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CH04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957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四章、流浪漢助手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湯瑪士‧馬弗是個手腳靈活的胖子,鼻子很挺,腦滿腸肥,四肢短小。他穿著邋遢,一看就知道是單身漢。
他不只是單身漢,而且是流浪漢。
馬弗坐在通往愛德丁的路旁,地點距離伊平鎮一里半。他沒穿鞋,只穿著破襪,大腳趾像獵犬的耳朵般凸起。他在煩惱要不要試穿眼前的靴子,他很久沒有撿過這麼好的靴子,問題是尺寸有點大。他本來穿的那雙靴子很合腳,但一到下雨天鞋底就會滲水。
馬弗討厭尺寸太大的鞋子,但他也討厭潮濕。當天天氣很好,他遊手好閒,便把四隻鞋子排成一排,默默欣賞。身後突然傳來人聲,但馬弗沒有受到驚嚇。
「不過就是靴子嘛!」那個人聲說道。
「嗯……這些是別人捐的靴子。」馬弗一邊說,一邊側頭看著靴子。「真是全世界最醜的靴子!該死的!」
「嘿。」
「我穿過更爛的……事實上,我有段時間不穿鞋。但我沒穿過這麼醜的。我過去幾天都在乞討鞋子。因為我受夠我的鞋了。你相信嗎?我在這個國家只能弄到這兩雙鞋。你看有多醜!反正我的運氣就是如此。唉!」
背後的聲音又說:「爛國家。豬人民。」
「可不是嗎?」馬弗說著向右轉頭,想瞧一瞧身後那人的鞋子,結果不僅沒看到任何鞋子,還看不到任何人。
「你在哪裡?」他訝異地問,整個人轉過身來。「我喝醉了?難道是幻覺?我又自言自語了?到底……」
那聲音又再出現:「別怕。」
「不要耍我!」馬弗站起身來。「你在哪?」
那聲音重複一遍:「別怕。」
「蠢蛋,待會就該你怕了。」馬弗東張西望。「你到底在哪?等我找到你的話……難道說,你藏身在地下嗎?」
對方沒回應。
馬弗說:「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。」
道路上四下無人,藍天也一片晴朗。馬弗拉好外套,說道:「那酒有問題!我就知道。」
「不是酒的問題。你不要緊張。」
「哇!我發誓我聽到有人說話。」馬弗低聲自語。
「你當然聽到我在說話。」
「又來了!」馬弗閉上雙眼,拍打自己的額頭。突然,有人抓住他的衣領,用力搖晃他。
「少犯傻了!聽我說!」
「不聽。」馬弗依然閉著眼。
「一分鐘就好。」
「聽甚麼?」馬弗覺得胸口被人戳了一下。
「你以為我是你幻想出來的?」
「不然呢?」馬弗邊揉後頸邊說。
「很好。那我拿石頭丟你,丟到你改變想法為止。」
「你在哪裡?」馬弗問。
人聲沒有回答。
一顆石頭破空飛來,差點擊中馬弗先生的肩膀。馬弗轉身看見一塊石頭昇上半空,懸浮了一會,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擲向他的腳。他驚訝到忘記閃避,結果石頭擊中他的腳趾,再反彈過去溝渠。
馬弗跳起大叫,拔腿就跑,隨即摔在地上。
第三塊石頭浮起,飄在流浪漢頭上。
「現在你想想,我是幻想出來的嗎?」
馬弗掙扎起身,隨即再度被人推倒。
「你再掙扎,我就用這顆石頭砸你腦袋。」
馬弗坐直身子,摀著受傷的腳趾,凝視第三塊石頭。「我不懂呀!石頭自己飛起來。石頭會說話,還會把我推倒……真爛!我受夠了!」
第三顆石頭掉落地上。
那個聲音說出真相:「答案很簡單。我是隱形人。」
馬弗喘著粗氣,難以置信地問:「你躲在哪?怎麼辦到的?」
「就這樣。我是隱形人。我就是要你了解這一點。」
「隱形、隱形……我知道啦!給點提示好不好?你到底躲在哪裡?」
「隱形就是重點。我要你知道……」
「你到底躲在哪呀?」馬弗打斷道。
「就在這裡!你面前的六碼處。」
「噢,拜託!我又不是瞎子。接下來你要說你是空氣啦。我不是真的無知的流浪漢……」
「對,你可以說我是空氣。你就當我透明好了。」
「甚麼?你沒有身體?」
