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CH10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757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十章、死亡的終點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甘寶爬出窗外,跌跌撞撞、躲躲藏藏地往山坡下奔去。女傭分頭走向灌木叢那一邊。附近就是希拉斯先生家的網球場,甘寶闖了進去,再直奔宅邸的門口。
希拉斯先生正站在門口附近,當他一瞧見甘寶逃命的樣子,霎時就猜到發生了甚麼事。
「你不能進來!」希拉斯先生溜回大宅,一邊鎖門一邊說:「我知道隱形人在追你,你不能進來!」
甘寶跑到旁邊的窗戶,敲了敲窗,然後又繞到側門那邊。最後,他衝出閘門,回到山坡的大道,往下山的方向奔跑。希拉斯先生凝望窗外,神情恐懼至極,因為他看見了隱形的腳印踐踏草坪而過。
甘寶沿著山道下山,就跟幾天前自己嘲笑過的那個瘋子一樣狂奔。他臉色發白,滿頭大汗,不過情緒終於恢復冷靜。只要看到粗糙的地面或者碎玻璃,他就會刻意路過,意圖令追著他的赤腳中招。
人生第一次,甘寶發現這條坡道有多遼闊,又有多荒涼,山腳下的小鎮竟是這麼的遙遠。全世界最緩慢、最痛苦的移動方式就是跑步。沿途的郊區豪宅全都上閂上鎖——這是他本人下達的命令。
城鎮就在眼前,遠遠望見街上的人頭攢動。一輛馬兒拖著的街車剛剛抵達山腳,街車後方就是警察局。
甘寶加快速度做最後衝刺。
身後傳來的是腳步聲嗎?
街上的人都在盯著他看,有兩個人也跟著開始逃跑。
甘寶的喉嚨開始感到劇痛。街車十分接近了,「歡樂板球員」旅舍那邊傳出上閂的聲響。街車後方有人在挖路施工,甘寶曾考慮跳上街車,但還是決定直接衝向警察局。
他繞過了旅舍門口,來到街尾,四周都是人。街車馬夫被他逃命的模樣嚇了一跳,道路旁的挖土工人都抬頭看著他。
甘寶正欲放慢腳步,隨即聽見隱形人的腳步聲,於是再度往前衝。
「隱形人來了!」甘寶對挖土工人大叫,跳入了工地,讓幾名壯漢擋在他和隱形人之間。他放棄衝向警察局,轉向一條側街,衝過蔬菜水果推車,再奔向一條小巷。
兩、三個小孩正在巷內玩耍,受驚之下哇哇大叫。甘寶再度回到大街,現在距離街車的終點只剩三百碼。
在一片人聲喧嘩之中,甘寶沿著大街望向山丘那邊。
十碼外,有個高大的挖土工人,一邊破口大罵,一邊舉起鏟子亂揮,而他身後跟著摩拳擦掌的街車馬夫。
接著,有個男人衝出店門,手持棍棒過來。「散開!散開!」有人大叫。甘寶突然發現情況逆轉,現在換成大家來追捕隱形人了。甘寶停下腳步,氣喘吁吁,向著四周大叫:「隱形人在我附近!」
話未說完,甘寶已被摑了一記耳光。
甘寶連忙轉身,企圖面對隱形的敵人。
他差點摔倒,對空揮拳。接著他下巴又中一拳,摔了一跤。一個膝蓋壓住了他的胸口,兩隻手掌掐住他的喉嚨。他用力抓住隱形的手腕,聽見對方的慘叫聲,接著挖土工人的鏟子揮向他頭上的空間,狠狠擊中某樣看不見的東西。
甘寶感覺有液體噴到臉上。掐他喉嚨的手掌突然鬆開。甘寶見機翻身而起,抓住了隱形人的手肘。
「我壓住他了!」甘寶大叫:「幫我!幫我!抓住他!他在地上。壓他的腿!」
一群人撲上去就是一陣拳打腳踢。
接著隱形人奮力掙扎,推開兩個毆打他的人。甘寶像是獵犬般緊緊抓住不放,另外還有十幾個拳頭往隱形人身上招呼。街車馬夫捉住隱形人的脖子和肩膀,將他往後拖曳。
所有人似乎都壓到隱形人的身上,連踢帶踹。「饒命!饒命!」隱形人哽咽大叫。
「後退!」甘寶用力推開眾人。「他受傷了,退開!」
