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1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    第一章、畫中的美男子

    畫室裡瀰漫著濃郁的玫瑰花香,夏日微風吹拂過花園的樹木,花香及灌木的清香從敞開的門吹進來。

    亨利‧瓦頓勛爵這時正躺在沙發上,和平日一樣不停地抽菸。

    在畫室的中央,有一幅和真人一樣大的全身畫像,畫中是一位俊美無比的年輕男子。

    畫像的作者——巴瑟‧霍華就坐在畫像前。

    「巴瑟,這是你有史以來最好的作品了!你一定要把它送去畫廊展覽。」亨利勛爵讚歎不已。

    「我不會把畫送到任何地方去。我哪裡也不送。」巴瑟回答。

    亨利勛爵訝異地望著他。

    「哪裡也不送?為甚麼呀,老兄?」

    「我知道你會笑我,但我真的不能展示這幅畫,畫裡有太多我自己了!」巴瑟回答。

    亨利勛爵笑道:「裡頭有太多你自己?畫裡的人根本不像你!你的臉那麼粗獷,頭髮黑的像煤炭,和這個彷彿用象牙和玫瑰花瓣造成的美少年有何相似之處?你從未提起這位神秘美少年的名字,但他的畫像確實令我著迷,我敢說他不會思考,是個沒大腦的漂亮小伙子。你根本不像他。」

    「你不了解我,亨利。我當然不像他。若真的像他,我恐怕是個悲劇。所有容貌和智慧出眾的人都難逃毀滅的宿命,所以最好還是不要與眾不同。在這個世界,醜陋愚笨的人總是佔上風,他們過著無憂無慮及平靜的生活,他們才不會被他人傷害。你的地位與財富、我的頭腦及藝術才華——還有道林.格雷的美貌……我們都將因神所賜的這一切而痛苦。」

    「道林.格雷?這是畫中美少年的名字?」亨利勛爵問道。

    「對,是他的名字。我本來不想告訴你的。」

    「為甚麼?」

    「我也說不上來。只要是我喜歡的人,我都不會透露他們的名字給別人。我喜歡保密,這樣可以給生活添些神秘感。我想你會覺得我很蠢吧?」

    亨利勛爵笑了笑,掏出懷錶。

    「巴瑟,我該走了。但在我離開前,你一定要回答我一個問題。」

    「甚麼問題?」

    「你為甚麼不將格雷的畫像送出展覽?我要聽真正的原因。」

    「每一幅用心畫出來的畫像,畫的其實不是模特兒,而是藝術家的真象。我不展示這幅畫,是擔心畫像透露出我靈魂的秘密。」

    亨利勛爵笑著問:「甚麼秘密?」

    「兩個月前,我去參加布蘭登夫人的宴會。正當我和打扮浮誇的貴婦及無趣的藝術學會會員聊天,我突然發現有人正在盯著我看。我轉過身,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道林.格雷。我們的眼神一交會,我便啞然失色,我感覺到即將面臨人生的重大危機。我感到害怕,轉身就走。我快步走向門口,卻撞上了布蘭登夫人。她把我拉回宴會,正當她為我引見各種大人物,我才發現眼前就是那位年輕人。於是,我冒昧請布蘭登夫人介紹我們認識。」

    「那麼,布蘭登夫人覺得那位美男子如何?」亨利勛爵問。

    「大概就是……『迷人的小伙子——我不記得他是做甚麼的——喔,對了,他彈鋼琴——還是拉小提琴呢?親愛的格雷先生。』夫人講得很滑稽,我倆忍不住都笑了,也頓時成了朋友。」

    「笑容作為友誼的開端倒是不錯,作為結束更好。」

    亨利勛爵很感興趣,繼續追問:

    「巴瑟,再跟我說說道林.格雷的事吧!你們多久見一次面?」

    「每天。我得每天見他不可。」

    「我還以為除了藝術,你甚麼都不在乎。」

    「現在他就是我全部的藝術。他的氣質給了我一種嶄新的藝術手法,一種新的風格。格雷對我太重要了!遇到他之後,我靈感泉湧的畫作,都是我這一生中最好的作品。」

    「巴瑟,這太神奇了!我一定要見見道林.格雷。」

    巴瑟聞言後,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來回踱步。隔了一會,他才說:「格雷帶給我靈感。在他身上,你可能看不到甚麼,我卻看見了一切。」

