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小氣財神-CH08

    《小氣財神》
    第八章、最後的墓碑

    精靈收回黑袍之後,史顧己睜開眼,眼前出現陽光充沛的房間,裡面有一名母親和她的孩子。
    母親似乎在等人,顯得不耐煩。她在房裡踱來踱去,一有動靜就大驚小怪,不時望向窗外,不時又看鐘,沒辦法專心做針線活,偏偏小孩就在房裡吵吵鬧鬧大聲嬉戲。
    叩!
    終於有人敲門了。
    女人連忙跑去開門,門外是愁眉苦臉的丈夫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。他的表情頗為奇特,目光中流露一股喜悅的光芒,但他又為了竭力掩飾而露出羞愧之色。
    「好消息,還是壞消息?」妻子問。
    「壞消息。」丈夫回答。
    「我們完蛋了?」
    「不。還有希望,卡洛琳。」
    「他肯對你網開一面嗎?就是這樣!如果出現這種奇蹟,一切都還有希望。」
    「他沒法網開一面……因為他死了。」丈夫說。
    「耶!太好了!」
    卡洛琳竟然鬆了口氣,對這樣的事感恩。接著,她禱告祈求寬恕:「不對……主啊!求祢寬恕我!我有這樣的反應,實在太慚愧了。」
    「卡洛琳,昨晚我也跟妳提過,那個醉醺醺的女人告訴我,她還不起債,想去求情,那傢伙卻避而不見。還以為他是故意的,沒想到他不光病得重,原來已經快要掛了。」
    「我們的債務會轉到誰的手上?」
    「我不知道。但在有人來討債之前,我們應該要籌夠錢。就算有新的債主,他也不可能比我們的舊債主糟糕。呵呵,我們今晚可以安心睡覺了,卡洛琳!」
    確實,他們都放下心頭大石,屋內溢滿愉快的氣氛。
    連小孩也笑得多麼燦爛啊!
    因為某人之死,為這個家庭帶來了喜悅!
    史顧己搖頭歎息。
    「精靈先生,你是不是弄錯了呢?我想看的是有人為了死者而難過,而不是幸災樂禍。不然,我剛剛在黑暗的房間看見的一切,都會永遠變成我的心理陰影。」
    精靈還是不說話,只是帶著他穿街過巷。
    史顧己一路上都在找尋未來的自己,卻不見任何蹤影。

    最後,史顧己和精靈來到巴伯‧克拉契的家,看到克拉契太太跟幾個孩子圍著爐火而坐。
    安靜。非常安靜。
    愛吵鬧的小孩子全都靜如雕像,抬頭看著哥哥彼得,而彼得正拿著一本書。克拉契太太和她的女兒都在做針線活。
    每個人都安靜得異乎尋常!
    彼得的說話打破了沉默:
    「『他抱起一個孩子,放在眾人之間。』」
    這段經文似曾相識,但史顧己一時想不起來。當他和精靈跨進屋裡之前,孩子應該已經誦經完畢。
    克拉契太太把針線放到桌上,雙手捂住眼睛。
    「這個顏色令我很難受。」她傷感地說。
    顏色?那是黑色。
    原來屋裡的女人在縫製喪服。
    啊!可憐的小提姆!
    「眼睛現在好點了。」克拉契太太對孩子說:「這裡的燭光太昏暗了,所以才令我的眼睛紅紅的……你們爸爸回來時,我可不想讓他看見我的眼睛。他應該快回來了。」
    「早該回來了。」彼得說著,闔上他的書。「但最近這幾晚,他都走得比較慢,媽媽。」
    眾人又安靜下來。
    隔了半晌,克拉契太太終於抖擻精神,用從容的語氣說道:「他以前走得——他以前扛著小提姆都走得很快。」
    「我也是。」彼得說。
    「我也是!」另一個孩子說。他們全都這麼做過。
    「他個子很小……」她繼續拿起針線,說下去:「爸爸特別疼他,所以沒有怨言——從無怨言。你們爸爸到家了!」
    巴伯進門了。
    全家人都迎上前去。兩個小孩爬上巴伯的大腿,一人一邊用小臉跟爸爸廝磨,彷彿在說:「不要一直想,爸爸。不要太難過!」
    巴伯強顏歡笑,用振奮的聲線跟全家人聊天。
    「妳們的手工真快!」巴伯看了看桌上的縫製品,稱讚克拉契太太和女兒。「對了,那邊的工人,他們在禮拜日之前就能完工。」
    「禮拜日!巴伯,你今天去看過了?」他妻子問。
    「對,親愛的。」巴伯回答:「真希望妳有同去。那地方綠意盎然。但妳之後會常去的……我保證禮拜日都會去看他。我的孩子!」
    我的孩子!
    說到這一句,巴伯徹底崩潰,不禁哭喊起來,需要離開一會。
    史顧己跟著他前往樓上的房間,那裡燈火明亮,裝飾得很有聖誕氣氛。那裡也有一張椅子,彷彿不久前還有人坐過,但這個人如今躺在椅子旁邊。可憐的小提姆!傷心欲絕的巴伯坐在椅子上,冷靜片刻之後,便親吻孩子的小臉。
    當巴伯恢復心情之後,便回到了樓下,跟家人一同圍著火爐聊天。
    「我剛剛在街上遇見史顧己先生的外甥,弗瑞德,他真的十分好心,一看到我愁眉苦臉,就對我表達關心。他真是個親切和藹的紳士。他對我說:『我由衷感到惋惜,克拉契先生。請幫我向你那位賢淑的夫人問好。』道別的時候,我才驚訝他怎麼知道我家裡的事……」
    「知道甚麼,親愛的?」克拉契太太插嘴。
    「知道妳是個好老婆。」巴伯開玩笑。
    「這件事全世界都知道!」彼得附和。
    「乖孩子,說得好!」巴伯一喊完,又說:「弗瑞德拿出名片給我,跟我說:『這是我的地址。如果有甚麼我能幫得上忙的,請來找我。』我覺得很感動。重點不在於他是否樂意幫忙,或者談吐得體……重點是他彷彿真的認識我們家的小提姆,對我們的哀傷感同身受。」
    「他真是個大好人!」克拉契太太說。
    「一點也沒錯,親愛的。我覺得他能幫彼得找個好工作。」巴伯說。
    「彼得,你聽到了嗎?」克拉契太太說。
    其中一個女兒插嘴:「到時候彼得就可以成家立室!」
    「去你的!」彼得露齒而笑。
    「有可能。」巴伯接著說:「遲早的事,不過來日方長,親愛的。唉,今次是我們第一次跟親人告別……日後不管我們一家人在甚麼時候分開,我敢說我們都不會忘記小提姆,對吧?」
    「絕對不會!」所有人異口同聲。
    「我知道……」巴伯說:「我知道的,小提姆活在我們的心中,當我們回想起他的堅強與溫柔,我們一家人就不會輕易口角……」
    「不會的,絕對不會!」所有人向著爸爸大喊。
    「我很欣慰。我真的很欣慰!」
    巴伯感動不已,他摟住大家,全家人互相擁吻。彷彿就算小提姆離世,他的靈還是與大家同在!

