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6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    第六章、不可告人的秘密

    隔天早上,當道林在吃早餐的時候,傭人帶著巴瑟進入房間。

    道林趕快收好亨利借他的書,那是一本關於厚黑學的書,主題是教人如何去當一個無恥之徒。

    巴瑟首先開腔:

    「道林,真高興我終於找到你了!昨晚我一聽到西碧的死訊就趕過來,你卻不在家裡。這實在是太悲慘了!我知道你一定很痛苦,但你昨晚去哪了?你有去找西碧的母親嗎?她一定很難過。這可是她唯一的寶貝女兒啊!」巴瑟說。

    道林無動於衷,回答:

    「哪又如何?昨晚我和亨利去看歌劇了,我還見到了他的妹妹,想不到是個很迷人的美女。別談那些討厭的事了,過去的事就過去了。談一談你吧!你最近有新的畫作嗎?」

    「你去看歌劇?」巴瑟吃驚地說:「你心愛的女人死了,你居然還有心情去看歌劇,還說別的女人很迷人?天啊!」

    「夠了,巴瑟!我不想聽!發生的事已經發生,一切都已經過去了。」

    「你說昨天是過去?太過分了,道林,你變了!你的外表還是那天來我畫室的俊美男子,但你說話的樣子,就像個沒心肝沒人性的傢伙。你被亨利教壞了,我希望你還是我以前畫筆下的道林……」巴瑟傷心欲絕。

    「太遲了。現在的我已和從前不同,我有新的喜好和新的人生觀。即使我變了,我仍希望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友情。總之,請你不要再和我爭執下去。」

    「好吧!道林,我不會再提起這件憾事。我只希望你不會受到牽連。因為我需要你,我想請你再來讓我畫你的畫像。」

    「我不能再當你的模特兒!」道林大聲怒喝。

    巴瑟乾瞪著眼,大聲回話:「為甚麼?你不喜歡我幫你畫的畫像嗎?對了,那幅畫呢?為甚麼你要用屏風遮住它?快把屏風拉開,我要看自己畫的畫!」巴瑟發現了畫像的位置,便筆直走向畫像那邊。

    「不行!」道林突然大叫,連忙衝到畫像前,死命地擋住巴瑟。道林驚慌失措地說:「你不能看!我不准你看。」

    「到底是甚麼回事?為甚麼我不能看我的畫?我還打算將它送到巴黎展出。」

    道林尖叫道:「你要展出這幅畫?你不是說你不想送展嗎?為甚麼你忽然改變心意?」

    巴瑟有點不安地說:「難道你發現到這幅畫有甚麼奇怪的地方?」

    「巴瑟!」

    道林用顫抖的雙手抓住椅子扶手,向巴瑟露出驚恐的眼神。

    「我知道你注意到了,道林,我知道的。從我認識你的那一刻開始,你的氣質就深深叫我著迷,影響了我的內心世界。對藝術家來說,你就是完美的理想對象。因此當我畫你的時候,我把一切都注入畫中。但我在畫中注入太多個人感情,於是我決定永遠不展出畫像。」

    巴瑟繼續向道林傾吐心聲:

    「直到那幅畫離開了我的畫室之後,我才理解一切只是我的想像。畫裡除了你的美貌之外,沒有其他的雜質,那只是一幅很出色的肖像畫罷了。所以當我收到巴黎寄來的邀請信,我便決定要展出那一幅畫。不過,也許你是對的,我不應該將它送展的,我尊重你的意見……」

    道林鬆了一口氣,勉強擠出了笑容。他還害怕巴瑟知曉那幅畫的秘密,幸好只是一場誤會。

    「我現在能看我的那幅畫了嗎?」巴瑟問。

    道林堅決搖了搖頭。

    「好吧,都聽你的。我得走了。」

    巴瑟一離開,道林暗自一笑。

    可憐的巴瑟!他哪裡知道真正的原因呢!

    不過,這樣下去總會東窗事發……

    道林嘆了口氣,搖了搖鈴,呼喚管家過來。無論如何,他不能讓人看到這幅畫,他不得不把畫藏起來。

    管家李夫太太走了進來,道林和她要了書房的鑰匙。

    「道林少爺,是那間舊書房嗎?但那裡面全是灰塵,已經有五年沒人進去過。」她一臉不解地看著少爺。

    「沒關係,我只是想看看而已。把鑰匙給我。」道林板著臉說。

    道林拿到鑰匙後,便差遣管家離開書房。

    房門一關上,道林就把鑰匙放進口袋,環顧整個房間。

    整棟房子裡,再也沒有其他地方比這裡更隱密了,鑰匙在他手上,沒有人可以進來這間房。就算畫像上的臉變得再猙獰也好,也變得無關痛癢,因為已經沒有人會看得見。

    道林的視線落在一大塊紫色的布上。他心想,這塊布可以用來包覆那幅可怕的畫。於是,他把畫像帶進舊書房,隨即拿起大布,猛然將大布蓋在畫像上面。

    接著,道林將門鎖上。

    現在他覺得更安心了,再也沒有人會看到這件可怕的東西,這個房間將會守住他的秘密。

    除了他自己,沒有人會看到他的靈魂墮落的樣子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