眾人讓開一段距離,圍成一圈,看著甘寶把隱形的手臂壓在地上,而在他身後也有個警察抓著隱形的腳踝。
「你可別放手。」高大的挖土工人說,手裡握著血淋淋的鏟子。「他在裝死。」
「不是裝死。我會壓住他。」甘寶醫生慢慢抬起了膝蓋。他自己也受傷了,臉頰瘀青,嘴唇流血。
甘寶鬆開一手,摸了摸隱形人的臉。
「他的嘴邊都是濕的。老天!」
甘寶突然起身,然後跪在隱形人的身旁。
圍觀的人潮越來越多,不少人都開門出來,「歡樂板球員」旅舍的大門也打開了,就是沒幾個人開口說話。
甘寶伸手摸索。「他沒呼吸……我也摸不出心跳。他……呃!」
一個老女人突然大叫:「瞧!」
大家隨著她手指的方向凝望,只見血管和骨骼憑空出現,首先是手掌的輪廓現形,而那是一隻癱垂不動的手掌。
從手掌腳掌沿著肢體往身體中央,奇特的改變持續發生。那感覺好像毒素緩緩擴散,剛開始是白色的神經,形成迷霧般的肢體輪廓,接著出現明亮透明的骨頭、複雜的血管……最後是肉和皮膚。沒多久,大家就看到死者凹陷的胸口和肩膀,還有血肉模糊的五官。
甘寶站起身來,地上是一具年約三十歲的男子屍體。他的頭髮和額頭都是白色的,不是因為年紀的關係,而是因為白化症。他臨終時緊握著拳頭,睜大雙眼,神情既憤怒又驚愕。
「蓋住他的臉!」有人嚷道:「拜託吧,蓋住那張臉!」
有人從「歡樂板球員」的旅舍拿出床單,蓋住了死者,並將他抬進了旅舍,擺了在昏暗的破床上。在一群既無知又興奮的群眾之中,遭受背叛和無人同情的格里芬先生——史上第一個把自己變隱形的人,也是有史以來最具天賦的物理學家——結束了他詭異又多災多難的學術生涯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於是,隱形人的邪惡實驗結束了。
如果想知道更多細節,你就要前往斯托港的小旅舍去問老闆。
那間旅舍掛著無字的招牌,招牌上只畫了一頂帽子和一雙靴子。店名就是這個故事的標題——隱形人。
老闆身材矮胖,頭髮硬挺,臉上有些紅斑。只要你喝得夠多,他就會鉅細靡遺告訴你當時發生的事。
如果你想打斷他源源不絕的回憶,只要問他故事裡的三本研究筆記就好了。他承認筆記確實存在,但聲稱不在他那裡。
「我逃跑的時候,隱形人就把筆記搶回去了。甚麼筆記在我的手上,這是甘寶先生散播的謠言!」
這個老闆是個單身漢,但不再是流浪漢。
每當夜深人靜,他就會進入酒吧的休息室,放下一杯酒,先鎖門再檢查百葉窗,再蹲下看一看桌底有沒有人。接著,他就會打開櫥櫃的鎖,拿出一個盒子,取出藏在裡面的三本棕皮筆記本。
書皮都很陳舊,帶有水藻般的綠色污痕——因為它們真的曾被塞在溝渠裡,不少內頁都被污水泡過。
老闆會坐上椅子,慢慢將煙草填滿煙斗,心滿意足地看著那三本筆記。然後,他會掀開其中一本,反覆翻動內頁。
「可惡,寫的東西都像密語一樣。真可惡呀!天才就是天才。」
他放鬆身子往後一仰,在吞雲吐霧中看著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。
「充滿秘密……等我破解這些秘密……天呀!我絕不會做出跟他一樣的壞事。我會……嘿嘿嘿!」
他吸了一口煙。
是個美夢。他一輩子都在做這個美夢。儘管甘寶醫生不斷來向他套話,全世界只有老闆自己知道這個秘密,只有他擁有藏著隱形技術的秘密筆記。而這些秘密只會陪著他一同埋葬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3s”]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en-GB-Wavenet-D”] The End.[/speaker-voic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