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CH05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30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五章、集體恐慌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黃昏時分,馬弗氣喘吁吁地走在通往布蘭伯斯特的路上。他走得很急,通紅的臉上流露驚恐與疲憊。有個聲音伴隨著他,三不五時會被看不見的手碰到。
「下次,如果你再想逃跑……」隱形人說。
「嗚!我的肩膀腫得很厲害。」馬弗說。
「我會殺了你。」隱形人說出未說完的話。
「我不是想要逃跑。」馬弗快哭出來了。「我發誓不是。我不知道走到那邊要轉彎!我怎麼會知道要轉彎?而且你已經揍過我了……」
「你如果不小心點,我還會揍你的。」
馬弗安靜下來,神情沮喪。
原來剛剛隱形人進入會客廳取回研究筆記,就由馬弗在院子裡接應。
離開小鎮之前,隱形人還做了不少「有趣」的事。他破壞了旅舍的玻璃窗,又切斷了別人家裡的電報線。在路上,他見人就打,見人就踹,看到有情侶在盪鞦韆,就將他們和鞦韆纏在一起。
看著鄉民在喧譁聲中落荒而逃,隱形人滿意地笑了。
「讓那些鄉巴佬發現了我的秘密,真是有夠麻煩的。本來沒有人知道我是隱形人!這下要怎麼辦?」
「我又要怎麼辦?」馬弗在心裡嘀咕。
「事情傳開了,明天就會上報。所有人都會來找我,所有人都會提高警覺……」隱形人說到這裡,突然開始罵髒話。
馬弗越來越沮喪,不自覺放慢腳步。
「走快點!」隱形人呼喝。
馬弗嚇得臉色發灰。
「別弄丟筆記啊!笨蛋。」隱形人大聲責罵:「現實就是我非用你不可……你是把爛工具,但我只能用你了。」
「我是把很可憐的工具。」馬弗說。
「沒錯。」
「我是你能找到最爛的工具。我力氣不大,心臟不夠大顆。剛剛那件事,我辦成了,但說真的,我有可能會弄丟你這三本筆記。」
「所以呢?」隱形人說。
「我的膽量和力量都不足以達到你的要求。」
「我會鞭策你的。」
「我不想幹了。我不想搞砸你的計畫……但這很難說啊!因為我笨手笨腳。」
隱形人以嚴峻的語氣說:「你最好不要。」
「我想死。這樣不對。你必須承認……我有權自殺……」馬弗說。
「走快點!」
馬弗加快步伐,兩人默默又走了一會兒路。
「這樣幫你,對我有甚麼好處?」馬弗嘗試討價還價,但一開口就用錯了軟弱的語氣。
「哼!閉嘴!我保證你不會有事的。照我的吩咐去做。你是笨蛋,但你不會……」
「我真的不是合適的人選……」
「再不閉嘴,我就扭斷你的手腕。我要想一想……」隱形人說。
沒多久,他們在樹林的空隙中看見兩道黃光,還有教堂的方塔。
隱形人在馬弗的耳邊說:「我會繼續搭著你的肩膀。你給我穿過這座村子,直接通過。別耍花樣,不然你不會有好下場。」
「我知道。我很清楚。」馬弗嘆氣。
這個垂頭喪氣的男人穿越小村莊的街道,消失在街燈照不到的黑暗中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第二天早上十點,在斯托港那一排小旅店的外面,馬弗神情困倦,邋裡邋遢的坐在板凳上。昨天偷來的筆記,現在就放在他的身後,不過已經換成用細繩綑綁。
一個老水手步出旅店,拿著報紙在馬弗身旁坐下。
「天氣不錯。」老水手說。
馬弗左顧右盼,惶恐不安。「很不錯……」
水手拿出牙籤,邊掏牙邊打量馬弗。
「看書呀?」水手突然問。
馬弗嚇了一跳,看了厚厚的筆記一眼。「噢,對……是書。」
「書裡會記載很離奇的故事。」水手說。
「我相信是這樣。」馬弗說。
「書以外的世界也有很多離奇的故事。」水手說。
「一點也沒錯。」馬弗看了看水手,又看了看周圍。
「今天的報紙也刊登了很離奇的故事。」水手拿出一份報紙。「這份報紙有一篇關於隱形人的報導呢!」
