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2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二章、維特‧法蘭肯斯坦

    我叫維特‧法蘭肯斯坦,出生在日內瓦,家族世世代代都是議員和高官。
    我父親德高望重,身兼數個公職。母親則是父親好友的女兒。成為丈夫和人父之後,父親辭去了那些職務,專心教育子女。我是家中長子,深受父母寵愛。
    我四歲時,父親那遠嫁意大利的妹妹過世。幾個月後,父親收到妹夫來信,告知他將再娶,要求我父親接手撫養亡妹唯一的女兒,即是當時還是嬰兒的伊莉莎白。
    妹夫在信中寫道:「我希望你能將她視如己出,撫養成人。她母親的財產都已轉入她名下,我將轉交予你保管。請你慎重考慮此事,要麼由你來親自養育你的姪女,要麼讓繼母撫養她。」
    父親毫不遲疑,立刻趕往意大利,接回小伊莉莎白。
    我母親非常喜愛伊莉莎白,打定主意要她成為我未來的妻子。
    從此,伊莉莎白就成為我的玩伴。隨著我們日漸長大,她也變成我的摯友。她活潑開朗,溫柔體貼,十分有主見。她想像力豐富,想法也很實際。她的外表就跟內心一樣美麗。她淡褐色的眼眸散發充滿魅力的溫柔。
    我仰慕她,喜歡跟她在一起。
    她是我見過最高貴優雅不做作的女人。
    我兩個弟弟都比我小很多。有個叫亨利‧克勒瓦的同學跟我特別要好。亨利的父親是個日內瓦商人,也是我父親的好友。他是個天賦異秉的人,我記得他九歲就能寫出童話故事,讓所有朋友愛不釋手。他喜歡騎士精神和冒險傳奇。我們小時候都會表演他改編自故事書的舞台劇,角色包括奧蘭朵、羅賓漢、阿瑪迪斯和聖喬治。
    我童年過得非常快樂。
    父母寵愛我,朋友親切善良。
    父母從不強迫我們讀書,而是透過其他方式賦予學習目標。我們學習拉丁文和英文,都是為了閱讀那些語言的書籍。我們不會因為成績不好而受到責罰,我們喜歡把知識應用在生活上。跟接受正規教育的學生相比,我們或許沒讀那麼多書,也不會那麼多語言,但我們學會的東西都深深烙印在心中。
    我把亨利當成家人,因為他不但是我同學,他還是我家中的常客,經常陪我度過午後時光。
    少了亨利,我的童年就好像少了甚麼一樣。
    改變我人生的是自然哲學。
    十三歲時,我意外發現了一本神秘學的書,著者是阿格里帕,內容是關於魔法的論文。我本來只是隨手翻閱,但很快就被書中的內容吸引。我心中出現全新的光芒,雀躍不已地把我的發現告訴父親。
    父親看了書名一眼,說道:「欸!阿格里帕!親愛的維特,不要時間浪費讀這種垃圾作品。」
    如果我父親願意花時間解釋阿格里帕的理論已經被徹底推翻,世人早已採用遠比古代理論強大的現代科學體系,我肯定會拋棄阿格里帕,擁抱現代的化學理論。如此一來,或許我的思緒列車就不會開往毀滅的旅程。但父親只是不屑一顧,於是我興致勃勃地繼續研究下去。
    我弄來所有阿格里帕的著作,跟著又閱讀其他同類的作品。我以為它們都是無人知曉的瑰寶。我跟伊莉莎白分享此事,但她似乎不感興趣,我只好獨自追求這門學問。
    我懷抱無比熱情,意圖尋找煉金石和長生不老藥。我對後者深深著迷——如果我可以使人類長生不老,我就會成為無上榮耀的學者!
    十四歲時,我目睹一場恐怖的雷暴,四面八方打落震耳欲聾的雷電。
    我好奇又興奮地站在門口觀察這場雷暴。突然間,我看到二十碼外的老橡樹噴出火舌,雷光消失後,老橡樹竟不見了,只剩下焦黑的樹墩。
    第二天早上,我們發現那棵樹被雷打成碎片。我從未見過任何東西被摧毀得如此徹底。
    我立刻追問父親雷電的本質。
    他回答:「電力。」同時解說那種能量所能產生的效果。他製作了電力儀器,實作幾個實驗。他還做了風箏,藉以從雲層裡導引電流。
    這是推翻阿格里帕那些怪論的最後一根稻草。我父親希望我去上自然哲學課,我欣然答應。結果一場意外導致我退學……接著我開始幫我弟弟上課,厄尼斯小我六歲,威廉當時還是嬰兒。
    童年時光,一片美好,家人之間相處融洽。

