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8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    第八章、格雷毀屍滅跡

    隔天早上九點,法蘭西斯端著一杯巧克力進房,順便把窗簾拉開。

    道林睡得很安穩,睡相甜美迷人。

    「早安。少爺。」

    法蘭西斯在他肩上推了幾下,這個美男子才醒來。

    道林一邊睜開眼,一邊露出淺淺的微笑。柔和的陽光照進屋內,他才慢慢想起昨晚那件可怕的事。當他一想到巴瑟,那股恨意又湧上心頭。

    這個早上,道林吃早餐吃了很久,因為他坐在桌前寫了兩封信。一封放進口袋,一封交給傭人。

    「法蘭西斯,把這封信送到哈特福街一百五十二號,交給亞倫‧坎貝爾先生。」

    當傭人法蘭西斯出門之後,道林暗自擔憂起來:「萬一亞倫不在英國,那我就頭痛了。」

    道林和亞倫曾經是很好的密友,後來他們疏遠了,只在社交場合偶然碰面。只有道林常常帶著笑容,亞倫這個人從來不愛笑。

    亞倫是個聰明的年輕人,他熱愛科學,多半待在自己的實驗室。曾幾何時,亞倫和道林哥兒倆常常會一起去看歌劇和聽音樂會。他們非比尋常的友誼持續了十八個月,後來兩個人突然不再往來。

    男人的友情也可以變化莫測。後來兩人見面時,不再暢所欲言,甚至每當道林在場,亞倫就會提早離開。憂鬱的亞倫也變得不再喜歡音樂。至於兩人之間發生了甚麼事?對著外人,道林從來不肯透露半句,只說感情合則來不合則散。

    但今天道林需要亞倫。

    這個亞倫就是道林在等的人。道林在家盯著時鐘,焦急地苦候,彷彿各種可怕的念頭和未來爭先恐後呈現在他的眼前。

    終於,亞倫來了,道林這才放下心頭大石。

    亞倫臉色蒼白,神情嚴峻。

    「太好了!亞倫,謝謝你過來。」道林笑迎。

    「我本來打算永遠不再進你的家門,但你說有攸關生死的急事找我。」亞倫的語氣既冰冷又生硬。

    「沒錯,這事攸關生死。請坐。」

    亞倫坐在道林對面,經過一陣沉默之後,道林才打開話匣子:「亞倫,房子頂樓有一個上鎖的房間,裡面有一個死人,他已經死了十個小時。先別質問我整件事的來由,這些都與你無關。我要你做的是……」

    「夠了,格雷。我不想聽!不管你說的甚麼都與我無關,把你可怕的秘密留給自己吧!」

    「亞倫,只有你能救我。你懂化學,我需要你銷毀樓上那個東西,讓它不留痕跡消失在世上。沒有人看見他進來這個房子,大家都以為他去了巴黎,要幾個月之後才會有人發現他失蹤。我別無選擇,只能拜託你了!」

    「你瘋了!我不會幫你……那個人的死因是甚麼?」

    「亞倫,這是謀殺,我殺了他。」道林坦承。

    「謀殺!天啊!道林,你竟成了殺人犯?我絕不會插手。」

    「我不是要你插手,只是要你幫我銷毀屍體,因為屍體上有很多傷口,這是對我相當不利的證據。如果被人發現,我就完了!求求你,亞倫。看在我們曾經是摯友的份上,就幫我這一回吧!」

    「沒用的,我不幫。」。

    「你不幫?」

    「沒錯。你真是瘋了才會來找我。」

    道林露出哀傷的神情,拈來一張紙,在紙上寫了一些字,看完兩遍才遞到亞倫的手裡。

    亞倫一看之下,臉色沉了一沉。

    「亞倫,我很抱歉。但你讓我別無選擇。我已經寫好了信,就在這裡,地址你也看到了,如果你不幫我,我就把它寄出去。你現在無法拒絕了吧?」道林握有這位摯友的秘密,正好用來寫威脅信。

    那是甚麼秘密?就是足以令人身敗名裂的秘密。

    亞倫遲疑了一下,才緩聲問:「樓上的房間有火嗎?」

    「有。」道林暗笑。

    「我要回實驗室拿東西來。」

    「不,你不能離開這棟房子。我的傭人會搭車去幫你拿來。」

    亞倫在紙上寫上需要的東西,道林拿著紙條吩咐法蘭西斯盡快帶東西回來。這片空間又只剩下亞爾和道林,兩人沒有目光的交會,也沒有言語的交流,就這樣沉默地等法蘭西斯回來。

    時鐘滴答滴答地緩慢流逝。

    終於,門外傳來敲門聲,只見法蘭西斯帶著一大盒東西進來,當中有一堆化學藥劑、一些金屬線、兩個鐵鉗……

    「坎貝爾先生,東西是放在這裡嗎?」法蘭西斯問。

    「對。」亞倫說。法蘭西斯便離開了房間。

    「亞倫,我們得趕快行動。」

    道林說完,便搬起地上的箱子,帶著亞倫一起上樓。

    兩人到了頂樓,道林正要打開房門的鎖,突然面色變得鐵青。

    「亞倫,我沒辦法進去。」

    道林始終無法面對昔日好友的屍體。

    「沒所謂,我不需要你。」亞倫冷冷地說。

    道林將門微微開啟,他看到那幅畫像上那張可怕的臉,那塊紫色的布還攤在畫像前方的地板上面,這才想起昨晚忘記將畫布蓋上,當下被嚇得連連後退。

    畫裡其中一隻手上竟有一滴紅血,太可怕了!

    道林快步走進房間,撿起那塊布,迅速地蓋住了畫像。

    亞倫把沉重的箱子和工具抬進了房間,他正眼也不瞧道林一眼,只是嚴詞厲色地說:「你可以出去了,現在我自己來就好。」

    道林匆匆離開房間,他下樓時,聽到亞倫鎖上房間的聲音。

    要開始做實驗了。

    等到亞倫下樓回到書房,已經過了晚上七時。

    這位化學家臉色難看,但顯得相當鎮定。

    「你要我做的事已經弄好了,我要走了,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再見。」亞倫咬牙切齒地說。

    「亞倫,謝謝你。你救了我一命,我不會忘記的。」道林說。

    至於威脅亞倫的是甚麼事情?道林再無恥也好,這次也要顧全道義,不會將亞倫不欲人知的秘密公諸於世。

    亞倫離開後,道林馬上上樓查看。

    舊書房裡有股難聞的氣味,但原本躺在桌前的屍體已經不見了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