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7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七章、未來的聖誕精靈

    THE LAST OF THE SPIRITS

    精靈無聲無息地接近,慢慢來到史顧己的面前。
    史顧己不由自主屈膝下跪,因為精靈穿透空氣而來,在半空散發著陰暗和詭秘的氣息。
    精靈身穿漆黑的長袍,遮蔽他的頭顱、面孔、身體,除了手掌之外,沒有露出其他部位。史顧己覺得精靈有股威嚴的氣勢,就像個死神一樣,神秘的存在感令人恐懼不安。
    「請問你是『未來的聖誕精靈』嗎?」史顧己開口。
    精靈沒有回答,伸手指向前方。
    史顧己繼續問:「你會為我展現尚未發生、但肯定會發生的景象……精靈先生,是這樣嗎?」
    長袍的頂部晃了一晃,彷彿是精靈在微微點頭,同意史顧己的說法,這個動作也是唯一的回應。
    儘管已經習慣與精靈共處,史顧己還是雙腿發軟。這個像啞巴一樣的精靈令他深感畏懼,忽然走不動了。
    精靈停了下來,給他時間恢復。
    但史顧己越來越害怕。
    「未來的精靈!你是我至今遇上最可怕的精靈。既然你的來意是為了我著想,而我又想要改過自新,我願意接受你的陪伴,懷抱感恩的心隨你而去。你還是不肯跟我說話嗎?」
    精靈沒有回答。他伸手指向前方。
    「給我指引!求求你給我指引!夜深了,時間寶貴,我知道了。精靈先生,請帶路吧!」
    精靈來也匆匆,去去匆匆,史顧己踏在長袍的影子上面,影子倏地捲起了他,帶著他前往另一片空間。


    這裡是市中心。
    商人忙進忙出,不時看錶,交頭接耳,口袋裡的硬幣叮噹作響,就像史顧己司空見慣的景象。
    精靈在幾個商人的身旁停步。
    史顧己上前偷聽他們交談。
    「不!」一個大胖子說:「我不清楚情況,只知道他死了。」
    「甚麼時候死的?」另一人問。
    「應該是昨晚。」
    第三個人一邊聞著鼻煙盒,一邊說話:「發生甚麼事?他怎麼了?我還以為他永遠不會死。」
    「天曉得!」胖子打了個呵欠。
    「他的遺產怎麼處理?」有一張紅臉的紳士問。
    「未有消息。」胖子打了個呵欠,才說下去:「或者留給他唯一的夥伴——公司吧!哈哈,總之他不會留給我。」
    眾人大笑。
    「葬禮應該會草草了事吧?」胖子嘲笑道:「我認識的人都不會參加。我們要不要去?」
    「如果有提供午餐,我不介意跑一趟。」紅臉的紳士說。
    又是一陣大笑。
    胖子摸了摸雙下巴,接著說:「好吧!我是最不想去的人。因為我一不戴黑手套,二不吃午餐。但如果有人要去,我也願意跟去。現在想一想,搞不好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,因為我們每次碰面都會停下來聊兩句。哈哈,掰掰!」
    眾人一哄而散,混到別的人堆裡去。
    史顧己認識這些人,轉首望向精靈,尋求解釋。
    精靈只是飄往另一條街道,伸手指向兩個人。史顧己再度上前,心想或許可以在兩人的身上得到答案。
    這兩個人也是史顧己認識的人。兩人都是生意人,很有錢,也有權勢。史顧己努力跟他們維持良好的關係——為了生意,純粹為了生意。
    「你好嗎?」一人說。
    「你好嗎?」另一人說。
    「很好!魔鬼帶走了老傢伙,是不是?」
    「我是這麼聽說的。今天天氣很冷,是不是?」
    「聖誕期間就是這樣。我看你不喜歡溜冰吧?」
    「不喜歡。我有別的事要忙。早安,掰掰!」
    這就聊完了。他們閒聊一下就分開。
    史顧己不了解精靈為甚麼要他偷聽瑣碎的閒話,但他很肯定當中隱含了甚麼深意,於是開始費心苦思。
    到底是誰死了?不可能是馬利,因為他早就死翹翹了,這個精靈呈現的是未來的幻象。
    史顧己想來想去,都想不到是哪個認識的人死了,才會得到這些尖酸刻薄的評價。嗯,沒關係吧!不管他們談論的死者是誰,史顧己都肯定會從中獲得啟發。他決定要牢牢記住所見所聞,說不定解開謎團之後,就可以影響自己的未來。
    「對了,未來的我呢?」
    史顧己到處找尋自己,來到自己經常出沒的角落,那裡卻站著別人,未來的自己並不在場。不過,他並不意外,原因也許只是自己老了,重過新生之後,生活習慣也會有所改變。