    「那又回到老問題……你為甚麼不展示他的畫像?」亨利勛爵問。

    「我說過嘛!因為我不想透漏我的內心,裡頭有太多我自己了。」

    「詩人就不會像你這樣,他們知道熱情對於出版很有利,破碎的心肯定很暢銷。」

    「我討厭他們這點。藝術家應該要創造美麗的事物,而不是加入自己私生活的東西。現在的人好像都把藝術當成是一種自傳的形式,失去了美的抽象意義。因此,世人將不會看到格雷的畫像。」巴瑟叫道。

    「巴瑟,我覺得你錯了。」亨利勛爵搖了搖頭,忽然想到甚麼,便說:「老兄,我想起來了!」

    「想起甚麼?」

    「我想起在哪裡聽過道林.格雷的名字。」

    「在哪裡?」巴瑟皺著眉問。

    「在我姑媽愛嘉莎夫人的家裡。她跟我說過有一個不錯的年輕人,可以到東區幫她忙。他的名字就叫道林.格雷。她說他為人很認真、親切。」

    「亨利,我不希望你們見面。」

    就在這時,管家走了過來,向巴瑟說:「先生,道林.格雷先生來了。」

    「哈!這下你非得替我介紹不可了。」亨利勛爵笑著說。

    巴瑟瞪著亨利勛爵叮囑:「亨利,格雷是我最親密的朋友,你姑媽說的沒錯,你不要帶壞他,不要試圖影響他,我的藝術生涯就靠他了,你給我小心一點。」

    「胡說八道!」亨利勛爵笑道,拉著巴瑟進屋。

    「巴瑟,我已經厭倦當模特兒了,而且我不想要有自己真人大小的畫像。」道林正坐在鋼琴前,背對著門口。當道林看到亨利勛爵,頓時紅著臉,連忙站起來道歉:「對不起!巴瑟,我不知道你有客人。」

    「道林,這是我的朋友,亨利.瓦頓勛爵。」

    在巴瑟介紹之後,亨利向道林伸出手。

    「很榮幸認識你,我姑媽常跟我提起你,你是她最喜愛的人之一。」

    「哦,你姑媽愛嘉莎夫人已將我列入黑名單了。上周二,我答應陪她去白教堂區的俱樂部,我卻忘得一乾二淨,我們本來要表演鋼琴雙人奏。」

    「你沒去應該沒甚麼大不了,反正觀眾會以為她在表演合奏,因為她一彈琴就會產生雙人合奏的效果。」

    「你真壞。」道林笑著說。

    亨利勛爵看著這年輕人,他確實長得很俊美,紅唇、藍眼及金髮……滿臉洋溢著青春熱情以及純潔,好像未受塵世污染一樣。

    巴瑟一邊準備調色,一邊準備畫筆,一臉憂心地說:「亨利,我想在今天完成這幅畫。可以麻煩你離開嗎?」

    亨利勛爵微笑看著道林,問道:「格雷先生,我該走嗎?」

    「不,請你別走。」

    「既然你要我留下,我就留下來。巴瑟,你不會真的在意吧?你常說你喜歡有人跟你的模特兒聊天。」

    「唉,既然道林這麼說,你當然可以留下。好了,道林,站到台上去,不要有太大的動作,也別聽亨利的話,他把所有朋友都帶壞了,除了我之外。」巴瑟說。

    當巴瑟專心畫畫,道林就和亨利勛爵閒聊。過了一會,道林突然喊道:

