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隱形人CH06


    第六章、不速之客

    甘寶醫生一直在書房專心工作,直到聽到外面的槍聲。
    砰、砰、砰、砰、砰!
    一槍緊接一槍。
    「哈囉?」甘寶咬著筆傾聽。「誰在開槍?那些混蛋又想幹嘛?」
    他走到南窗,凝望遠方的街道。
    「山丘下有人聚集,在『歡樂板球員』旅舍的外面。」甘寶怔怔地看了五分鐘,然後回到寫字桌再坐下。
    一小時後,門鈴響了。
    甘寶等女傭去應門,然後等她上樓通報,但她始終沒出現。「怎麼了?」他無法繼續工作,便起身下樓,在樓梯間向女傭問:「是不是有人送信來?」
    「不曉得。有人按了門鈴就跑,先生。」女傭回答。
    甘寶回到書房,繼續工作,直到凌晨兩點才完工。
    當他打完呵欠,便下樓前往廚房找酒喝。路經走廊的時候,他發現樓梯下方的地毯上有塊黑點。當他踏上樓梯,一回想那塊黑點,頓時察覺到異常之處,便立刻回到樓下,再蹲下身來查看。
    那是黏稠的血塊。
    甘寶拿起酒杯,回到樓上,注意有沒有其他血跡。忽然,他在自己房間的門外愕然停步,因為他發現門把上有血跡。
   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,很乾淨。儘管滿腹疑惑,他還是直接走進房間,態度鎮定自若。他的目光一停留在床上,就發現床單上有一大片血跡。而另一側的床單上有壓痕,似乎剛剛有人坐在上面。
    然後,室內出現了低沉的人聲:「天呀!甘寶!」
    甘寶凝視著凌亂的床單。
    真的有人在說話嗎?甘寶左顧右盼,沒看出其他異樣之處。接著,洗手臺附近出現了腳步聲。就算受過高等教育,迷信仍是人的本能。一股詭異的感覺湧上心頭,他關上房門,放下酒杯,就進去看看。
    甘寶突然嚇了一跳。
    就在他與洗手臺之間的空中,竟飄著一團染血的繃帶!
    聲音在呼喚他的名字:「甘寶!」
    「呃!」甘寶目瞪口呆。
    那聲音又說:「不用緊張。我是隱形人。」
    甘寶一時之間沉默起來,只是盯著眼前的繃帶。「隱形人……我還以為是騙人的。你包著繃帶嗎?」
    「對。」隱形人說。
    「不可能!應該只是鬼把戲!」甘寶說著,突然上前朝繃帶伸手,卻碰到了隱形的手指。
    甘寶連忙縮手,嚇得面無血色。
    「別緊張,甘寶,求求你大發慈悲,我迫切需要幫助……」隱形人伸手抓住甘寶的手臂。
    甘寶心中浮現想要逃跑的慾望,可是纏著繃帶的手抓著他的肩膀,把他推倒在床上。甘寶張口欲叫,隱形人撩起床單塞到他嘴裡。甘寶繼續奮力掙扎,拳打腳踢。
    隱形人在甘寶耳邊低吼:「講理一點,好嗎?你快要激怒我了!躺好別動,笨蛋!」
    甘寶掙扎片刻,終於安靜下來。
    「你敢叫的話,我就打爛你的臉。」隱形人說完放開手。「我是隱形人。我需要你的幫忙。我不想傷害你,但如果你不聽話,我就非傷害你不可。甘寶,你不記得我嗎?我是格里芬,你在倫敦大學學院的舊同學。」
    「讓我起來。讓我靜一靜。」
    甘寶坐起身來,揉了揉脖子。
    「我是大學學院的格里芬。我把自己變隱形了,我本來是普通人,一個你認識的人……」
    「格里芬?」甘寶問。
    「格里芬。」那個聲音回答:「比你年輕的學弟,皮膚非常白的白化症患者,六呎高,常常滿眼通紅,曾贏得化學獎章。」
    「我思緒有點亂。這跟格里芬有甚麼關係?」甘寶問。
    「我就是格里芬。」
    甘寶想了一想,又問:「甚麼魔法把你變成隱形人?」
    「不是魔法。是科學,合情合理的科學……」
    「太可怕了!」甘寶說。
    「是很可怕沒錯。我受傷了,又累又痛……甘寶,你是好人。請給我食物和飲水,讓我待在這裡。」
    甘寶看著繃帶在房間裡飄移,拉著一張椅子回到床邊。一陣吱吱作響之後,椅墊下陷了一吋。甘寶揉了揉眼睛,露出一個有點蠢的笑容。「至少比鬧鬼合理。」
    「謝天謝地,你開始講理了!」隱形人說。
    「或者是變傻了。」甘寶說。
    「給我來點威士忌。我只剩半條命。」
    「感覺不像呢。你在哪裡?我起來會撞到你嗎?噢,在這裡!好。威士忌?我要放在甚麼位置?」
    椅子吱吱作響,甘寶手中的酒杯被人拿走。酒杯凌空漂浮,甘寶看了,忍不住說:「肯定是催眠。你向我暗示說你隱形了。」
    「胡說。」
    「太瘋狂了。」
    「聽我說。我很餓……對沒穿衣服的人而言,晚上實在很冷。我需要衣服和食物。」隱形人說。
    「沒問題。這是我這輩子遇過最瘋狂的事。」
    甘寶下樓去拿食物,又幫他弄來一件暗紅色的睡袍。
    隱形人開始狼吞虎嚥。「我闖入你家包紮傷口,實在是我近期最走運的事!我今晚打算在你這裡過夜。原來我的血塊一凝固就會現形。我改變的只有活體組織……」
    「你是怎麼辦到的?」甘寶非常好奇。「從實招來。整件事從頭到尾都不合理。」
    「其實很合理。非常合理。」隱形人說。
    甘寶看著空蕩蕩的睡袍抓起酒瓶喝酒,又問:「之前我聽到了槍聲。誰開的槍?怎麼回事?」
    「有個笨蛋,我的助手……該死的!他偷走我的錢。」
    「他也是隱形人嗎?」
    「不是。」
    「然後呢?」
    「可以再給我多拿點吃的嗎?我又餓又痛,而你要我現在交代事發經過?」
    甘寶起身。「不是你開的槍?」
    「不是。」這位不速之客回答:「一個我沒見過的蠢蛋亂開槍。他們都被嚇倒了。他們全都怕我。該死的!甘寶,我要吃東西。」
    甘寶再去廚房搜刮食物。隱形人吃完之後,一邊抽雪茄,一邊講出一堆讚美甘寶的廢話。
    「你是怎麼隱形的?」甘寶心急知道真相。
    隱形人不耐煩地說:「看在老天的份上,讓我安安靜靜抽個煙好嗎?抽完煙,我再告訴你。」
    但那天晚上他始終沒說出真相。隱形人的手腕越來越痛,他發燒了,疲憊不堪,開始胡言亂語,氣呼呼地說起馬弗的事。
    甘寶只好靠自己努力拼湊真相。
    隱形人說了一遍又遍:「馬弗怕我,我看得出來。他怕我,他本來就想出賣我!我真是太蠢了!我早該殺了他的!」
    「那些錢是哪裡來的?」甘寶問得相當突然。
    隱形人沉默片刻,才說:「我已經三天沒睡覺了。我得先補眠。」
    「好吧……我借我的房間給你。就是這個房間。」
    「可是我怎麼睡得著?如果我睡了,馬弗就會逃掉!」
    「你的槍傷怎麼樣?」甘寶突然又問。
    「不礙事。皮肉傷。噢,天呀!我好想睡覺!」
    「為甚麼不睡?」
    隱形人緩緩說道:「因為我不想被逮捕。」
    甘寶吃了一驚。
    「我真蠢!」隱形人拍了桌子一下。「我把這個想法放進你的腦袋裡了。」