    不久前在暗房裡看見的死者,難道是小提姆?
    不像呀!史顧己越想越不對勁。
    「精靈先生……」史顧己不得不問:「我有股強烈的感覺,我跟你離別的時刻要到了。請告訴我,之前我們看見那一具屍體,死者到底是誰?」
    未來的聖誕精靈依然像個啞巴,只是領路前往另一個幻景,這一切都令人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。乍看下,這些幻景都沒有一定的時間順序,只不過都是在未來發生的事。
    精靈帶史顧己來到商業區,卻不是要帶他去找未來的自己。
    一路上,精靈行不止息,急著前往目的地。
    史顧己終於受不了,提出停留的要求。
    「等等!我的事務所就在這條巷子裡,地址一直以來沒變。我看到那棟房子了,請讓我去看看我在未來的模樣!」
    精靈停步之際,指向另一個方向。
    史顧己不明所以。
    「我要去這一邊。為甚麼你偏偏要指向那邊?」
    精靈無動於衷。
    不管了!史顧己快步前往事務所,看著外面的玻璃窗,不由得呆了一呆,因為那裡已經不是掛著他的招牌。
    室內的裝潢變得不一樣,坐在椅子上的老闆也不是他。
    精靈來了,還是指向之前指著的方向。
    史顧己跟上精靈,終於來到一道鐵閘大門的入口。
    門後是一大片墓園。
    原來那位可憐的死者已經入土,精靈為了將答案告訴史顧己,所以才帶他來到這裡。
    精靈站在眾多墳墓之間,指向其中一座墳墓。
    史顧己走向那座墳,身子開始微微顫抖。
    「精靈先生,在我接近墳墓之前,先回答我一個問題——眼前的未來是必定會發生,還是有可能會發生?」
    精靈沉默地指著面前的墳。
    「有因必有果,一個人的所作所為會導致某種結局,如果不做任何改變,肯定無法改寫厄運。但如果偏離既定的道路,結局就會改變吧?請告訴我是這樣的!」
    精靈依舊不為所動。
    史顧己慢慢走向墳墓,渾身抖個不停,目光隨著精靈指著的位置,逐一唸出墓碑上的名字——
    艾笨尼傻‧史顧己!
    這是他的全名。
    「那個可憐的死者是我?」史顧己跪倒在地。
    精靈的手指一時轉向他,一時指向墓碑。
    「不要,精靈先生!噢,不要,不要!」
    精靈依然高舉著手指。
    史顧己大呼小叫,緊握住精靈的長袍。「聽我說!我已經是重生的人,不會再變回以前那個我了。如果你覺得我無可救藥,又何必讓我看見這些幻象呢?」
    第一次,精靈的手似乎在顫抖。
    「精靈先生!」史顧己跪倒在精靈的面前。「請告訴我只要痛改前非,就有機會改變你讓我看見的未來!」
    精靈的手越抖越厲害。
    「我會發自內心實踐聖誕精神,一整年都不休息。我會活在過去、現在與將來。三位聖誕精靈的聖靈都會活在我心中。我不會忘記他們給我的教訓。噢,請跟我說,這樣做就可以抹去墓碑上的名字!」
    這時候,史顧己死命握住精靈的手。精靈奮力掙扎,令他握得更緊,最後精靈還是以更強的力度掙脫了。
    史顧己舉起雙掌祈禱,只求可以扭轉命運,瞥眼間精靈的兜帽和長袍漸漸變幻——
    縮小,摺疊,最後變成一根床柱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