    「巴瑟,我站累了,我要去花園坐一下。」

    「我陪你一起去花園。」亨利勛爵說。

    「別去太久啊!我想盡快畫完這幅畫,這將會是我的代表作。」巴瑟說。

    出門後,亨利勛爵和道林來到花園。亨利勛爵說:「我們到樹蔭下坐吧!你可別曬傷,曬傷就不美了。」

    「有甚麼關係?」道林笑著說。

    「關係可大呢!格雷先生。」

    「為甚麼?」

    「因為你有最美的青春,青春是要好好珍惜的。」

    「我感覺不到呀,亨利勛爵。」

    「你現在是感覺不到,等你有一天變老、變皺、變醜,你就有感覺了。現在,你有一張美麗無瑕的臉,但青春是短暫的,當你的青春逝去,你的美麗也會隨之消逝。擁有青春時,要懂得珍惜,不要浪費黃金歲月去聽廢話,不要試圖改變無可救藥的失敗者,不要浪費生命在無知且平凡的庸夫身上。盡、情、享、樂!去活出你的美妙人生吧!」

    道林瞪大了眼,深受這番哲理震撼。

    這時,巴瑟忽然出現在畫室門口,招手要他們進去。

    眾人走進畫室,道林又走上台,亨利勛爵則坐著欣賞這位美男子。

    窗外的陽光一直照著道林白皙的肌膚。

    約一刻鐘後,巴瑟擱下畫筆,說道:「完成!」接著他在畫布的左下角,留下紅色字母的簽名。

    哇!道林看著自己的畫像,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美貌,簡直喜不自勝。此時他才領悟亨利勛爵剛剛讚揚青春的意思——的確,有一天他的青春會消逝,他會變得又老又醜。一想到這樣的事,他不由得感到悲痛,全身顫慄起來,雙眼充滿淚水。

    「你不喜歡嗎?」巴瑟緊張地問。

    「他當然喜歡,誰會不喜歡呢?實在畫得太好了,我非買下這幅畫不可。」亨利勛爵搶著說。

    「這幅畫不屬於我,亨利。」

    「那是屬於誰的?」

    「當然是道林的。」巴瑟回答。

    「他真是幸運。」亨利勛爵說。

    道林卻激動地說:「真是太悲慘了!我會變老變醜,唯有這幅畫的青春是永恆的。真希望情況可以相反過來,讓我永遠年輕,讓畫像變老!為此……我願意拿靈魂來做交換,我願意付出一切!要是我發現自己開始變老,我就自殺。」

    巴瑟臉色發白,大叫:「道林!不要說這種話。你該不會是嫉妒一幅畫吧?你可是比畫像更美呀!」

    「凡是不會消逝美麗的東西我都嫉妒,為甚麼這幅畫能留住我會失去的美麗青春呢?你為甚麼要畫這幅畫呢?但願我也能永遠保持現狀……

    道林掩著蒼白的臉哭起來了。

    巴瑟瞪了亨利一眼。

    「亨利,你剛剛是不是對他亂說話了?這都是你的錯!我不會讓這幅畫破壞我和道林的感情,我要毀掉它!」

    巴瑟朝窗戶旁的畫桌走去,取來調色刀,打算將畫布割裂。

    「巴瑟,不要!這是謀殺!」道林反過來阻止。

    「我很高興你終於欣賞我的畫了。」巴瑟說。

    「你誤會了!我很喜歡這幅畫呀!它是我的一部分。」

    「那麼等『你』乾了,我就上漆、裝框,再送『你』回家。之後你想怎麼處置自己都無所謂。」巴瑟住手的同時,也開了個玩笑。

    不過,剛剛道林的話是認真的嗎?巴瑟愈想愈心寒。

    這時傳來敲門聲,管家端著茶走進來。

    「我們今晚去看舞台劇吧!」亨利勛爵說。

    「我不能去,我還有好多事要做。」巴瑟斷然拒絕。

    亨利勛爵自討沒趣,便向道林說:

    「好,格雷先生,就我們倆去。」

    正當道林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巴瑟,這個畫家就皺著眉頭,走近畫像,憂鬱地說:「我要留下來和真實的道林待在一起。」

    「那是真的道林嗎?我本人可是在這裡啊!」道林大喊。

    「是的,一模一樣。至少你看起來像它,但它永遠不會變……」巴瑟嘆息。

    「哼。」道林有點生氣了。

    就這樣,亨利勛爵和道林離開了。

    巴瑟跌坐在沙發上,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似乎預見到眼前的畫像即將帶來的詛咒和不幸……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