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-CH11

    道林‧格雷的畫像》第十一章、醜陋無比的格雷

    幾個星期後,道林去拜訪亨利勛爵。

    「你說你想變成一個好人?哈,你已經很完美了,不需要改變。」亨利瞇眼盯著道林。

    道林搖著頭說:「我這輩子做了太多邪惡的事,我要改變,我要改邪歸正,我會變成一個好人……」話鋒一轉,他忽然責怪亨利:「都怪你當年借我的書,我才會學壞的。」

    亨利的反應只是嗤之以鼻。

    「哼!一本世俗眼中道德不容的書,正好證明了世人的虛偽和可恥!」

    道林無言以對,便只好轉換話題:

    「話說城裡最近有甚麼新聞嗎?我好幾天沒去俱樂部了。」

    「大家還是對巴瑟失蹤的事議論紛紛。」

    「我還以為大家已經對那個話題膩了。」道林眉頭微皺。

    「老弟,這事也才講了六個禮拜。大家最近都過得很精彩,茶餘飯後的話題沒完沒了,有我離婚的八卦,又有亞倫‧坎貝爾的自殺事件,現在又有畫家離奇失蹤的案件……大家都說,在巴瑟失蹤的當天,他搭乘午夜的車前往巴黎,但法國警方卻聲稱巴瑟從未抵達巴黎。」

    「你認為巴瑟出了甚麼意外?」道林鎮定地問。

    「不知道。」

    「你有沒有想過他很可能被謀殺了?」

    「巴瑟人緣這麼好,怎會有人要殺他?」

    「如果我說是我殺了巴瑟,你有甚麼想法?」

    格雷一說完,雙眼牢牢地盯著亨利。

    「道林,你不可能殺人的,這不是你的本性。好了,我們別說巴瑟的事,他搞不好是從馬車上掉落塞納河,現在躺在那片暗綠色的水底呢!對了,他為你畫的那幅美麗肖像畫在哪?喔,我想起來了,你跟我說過,幾年前你把畫送往賽爾比的途中,被弄丟還是被偷了。真可惜,我原本還想買下它。」

    「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那幅畫。一想到它就讓我不舒服。」道林說。

    「是嗎?我倒是挺喜歡它的……道林,為我彈首曲子吧!你一邊彈,一邊告訴我你保持青春的秘密,就像畫像一樣永遠美麗。你一定有秘方,我只不過比你大十歲,卻已經滿臉皺紋、老態龍鍾。倒是你,還是和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一模一樣。你的內心變了,但你的外表從來沒變。告訴我你的秘訣是甚麼,為了重拾青春,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。」

    道林聞言,只是露出一個哀傷的微笑。

    當天晚上,道林返家後,便打發傭人去休息,自己則坐在書房的沙發上,思索過往的是是非非,林林總總無法彌補的罪行……但無論他如何渴望改過自新,亨利這個損友總是嬉笑怒罵的澆冷水。

    人一旦墮落了,真的永遠無法改變嗎?

    他忽然懷念起從前那個純潔無瑕又天真的自己。

    他知道是亨利玷汙了自己,讓自己的心腐敗。他也知道是亨利帶壞了別人,毀了別人本來光明的前途和美好的人生。

    這一切難道無法挽救嗎?

    道林忽然開始憎恨自己的美貌,是他的美貌害了他。他的美貌不過是一個面具、一種假象。但逝者已矣,他不得不考慮自己的未來。現在亞倫也自殺了,沒人會懷疑到他的頭上,然後大家很快就會忘記巴瑟,一切很快就會過去。

    事實上,道林困擾的是他那腐敗的靈魂,是巴瑟畫了他的肖像畫才毀了他的一生,千錯萬錯都是那幅畫的錯。他沒辦法原諒巴瑟,殺他只是一時衝動,但自己早就對他恨之入骨。

    至於亞倫為甚麼自殺,道林毫不知情,總之全屬他的個人行為,自己也不必因此感到內疚。

    道林需要新的生活,這才是當務之急。他突然想到那幅肖像畫,好奇最近發生了一連串血腥的事,會否令它有所改變。

    如果他一心向善的話,也許畫像中的邪臉就會消失。

    是的!也許那張邪惡的臉已經消失。

    最近,道林開始想做一個好人。

    心血來潮之下,道林決定去看看那幅畫。

    道林上樓,走進舊書房,一如往昔將門鎖上。

    接著,他把畫框上那塊紫色的布扯了下來。

    「嗚哇——」

    乍見眼前的畫像,道林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哀號。

    畫像變得更可怕了!

    臉變得更邪惡更醜!

    畫中人的手腳上都出現血跡!

    道林嚇壞了,這幅畫彷彿是一面靈魂之鏡——這是在暗示他必須認罪嗎?難道他要永遠背負著殺人的包袱過一輩子嗎?

    不!

    現在只剩一樣對他不利的證據,這就是眼前這幅畫。

    只要沒有這幅畫的話,就沒有人知道自己做過的惡行……

    道林下定決心要毀了它。

    為甚麼他要留著這幅畫這麼久?彷彿這幅畫就是他的良心……沒錯,它就是道林的良知和良心。

    「我、要、毀、了、它。」

    道林心意已決。

    他環顧四周,看到那把他用來刺死巴瑟的刀。

    刀子亮得發光,既然用它殺得死畫家,用它也可以抹殺畫家的一切,毀滅畫家的作品。只要毀掉這幅畫,他就自由了!這把刀將會抹除過去,消除畫中那個畸形恐怖的惡靈。

    道林抓起刀柄,往畫像刺去!

    書室裡傳出一聲苦痛的號叫,還有一聲砰然巨響。

    叫聲淒厲恐怖,屋裡的傭人全都由睡夢中驚醒,紛紛走出房門。

    法蘭西斯找來兩名傭人一起上樓查看。

    砰、砰……

    他們敲門,但沒有回應。

    他們大聲喊叫,還是無人應門。

    因為沒有鑰匙開門,三人便爬上屋頂,再輪流從陽台爬下來。幸好窗戶的鎖很老舊,他們很輕易就打開了。

    他們進入房間後,看到牆上掛著一幅道林年輕時的俊美畫像,就如同他們最後看到那幅畫的模樣一樣。畫像前的地板上躺著一個死去的男人,胸口插著一把刀。他又老又醜,滿臉皺紋,面目可憎得令人不敢直視。

    一直到看見死者手上的戒指,眾人才認出他就是道林.格雷。

    Thehe End.(全書完)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