐著。就在此時,有個傭人進來,有事報告。
「瑪麗安小姐,這裡有妳的信……」
話音未落,瑪麗安已一把奪走傭人手上的信。她連忙離開餐桌,回去自己的房間拆信。
詹寧斯夫人歎著氣說:「噯,應該是收到情書吧?我這輩子哪,沒見過這麼癡情的少女,希望這個情人不要辜負她才好。」
愛蓮娜知道這是威洛比寄來的信,她隨意陪伴了詹寧斯夫人一會,便焦急地去看瑪麗安。
當愛蓮娜開門的時候,房間裡的瑪麗安倒在床上,正在嗚咽不停,接著淚如雨下,哭得幾乎喘不過氣來。她手裡拿著剛剛收到的信,身旁又散落了兩三封。愛蓮娜握住妹妹的手,一同放聲大哭。
隨後,愛蓮娜讀了威洛比的信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Standard-B”] 親愛的某某女士:
適才有幸收到妳的來函。很抱歉得知我昨晚的舉止令妳難受,在此懇求原諒。
我從未忘記在德文郡尊府與妳一家人共聚的時光,我會永遠記得我們之間曾有過的美好時光,但我希望沒有讓妳留下我愛上妳的錯覺。我已是別人的未婚夫,不久就要結婚。
很抱歉我必須要退還妳所有的惠書,以及妳餽贈的那一綹頭髮。
友人
約翰‧威洛比敬上[/speaker-voice]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愛蓮娜對這無情、矯揉造作的信感到噁心,這不是情書,而是既傷人又殘忍的絕情書!這一刻,愛蓮娜暗暗慶幸:「幸好瑪麗安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,不用嫁給這種爛男人!」
「瑪麗安,妳要振作一點。」愛蓮娜喊著。
「我沒有辦法!嗚……幸福的愛蓮娜,妳不會知道這有多痛……」瑪麗安泣不成聲。
「我幸福?噢,妳看不出我有多不快樂啊!」愛蓮娜回答。
「妳一定很幸福,愛德華愛你啊!」瑪麗安說。
瑪麗安一直被蒙在鼓裡,愛蓮娜在心裡嘆了口氣,也不想讓妹妹知道得太多,免得徒添她的煩惱。
愛蓮娜只好岔開話題,柔聲道:「瑪麗安,妳那麼難過,我是不可能快樂的……還好,你們沒有訂婚很久。」
瑪麗安詫然大叫:「訂婚!我們沒有訂婚啊!」
「沒有訂婚!」愛蓮娜驚呼。
「沒有,他還沒有妳想像的那麼差勁。」瑪麗安輕聲道。
「但是他有說他愛妳吧?」
「對……呃,其實也沒有。他從未真正說過他愛我……」
愛蓮娜甚麼話都沒再說,只覺得這個妹妹實在太好騙了。
接著,愛蓮娜看了其他三封信,都是瑪麗安寫給威洛比的情書。她不敢相信威洛比狠心至此,收到這些情意綿綿、真心真意的情書,他竟然給予這麼絕情的答覆。要不是眼見瑪麗安如此傷心,她這個姊姊一定會訓斥一番:「妳根本不該寫這些信!女兒家貿然向男人表白愛意,平白給人抓住把柄,結果只會受到無情的嘲弄。」
之後,詹寧斯夫人過來關心瑪麗安,這位老夫人只要一出動,立刻就打探到不少秘密。根據詹寧斯夫人的情報,原來威洛比的情人是葛瑞小姐,她既聰明又時髦,年收入高達五萬英鎊,整個家族都很富有。
「威洛比有債務,急需一筆錢還債……」詹寧斯夫人說出重點。
原來不僅是女人,男人也需要以愛情來脫貧。
詹寧斯夫人從瑪麗安這邊,聽到威洛比玩弄她的故事。
「那個負心漢!妳還是忘了威洛比吧!」詹寧斯夫人不齒他的作為,很想替瑪麗安牽紅線。「布蘭登上校就是個好男人。只要妳嫁給他,就是一勞永逸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