    跟著精靈,史顧己離開熱鬧的街道,來到城內一個偏僻的角落。
    這是史顧己陌生的地方,街道骯髒狹窄,店面和住家破破爛爛,醉醺醺的行人衣衫不整,長相也格外醜陋。
    這是甚麼鬼地方?小巷和拱道,就像糞坑一樣臭呀!簡直就是臭味、塵土和嘔吐物合成的街道,整區瀰漫著犯罪、污穢、苦難的氣息。
    在這惡名昭彰的街區,有間破爛的雜貨店,販售廢鐵、破布、器皿、大骨、帶肥油的內臟之類的東西。店裡主要堆滿各式廢鐵,例如生鏽的鑰匙、釘子、鎖鏈、鉸鍊、銼刀、天秤和砝碼等等。
    亂七八糟的破布和腐臭的肥油下,彷彿埋藏著沒人想知道的秘密。一個年近七十的老流氓坐在這堆商品中間,挨近碳爐,單靠髒兮兮的門簾抵擋屋外的寒風。
    老流氓悠然自得,正在享受他的煙斗。
    史顧己和精靈來到老人面前,與此同時,有個拿著一大包東西的女人竄進店裡。這女人的前腳才進屋,另一個抱著東西的女人也跑進來,身後跟著一個黑衣男子。
    眾人面面相覷,隨即哈哈大笑。
    「你們別跟我爭啦,清潔女工優先!」第一個進來的女人率先站出。「洗衣女工第二,殯儀業者第三。瞧,老喬,我們一起看看好東西吧!」
    老喬自嘴裡取下煙斗。「進會客室!等我關上店門。」
    所謂的會客室,只不過是門簾後的空間。老喬翻動碳爐,用煙斗調整油燈的燈光,然後把煙斗塞回嘴裡。
    剛剛說話的女人放下包住贓物的大包,大剌剌地坐上板凳,手肘交叉頂著膝蓋,得意洋洋地看著另外兩人。她對著那個洗衣女工說:「迪拜太太,有甚麼好稀奇的?做人當然首先要為自己著想。就跟那個守財奴一樣。」
    「一點也沒錯。他是極品。」迪拜太太點頭。
    「女人,既然妳這麼想,那就別擔驚受怕站得遠遠的!我們不會亂說出去,對吧?」老喬說。
    「當然不會!」迪拜太太跟老喬同聲同氣。
    「非常好!」當清潔工的女人大聲說:「家裡少了這點東西,誰會吃虧?死者會在乎嗎?嘿、嘿!」
    「確實不會。」迪拜太太笑道。
    「如果那個守財奴想留住遺產,為甚麼不當個正常人?如果他有成家,臨死前就會有人照顧他,而不是孤零零地躺在病榻,嚥下最後一口氣。」
    「真是有道理。他自作自受。」迪拜太太說。
    當清潔工的女人又說:「打開這捆東西,老喬,幫我估估價。大家心照吧!我不介意第一個下手,也不怕別人發現。我們在這裡碰面,就是因為我們都在做同一樣的勾當。但這不算犯罪。老喬,快幫我估價!」
    室內還有那個當殯儀業者的黑衣男人,他不讓女人佔便宜,於是搶先攤開自己帶來的贓物。東西不多,只是一兩枚印章、一個鉛筆盒、兩枚袖釦,外加一個不太值錢的胸針。
    老喬一一檢視,把每樣物品的估價都寫在牆上,然後結算總金額。
    「就是這個數目。殺了我也不能更多。下一個是誰?」
    迪拜太太上前。床單毛巾、一套衣服、兩支老式銀茶匙、糖鉗、幾雙鞋……老喬把給她的估價寫在牆上。
    「我總是優待女士,難怪我總是虧錢。如果妳敢跟我討價還價,我就再扣半克朗。」老喬說。
    「老喬,現在輪到我了吧!」那個當清潔工的女人大喝。
    老喬解開一連幾個繩結,最後拿出一大捆黑色的東西。
    「這是甚麼玩意兒?床簾?」老喬問。
    「嗯!是床簾!」女人笑得前仆後仰。
    「妳不會是說他屍骨未寒,妳已經把床簾扯下來了吧?」
    「沒錯。有何不可?」
    「妳天生要賺大錢,妳肯定會賺大錢。」老喬讚嘆不已。
    「對他這種人,我絕對不會心軟,也不會客氣。」女人冷冷說道:「小心喔,別把油滴到毯子上。」
    「這堆東西有他的毯子?」老喬又問。
    「不是他還有誰?人都死了,沒毯子蓋著也不會著涼吧?」
    「唉……我希望他不是死於傳染病。咦?這件衣服……」老喬忽然停住動作,抬頭看著那女人。
    「不必擔心。」女人說下去:「就算他有病,我也沒在他身邊待多久。呵,你就算瞪著那件衣服瞪到眼痛,也不會找到任何破口。那是他最好的衣服。要不是我出手,這東西就會被埋沒。」
    「埋沒?這是甚麼意思?」老喬忍不住問。
    「穿在他身上下葬呀!」女人笑著回答:「有人蠢到這麼做了,但我找機會把衣服脫下來了。」
    雖然只是幻象中發生的事,史顧己也聽得心裡發毛。這些人坐在店裡幽暗的燈光下,模樣猙獰噁心,簡直像是一群在發死人財的猥褻惡魔。
    老人拿出錢袋的時候,女人大笑起來。
    「哈哈!這就是他的下場!他在世時神憎鬼厭,只有死了才會為世人帶來一點價值!哈哈哈!」
    「精靈!」史顧己渾身發抖。「我懂了,我懂了。這個可憐的死者就是給我的反面教材。我的人生可能會重蹈他的覆轍。老天呀,發生甚麼事了?」