    隱形人睡著後,甘寶開始琢磨整件事情。他拿起當天的早報,閱讀〈伊平鎮奇聞怪事〉的報導。
    「繃帶人!喬裝!遮遮掩飾!隱形人的悲劇……他到底做了甚麼蠢事?」
    甘寶丟下這份早報,接著拿起另一份報紙。
    「就看看有沒有真相。」甘寶攤開報紙,標題呈現眼前:〈薩塞克斯郡整座小鎮陷入恐慌!〉
    「天呀!」甘寶專注閱讀發生在伊平鎮的事件。他唸了出來:「在街上胡亂揍人、警員昏迷不醒、哈斯特先生身受重傷——詭異景象難以言喻。教區牧師受辱、女人擔驚受怕、窗戶全破……」
    甘寶丟下報紙,目光痴呆。
    當他再讀一次報導,便萌生一個疑問:「但是那個流浪漢是甚麼時候出現的?隱形人為甚麼要追殺流浪漢?」
    結論即隨在他的腦海浮現:「他不但隱形,還是個瘋子!有殺人傾向!」
    黎明時分,甘寶依然在餐廳踱步,消化這個難以置信的事實。
    傭人睡眼惺忪地出現。
    甘寶吩咐傭人在書房準備兩人份的早餐,然後待在一樓和地下室,盡量不要上樓。接著他繼續在餐廳踱步,直到早報送來為止。
    報上提到昨天發生的事件。
    甘寶透過這篇報導,推測「歡樂板球員」事件的始末,還看到了馬弗的全名。馬弗對記者說:「他強制我跟在他身邊二十四個小時。」不過沒提到隱形人和他之間的關係,也沒有提到關於那些錢的事。
    甘寶派傭人出門,去把所有早報都買一份回來。
    他心亂如麻:「根據報紙的描述,他會在盛怒之下發狂!他可能會幹出很多可怕的事!而他竟然就在我家裡睡覺!我該怎麼辦?」
    甘寶走向角落的小書桌,寫了封信,塞入信封,收信人的名字是「艾戴上校」。
    這時候,甘寶聽見了樓上臥室的腳步聲,知道是隱形人醒來了。接著由樓上傳來了砸椅子的聲音,似乎連洗手臺也砸爛了。
    甘寶快步上樓,大力敲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