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7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    第七章、與畫家朋友的最後一面

    十八年過去了。

    道林還是維持著他俊美的外貌。

    在倫敦經常流傳著他風流生活的各種謠言,每當他在社交圈子消失了一段時間,總會有些奇怪的臆測和謠言冒出來。

    原來道林常常會獨自進入那間上鎖的舊書房,自戀地拿著鏡子,站在畫像前,看看鏡中的自己和畫像中的自己。

    鏡中的他年輕又俊美,畫裡的他卻是又醜惡又老。

    這樣的對比令他很開心,他越來越迷戀自己的美貌,也覺得自己的靈魂越是墮落越是快樂。

    道林開始鑽研各種藝術的美,沉醉在自己的美貌當中。

    過了一段時間,道林的外貌依然還是沒有絲毫改變。

    依然年輕,依然俊美。

    後來發生了一件事,在十一月九日,這位天蠍座美男子生日的前夕。

    當道林走在回家的路上,霧中有個人和他擦身而過。道林認出了他,那是巴瑟。他忽然心生恐懼,沒有向這位舊友打招呼,便匆忙往家裡的方向走去。但終究是晚了一步,巴瑟早就瞧見他了。

    就在道林的大宅外面,巴瑟追上道林,並拉住他的手臂,說道:「道林!我總算見到你了!我才剛剛去過你的家。我要搭午夜的火車前往巴黎,臨走前我特別想見你一面。剛剛擦肩而過時,你沒認出我嗎?」

    道林撒了個謊:「霧太大了……我沒認出你,我連自己的家都快認不出了。很遺憾你要離開了,我們好久沒見了。你很快就會再回來嗎?」

    「不,我要去六個月,我想在巴黎租個畫室。但離開之前我想和你談談,我們已經到了你家樓下,就讓我進去坐一會吧!」

    「好吧……但你不會趕不上火車嗎?」道林勉為其難開門。

    「我還有時間,火車十二點十五分才出發,現在才十一點。」巴瑟一邊回答,一邊和道林走進書房。

    「道林,現在我想跟你談正事。你知道外面的人把你講得很糟糕嗎?到處都是關於你的可怕傳聞。」

    「我一點都不想知道。」

    「道林,你需要了解一下。你總不希望大家說你的壞話,把你形容成一個又邪惡又混帳的人渣吧!當然,我根本不相信那些謠言。相由心生,一個人的罪惡是會寫在臉上的,無法隱藏。現在我看你有一張純潔無瑕的臉,我更加無法相信那些詆毀你的壞話。」

    道林突然掩住耳朵,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    「別說了,巴瑟!我不想再聽了!」

    「我非說不可!你也必須知情啊!他們說你害死了不少人,有女人,也有男人……但我知道你是個甚麼樣的人,不可能會做這種事的。但……我真的認識你嗎?我瞭解你嗎?我想再看看你的靈魂,這樣才能消除我的疑惑。」

    「看我的靈魂!」道林跳了起來,臉色發白地說。

    「對,我要看你的靈魂。」巴瑟憂傷地說:「不過,我又沒有超能力,這樣的事只有上帝才做得到。」

    嘿!

    一陣嘲弄的苦笑聲由道林的嘴裡傳出。

    道林突然不再懼怕巴瑟,還陰惻惻地說:

    「來吧!今天我就讓你親眼看看。那是我的靈魂,也是你的作品。」

    巴瑟往後退了一步。

    道林笑了,從桌上抓起一盞燈,淡然道:「上樓吧!巴瑟,你知道嗎?我每天都寫日記,你跟我來,我就把日記拿給你看。」

    「好吧……道林,我會看的。但今晚我擔心時間來不及,我只想你回答我的問題。」

    「我沒辦法在這裡回答你。你上樓就會找到答案,不會花你太多時間的。」

    巴瑟跟著道林上樓。

    燭火在牆上投射出怪異的影子,彷彿要帶領他們邁向未知的恐怖。

    轉眼間,兩人來到最上層的舊書房外面。

    道林拿出鑰匙,準備要開鎖。這時候,他再問一次:「巴瑟,你真的想看嗎?」

    「我想看。」巴瑟點了點頭。

    「很好。」道林笑著回應,接著說:「你是世上唯一有資格知道我秘密的人,你對我的影響,可是超乎你的想像。」

    門,終於打開了。

    兩人幾乎同時走進去。

    「快把門關上。」道林小聲地對巴瑟說。

    巴瑟困惑地瞧著四周,整個房間滿布灰塵,似乎已經多年無人居住,散發著濃濃的濕氣和霉臭味。

    「巴瑟,你以為只有上帝看得見我們的靈魂嗎?打開那塊布,你就會看見我的靈魂。」道林說得陰森可怖。

    「你瘋了。」巴瑟裹足不前。

    「你不敢打開那塊布,我就自己來。」

    道林一說完,便過去把那塊布拉開。

    當巴瑟看到畫布上那可怕的醜臉對著他獰笑,他忍不住發出驚恐的尖叫聲。

    雖然那張臉看起來非常可怕,但那雙腫脹的眼睛依然閃爍著美麗的藍色,而畫中人只剩下稀少的頭髮,隱約還有些許金色。

    巴瑟在心裡驚呼:「天啊!這不就是道林的臉嗎?但這是誰畫的?咦!這看起來像是出自我的手筆……」

    此情此景詭怪奇譎,巴瑟湊近畫像仔細看,畫的左下角果然有他本人的簽名。

    的確,這是他的畫。

    但這幅畫為甚麼變成這樣?巴瑟不寒而慄。

    巴瑟轉頭看著道林,喝問一聲: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    「多年前當我還年輕時,你恭維我,要我為自己的美貌感到虛榮。你還介紹一位朋友給我,他教我青春就是要盡情享樂。多虧了你的畫,我才見識到美的奇蹟。就在那一刻,我許了一個願……」道林的聲音和笑容都相當詭異,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奇怪模樣。

