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智與感性CH06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22
理智與感性

第六章、男人就是令女人心痛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瑪麗安日益悲傷,決心要避開詹寧斯夫人。
「她根本不是同情我,只是喜歡搬弄我的是非,去跟朋友七嘴八舌。」瑪麗安自怨自艾。
早餐過後,詹寧斯夫人到房裡找兩姊妹,拿了一封信給瑪麗安。
「親愛的,妳看了這封信會很開心喔!」
瑪麗安多希望這是威洛比的道歉信,無奈那只是母親寄來的信。母親在信中表達了對威洛比的信任,萬分期待他和瑪麗安的婚事,衷心祝福女兒得到幸福……瑪麗安一邊讀信一邊痛哭,並沒有如詹寧斯夫人所說的「開心」。
不巧在她淚流滿面的時候,突然有人敲門,原來是布蘭登上校。瑪麗安馬上跑回房中,留下愛蓮娜來招呼上校。
布蘭登上校面色難看,對愛蓮娜說:「我想和妳談談。我想告訴妳有關威洛比的事,或許可以讓妳妹妹心裡好過一些。」
「謝謝你這麼關心瑪麗安。」愛蓮娜說。
「在巴頓莊園舞會那一晚,我跟妳說過,我以前認識一位很像妳妹妹的女子,她讓我想到瑪麗安。她很熱情,充滿了活力……她叫伊萊莎,是我的青梅竹馬,就這樣我們相愛了。」布蘭登說。
布蘭登的聲音有點顫抖。愛蓮娜默默聽他說下去:
「在十七歲那年,她被迫嫁給我哥,婚禮前本來要和我私奔,卻被我父親發現,我便被送進軍中。我哥哥並沒有好好對待她,也不愛她,還和無數女子有染。伊萊莎傷心欲絕,兩年後他們就離婚了。」
布蘭登停下來,繞著屋子走了一會兒。
「等我由軍中退伍,事隔三年我終於找到她,當時她已病得很重,沒多久就過世了。她留下一個女兒,名字叫伊莉莎。我送她去念書,將她託付給一位有名望的女士照顧……到現在,她滿十七歲了。但就在去年,伊莉莎忽然失蹤,整整八個月以來,我不停打聽她的消息。原來她遇上一個壞男人,這男人妳也認識。」
「天啊!難道是威洛比……」愛蓮娜驚呼。
「伊莉莎在巴斯認識了威洛比,她愛得死去活來,而他也一樣讓她心碎。他做了最下流的事,拋棄了伊莉莎。」
「他根本就是禽獸!」愛蓮娜大聲怒罵,有失她一貫的禮態。
「妳知道他是哪種人了吧?看到妳妹妹為他瘋狂,我真是難受極了。哪個女人能看穿他的居心?我希望這個可悲的故事,能對瑪麗安有所啟發。」
「你離開巴頓來到倫敦,有見到威洛比嗎?」愛蓮娜問。
「當我知道一切的時候,我向威洛比提出決鬥,但最後我們兩個都沒受甚麼傷。唉!伊莉莎懷了他的小孩,現居於城中。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布蘭登上校離開後,愛蓮娜將他的話轉述給瑪麗安聽。
瑪麗安只是默默聆聽,不得不接受事實。比起失去他的愛情,威洛比的惡行更是令她難受。
不久,愛蓮娜收到母親的回信。母親建議不要縮短行程,太早歸來只會觸景傷情,令妹妹想起與威洛比共度的時光。
密道頓爵士和詹寧斯夫人同聲譴責威洛比,提出一致的意見:「愛蓮娜應該嫁給布蘭登上校才對!」
兩週前威洛比給瑪麗安寄出絕情書,兩週後這個壞傢伙就成婚了,成功娶到富家小姐,躋身上流社會。
愛蓮娜告訴妹妹這個消息。
瑪麗安最初很平靜,但之後還是哭得唏哩嘩啦。
此時,時間也差不多了,史蒂爾家的露西和安妮抵達倫敦,愛蓮娜不情不願與她們見面。
「愛蓮娜,好久不見!」
露西裝出一副很開心見到她的模樣。
「噯,我還以為妳很快就會回去巴頓。想不到妳來倫敦超過一個月……妳是不是想見甚麼人?喔唷,難道妳想破壞別人的承諾?」
露西這番話的意思,愛蓮娜完全明白,但她只能啞忍。露西、安妮和詹寧斯夫人聊得開懷,愛蓮娜也不介意受到冷落,倒是有點羨慕瑪麗安可以躲在房間,不用面對史蒂爾家的姊妹。
接著,真正受到愛蓮娜歡迎的客人來了。他就是哥哥約翰‧達斯伍,沒想到他也來了倫敦探望她們。
「愛蓮娜,我和妳出外走走吧!」
約翰這麼說,明顯是想私下談談。
兩人一走出門,他就連珠炮發地說話:「妳是不是快結婚了?恭喜啊!布蘭登上校是我見過最有紳士風度的人,我相信他一定能給妳幸福!」
「你在說甚麼?他喜歡的不是我。」愛蓮娜皺了皺眉。
