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09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422
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第九章、梵恩的報仇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午夜時分,道林悄悄地溜出家門,在街上攔下一輛馬車。

冰冷的雨從空而降,道林在細雨濃霧之中,來到了酒吧外面。他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病入膏肓,犯下的罪惡已不可彌補也不可原諒,但他仍然想借酒澆愁,忘掉那些對巴瑟做出的恐怖惡行。

在酒吧的某個角落,有個船員抱著頭趴在桌子上。吧台旁,站著兩個面容枯槁的中年女人,她們正在跟一個老男人調情。當道林走到吧台,那兩個女人目光一亮,便靠過來搭訕。其中一個女人認出了他,大聲笑著說:「今晚真是榮幸啊!」

道林厭煩地說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拜託不要跟我說話。妳要錢嗎?拿去。不要再跟我說話!」[/speaker-voice]

女人隨即把桌上的錢幣拿走。

吧台烏煙瘴氣,瀰漫著靡爛的氣息。

道林喝完酒,正欲離開,就在他走近大門時,沒想到那個女人突然大喊:「和魔鬼做交易的『白馬王子』要走啦!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不要這樣叫我。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瞪著她說。

「你喜歡別人叫你『白馬王子』,不是嗎?」

道林懶得理睬,直接離開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趴在桌上的船員突然跳起來,向剛剛講話的女人打探:

「那傢伙叫甚麼名字?」

「他?他從來不講真名,我們都叫他『白馬王子』。」

那船員聽完她這個答案,隨即發狂似的目露凶光,接著衝出大門,像是要追趕甚麼獵物似的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道林在雨中沿著碼頭快步前進,剛剛在酒館的時候他都不停在思索,人的一生如此短暫,大家都要為自己的生活付出代價。但他已沒甚麼好在乎的,邪惡的念頭就是揮之不去。

突然間,有人從後面抓住他,把他壓在牆上,還有一隻手扣住他的脖子。

道林拚命掙扎,想要拉開對方的手。轉身之際,道林聽到手槍的咔嚓聲,才發現有把槍抵著他的頭。

對方是一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,兩條手臂都有刺青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你想幹甚麼?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驚恐萬分。

「閉嘴!你要是敢動,我就開槍。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你瘋了嗎?你幹嘛盯上我?」[/speaker-voice]

「你毀了西碧‧梵恩的一生!他是我的姊姊!」

原來這個船員就是詹姆士‧梵恩。

詹姆士揪住道林,喝罵道:「她自殺了。你要為她的死負責,我發誓要為她報仇。我已經找了你很多年,只知道你的外貌和你的外號,但一直都沒有下落。今晚終於讓我找到你了,『白馬王子』!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你找錯人了,我根本不認識她。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裝蒜道。

「跪下!」詹姆士大喊:「本來今晚我就要出發去印度,真是老天有眼!你最好對我從實招來,否則你非死不可。」

道林嚇呆了,整個人不知所措。突然,他想出了一個大膽的詭計。他問道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等一等,你姊姊去世多久了?快告訴我!」[/speaker-voice]

「十八年。你問這個幹嘛?」詹姆士說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十八年!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大笑說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請你好好看一看我的臉!」[/speaker-voice]

詹姆士遲疑了一下,抓住道林,再仔細打量他的臉。這個美男子看起來只有二十歲,臉上洋溢著青春的光彩。就算超過二十歲,年紀也大不了多少,十八年前那個白馬王子如今不會這麼年輕……這個人不可能是那個害死姊姊的負心漢。

詹姆士鬆開了手,致歉道:「對不起,我差點殺了你。」

道林鬆了口氣,大義凜然地說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真是的!我不會報警,只給你一個警惕,不要自作聰明胡亂尋仇。」[/speaker-voice]

「對不起,先生。我搞錯了。」詹姆士連聲賠罪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你還是趕快回家,把槍收起來,免得闖禍。」[/speaker-voice]

道林說完,便轉身沿著街道緩步離開,轉眼間便消失了蹤影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過了一會兒,有團黑影由暗處走出來,朝詹姆士靠近。

有隻手勾上他的手臂。

詹姆士怔怔地別過臉來……

原來是剛剛在酒吧跟他講話的女人。

「你幹嘛收手?你這笨蛋!他是個禽獸不如的有錢人。」

「但他不是我要尋仇的對象,我不想謀財害命,我只想殺死害死我姊姊的壞男人。那傢伙少說也有四十歲了,但這個男人太年輕了。」詹姆士歎了口氣。

女人聞言,竟發出一陣大笑,嘲笑說:

「年輕?我十八年前碰見『白馬王子』,他是這個樣子,現在也是這個樣子,年紀至少超過四十歲!」

「妳開玩笑吧?」詹姆士大叫。

「我說的是實話,到處都有這樣的傳聞,這個人把自己的靈魂賣給了魔鬼,就為了換一張年輕漂亮的臉。從我第一次跟他見面,經過了十八年,這十八年來他那張臉真的沒有一絲改變。」女人說道。

「妳敢發誓沒騙我?」詹姆士難以置信。

「我發誓。老娘沒騙你……不過喲,千萬不要讓他知道是我說的,我怕他會找我算帳。」她吐了吐舌。

這麼說的話,那傢伙果然是……

詹姆士怒不可遏大吼一聲,趕緊跑到街角,但道林已不見蹤影。

老天有眼?

壞人總是一再逍遙法外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