「我只是個普通人類……擁有肉身,需要食物和水,也需要衣服……但我是隱形的。你懂了嗎?隱形。很簡單的概念。」
「真的隱形?」馬弗問。
「對。」隱形人說。
「來握手。如果你是真的,那就……天呀!」馬弗驚叫出來。他的手真的摸到對方的手腕,然後順著手臂上移,摸到結實的胸膛,最後是有鬍鬚的臉。馬弗震驚得不能自已。
「太震驚了!真了不起!我可以看到你身後的兔子!卻完全看不見你……除了……」馬弗仔細看了看眼前的空間,才說:「你不會剛剛吃過麵包和乳酪吧?」
「你說得沒錯,還沒完全消化。」隱形人回答。
「啊!有點嚇人。」馬弗說。
「當然,隱形沒有想像中那麼好。」隱形人說。
「已經夠好了。你是怎麼辦到的?」馬弗好奇地問。
「說來話長。再說,我需要幫助。我到處奔走,赤身裸體,累得虛弱無力。我本來想殺人的。而我看到你……」
「天啊!」馬弗說。
「我從後面接近你……遲疑片刻……然後打消念頭。我對自己說:『他跟我一樣遭受社會遺棄。他就是我要找的人。』於是我來跟你接觸。」
「天呀!」馬弗說:「我有些激動呀。可以請問……隱形是甚麼感覺?你怎麼會需要我的幫忙?你隱形耶!」
「我需要你幫我弄些衣服……住的地方……然後還需要別的東西。如果你不幫……好了!我相信你會幫的。」
馬弗說:「我受驚過度,別再刺激我了。讓我離開……我需要冷靜下來。你把我的腳趾打傷了。一切太不合理了!荒野之中突然冒出個聲音!還有石頭!還有拳頭……天呀!」
「給我冷靜下來。你是我選中的人。除了鎮上那些傻瓜,你是世上唯一知道隱形人存在的人。你非幫我不可,你幫我,我也會給你好處。隱形人就是掌握力量的人。」
隱形人打了個大噴嚏,又繼續說:「不過,如果你背叛我,又或者沒法辦成我要你辦的事……嘿……」
馬弗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,嚇得哇哇大叫。「我不會背叛你!千萬不要誤會我。我會一心幫你……告訴我要怎麼做,我都樂意效勞。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騷動終於平靜下來,伊平鎮民開始七嘴八舌。
懷疑論突然冒出來,可能是因應緊張而生的懷疑論,開始有人拒絕相信有隱形人這回事。
不相信隱形人這回事,的確比接受事實容易多了。
而且真正見過隱形人暫時失蹤,被他揍過的人也真的屈指可數。目擊者當中,山迪先生怕得要死,躲在自己家裡不肯見人。巴比還躺在旅舍的會客廳,依然不省人事。
人類習慣懷疑不可思議的概念和遭遇。
伊平鎮張燈結彩,大家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。由一個月前開始,所有人都在期待聖靈降臨節的星期一。
到了當天下午,鎮民都已經恢復正常生活,都當隱形人已離開了小鎮,或者只是一笑置之。
下午四點,有個陌生的面孔從南方入鎮。
他轉過教堂,直接走向「車和馬旅舍」。根據哈斯特的說法,陌生人一路上自言自語。他停在「車和馬旅舍」的台階上,彷彿內心天人交戰,然後才強迫自己進入旅舍。
此人經過哈斯特的身邊,試圖打開會客廳的門。
酒吧裡的霍爾先生叫道:「那是私人房間!」
陌生人連忙關門,改往酒吧的方向走。
數分鐘後,此人再度出現,鬼鬼祟祟走向通往院子的門,會客廳的窗戶正是對著院子那側。陌生人遲疑片刻,靠在門杆上,拿出一支煙斗。他伸出微微發抖的手指,點燃了煙草,開始抽煙,不時偷看院子。
哈斯特一直在觀察他,心想:「這個人的行徑太古怪了!」
片刻過後,陌生人突然起身,收起煙斗,在院子裡失去蹤影。
哈斯特認定對方是賊,當即跑到外面,打算攔截陌生人。
結果,那陌生人再度出現的時候,手裡拿著用藍色桌巾包覆的一捆東西。他看到哈斯特擋在面前,驚呼一聲,連忙左轉,拔腿就跑。
「站著,小偷!」哈斯特大叫,展開追逐。但他跑出不到十步,小腿莫名其妙踢到東西,整個人絆倒飛了出去。他感到地面有東西接近,接著眼冒金星,當場昏了過去。
成功溜走的陌生人就是馬弗,他成功完成隱形人交託的任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