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10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367
道林‧格雷的畫像
第十章、打獵意外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一個星期後的某個晚上,道林在他鄉間的別墅和一群朋友聚會。

雖然是熱鬧的聚會,但道林仍然不時感到害怕——來到別墅的第一晚,他竟看見詹姆士的臉出現在窗外,像鬼魂一樣凝視著自己。當他定了定神再看,窗上的人臉已消失了,窗外也沒有詹姆士的蹤跡。

由第二天開始,道林多半待在自己的房裡,任何風吹草動都會令他毛骨悚然,深怕詹姆士會再出現向他索命。道林叮囑傭人和守衛,一旦發現任何陌生人,就一定要立刻通報。一天結束,傭人和守衛搜遍了別墅內外,結果都沒有任何發現。

「昨晚所見只是我自己的幻想吧?」

道林自嘲地笑了笑,他根本不該杞人憂天。

直到隔天,道林才大膽出門,開車和朋友加入打獵的聚會。

打獵就是有錢人消磨時間的遊戲。

晨霧像鹽巴一樣覆蓋在草地上,天空一片湛藍。道林在樹林的角落看見他的朋友傑佛瑞爵士拿著槍,便加入傑佛瑞爵士的行程。道林和傑佛瑞並肩走著,突然間,有一隻野兔從他們前面的灌木叢中衝出來。

傑佛瑞把槍高舉過肩。

道林覺得這隻野兔很特別,向傑佛瑞大喊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別殺牠!」[/speaker-voice]

傑佛瑞掛著笑臉,等到野兔跳進灌木叢,他還是頑皮地對著灌木叢開了槍。出乎傑佛瑞和道林的意料,灌木叢裡傳出兩聲慘叫,一聲是野兔痛苦的悲鳴,另一聲竟然是男人痛苦的喊叫聲。

「老天啊!我射中人了!」傑佛瑞爵士驚愕失色,扯著喉嚨大叫:「喂!停止開槍!有人受傷了!」

獵場管理員跑來,向傑佛瑞問:「在哪裡?傷者人在哪?」

「在灌木叢裡。你在幹嘛?幹嘛不叫你的手下過來幫忙?」傑佛瑞爵士一面氣憤地說,一面親力親為,朝灌木叢跑去。

道林袖手旁觀。

數分鐘後,傑佛瑞等人拖著一個男人出來。道林討厭這種死亡的感覺,既然眼不見為淨,他便索性轉過頭不看。

「他死了嗎?」傑佛瑞爵士問。

「死了。」獵場管理員回答。

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意外,簡直慘不忍睹。

道林心裡很不舒服。過了一會,有隻手搭在他的肩上,令他嚇了一跳。

原來是亨利勛爵。

「道林,我們回去吧!」亨利說。

回程的路上,他倆一言不發,彼此也不會覺得尷尬,畢竟這對老朋友已經相識了將近二十年。亨利已年華老去,但道林還是那個年輕俊美的男子。

最後道林看著亨利,嘆了口氣,說道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這是個壞兆頭,亨利。我有股不祥的預兆,感覺有不幸的事要發生在我的身上。」[/speaker-voice]

亨利笑道:「道林,還會有甚麼壞事發生呢?世上唯一可怕的事就是無聊。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老天哪!剛剛是不是有個人在樹後面跑來跑去,一直注視著我?我最近變得疑神疑鬼……我想逃避過去的罪業,我想忘掉內心的恐怖。我會叫人把遊艇準備好,只要上了遊艇,我就不會有事了。」[/speaker-voice]

「道林,你最近遇上了甚麼麻煩?有甚麼危險?不妨跟我說,你知道我會幫你的。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我不能告訴你,亨利。剛剛的意外讓我有了可怕的預感,類似的死亡恐怕會重臨。我現在要去躺一下,我累了。」[/speaker-voice]

道林忽然悲從中來,語氣十分哀傷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道林在房裡休息時,獵場管理員桑頓來找他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桑頓,你是為了早上那件意外來找我嗎?」[/speaker-voice]

「是的,格雷先生。」桑頓回答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那個可憐的死者有妻小嗎?我想捐錢給他們。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說。

「我們不認識他,先生。他看來好像是個船員。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船員?你說船員?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突然大叫,一顆心臟彷彿快要停止跳動。

「是的,他兩條手臂都有刺青。身上有一些錢,還有一把手槍。我們就是憑刺青判斷他是船員。」

道林倏地站了起來,急聲問道: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屍體在哪裡?快!我要立刻看看。」[/speaker-voice]

「在農場的空馬廄裡,先生。」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農場!我自己過去馬廄看一看。」[/speaker-voice]

不一會,道林以最快的速度騎馬趕到農莊。

最裡面的廄裡亮著微弱的燈光,道林急忙走到門口,準備開門。這時他遲疑了一下,即將揭曉的謎底似乎就要顛覆他的人生。接著,道林打開門,走了進去。在遠遠的角落躺著一具屍體,顯然就是今早的死者。

屍體的臉上蓋著一條髒手帕,身上穿著襤褸的襯衫和褲子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——是他嗎?[/speaker-voice]

道林害怕起來,他發現自己沒辦法掀開手帕,便吩咐一名農場的工人過來。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cmn-TW-Wavenet-C”]「把他臉上的手帕拿開,我想看看他。」[/speaker-voice]道林說。

工人照他的話去做,把手帕拿了起來。

一看見死者的臉,道林發出一陣喜悅的叫聲,高興地哭了起來。

被射死的人就是詹姆士‧梵恩。

這個倒霉鬼就是死心不息跟蹤道林,所以才落得如此的下場。

道林站在那裡注視著屍體好一會,他的目光就像在欣賞上天的惡作劇。在騎馬的歸途上,他喜極而泣,眼裡滿是淚水。他知道自己擺脫了過去的陰影,往後的人生都會平平安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