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2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二章、馬利的鬼魂

    在常去的小酒館,史顧己愁著臉吃了頓晚餐,看完整份報紙,拿出銀行對賬單來看看,消磨剩下的時間,然後回家睡覺。
    他住的地方原屬他死去的夥伴。
    幾間陰森森的小房間,位於天井裡的低矮建築內,感覺像是小時候鑽進一群房子裡玩捉迷藏,然後因為不小心迷路而逗留的地方。
    如今那幢房子老舊陰森,只有史顧己住在裡面,其他房間都變成了辦公室。天井裡相當陰暗,就連熟門熟路的史顧己都得摸著牆探路。漆黑的門口瀰漫霧和霜,彷彿天氣精靈就坐在門檻上陰鬱沉思。
    門環除了特別大,再無任何特殊之處。
    史顧己每天早晚都會看到它。除了下午跟人說起馬利過世七年,他也很少會想起馬利。但不知道為何,當史顧己把鑰匙插入鎖孔,他竟把門環看成馬利的臉。
    馬利的臉。
    ——他的表情並不猙獰,也不像動怒,就跟往常一樣瞪著史顧己,透過蒼白的額頭下面的眼鏡。
    ——他的頭髮蓬鬆翹起,彷彿受到熱風吹拂。儘管他的雙眼圓睜,眼珠卻毫無動靜,加上慘白的臉色,看起來格外恐怖。
    史顧己定睛一看,馬利的臉再度變回門環。
    「是錯覺嗎?」
    史顧己嚇壞了。
    他愣了一下之後,便轉開門鎖,進門,點燃蠟燭。
    史顧己關門前有停頓片刻,小心翼翼地觀察門後,彷彿準備要被突然冒出的馬利嚇一跳。
    但門後甚麼都沒有。
    「呸!呸!」他一邊說話,一邊用力關門。
    關門聲猶如雷鳴在房子裡迴盪。
    樓上所有房間,樓下酒舖裡的所有酒桶,彷彿都分別產生回音。史顧己不是會被回音嚇到的人。他閂好門,走過走廊,顧好燭火,緩緩上樓,完全不在乎屋內有多漆黑。
    漆黑代表省錢,史顧己喜歡漆黑。
    在回去主臥室之前,他特別巡過一遍,確保一切正常。剛剛門上那張臉令他提心吊膽。
    起居室、臥室、儲物室……全都沒有異樣。
    沒人躲在桌下、沙發下、床下、衣櫥裡,沒人穿他掛在牆上的睡袍。
    史顧己感到釋懷之後,便關門上鎖,取下領帶,換上睡袍、睡帽和拖鞋,坐在火爐前喝粥。
    火很小。
    他必須坐得很近才能取暖。
    火爐很老舊,表面砌以荷蘭瓷磚,磚面上繪有聖經故事的圖畫,例如亞伯和該隱、法老的女兒、希巴女王等……但此刻史顧己怎麼看都只看到馬利的臉,過世七年的馬利,彷彿透過逐塊瓷磚來拼湊出他整張面孔。
    「騙鬼啊!」史顧己大喊。
    他在房裡繞了幾圈,然後再度坐下。他仰起頭,剛好看到一個掛在房內許久沒用的鈴鐺,驚訝地發現鈴鐺的拉繩在搖晃。

    鈴鐺一開始微微晃動,沒發出甚麼聲音,但很快就鈴聲大作,屋裡其他的鈴鐺隨即一同共鳴。
    鈴鐺可能只響了一分鐘,但感覺彷彿是一小時。所有鈴鐺同時安靜下來。接著地板傳來噹啷噹啷的響聲,彷彿有人拖著沈重的鎖鏈,穿過樓下酒舖的地窖。
    鐺啷、鐺啷……
    鎖鏈拖行的聲音越來越大,沿著樓梯直上,直逼他的房間門口。
    「騙鬼的!」史顧己說:「我不相信!」
    他臉色發白,看著對方穿越沉甸甸的房門,來到他的面前。
    黯淡的火光突然竄高,彷彿伴奏尖叫:「馬利的鬼魂來了!」
    同一張臉,一模一樣。
    馬利,紮著辮子,穿著他的老背心、褲子和靴子。那條在地板拖行的鎖鏈扣在他的腰上。鎖鏈很長,像條尾巴般垂在身後,串成鎖鏈的東西有鐵錢箱、鑰匙、鎖、賬簿、屋契及錢包。
    馬利的身體是透明的!
