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3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三章、過去的聖誕精靈

    THE FIRST OF THE THREE SPIRITS

    史顧己睡醒時,附近教堂的鐘聲敲了十二下。
    十二下!
    即是十二點鐘的意思!
    他上床時明明已經過了凌晨兩點。
    「不可能!我不可能睡了一整天。難道是太陽出了問題,現在已經是中午十二點?」
    史顧己翻身下床,摸黑走到窗邊。他用衣袖擦去白霜,才能看見窗外的景色,不過也看得不太清楚。
    外面濃霧瀰漫,異常寒冷,街上沒有人到處亂跑,空空如也。倘若太陽真的不見了的話,世界肯定會有騷亂。但四周一片安寧,史顧己鬆了一大口氣,心想:「如果沒有白晝算日子,我以天數計算的賬就收不回來了!」
    一定是鐘樓有故障,亂敲十二下!
    史顧己又回到床上,輾轉難眠。馬利的鬼魂歷歷在目,每當他說服自己那一切都是夢境,馬利的臉彷彿就會再度出現,讓思緒像彈簧般彈回原點:「到底是我在做夢嗎?還是……」
    鐘樓的鐘聲每隔十五分鐘,就會響鐘報時一次。
    史顧己醒來之後,鐘聲響了三遍,即是說已經到了十二時三刻。他突然想起馬利說過「凌晨一點會有精靈來訪」,於是他決定先等到一時正才睡。
    好漫長的一刻鐘啊!
    有好幾次,史顧己差點就睡著了,誤以為自己錯過了鐘響,但最後鐘聲還是傳入他的耳中。
    叮、噹!
    史顧己一副獲勝的模樣。
    「一點了。甚麼都沒發生!」
    就在鐘聲完全消逝的一瞬間,房間突然變亮,床四周掛著的簾子「被拉開」。
    是的!床簾是「被拉開」的!
    被一隻手拉開!
    史顧己赫然起身,怔怔地看著床邊的靈異訪客。
    對方外型奇特——長得像小孩,同時又像老人,與史顧己之間彷彿隔著一層奇妙的靈氣,令這位訪客看來像縮小了一樣。
    這就是馬利所說的第一個精靈!
    精靈的頭髮是白色的,但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皺紋,皮膚充滿光澤。他身穿純色的長衣,腰間繫了條亮晶晶的腰帶,手裡握著嫩綠色的冬青樹枝。
    最奇特的是精靈的頭頂竟會綻放亮光,照亮他本人的身影!而他的腋下夾著一柄像帽子的熄燈器,似乎可以用來蓋住頭頂上的亮光。
    精靈的腰帶隨時都會變換發光的位置,導致他的身體忽明忽暗,有時是獨臂顯形,有時是獨腳顯形,有時有身體沒頭,有時有頭沒身體。
    「你是我朋友提過會來找我的精靈嗎?」史顧己問。
    「正是!」精靈的聲音很輕柔,彷彿發自遠方。
    「你是誰?」史顧己問。
    「我是『過去的聖誕精靈』。」
    「過去?誰的過去?」史顧己打量著他矮小的身形。
    「你的過去。」精靈回答。
    史顧己覺得精靈的頭頂太炫目了,便請求道:
    「麻煩你……可以戴上帽子嗎?」
    「甚麼!」精靈大聲驚呼:「你這麼快就想我頭頂的光芒熄滅嗎?這道光芒代表你想逃避的過去!就因為你們這種人都不願面對,我才要常常被迫戴上帽子!」
    史顧己連忙解釋:「不,我並沒有冒犯的意思……我根本就不知道為甚麼會害你戴上帽子……所以你為甚麼要來找我呢?」
    「為了你好!」精靈說。
    史顧己心想:「哼!為了我好的話,就不要打擾我睡覺嘛。」
    精靈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,立刻催促道:「又或者這麼說,我來訪是為了要改造你。來吧!跟我走吧!」
    精靈伸出小手抓往史顧己的手臂,竟然大力得可以扯得他飛起。
    哇!
    史顧己說不出半個藉口,就要遠離溫暖的被窩,驚魂未定之際,立刻抓緊了精靈的長袍,跟著他一起飄出了窗外。