    十七歲時,父母決定讓我去因哥爾斯塔特念大學。
    臨行前,發生了我生命中的第一場悲劇。
    表妹伊莉莎白得了猩紅熱。幸好病情並不嚴重,很快就康復了。問題在於我母親不顧隔離規定,非要去照顧她不可。最後母親被傳染,奄奄一息,臨終前握住我和伊莉莎白的手。
    「維特……伊莉莎白……」母親說:「我最大的期望就是看到你倆成婚……這樣你們的爸爸也會老懷安慰……伊莉莎白,我摯愛的孩子,妳必須在妳兩個表弟面前取代我的地位。唉!真遺憾我將離開你們……我樂意接受死亡,期待在另一個世界與你們重逢。」
    她平靜死去,神色安詳。
    母親的死讓全家籠罩著悲傷的氣氛。
    伊莉莎白努力接手母親的角色,竭盡所能讓舅舅和表兄弟開心。她安慰我,取悅父親,教弟弟讀書。她將全副心力放在其他人身上,完全不介意犧牲自己。

    我告別家人,前往因哥爾斯塔特,遞交我的引薦函,然後去拜訪幾位主要的教授,包括自然哲學教授克倫普先生。
    他客客氣氣接見我,問了我一些在自然哲學方面的問題。我戰戰兢兢說出我研究過的那些神秘學的學者。
    克倫普先生瞪大雙眼,說道:「你當真?把時間浪費在那些垃圾作品上面?」
    我點頭承認。
    克倫普先生繼續說:「那些人的理論早就被推翻,一無是處。老天呀!你是住在甚麼蠻荒境地?居然沒人告訴你,那些都是上千年前的學問,早就蒙塵腐朽了……法蘭肯斯坦先生,你必須全部從頭學起。」
    他說完寫下一份自然哲學的書單,告知下週他會開始給我上自然哲學課,而另一位華德曼教授則會給我上化學課。
    我其實早就知道,那些作者的知識沒用,但我也不想去看教授推薦的書。我瞧不起現代自然哲學,反而覺得從前的哲學家追求長生不死和力量,儘管徒勞無功,但卻志向可嘉。
    我完全不想去上克倫普教授的課,不過出於好奇和無聊,我去了上華德曼教授的化學課。
    這個教授首先簡述化學史,提起許多在化學界有貢獻的人物。接著他粗略講述化學的現狀,解釋基礎的專有名詞。示範了幾個小實驗,他就現代化學提出結論。
   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當時說的話:
    「化學這門學問的古代導師,承諾不可能的目標,結果甚麼都沒辦到。金屬不會變質,長生不老藥是癡心妄想……但這些古代哲學家真的決心創造奇蹟,他們看透自然的奧秘,將其原理攤在陽光下。他們發現血液循環的原理,還有我們呼吸空氣的本質。他們有自信可以指揮天上的雷電、模仿地震、甚至以神秘世界的陰影嘲弄它……」
    我非常滿意華德曼教授和他的課,於是當晚前去拜訪他。
    私底下,他比課堂上更彬彬有禮,魅力十足。
    當我提到阿格里帕這個人物時,他微微一笑,並沒有露出克倫普那種不屑神情。
    「這些狂熱學者奠定了現代哲學家的研究基礎。他們啟蒙了後世的研究,讓我們為其成果命名。天才的努力,不管偏離真理多遠,最後往往都能造福人群。」
    教授這番話令我拋下了對現代化學的偏見,於是我請他幫我開一份書單。
    瓦德曼教授語重心長地說:
    「我很高興能夠有你這個學生。如果你能認真發展你的潛力,我毫不懷疑你會成功。在自然哲學之中,化學是最有可能取得重大成就的派系,我就是為此專攻化學。」
    他帶我參觀他的實驗室,開出我要求的書單。
    然後,我帶著書回家,結束了這改變我命運的一天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