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CH09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877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九章、獵殺隱形人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艾戴上校跟甘寶醫生商量之後,決定放出消息,要鎮上的居民緊閉門戶,鎖好財物和食物,不要讓隱形人有地方休息或進食。
警局加派人手,派出獵犬,四下搜捕隱形人,甚至在道路上灑碎玻璃。當天早上,隱形人還只是鄉野傳奇,到了下午,所有人都在搜捕他。可惜,隱形人實在善於躲藏,警察完全找不到他的行蹤。
當天有兩宗報案,分別是傷人案和謀殺案。
有個小孩被舉高摔下,斷了腳踝。
另外有人在樹林裡發現了老人的屍體,死者叫威克斯德先生,他是一位和藹可親的管家。當他要回家的時候,有人用鐵棍襲擊他,將他的腦袋砸成肉醬,簡直就是令人髮指的犯罪。
這件謀殺案正好證明了甘寶醫生的說法:「他是人性泯滅的瘋子!他暴怒之下,一定會殺人的!」
第二天,甘寶醫生收到一封怪信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我不懂你們跟我作對有甚麼好處。
你們獵殺我一整天,連晚上都不讓我休息。但我還是吃到了東西,也睡了一覺。
遊戲才剛開始,我別無選擇,只能散布恐懼。
今天就是恐懼時代的第一天!這裡不再屬於英女王管治,告訴那些警察和其他人——這裡現在歸我管了。我是恐懼的化身!今天就是新紀元第一年的第一天——隱形人紀元——我乃隱形人一世。
我的統治方法很簡單。第一天,我就會殺一儆百,對付一名叫甘寶的男人。今天就是他的死期。他可以把自己鎖起來、躲起來、找人保護他、甚至穿上盔甲——但死亡,看不見的死亡,終將降臨在他身上。
盡量採取預防的措施吧!
讓我的子民大開眼界——今天甘寶必死無疑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甘寶緩緩起身,丟下午餐,直奔書房。
他搖鈴叫來管家,要他緊閉全屋所有門窗。他親自關閉書房的百葉窗,從臥房的抽屜取出一把左輪手槍,放入外套口袋。
接著,甘寶寫了幾封短信,其中一封是給艾戴上校的信。甘寶要女傭出門送信,然後才回去吃涼掉的午餐。
「我們會抓到他的!」他打定了主意。「我要用自己當誘餌。他一定會上當的。」
窗口傳來敲擊聲,害他嚇了一大跳。
「我太緊張了。」甘寶自我安慰。他僵住了五分鐘,才走近窗口調查。「哦!只是麻雀。」
沒多久,前門有人按鈴,甘寶連忙下樓,來者是艾戴上校。他在門外說:「甘寶,你的傭人被襲擊了。」
「甚麼?」甘寶驚呼。
「你的信被搶走了。隱形人應該就在附近。快讓我進去。」
甘寶解開門鏈,艾戴鑽入小小的門縫。
艾戴進屋,鬆了口氣,才說:「信突然從她手上被搶走,把她給嚇壞了。她現在在警局,變得歇斯底里。對了,你給我的信寫了甚麼?」
甘寶罵自己:「我真笨!早該猜到。他已經來了!」
「怎麼了?」艾戴問。
甘寶拿出隱形人寫的恐嚇信。
艾戴讀完,吹了一下口哨,接著說:「那你……」
「我提議設陷阱,來引他上當。我真是蠢斃了!居然讓我的女傭把我的計畫送到他的手中。」
「他會暫避風頭吧?」艾戴說。
「他不會。」甘寶說。
突然,樓上傳來玻璃的破碎聲!
艾戴瞥了一眼,看到甘寶的口袋裡有手槍。
「樓上的窗戶!」甘寶一邊說,一邊帶頭上樓。半路上,他們又聽到第二下打碎玻璃的聲響。當他們抵達書房時,已經有兩、三扇窗戶碎開,半個房間布滿碎玻璃,寫字桌上有塊被丟進來的大石頭。
兩人站在門口,觀察房內的動靜。
「這是甚麼意思?」艾戴問。
「開戰的意思。」甘寶說。
突然,樓下傳來木板的撞擊聲!
「可惡!」甘寶向艾戴說:「他打算打破所有窗戶。但這樣做很不智,地上灑滿玻璃碎的話,他會弄破自己的腳。」
艾戴說:「給我一根棍子之類的武器,讓我趕回局裡,帶獵犬來。十分鐘就夠了……」
又破了一扇窗。
「你有多一把手槍嗎?」艾戴問。
甘寶伸手摸了摸口袋,然後搖了搖頭。「沒有……沒有可以給你用的。」
「我會帶槍回來。你在這裡還是很安全的。」艾戴說。
甘寶想了一想,還是把手槍交給艾戴。
砸破窗戶的聲音沒完沒了。甘寶和艾戴來到門口,盡可能小聲開門。
「門一開你就立刻出去。」甘寶說。
下一秒艾戴奪門而出,衝下台階,穿越草坪,轉眼已抵達前院的柵門。
就在此時,一陣清風吹過,彷彿有東西朝他迫近。
——站住!