    史顧己的目光穿過他的西裝背心,看見外衣背面的兩顆鈕扣。
    「夠了!」史顧己說,一如往常尖酸刻薄。「你想幹甚麼?」
    「想幹很多事!」毫無疑問是馬利的聲音。
    「你是誰?」
    「我活著的時候是你的生意拍檔,雅各‧馬利。」
    「你能坐下嗎?」史顧己神色懷疑地問。
    「可以。」
    「那就坐下。」
    馬利的鬼魂在火爐的另一側坐下,彷彿十分習慣。
    「你不相信我是真的鬼魂?」馬利說。
    「不信。」史顧己說。
    「為甚麼?」
    「我不知道。」史顧己說。
    「你為甚麼懷疑自己的眼睛?」
    史顧己說:「因為一點小事就能影響視覺。例如……肚子有點痛也會產生幻覺。我看見你,只是因為消化不良的牛肉、芥末、乳酪、沒煮熟的馬鈴薯……我今晚吃壞肚子了!」
    史顧己瞎扯這番話,只是為了令自己分心,壓抑恐懼感,因為鬼魂的嗓音令他心裡發毛。
    「你看到這根牙籤嗎?」史顧己問。
    「有。」馬利的鬼魂說。
    史顧己說:「我只要吞著這根牙籤,就可以刺痛自己,用痛楚令我蘇醒……騙鬼的,一切都是騙鬼的!」
    馬利發出恐怖的叫聲,胡亂甩動身上綁住的鎖鏈,嚇得史顧己抓緊他的椅子,深怕自己摔到地上昏倒。
    接著,馬利解開頭上的繃帶,下顎當場掉到胸口。
    史顧己跪倒在地,伸手摀臉。
    「饒了我吧!可怕的鬼魂,你為何折磨我?」
    「你現在相信我了嗎?」
    「信!」史顧己說:「當然信!但……你為何找上我?」
    馬利回答:「所有人都有靈性,在靈性驅使之下走入人群,四處漫游與人產生聯繫。如果在世時遠離人群,死後就會受罰。嗚,我好後悔啊!在我可以分享時我沒有分享,在世時我明明可以給別人帶來幸福,我卻拒絕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!」
    馬利再度吼叫,甩動手鏈。
    「你……身上的鎖鏈是甚麼回事?」史顧己顫抖地問。
    「這是我生前為自己打造的鎖鏈,代表我的罪惡,一環扣著一環,一碼接著一碼。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。你覺得鎖鏈串著的東西很奇怪嗎?」
    史顧己抖得更厲害了。
    馬利繼續說:「你也有一條類似的鎖鏈,纏在你的身上……你想知道自己那條鎖鏈的重量和長度嗎?七年前的聖誕夜,你的鎖鏈就跟我的一樣沉重。七年過去了,你的鎖鏈變得更長了……重得要命的一條鎖鏈!」
    史顧己瞟一瞟自己後面,還以為可以看見長長的鐵鏈,結果甚麼都看不見。
    「馬利!」他哀求:「我的老朋友馬利,求求你告訴我該怎麼辦!安慰我,好不好!」
    「我無法安慰你啊!那是天堂的事,史顧己。我也不能對你吐露太多,只能再透露一點點。我不能休息,不能停留,不能閒遊浪蕩……我的靈魂最遠只能飄到我們的公司。在世時,我的心靈都沒離開過那個狹窄的兌幣口,結果在我死後就有一段苦旅等著我去走!」
    史顧己垂著頭說:「馬利,你揹著這麼重的鎖鏈,走得一定很慢……」
    馬利重複最後兩個字:「很慢!」
    「死了七年……你都一直在遊蕩?」史顧己又問。
    「嗯。從早到晚,沒有休息、沒有安寧……深受悔恨折磨。」
    「你有辦法走快一點嗎?」史顧己問。
    「我也想乘風而飛。」馬利說。
    「像你這樣周遊列國也不錯呀!」史顧己亂開玩笑。