「妳錯了,他一定會喜歡妳的!只要妳再主動一點,表達妳的情意,就一定可以奪得他的心!哈,如果芬妮的哥哥和我的妹妹同時結婚,那真是有趣啊!」
愛蓮娜深受震撼,但她竭力保持冷靜。
「愛德華要結婚了嗎?」愛蓮娜問。
「還沒,但他將會娶莫頓小姐。她是洛爾莫頓家的千金,家境非常富裕的年輕淑女。要是他們結婚,愛德華的母親會很高興,答應每年給他一千英鎊。希望有情人終成眷屬吧!當然也包括妳和上校!」哥哥約翰回答。
愛蓮娜非常認真說服哥哥,她跟上校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
「嘻,女人心,妳以為我就不懂嗎?我教妳,妳只要多跟上校親近,像他這個年紀的男人,一定會對妳動心的!」
約翰滿懷歡悅期待這椿婚事,愛蓮娜也懶得理他了,因為她既要為瑪麗安的感覺而煩惱,也要為自己的感情而默哀,心情實在糟透了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一週後,約翰和芬妮辦了個晚宴,座上賓有密道頓夫妻、詹寧斯夫人、布蘭登上校……愛蓮娜沒想到哥哥連史蒂爾姊妹都邀請過來,但最意想不到的客人是愛德華的母親費拉斯太太。
費拉斯太太是個瘦弱的婦人,面貌苛薄,明顯對愛蓮娜表露出厭惡感,對露西和安妮卻格外熱情。愛蓮娜心知肚明,費拉斯太太就是為了羞辱她,才用另一種態度對待史蒂爾家的姊妹。
「要是她知道露西的秘密,不知道會有多生氣呢?」愛蓮娜心想。
隔天,露西向愛蓮娜吹噓費拉斯太太有多喜歡她。愛蓮娜還沒來得及回應,愛德華冒昧走了進來,造成兩女一男的窘局,三人都尷尬極了。愛蓮娜克制情緒向他打招呼,露西則滾著眼珠兒在旁盯著。
瑪麗安聽說愛德華來了,她非常高興,馬上跑了進來。她就像往常一樣,感情豐沛,興高采烈打招呼:「親愛的愛德華!見到你真是無比快樂!簡直可以填補我空洞洞的內心!」
愛德華見瑪麗安這麼熱情,本想做出親暱的回應,但是面對著露西和愛蓮娜,他根本不敢說出真心話。
大家又繼續坐著,沉默了一陣子。
好不容易,愛德華打開了話匣子,向著瑪麗安說話:「妳看起來面色不太好,是不是過不慣倫敦的生活呢?」
「噯,別擔心我。」瑪麗安迫使他望向另一邊。「你看,愛蓮娜不是好好的嗎?你多來看看她就夠了。」
「妳喜歡倫敦嗎?」愛德華問,試圖轉移話題。
「一點也不喜歡!我在這裡了無生趣,你的到來是唯一的好事,至少你沒有變。」瑪麗安感慨地說。她停頓了一下,沒有人開口接話,卻注意到露西不太友善的表情,而且這女人還瞪過來一眼。
「愛德華,昨晚你妹妹和我哥主辦晚宴,你怎麼不來?」瑪麗安問。
「我另外有約。」愛德華回答。
「有約?有比來跟我們見面重要嗎?」
「也許瑪麗安小姐認為,只要年輕人不想守約,就可以不履約了。」露西突然大聲說話,語帶悻悻然的仇意。
這番話是在暗示她和愛德華的婚約,愛蓮娜聽出弦外之音,心裡不是味兒。
瑪麗安似乎不痛不癢,只是若無其事地說:「我可不覺得是這樣呢!我相當肯定愛德華一向都是一諾千金。他很小心不傷害到任何人,而且不會只顧自己。」
愛德華看起來很尷尬,他馬上起身要告辭。
瑪麗安問:「你沒來多久,這麼快就要急著走?這可不行啊!」說完,她便把他拉到一邊,小聲說悄悄話:「我相信露西不會待很久的……」
「不好意思,我非走不可了。」愛德華堅決離開。
之後沒多久,露西也跟著離開。
等到沒其他人在場,瑪麗安向愛蓮娜抱怨:「露西也太常來了吧!她看不出我們討厭她嗎?明明愛德華是來找妳,這對他來說也太困擾了。」
「妳怎麼這樣說呢?大家都是朋友,露西認識愛德華,比我認識他更久呢……我覺得,他也想見到她的。」愛蓮娜婉轉解釋,無意洩漏露西的秘密。
「姊姊呀!妳知道,我最受不了妳說這種話。妳明知道愛德華是來看妳的,妳為甚麼不誠實一點?我絕不可能這樣隱藏自己的心意,去說一些違背心願的話!」
說罷,瑪麗安氣沖沖離開房間。
愛蓮娜不想大費唇舌解釋,因為她答應過露西要保守秘密,而她實在沒法編出讓瑪麗安信服的大話。
唯有就這樣將錯就錯吧!
雖然內心很痛苦,但愛蓮娜都可以啞忍。
她只希望愛德華不要再重蹈覆轍,在露西面前陷她於不義,又或者再令瑪麗安表錯情。
雖然女人是這樣盼望,但男人還是會重蹈覆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