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3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第三章、弟弟的警告

    「媽媽,我太開心了!」西碧低聲地說:「聽到我的喜訊,妳一定也很開心吧!」

    「開心……西碧,我只有看妳演戲的時候才開心。妳不該去想演戲以外的事,劇院老闆艾薩克先生一直對我們很好,我們還欠他錢啊!」梵恩太太愁眉苦臉。

    「錢?錢有甚麼關係?愛情比錢更重要。」西碧大聲地說。

    「艾薩克先生給了我們五十磅讓我們還債,還給妳弟弟買了套像樣的衣服。妳絕不能忘記這番恩情,艾撒克先生人很好的。」

    「我不喜歡他對我說話的態度。媽媽,我們已經不需要他了,我要離開他的劇院。『白馬王子』會為我們打理一切。」西碧停了一下,說道:「我愛他。」

    「傻孩子呀!」母親說。

    西碧一想到她的白馬王子,忍不住又笑了。

    「妳還太年輕,不適合談戀愛。何況你根本不瞭解他,你居然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就要嫁給他……我真的很擔心妳,況且妳弟弟就要出航去澳洲,實在有太多事令我心煩……」母親憂心忡忡地說。

    此時,門開了,一個滿頭蓬亂棕髮的年輕男子走進來。

    他是詹姆士.梵恩,身材矮胖,手腳粗大,動作笨拙。梵恩太太看到他便露出微笑,西碧一看到他便上前抱住他。

    詹姆士溫柔地看著姊姊說:「西碧,陪我出去走走吧!我很快就再也看不到這討厭的倫敦了。」

    「別這麼說,等你賺了大錢,你就會回到倫敦,擠身上流社會。」梵恩太太說。

    「上流社會?我一點興趣都沒有。我只想賺錢來讓你和西碧不用再演戲。」

    「喔,詹姆士,你真好!我們去公園吧!」西碧笑著說完,雀躍地跳出房門去更衣。

    詹姆士來回踱步,向母親問道:「我的行李都準備好了嗎?」

    「都準備好了。我祝你在船上的生活一切順利。」

    詹姆士接著問:「聽說有位男士每晚都會到劇院來看西碧,還到後台找她說話,這是真的嗎?」

    「有些事你不明白,做我們這一行的,已經很習慣接受別人的關照。我也收過很多花啊!至於西碧,我還不確定她是否一時衝動墜入情網……」

    「那傢伙叫甚麼名字?」

    「那位男士……我不知道他的真名。他絕對是位正人君子,對我彬彬有禮,而且看起來很有錢……其實西碧跟他訂婚了。」

    「訂婚?媽,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啊!」詹姆士又震驚又生氣。

    「也是的……但他還沒說出真名,我就覺得他是個很浪漫的男人,可能還有貴族背景。這椿婚事對西碧來說是再好不過了,他們會是一對佳人。他俊美的長相也的確令人悅目,連我也不禁多看他幾眼。」

    「唉!總之,請看好西碧,母親。」詹姆士皺著眉說。

    離家遠行在即,詹姆士心中滿是各種擔憂,但最擔憂的還是入世未深的西碧。他認為這個白馬王子可能會玩弄女人,而母親膚淺又貪慕虛榮,令他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,彷彿看見西碧即將走入虎口之中……

    在和西碧散步的路上,詹姆士只是沉著臉聽她說話,沒有回答。

    「詹姆士,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!」西碧喊道:「我在幫你的未來做最完美的規畫耶!說句話吧!」

    大白天之下,詹姆士心不在焉,終於問出口:

    「我聽說妳交了新朋友,他是誰?妳為甚麼沒跟我提過他?我覺得……他對妳未必是認真的。」

    「別說了,詹姆士!你不能說他的壞話,因為他是我的愛人!」

    「他是誰?他叫甚麼名字?我要知道他的事。」

    「他叫白馬王子。當你從澳洲回來,總會見到他的,你會喜歡他。大家都喜歡他,而我……深愛著他。我希望你今晚能來劇院,他也會出現。我要演茱麗葉,你想像一下,墜入愛河的我扮演茱麗葉啊!我的演出一定很棒!」

    「王子?只怕是多情種子!」詹姆士憤怒地說。

    「他是王子!」西碧喊道:「你到底想要我怎麼做?」

    「我只是要妳提防一下。」

    「我見到他就冒出愛意。」

    「西碧,妳已為他神魂顛倒。」

    西碧笑著挽起詹姆士的手,說道:「你應該要為我高興!生命一直對我們倆很苛刻,但現在不同了,你就要前往新世界,而我也找到了我的新世界。」

    「他要是做了對不起妳的事,我一定會殺了他。」

    西碧畏懼地看著詹姆士。他又咬牙切齒說了一次同樣的話,那些話像利刃似的劃空傳開去,周圍的人都盯著他倆。

    「我們回家吧!詹姆士。」她小聲地說,帶著詹姆士穿越人群。

    兩人搭了一輛公共馬車,回到了簡陋的家。此時已是下午五點,西碧在演出前總是要歇睡一會。她和弟弟擁抱道別,但詹姆士一想到姊姊的「未婚夫」,不由得心生恨意。當他走下樓時,眼中含著淚水。

    他的母親——梵恩太太——在樓下等他。兩母子眼神交會,詹姆士便問:「媽,老實告訴我,你和父親有結婚嗎?」

    梵恩太太大大吐了口氣,她知道讓她擔心的時刻終究到來。她決定對兒子坦承回答:「沒有。」

    「那我的父親是個爛男人?」詹姆士怒吼。

    梵恩太太搖頭道:「我知道他已婚,但我們彼此相愛。如果他還活著,他會照顧我們的。請別說他的壞話,他終究是你父親,是個正人君子。」

    「西碧愛上的那傢伙也是個正人君子,不是嗎?」

    母親一時感到屈辱,用顫抖的手擦去淚水,說道:「西碧有母親,我沒有……」

    詹姆士聳然動容,便走去親吻母親。

    「如果提起父親讓妳感到痛苦,我很抱歉。但如果這男人敢做出傷害姊姊的事,我會把他找出來,宰了他,我發誓!」

    之後,詹姆士便趕去搭船。

    梵恩太太站在窗口,向著遠去的兒子揮手道別,對於詹姆士最後的警告,她對西碧隻字不提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