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4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    第四章、未婚妻的表演

    「巴瑟,你聽說了吧?」

    當晚,亨利勛爵在餐桌上向巴瑟問話。

    「亨利,甚麼事?」巴瑟懵裡懵懂。

    「道林‧格雷訂婚了。」

    巴瑟感到晴天霹靂,皺著眉頭說:「不可能!」當他冷靜下來,立刻又問:「跟誰訂婚?」

    「某個女演員。」亨利勛爵回答。

    「以道林的地位和財富,要和女演員結婚實在是太荒謬了!」

    「你要是這樣跟他說,他肯定會娶她。」

    亨利勛爵就像作弄巴瑟一樣,露出曖昧的笑容。

    巴瑟垂頭喪氣地說:「希望她是個好女人……我不希望道林會和腐蝕他天性、摧毁他理智的人在一起。」

    「喔!她豈止好,還很漂亮呢!道林說她很美,他的眼光通常不會出錯。今晚我們就會看到她了。」

    「但你贊成嗎?亨利。」

    「有何不可呢?就算他結婚了,他的性格還是很有趣。雖然我不是婚姻的擁護者,我依然希望道林娶這個女人,死去活來愛她六個月,然後又突然見異思遷。」

    聽見這麼毒舌的話,巴瑟怔怔地瞪著亨利。

    「你不是認真的吧?亨利。」

    亨利勛爵笑著說:「我當然是說真的……噓!我們的當事人來了。」

    道林來到餐桌旁邊,興奮地說:

    「親愛的亨利和巴瑟,你們得恭喜我了!我從來沒這麼開心過!來吧!我們去劇院。等你們見識到西碧的演出,就會驚為天人,你們一定會喜歡她的。」

    當大家站起來穿外套時,巴瑟沒有說話,一臉鬱悶。他無法忍受這門婚事,一種莫名的失落感襲上他心頭——對他來說,道林已不會再像從前一樣了,生活已把他們隔開……但是,他還是會祝福和成全這對新人。

    那晚,破舊的劇院擠滿了人。

    亨利勛爵一邊環顧四周,一邊笑著說:「沒想到道林竟然會在『這種地方』找到自己的真愛!」

    出乎亨利的意料,巴瑟竟然幫西碧說話:

    「別理他,道林。我相信你深愛的女人上場時,她的表演一定會很出色。」

    十五分鐘後,西碧登場了。的確,她確實很漂亮。亨利勛爵心想:「她是我見過最美麗的性感尤物。」

    道林坐著凝視著西碧。她很美,但奇怪的是,她看起來無精打采,唸起台詞矯揉造作,表達的情感也很不真實。雖然她在舞台上依然非常迷人,但演技卻造作得令人難以忍受,而且越演越糟。除了手勢非常可笑外,她說的每句台詞都過分誇張,就像是在生澀地讀稿。

    看著她的表演,道林的臉色逐漸發白,心裡既焦急又茫然。而他的兩位朋友則覺得西碧極不靠譜,都顯得非常失望。甚至連坐在後座和頂層座位那些沒有受過教育的觀眾,都瞧得出西碧演技的拙劣,對她的演出失去了興趣,似乎就只有西碧本人毫無自知之明。

    第二幕結束後,台下噓聲如雷。

    亨利勛爵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披上外套,對道林說:「她確實很漂亮……唔,但她只是個花瓶,根本不會演戲。我們走吧!」

