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4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四章、昔日的未婚妻

    四周景象又再轉變,瞬間來到熱鬧的大城市。
    商家的櫥窗都是聖誕期間的擺飾。
    時間是傍晚,街道燈火通明。
    精靈停在一間商店的門口,向史顧己問:「你認得這家店嗎?」
    「認得!我在這裡當過學徒!」史顧己回答。
    這又是某一年的聖誕節……
    史顧己這樣想的時候,已跟著精靈進門。店裡有個戴著假髮帽的老紳士,他正坐在一張特別高的辦公桌後面。史顧己興奮大叫:「是老費茲維格!老天保佑,費茲維格復活啦!」
    老費茲維格放下筆,抬頭看了看鐘,時針正指著七點。他搓了搓手,笑瞇瞇道:「唷嗬!小子們!」
    一眾學徒夥伴一起過去,當中有剛成年的史顧己。
    「迪克啊!」史顧己對精靈說:「他在這裡。我以前跟迪克很要好的。迪克!」
    費茲維格當眾宣布:「唷嗬,小子們!今晚工作結束。聖誕節,平安夜,派對時間!小伙子,快清場吧!動作要快!」
    關上店門之後,在費茲維格的監督下,他們不消一會就整理好場地。所有能搬動的東西都移走,全都收拾得乾乾淨淨。
    掃地!拖地!添油點燈!
    店內的倉庫竟然變成一個溫暖而明亮的舞池。
    跟著,小提琴手帶著樂譜進來,站在辦公桌上開始演奏。
    跟著,費茲維格太太呵呵大笑走進來。
    跟著,她的三個女兒容光煥發地進來。
    後面跟著六個追求她們的年輕人。
    所有員工都進來了。家裡的女傭和她的麵包師表哥也來了,廚師和她弟弟的牛奶商朋友都來了。一個接著一個,賓客陸續到場,有的害羞,有的外向,有的優雅,有的尷尬……大家推推拉拉,總之賓朋滿座,佳餚美酒一應俱全。
    眾人唱唱跳跳,吃吃喝喝,享受歡樂的時光。
    最厲害的是費茲維格先生,他牽起妻子的手帶頭跳舞,一圈又一圈靈巧換步,舞技更勝在場的其他舞者,贏得無數熱烈的掌聲。
    十一點的鐘聲響起,舞會落幕。
    費茲維格夫婦來到門口,左右站定,歡送所有來賓,一邊握手,一邊送上祝福:「聖誕快樂!」
    歡樂的喧囂時光結束,學徒回到他們位於舖後的寢室。
    史顧己目睹剛剛的舞會,簡直如痴如醉,心神都沉浸在舞會之中,彷彿與從前的自己融為一體。他悠然神往,享受每分每秒,直到目光離開寢室裡那兩個小伙子的笑容,他才發現精靈正在全神貫注看著自己。
    「生活中的小恩小惠,已經讓這些傻小子千恩萬謝。」精靈說。
    「小恩小惠!」史顧己重複一遍。
    寢室裡的兩個小伙子,一個是迪克,一個是年輕的史顧己,兩人都在衷心讚美費茲維格先生。
    精靈向史顧己示了示意,才繼續說:「難道不是小恩小惠嗎?這位老闆才花了幾個臭錢,可能只是三、四英鎊,就換來員工感激不盡的讚美。你不覺得太便宜了他嗎?」
    「重點不是錢!」
    史顧己激動起來,竟然反璞歸真,反駁精靈的話:「錢不是重點!費茲維格爺爺有能力決定我們的喜樂,可以對我們刻薄,也可以厚待我們。他的一言一語,他的一笑一罵,都足以影響別人,這些生命中溫暖的小事,都無法用金錢來衡量,他給我們的歡樂是無價的!」
    史顧己與精靈四目交投,驀然就住口了。
    「怎麼了?」精靈問。
    「沒甚麼……」史顧己欲言又止。
    「我覺得你有甚麼心事,對不對?」精靈追問。
    「不、不……我只是想起我的員工巴伯,我好像對他太刻薄了……」
    寢室的油燈熄滅了,四周開始變暗。
    史顧己和精靈來到了店舖的外頭。
    「我時間所剩無幾。快!」精靈急聲催促。