    「我記得你的願望,但這是不可能的!只是這房間的濕氣讓畫布發霉,顏料中有一些毒性的成分……但……線條是不可能會變的。對了!我問過你,你還跟我說你已經把這幅畫毀了!」

    「我說錯了,是它毀了我。」

    「我不相信這是我的畫!我的畫作不會有如此邪惡的東西。這是惡魔的臉!」巴瑟大喊,似乎要瘋掉了一樣。

    道林若無其事地說:

    「這就是我靈魂的臉。」

    「我曾經仰慕的竟是這樣的東西……它有一雙惡魔的眼睛……」

    「巴瑟,我們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天堂與地獄!」道林大聲地說。

    巴瑟轉身盯著畫像,不可置信地叫喊:「我的天!如果這是真的,那你肯定比大家說的還要壞!」

    與此同時,巴瑟舉起燭火,再次審視那幅畫。畫的外觀沒有改變,但畫中人的醜惡和恐怖感顯然來自內部,一種由內而外蔓延出來的邪惡,慢慢地蠶食這幅畫。

    巴瑟顫抖的雙手讓燭火掉了下來,他用腳將火踩熄,接著整個人躺倒在椅子上,雙手摀著臉不發一言。

    瞥眼間,道林竟然在窗邊啜泣。

    「道林,禱告吧!我們必須禱告,求神赦免我們的罪。」巴瑟相信道林尚有良知,便過去安慰他。

    「太遲了,巴瑟。」

    「永遠不會太遲,我們一起禱告吧。」

    道林看了畫像一眼,突然對巴瑟產生一股恨意,彷彿是畫像在他的耳邊低語鼓惑。道林的視線突然落在木箱上的一把刀,那是他之前拿進舊書房的東西。道林慢慢地朝著刀子走過去,將刀子拿起來。

    接著,道林朝巴瑟衝去,將刀插進他耳朵後方!

    道林把巴瑟壓在桌上,一刀接著一刀,不斷地刺殺巴瑟,直到巴瑟動也不動,鮮血遍流滿地。

    道林僵住了一會,然後把刀丟在桌上,就像慣犯一樣冷靜,細聽外面有甚麼動靜。

    整棟房子悄無聲息,甚麼也沒聽到。家裡的傭人法蘭西斯應該已經就寢,否則他聽到巴瑟的叫聲,不可能不立即上來。

    道林打開門,踮著腳踩上走廊,沒有再多看斷氣的巴瑟一眼,便將舊書房的門鎖上。一眨眼間,他回到自己的房間,把自己反鎖在裡面。

    「我竟然這麼快就把他解決了!」

    道林感到異常的冷靜,他決定不去多想整件事。對他來說,這幅畫是他一切痛苦的根源,而這畫像的作者已經斷氣,那就夠了。

    當道林重返書房的時候,手錶的時間是一點四十分。

    他坐下來開始思考。

    有沒有任何對他不利的證據?

    「巴瑟在十一點時來過拜訪,我的傭人法蘭西斯見過他,但法蘭西斯應該沒看見他跟我進來……巴黎!對了,巴瑟打算要搭午夜的車到巴黎去。以他平常孤僻的個性,不會有人發現他失蹤的。至少要好幾個月才會讓人起疑吧?」

    壞人總是詭計多端,道林腦裡靈光一閃,很快有了計畫。

    道林穿上毛皮大衣、戴上帽子,偷偷地溜出屋外,再輕輕地將大門關上。深夜時分,他在街上逛了一圈之後,再回到自己的居所,按了按門鈴。

    五分鐘後,傭人法蘭西斯出來應門。

    「很抱歉吵醒你了,法蘭西斯。我忘了帶鑰匙。現在幾點了?」道林不徐不疾地說。

    「兩點十分,先生。」法蘭西斯回答。

    「兩點十分?這麼晚了!明天早上九點一定要叫醒我,我有事要處理。」

    「是的,先生。」

    「對了,今天晚上有人來找我嗎?」

    「巴瑟先生有來過,他在這裡等到十一點,然後就離開了。」

    「唉呀!真可惜沒碰到他。他有留話嗎?」

    「沒有,他只是說他到了巴黎會寫信給您。」

    「謝謝你,法蘭西斯。別忘了明天九點叫醒我,晚安了。」

    就這樣看來,道林成功騙倒法蘭西斯,製造出不在場的證據。

    上樓之後,道林把帽子和大衣丟在桌上。

    他在房裡來回踱步了好一陣子,盤算著下一步的計畫。接著,他從書架上抽出了通訊錄,開始翻頁查資料。

    「亞倫‧坎貝爾,梅費爾區,哈特福街一百五十二號。」

    對,這就是他要找的人。

    一個可以幫他毀屍滅跡的人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