馬弗嘴角一歪,搔了搔臉,發覺自己耳朵發燙。他作賊心虛地問:「哪裡有隱形人呢?澳洲?美洲?」
「都不是。就在這裡。」水手說。
「真的?隱形人?他要幹嘛?」馬弗問。
「甚麼都幹了!」水手目不轉睛瞪著馬弗說:「幹了很多該死的事!」
「我已經四天沒看報紙了。」馬弗說。
「他一開始出現在伊平鎮。沒人知道他的來歷。這篇報導叫《伊平鎮奇聞怪事》,報紙上說證據確鑿,有牧師和醫生的指證等等。據說他住在『車和馬旅舍』,期間沒人知道他的秘密,直到旅舍中發生爭吵,有人扯下他的繃帶,大家發現他的頭是隱形的,才動手要逮捕他……但他脫光了衣服,成功逃跑,並在掙扎的過程中打傷了警察。」
「天呀!他還有幹別的壞事嗎?」馬弗緊張地問。
「這樣還不夠嗎?我覺得這樣就很壞了。」水手問。
「他沒有幫手吧……報紙上沒說他有幫手吧?」馬弗焦急地問。
「沒有。感謝老天,就他一個。」水手緩緩點頭。「老實說,我很不安!隱形人如今在逃,很可能過來斯托港這邊。想想他有能力幹的壞事,如果他突然要對你下手怎麼辦?如果他想搶劫,誰能阻止他?他可以輕鬆闖入民宅行竊,可以大搖大擺穿越警方的封鎖線呢!」
馬弗從頭到尾都在左顧右盼,側耳傾聽,觀察任何細微的動靜。他一副下定決心的模樣,壓低聲音對水手說:「事實上,我剛好知道一些關於這個隱形人的事。透過私人的消息來源。」
「是嗎?」水手感到好奇。「可以請問……」
「聽好了……」馬弗神秘兮兮地說。接著他的表情突然改變,露出吃痛的樣子,叫出一聲:「噢!」
「怎麼了?」水手問。
「牙痛。」馬弗伸手捂住耳朵,另一隻手抓起地上的筆記。「我該走了。」
眼見馬弗快要離開,老水手不忿地說:「你不是有隱形人的事要告訴我嗎?」
馬弗似乎在自言自語。「騙局……」有個聲音出現。馬弗跟著說:「隱形人的事是個騙局。」
「但是報紙上有寫。」水手說。
「是騙局。」馬弗斬釘截鐵地說:「我認識當初編造這個謊言的傢伙。根本沒有隱形人。」
老水手握著報紙,瞪著他問:「那你還讓我唸完整篇報導?讓我這樣出糗很好玩嗎?」他越說越怒,握緊拳頭。「我滔滔不絕講了十分鐘,而你這個大肚子混蛋好沒禮貌……」
「走。」馬弗聽見耳邊的聲音,便立刻轉身,以奇特的姿勢快步走開。
老水手氣呼呼地看著對方越走越遠。
「臭小子!我就證明給你看,你這個笨蛋都在胡扯!明明報紙上都有報導,你卻要欺我無知!」
就在此時,半空中出現一疊飛起來的鈔票,簡直令老水手看得目瞪口呆。
那一天斯托港鬧出了大新聞,很多鈔票都由商店裡飛出來,悄無聲息貼著牆壁飄浮。不僅是商店,連銀行也遭殃,有時候那些鈔票會被塞進紙袋,一遇見途人就會迅速繞過。
這些錢,當然是進了某個人的口袋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傍晚時分,甘寶醫生坐在能夠俯瞰城景的書房裡。
他看到日落的餘暉勾勒出山丘的輪廓。突然,他看見山丘上來了個黑色的人影,這個人是矮個子,戴著高帽,奔行甚速。
遠遠傳來他的驚叫聲,說甚麼:「隱形人來啦!」
「又來一個傻瓜。」甘寶醫生嘆息。「就跟今天早上撞上我的那個混蛋一樣,叫甚麼『隱形人來啦』。這些人怎會這麼迷信?別人會以為我們是活在十三世紀。」
甘寶醫生一說完,就回去他的寫字桌,繼續工作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那傢伙跑得東倒西歪,瞳孔放大,站在甘寶醫生家門外的路人一看見他,彷彿都感受到同樣的驚恐感。這個人口吐白沫,氣喘如牛,令路人都忍不住停下腳步,詢問他究竟在急甚麼。
沒多久,路人聽見街上的狗慘叫,又看見那條狗躲起來了。他們正自納罕之際,身邊就有一陣怪風經過,怪風伴隨著「蹬、蹬、蹬」的腳步聲和人類的喘息聲。
路人開始尖叫,落荒而逃。
恐慌是本能,人人衝入屋內,關門上鎖。
轉眼之間,恐懼已經蔓延到整個鎮上。