    景物再次改變,史顧己又看到昔日的自己。
    這個自己比較年長,處於人生的巔峰期。他臉上還沒出現晚年的皺紋,卻已透露出憂患和貪婪的跡象。他眼中浮現渴望、貪心、煩躁的意味,顯然已經變得利慾薰心,財富就像樑木般遮蔽了這雙眼睛。
    在這個史顧己的身旁,坐著一個身穿喪服的年輕淑女。女人的眼中淚珠滾滾,淚光與聖誕精靈頭頂上的光芒交相輝映。
    「無關痛癢……」她輕聲道:「對你來說,當然無關痛癢。將會有另一個小姐來取代我的位置,如果她可以代替我安慰你,我不會有任何怨言。」
    「甚麼小姐要取代妳了?」他問。
    「千金小姐。比起我,你更愛錢吧?」
    「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的!世上沒有事比貧窮更加痛苦,世上沒有事比求財更加天經地義!」
    「你太害怕這個世界。」女人淡淡地說:「你滿腦子都變得唯利是圖。你人生的目標只剩下錢。我眼睜睜看著你高尚的情操一一消失,最後只剩下求財的慾望。錢、錢、錢……我沒看錯你吧?」
    「那又怎樣?」他反駁:「就算我變成比較精明世故,那又怎樣?貝兒,我對妳還是沒變心。」
    貝兒搖了搖頭。
    「我有變嗎?」他又問。
    「我們的婚約是之前定的。當年我們都很窮,卻知足常樂,直到我們慢慢累積財富,生活改善之後,你卻變了。你沒變心,但你整個人變了,你已經不是我熟識的那個男人。」
    「我只是曾經年輕。」他不耐煩地說。
    「你自己最清楚你已經變質了。但我還是從前的我。你跟我只能共貧窮,不能共富貴……我們不再是一條心了。我不想說我有多常出現這種想法,總之我已經受夠了,不如就由我來放過你吧?」
    「我有說過要拋棄妳嗎?」
    「你從未說出口。」
    「那妳怎麼知道?」
    「你的性格變了,你的人生態度和目標都變了。讓我的愛在你的眼中變得一文不值。」貝兒的目光是溫柔的,語氣卻十分強硬。「假如我們之間沒有婚約,你還會追求我嗎?哼,你不會的!」
    儘管不服氣,這個史顧己似乎無法辯解。但他還是嘗試挽留她,說道:「這不是妳內心真正的想法。」
    「我好希望我不是這麼想的。天曉得當我認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,我就知道一切已經無法回頭。如果你我之間沒有婚約,明天的你是自由身,你還會選擇一個沒有嫁妝的女人嗎?你這麼貪錢,你會嫌棄我的。我不想你後悔選了我,所以我想解除婚約。我是真心為了你好,因為我曾愛過你。」
    他欲言又止,但她別過了臉。她又說:「回憶或許會令你感到痛苦。長痛不如短痛,然後你就會慶幸沒選擇我,因為我不是你的發財夢。願你有稱心如願的人生,祝你幸福!」
    貝兒離開了他,就此分手。
    精靈旁邊的史顧己大喊:「夠了!我不想看!帶我回家吧!你是將快樂建築在我的痛苦之上嗎?」
    「再看一段回憶吧!」精靈大聲回答。
    「不要!」史顧己吼道:「饒了我吧!不要再給我看了!」
    但精靈沒有大發慈悲,反而抓住他的雙臂,強迫他去看接下來的幻景。

    史顧己和精靈出現在另一個場景。
    一個不大的房間,不算雅觀,卻瀰漫著溫馨的氣息。
    冬日的火爐旁,有一位美麗的母親,坐在女兒的對面。是她,是他心裡的她,此刻已為人妻。房間裡很嘈吵,因為小孩多到數不清。那對母女卻毫不在乎,倒是笑得樂不可支,女兒沒多久就加入玩耍的行列,跟其他小孩打打鬧鬧。
    有人敲門了。
    是父親帶著聖誕禮物回家。
    所有小孩蜂擁而上,開始爭奪禮物。他們嘻嘻哈哈,熱鬧了一個晚上,最後終於被趕出客廳,上樓睡覺。
    史顧己目不轉睛地看著這一幕,一家之主在妻子和女兒身旁坐下,女兒親暱地依偎著他。史顧己開始熱淚盈眶,不由得想:「本來我當年跟她結婚的話,這個可愛的孩子就會叫我爸爸……我的晚年也不會那麼孤苦……」
    「貝兒!」男人微笑轉頭看著妻子。「今天下午,我遇上妳一個老朋友。」
    「誰?」
    「妳猜猜看!」
    「哪猜得到?嘖,不會吧?」她跟他一起大笑。「史顧己先生?」
    「正是史顧己先生。我路過他辦公室的窗口,看到裡面只點了一根蠟燭,光線黯淡到幾乎看不見他。我聽說他的合夥人馬利快要過世,只剩下他獨自坐在辦公室。我相信,他的世界只剩他一個人。」
    史顧己聲音顫抖,向精靈討饒:
    「帶我離開這裡!」
    「我說過,這些都是重現過去的幻景。事實就是事實,你要怪我也沒用。」
    「帶我離開!我快受不了!」
    史顧己望向精靈,發現精靈的臉上呈現一張張人臉,都是曾經在這幾段回憶中出現過的人物。
    「饒了我!帶我回去!不要再作弄我了!」史顧己與精靈扭作一團。
    突然,精靈頭上的光芒大作,似乎有股影響史顧己思緒的力量。
    對了!這道光芒代表想逃避的過去!就是這道光芒投影出這一片幻象!
    於是,史顧己靈機一動,立刻搶走那頂像帽子的熄燈器,一把蓋到精靈的頭上。儘管史顧己使盡吃奶的力氣往下壓,帽子還是掩蔽不了那道強光,只是令洪水般的光線改變角度照向地面。
    史顧己感到筋疲力竭,難以抗拒的睡意襲來。
    當他回過神來,竟然回到自己的臥室。
    他手上抓住的,只是自己的睡帽。最後他又扯了帽子一下,隨即鬆開手掌,滾向床鋪,沉入夢鄉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