    史顧己在半空中望向下方,心臟跳得很快。
    「天哪!我是血肉之軀,摔下去一定沒命。」
    精靈將手掌貼上他的心口,說道:「我摸你的這一下會有法力,保證你不會墜落。」
    正如精靈所說,史顧己現在不僅可以飄浮半空,還可以穿牆過壁。就這樣,他跟著精靈前進,四周的景物飛快掠過之後,忽然就降落在一條寬敞的鄉村大路,兩側都是一望無際的田野。
    這裡不是史顧己居住的城市。
    黑暗和濃霧亦隨之而去,眨眼間變成了白晝,現在天色晴朗,冬日的陽光映照著地上的積雪。
    「老天!」史顧己說著左顧右盼。他想起來了,忍不住驚呼:「我是在這裡長大的!這是我小時候的地方。」
    精靈投來溫柔的目光。
    史顧己聞到數千個氣味飄在空中,每個都連結著上千個早已遺忘的思緒、希望、喜悅及關懷。
    「你嘴唇在發抖。你的臉頰上是甚麼?」精靈說。
    史顧己喃喃回答:「只是痘子啦……」他擦了擦臉之後,隨即央求精靈帶他前往目的地。
    「你記得路嗎?」精靈問。
    「當然記得!就算閉著眼,我也記得怎麼走。」史顧己興奮地說。
    「但這裡多年以來,你都沒想起這裡的事,真是太奇怪了!」精靈一邊盯著他,一邊說:「我們走吧!」
    他們沿著路走,史顧己認出每一道柵門、每一根木樁、每一棟樹……接著遠方出現一座小鎮,還有橋、教堂、蜿蜒的河道。幾匹小馬朝史顧己緩跑而來,馬背上坐著的男孩,都大聲向著農夫小貨車上的男孩打招呼。每一個孩子都興高采烈,遼闊的田野充滿歡樂的氣氛。
    「這些都是過去的幻象。這些人都無法察覺我們的存在。」精靈說。
    難怪這個精靈叫「過去的聖誕精靈」,原來就是帶史顧己回到過去的聖誕節。
    當那夥男孩接近身邊,史顧己發現認識他們所有人。為甚麼見到他們會這麼開心?為何他會眼前一亮、心跳加速?為甚麼彼此互道聖誕快樂的時候,他也會覺得高興?
    史顧己在心裡問自己:「聖誕節不是跟我沒關係的嗎?討厭的聖誕節!聖誕節根本沒給我帶來任何好事!」
    「學校裡還有人。」精靈說:「有個孩子孤零零的留在學校。」
    「我知道……」
    回答的時候,史顧己哭了。
    他們離開大道,踏上小徑,沒多久來到一座紅磚蓋成的大樓。大樓很大,但年久失修,窗門都壞了,牆壁甚至長出青苔。
    不久,史顧己和精靈穿越走廊,來到大樓的後門。門後是間長方形的簡陋課室,擺著一排一排平平無奇的桌椅。
    有個男孩獨自在裡面看書——那就是小時候的史顧己!
    老了的史顧己坐在一張板凳上,默默為這個已遺忘的自己哭泣。
    精靈碰了碰史顧己的手臂,指向那個正在專心讀書的小男孩。
    突然之間,窗外出現一個身穿異國服裝的男人。這個男人腰掛斧頭,還牽著一頭背負木柴的驢子。
    「哇,他是阿里巴巴!」
    史顧己開心喊道。
    「真的是親愛的阿里巴巴!沒錯,我想起來了!有一年聖誕節,小時候的我獨個兒留在學校裡,他就像這樣第一次出現!還有瓦倫丁和他的弟弟歐森,他們都來了!咦!還有那傢伙,我忘了他的名字,只記得有人趁他睡覺,將他丟到了城門,而他當時只穿著一條內褲!哈哈!」
    史顧己的情緒高漲,講話時又哭又笑,假如城裡的客戶看見他這副模樣,必然感到相當的意外。
    「我想起我的鸚鵡!」史顧己大叫:「綠身體、黃尾巴、頭上好像頂著生菜的鸚鵡!我就像可憐的魯賓遜,鸚鵡在他從荒島返家時問他:『可憐的魯賓遜,你去哪裡了?』魯賓遜以為自己在做夢,沒想到是真的!」
    接著,史顧己語氣一變,對從前的自己說:「可憐的孩子!」情不自禁又哭了。
    「但願我……」史顧己喃喃說道,用袖口擦乾了眼淚,然後雙手塞入口袋,左顧右盼。「唉!可惜為時已晚。」
    「怎麼了?」精靈問。
    「沒甚麼……只是昨晚有個男孩在公司外面報佳音,早知道我就給他打賞一下……就這樣。」
    精靈別有深意地微笑,揮揮手說:「我們去看看別的聖誕節吧!」

    眼前的情景有所變化,昔日的史顧己突然長大,課室也變得更為陰暗、骯髒……還有更為破爛。
    木板皺縮,窗戶龜裂,天花板甚至落下泥灰,露出內層的板條。史顧己知道這確實是發生在過去的景象,在這一年的聖誕節,當所有同學通通回家過節的時候,「他」又獨自一人留在學校。
    這回「他」沒在看書,而是垂頭喪氣地走來走去。
    史顧己望向精靈,搖了搖頭,似乎想起了傷心事,只欲奪門而出。
    門開了,有個小女孩走進來,摟著「他」的脖子,不停親吻他,親暱地叫道:「親愛的哥哥!」
    她就是史顧己的親妹妹。
    女孩一邊拍手,一邊說:「哥哥,我是來接你回家的!我們一起回家吧!」
    「回家,小芳?」課室裡的男孩問。
    「對!我們回家,之後可以住在家裡,不用再在學校寄宿。父親變得好溫柔,家裡就像天堂一樣!有天晚上,我上床睡覺,他好聲好氣過來聊天,我就鼓起勇氣問他:『哥哥可不可以回來?』他的答案是可以!所以今天他就叫我搭馬車來接你回去。」
    「我真的可以回家?」男孩難以置信地問。
    女孩眉開眼笑地說:「真的!你再也不用寄宿!就讓我們共度這個聖誕節,享受世上最快樂的時光!哥哥,你長大了很多,變成個男人了!」
    「妳也是『女人』了,小芳!」男孩嘻嘻笑道。
    她拍手大笑,踮高腳尖擁抱哥哥,然後拖著哥哥出門。
    走廊上有個難聽的聲音叫道:「把史顧己少爺的箱子搬下來!」
    忽然間校長現身,露出嚴厲的神色,一邊瞪著史顧己,一邊跟他握手。史顧己微微嚇了一跳,他跟妹妹向校長道別,便跟著馬車夫出去。
    車轔轔,馬蕭蕭,馬車往回家的方向奔馳,車輪滾過樹葉上的積雪。
    精靈對史顧己說:「你的妹妹弱不禁風,但她真的很善良。」
    「一點也沒錯!」史顧己大聲回答。
    「她成年後不久就去世的……她留下一個孩子。」精靈感慨地說。
    「一個孩子……」史顧己若有所思。
    「沒錯!就是你的外甥!」
    史顧己心神恍惚,隨口回應:「對……」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