    聽到這番話,馬利再度慘叫,在死寂的夜裡甩動鎖鏈。「噢!身不由己,束手無策!不管我有多少悔恨,都無法彌補在世時浪費的生命!我就是這樣!嗚!我虛度人生!」
    「馬利,但你始終是個很棒的生意人。」史顧己結結巴巴地說,開始反思自己的處境。
    「生意人!」馬利舞手喊道:「眾生才是我的事業!憐憫、慈悲、寬容、行善才是我該去做的生意。反而那些真金白銀的往來,只不過是人生茫茫事業中的滄海一粟!」
    馬利舉起鎖鏈,彷彿是他感嘆的泉源。
    「一年之中,特別是聖誕節令我最難受。為甚麼我從前走在人群中,從來不肯抬頭看人,不肯看看引導智者前往陋屋的指路星辰?難道沒有窮人家的燈火指引我去幫助他們嗎?你給我仔細聽清楚!我快沒時間了!」
    「我在聽!」史顧己應話。
    「你為甚麼能看見我這個形態,我沒辦法告訴你。說起來,我已經坐在你旁邊好幾天了,但你直到今晚才看得見我。」
    史顧己抖個不停,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。
    馬利繼續說:「我是來警告你的。你還有機會和希望,逃過跟我一樣的命運。」
    史顧己說:「你果然是我的好友。謝謝你!」
    馬利說:「今晚,會有三個聖誕精靈來拜訪你。」
    史顧己的臉色幾乎跟鬼一樣難看。
    「馬利,那就是你所說的機會和希望嗎?」他語音顫抖。
    「沒錯。」
    「我——我不想再看到任何魂體。」史顧己說。
    「如果他們沒來,你就會重蹈我的覆轍!明天凌晨一點的鐘聲一響,第一個精靈就會現身。」
    「他們不能全部一起來嗎?」史顧己說。
    馬利充耳不聞,繼續說:
    「第二個精靈會在隔天晚上出現,時間也是凌晨一點。當明晚鐘響十二下,第三個精靈就會出現。好了,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。為了你自己著想,牢牢記住我講的話!」
    說罷,馬利拿起桌上的繃帶,慢慢纏回頭上。
    史顧己戰戰兢兢地睜開眼,看著來自異界的訪客。
    馬利將鎖鏈繞上手臂,然後開始朝窗口後退。他每退一步,窗戶就往上開一點,等到他抵達窗邊時,窗戶已經全開。
    史顧己跟著上前,還是不敢望出窗外。因為窗外傳來吵雜的聲響,呻吟聲之中摻雜了悲痛與悔恨之情。
    馬利傾聽了片刻,然後加入外面的送葬曲,飄入陰森漆黑的夜空。
    出於好奇,史顧己忍不住望出窗外——
    滿空竟然都是幽靈!
    眾多幽靈飛快來回飄動,發出痛苦的呻吟聲,而這些幽靈的身上都纏著馬利那種鎖鏈。好幾個幽靈被鎖鍊綁成一塊,受到了束縛,沒有一個是自由身。
    咦!有些幽靈居然是史顧己認識的人。
    例如那個穿白外套的老幽靈,那傢伙的腳踝上鎖著一個巨大的保險箱,正在悽聲呼喊:「嗚、我應該幫助一個撫養嬰兒的可憐女人……」顯而易見,這些飄靈都在為生前做過的錯事而懊惱,他們都曾經見死不救,如今已經無力補救。
    最後,不知是精靈化為迷霧,還是迷霧籠罩了它們,史顧己看不出來,總之忽然間所有幽靈和喊聲同時消失。
    夜晚恢復正常,就像他走路回家時瞧見的模樣。
    史顧己關上窗,走去檢查馬利的鬼魂曾穿過的房門。
    門上的兩道鎖都是鎖著的。
    史顧己想說:「騙鬼的!」但他說不出口。
    夜深了……
    經歷了恐怖的事,他疲憊不堪,直接上床,倒頭就睡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