「隱形人來啦!隱形人來啦!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「歡樂板球員」旅舍位於山腳下。
酒保靠著吧台,在跟一名車夫聊天。旁邊還有個身穿灰衣的黑鬍子男人,一邊喝酒一邊跟休班警察閒聊,一口美國英語的口音。
「外面在叫甚麼?」車夫走到窗口看了看。剛好有人在窗外跑過。
「失火吧?大概。」酒保說。
腳步聲迫近,步伐異常沉重,旅舍的門被用力推開,來者是衣冠不整的馬弗。馬弗匆匆衝進來後,連忙轉身關門,沒想到那道門被一條帶子扯住,固定在半開的位置。
馬弗極是驚慌,向旅舍裡的人呼救:「來了!隱形人要來了!隱形人在追我!快幫我!」
「誰要來了?在鬧甚麼?」休班警一邊說,一邊走到門口,解開那條帶子,用力把門關上。
「拜託讓我躲到裡面。」馬弗磕磕絆絆,語帶哭音,但始終緊抱手上厚厚的三本筆記。「讓我進去裡面,找個房間鎖起來。他在追我……他說要殺了我。」
黑鬍子男人關上另外一扇門,向馬弗問:「門關上了,你現在很安全。到底是甚麼回事?」
「讓我躲起來!」馬弗尖叫的時候,門外突然有人撞門,接著傳出了一陣猛烈的敲門聲。
休班警隔著門問:「哈囉!是誰在外面?」
馬弗衝向看起來像門的牆板,喊道:「他會殺我,他有刀!」
「這裡,進來。」酒保拉開吧台的擋門。
在敲門聲響徹之際,馬弗衝入吧台,尖叫道:「不要開門!千萬不要開門!」
「你說是隱形人嗎?」黑鬍子男人把手放在身後。「我倒是想見一見他哩!」
旅舍的窗戶突然被砸爛,街上的行人尖叫走避。休班警本來坐著監視窗外,這時跳下椅子,揚了揚眉。酒保把馬弗推進吧台後面的休息室,再直視破碎的窗口,隨即走到其他人的身旁。
酒吧突然陷入肅靜。
「如果我有帶警棍就好了!」休班警遲疑不決,緩緩走近門口。「只要我們一開門,他就會闖進來。」
「那就別急著開門。」車夫緊張地說。
「拉開門閂。讓他進來……」黑鬍子男人揚起手中的左輪手槍。
「不可以。那是謀殺。」休班警說。
「我知道我在哪個國家。」黑鬍子男人彎著腰舉槍。「我會射他的腳。拉開門閂吧!」
酒保、車夫、休班警嚴陣以待。
「進來!」黑鬍子沉聲喊話,面對解開了門閂的門,把手槍藏在身後。
沒人開門。
五分鐘後,馬弗由吧台探出頭來,提醒一聲:「所有門都關好了嗎?隱形人會繞著這座建築物徘徊,他跟魔鬼一樣狡詐。」
「天呀!」酒保大叫。「後面還有門! 後院的門!」
酒保衝向酒吧後面。
隔了半晌,他拿著一把切肉刀回來。「後門真的開了!」
車夫說:「他可能已經潛進來了!」
酒保說:「他不在廚房。廚房裡有兩個女人,我用這把刀對著空氣亂砍過一遍。她們也沒注意到異常的事……」
黑鬍子再度舉起手槍。
就在此時,吧台的擋門突然解鎖,接著吧台休息室的門也遭撞開。眾人聽見馬弗發出野兔般的尖叫聲,便連忙翻越吧台,趕去救他。
砰!
黑鬍子開槍,休息室的更衣鏡當場粉碎。
酒保進入休息室,看見馬弗縮成一團,躺在通往後院和廚房的門前。當眾人遲疑之際,那扇門突然被人拉開,馬弗被拖入了廚房,接著就傳來一陣鍋子摔落的聲響和女人的尖叫聲。馬弗一度想爬回來,但又被強行拖向廚房裡面,門閂發出卡卡的聲音。
休班警推開酒保衝上前面,抓住隱形人的手腕,不料臉部中拳,向後倒落。馬弗乘機拼命掙扎,爬到門後暫避。
接著,車夫抓住了看不見的東西,喊道:「我抓到他了!」酒保也出手抓向看不見的東西,叫道:「在這裡!」
一陣混戰之中,馬弗爬過一眾男人的大腿,順利逃回吧台。廚房中的混戰繼續,隱形人發出暴怒的咆哮聲,車夫被踹了一腳。一會過後,人人都抓空了,現在只是在跟一團空氣搏鬥。
「他跑去那兒了?出去了嗎?」黑鬍子男人問。
「這邊!」休班警跑進院子,隨即停步。
一塊磁磚掠過他的腦側,砸中廚房裡的陶器。
「看我的!」黑鬍子男人大叫,朝磁磚飛來的方向連開五槍——砰!砰!砰!砰!砰!
槍聲消逝後,黑鬍子男人說:
「五發子彈。一定打中。拿油燈來,去找屍體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