艾戴當場停步,緊握手槍,緊張地說:「你想怎樣?」
——回屋裡去。
「抱歉,我不會服從你的。」艾戴聲音嘶啞,舔了舔舌頭。人聲發自左前方……他該開槍賭一把嗎?
——你要去哪裡?
艾戴緩緩說道:「干你屁事!」話剛出口,他的脖子就被隱形的手臂扣住,一記膝蓋頂背,令他整個人摔在地上。
「可惡!」艾戴連忙拔槍,胡亂開火,接著嘴巴中拳,槍被搶走。艾戴奮力再起,又再被一拳擊倒。
左輪手槍飄浮半空,槍口對準了艾戴。
——哈哈,我不想浪費子彈殺你。
那是隱形人的大笑聲。
「那你想怎樣?」艾戴坐著問。
——起來。回去屋裡。
艾戴站起。「醫生不會讓我回去。」
——你要試試看。這是你唯一的選擇。
艾戴往回路走。左輪手槍一直跟在他的身後。突然,艾戴轉身奪槍,然後只見槍火一閃。
空氣中出現一縷藍煙。
艾戴向前倒地,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甘寶在二樓目睹開槍的一幕。
天氣炎熱,空氣凝止,世界彷彿停止轉動,只有兩隻蝴蝶在灌木叢中追逐。
而艾戴,躺在大門附近的草坪上。
獵殺正式展開。
前門傳來按鈴和敲門聲,隨即陷入一片死寂。
甘寶靜候片刻,拿起火鉗,下樓去檢查所有窗戶。全部都有上鎖。他再度回到二樓的窗口,瞧見艾戴依然躺在之前的位置,路上有三條身影朝他家走來——他的女傭和兩名警察。
突然間,房子裡迴盪著撞擊和木材碎裂的聲響。
甘寶認出是百葉窗斷折的聲音。他轉動鑰匙,打開廚房的門,看到窗葉向屋內飛來。
窗葉是被斧頭砍下來的。
此刻,那把斧頭繼續在砍窗框和鐵條。甘寶呆呆看著,突然斧頭消失在窗旁,凌空飄起一把左輪手槍。
砰!
甘寶往後閃避。
手槍慢了一步開槍。
門上的碎木頭掠過甘寶的腦袋上方。甘寶關門上鎖,聽見廚房裡傳來格里芬的笑聲。
嚓、嚓!又是斧頭砍窗戶的聲音。
前門的鈴聲響起。肯定是警察到了!甘寶衝過去,開門放三人進來,隨即甩門關上。
「隱形人來了!」甘寶急聲道:「他有手槍,還剩兩發子彈。他殺了艾戴,你們沒在草坪上看到艾戴嗎?」
「我們是從後面繞過來的。」女傭說。
「甚麼聲音?」一名警察問。
「他在廚房。他正在拿斧頭砍窗……」
突然間,隱形人的斧頭砍破了廚房的門。女傭看了廚房一眼,驚得渾身發抖,退入飯廳。甘寶也匆匆拉著兩名警察進入飯廳。
「火鉗!」甘寶跑到壁爐旁,拿起了火鉗。他手上本來就有一把火鉗,現在分別把兩把火鉗交給了兩名警察。
接著,斧頭出現了!
「當心!」一名警察用火鉗架住斧頭,甘寶也閃向一邊。
砰!槍聲響起,但是沒人中槍。另一名警察對準手槍揮出火鉗,手槍當場落地。
女傭失聲尖叫,衝去窗口那邊,大概是想爬窗逃出去。
斧頭低垂移動,距離地面大約兩呎。
眾人聽見隱形人的呼吸聲。
——讓開,你們兩個。我只要甘寶。
「我們要你!」第一個警察快步上前,朝人聲的源頭揮出火鉗。
看來隱形人後退了一步,撞倒了雨傘架。但隱形人趁著警察重心不穩,一斧劈下——幸好警察戴著頭盔,但頭盔也像皺紙一樣凹陷,而受傷的警察滾下了廚房那邊的樓梯。
第二名警察瞄準斧頭後方揮鉗,擊中了柔軟的東西,聽見骨折的聲音。空氣中出現了慘叫聲,斧頭也掉了在地上。警察再度出擊,這一次卻揮空了。他一腳踏住斧頭,繼續揮舞火鉗,接著豎起耳朵傾聽。
警察聽見有人打開飯廳的窗戶,還有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他的夥伴翻身坐起,頭破血流。
「他人呢?」
「不知道。我打中他了。他正站在走廊上某處,除非他溜過你的身邊。甘寶醫生呢?」
沒回應。
「甘寶醫生?」警察再度喊叫。
突然,廚房的台階上傳來赤腳踏地的腳步聲。持著鉗的警察立刻揮鉗,不過沒打中隱形人。他本來提步要追,隨即打消了這個蠢念頭,便先回去飯廳看看。
「甘寶醫生!」他開口,隨即住嘴。
「甘寶醫生是個英雄!他引開了隱形人!」他的夥伴說。
飯廳的窗戶大開,女傭和甘寶都跑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