    原來就在他恐慌之際,場景突然轉換。精靈和他正站在一張床的旁邊——床上有張破爛的被單,蓋著一具屍體。
    房間十分陰暗,令人看不清楚一切,但史顧己東張西望,很想知道他們身處甚麼樣的房間。
    窗外的光線撒落在床上,照亮那個沒人送終、沒人哀悼、沒人在乎的男人,應該就是眾人口中那個孤苦無依的守財奴,而室內值錢的物品已被洗劫一空。
    史顧己怔怔地望著精靈。
    精靈穩穩指向屍體頭顱的位置。
    史顧己有衝動拉開那塊蓋屍布,卻忽然感到有心無力。他心想,如果死者有重生的機會,他會不會當即痛悟前非?還是繼續貪婪、強人所難、心如鐵石做人?哪怕這樣做可以為他帶來財富……
    死者躺在黑暗空蕩的房間裡,沒有男人、女人或小孩在場悼念。門後有貓在搔門,爐石下有老鼠啃咬的聲響。這些動物待在這裡幹甚麼?史顧己不敢多想了。
    史顧己向精靈討饒:「這個地方太可怕了!我就算離開這裡,也不會忘記今次學到的教訓。我們走吧!」
    精靈還是動也不動指著屍體的頭。
    史顧己搖了搖頭。「我懂你的意思。你是要我揭開蓋屍布吧?如果辦得到的話,我一定會做。但我實在不敢啊!我不夠膽。」
    精靈一言不發。
    史顧己語氣悲切地說:「這傢伙太可憐了。如果城裡有任何人為他的死哀悼,請讓我看看他。精靈先生,求求你!」
    精靈一聞言,就像展翅一樣翻開他的黑袍,一瞬間就將史顧己捲走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