    「我要看完再走。」道林以苦澀的語氣回答。

    「我想她一定是身體不舒服,我們改天再來吧!」巴瑟說。

    「希望她只是身體不舒服,昨晚她明明很出色的,今晚……卻演得很糟糕,我也覺得她毫無感情。」道林難掩失望地說。

    「我們走吧!親愛的道林。別這麼傷心!西碧那麼漂亮,你還奢求甚麼呢?」亨利勛爵的語氣略帶嘲諷。

    「走開,亨利!」道林突然大叫。「我想一個人靜一靜。你們沒看見我心碎了嗎?」

    看著沮喪的道林,巴瑟和亨利勛爵只好離開,丟下這位密友在破舊的劇院。

    舞台劇一結束,道林便衝進後台的更衣室。

    西碧獨自站著,臉上充滿得意的表情,傻乎乎對著道林微笑。

    「道林,我今晚演得糟透了!」她開心地說出這番話。

    「何止糟透了!簡直是慘不忍睹。」道林盯著她說。

    西碧卻笑著說:「道林,你應該懂的。」

    「懂甚麼?」他憤怒地問。

    「為甚麼我今晚會演得這麼糟。」

    道林聳聳肩,說道:「我想妳應該是生病了。病了就不該表演,這樣只會讓自己丟臉,讓我在朋友面前丟臉!」

    但西碧沒有在聽他說話,她已沉浸在幸福的喜悅感之中。她大喊:「道林,一直以來演戲是唯一的事讓我有活著的真實感,但今晚你讓我看清了這無聊演出的空洞、愚蠢和虛假。羅密歐又老又醜,布景粗糙,而且我的台詞假情假意,都不是我想說的話。是你讓我了解愛情是甚麼,我的愛人!我的白馬王子!帶我走吧!我已經厭倦舞台了,戀愛的戲我演不來,因為我真的戀愛了啊!」

    道林跌坐在沙發上,冷冷地說:「妳扼殺了我的愛。」

    西碧走到他身旁,輕撫他的頭髮,但道林卻暴跳如雷,走到門邊大喊:「我愛妳是因為妳有天分和才華,演技出色。如今妳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都沒有啦!妳失去了才華,妳便是一無是處。現在的妳既膚淺又愚蠢……我怎會愛上妳!我真傻!妳只是個有漂亮臉蛋的三流演員。我再也不想看到妳了。」

    西碧嚇得面如土色,顫抖地說:「你不是認真的吧?你在演戲作弄我吧?」

    「演戲?妳來演吧!那是妳拿手的事。」道林不屑地說。

    這時,西碧穿過房間跑向道林,抓著他的手臂,直視著他的眼眸深處。她要傾盡全力來挽留這個愛人——不只這樣,她已當他是未婚夫了。

    「不要碰我!」道林大喊,甩開西碧的手。

    「道林,求求你不要離開我!我沒有辦法承受啊!難道你不能原諒我一次嗎?請你不要離開我!」

    西碧趴在地上痛哭,道林卻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她。女人的哭聲和眼淚只會讓男人惱怒,最後,道林平心靜氣地說:「我要走了。我不想這麼無情,但我無法再見妳,妳令我太失望了。」

    背後是西碧淒然的啜泣聲,道林離開了劇院。

    當晚,在街上徘徊了一會,道林便搭上馬車回家。到家時,他穿過書房,正欲往臥室走去,就在轉動門把的一刻,目光正好落在那幅巴瑟送他的肖像畫上。道林察覺到異樣,不禁大吃一驚,雙腳不由自主走近那幅畫。

    道林仔細瞧瞧畫中的「自己」。

    肖像畫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有點不同,嘴角好像露出了一絲凶象,呈現某種扭曲的線條。道林又嚇了一跳,連忙拿起一面鏡子,細看鏡中的自己……沒有奇怪的紋路在他的嘴邊出現啊!他再看著那幅畫,再與鏡中的自己比較,果然整個表情都變了。他肯定這不是他的幻覺,這件事實在太可怕了!

    道林跌坐在椅子上思考,突然想起那天在巴瑟的畫室中,他所許下的願望——希望自己永遠年輕,由畫像代替他變老。

    難道他的願望成真了?

    不可能啊!

    但這幅畫的表情確實變了,彷彿他的許願成真,讓自己的美永不凋零,一切老醜就轉嫁到畫像之上。

    道林忽然想起了西碧。

    「無情!是因為我無情嗎?不!是那個笨女人的錯,不是我。」

    但他一想到西碧像個孩子般趴在他腳邊啜泣的樣子,一股懊惱的感覺便湧上心頭。為甚麼他會這樣對她?為甚麼他會這麼無情?

    道林突然意識到,自己可能是個壞男人。

    但這畫像又代表了甚麼呢?那幅畫像依然用猙獰的微笑看著他。

    它已經變了,似乎每當他每犯下一條罪行,肖像的臉就會出現一個污點。

    轉念間,道林好像撿回自己的良知,他忽然改變主意,下定決心不會造孽,他要向西碧道歉,然後娶她。

    道林從椅子上站起,把一面大屏風遮在畫像前方。

    接著,他走到窗邊打開窗戶。

    清晨的新鮮空氣似乎驅散了所有的不愉快,還有他黑暗的念頭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