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1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一章、咆哮山莊的訪客

    1801年的某天,我拜訪了我的房東希斯克利夫先生。
    在英格蘭,他便是我在這個與世隔絕、遠離塵囂的村莊中唯一的鄰居,往後也為我帶來諸多麻煩。希斯克利夫是個奇特又孤僻的中年男人,當我到訪時,他站在莊園的大門前,用猜疑的眼神打量著我。
    「你是希斯克利夫先生嗎?」我問。
    他點點頭。
    「先生,我是洛克伍德。我是畫眉莊園的新住客,希望不會給你帶來任何麻煩……」
    「畫眉莊園是我的莊園,我絕不允許有人給我帶來麻煩!進、來。」他邊說,邊冷冷地打開大門,領著我進入宅邸。
    希斯克利夫一直用陰鬱的眼神看我,雖然我不擅長交際,但我感覺他比我更不擅長與人打交道。進到院子後,他對著一位老翁喊道:「約瑟夫,把洛克伍德先生的馬牽走,再拿一些酒過來。」
    希斯克利夫的宅第叫做「咆哮山莊」。
    「咆哮」用當地話解釋是「暴風狂雨」的狀態,形容老天發怒時的情景。房子豎立在山頭,有一面只剩下幾棵樹,就是被北風肆虐的結果。
    咆哮山莊的前庭有許多古怪的石刻,在正門附近,我還發現刻著「1500」年代的碑文和「哈里頓‧英蕭」的名字。
    進屋後,我們來到這家人的起居室。起居室的地板鋪滿光滑明亮的白色石頭,裡面有一個大壁爐和一個大櫥櫃,但壁爐周圍沒有任何煮食的痕跡。在陰暗的角落還躺著幾隻大型獵犬。陳設這麼簡單的住家,我覺得和富有的希斯克利夫先生不大搭調。
    希斯克立夫先生膚色黝黑,身材高大,衣著和舉止像個紳士,卻總是一臉冷峻,帶著孤傲的氣質。我覺得他不是對我冷淡,只是對人與人之間相處時的虛偽客套感到厭惡。但我也許是錯的,或許他根本就不是我所想的那樣。
    我坐在爐邊的椅子上,希斯克立夫先生就坐在對面。
    室內一片沉默,我便逗弄其中一隻母狗,那隻狗雌牙裂嘴,對我狂叫。
    「你最好別碰這隻狗,牠不是寵物。」
    希斯克利夫說道,走到門邊,對那位老僕大喊:「約瑟夫!」
    老僕還是沒有動靜,希斯克利夫便走出房間找他,獨留我和狗群相處。
    我靜靜地坐著,深怕會激怒狗。不料,那隻母狗突然暴跳起來,往我身上撲來,我想把牠推開,沒想到其他大狗也跟著撲了上來。
    「嗚哇!」
    我大聲求救,說時遲那時快,一位體格壯碩的女人拿著煎鍋,衝到我和眾狗的中間。她揮舞著煎鍋,大聲喝斥,總算平息這場風波,大狗紛紛退回陰暗的角落。
    這時,希斯克利夫才回到房間。
    「老天啊,發生了甚麼事?」他凶巴巴地問。
    「你的狗像野獸一樣攻擊我!讓他們和陌生人獨處實在太危險了!」我說。
    「人不犯牠,牠不犯人。喝杯酒壓壓驚吧!」
    「不用了。」我扁著嘴說。
    「真抱歉,洛克伍德先生。別生氣,喝酒吧!我們這裡很少有訪客的,所以我和我的狗都不太擅長接待客人。」
    一切純屬意外,我實在沒必要對房東生氣,於是我便喝酒,和希斯克利夫攀談起來。漸漸地,我消了氣,甚至和他相談甚歡。要告別的時候,我甚至還有點依依不捨。
    臨走前我提議明天再來拜訪。
    「唔……好吧……」
    顯然希斯克利夫並不喜歡這個提議,但他沒有拒絕我。

    隔天,吃完午餐後我便啟程,準備再去咆哮山莊拜訪。
    今天的天氣異常寒冽,冷得我全身發抖。
    砰、砰……我敲著咆哮山莊的大門,敲了半天,卻沒有人應門,只聽到狗群吠叫。
    我繼續搖著門閂,不斷敲門。
    約瑟夫終於聽到了,從馬房的窗口探頭,接著走出來,一臉不耐煩地說:「主人在田裡。」
    「屋裡沒其他人嗎?」我問。
    「只有夫人在家,只不過她也不會開門的。」說完,約瑟夫又回到馬房裡。
    雪越下越大,我快凍僵了。
    不管了,再試試看吧!我抓住門把又敲了一次門。
    此時,一位年輕人出來開門,睨了我一眼,招手要我跟著他走。
    我們繞道房子的後面,穿過洗衣房和一片平地,終於到了起居室。房裡升起熊熊爐火,餐桌已經布置好,桌旁還坐著一位女士。
    「想必她就是希斯克利夫太太了。」我心想。
    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不發一語,就逕自往椅背上靠穩。
    我打開話匣子:「今天的天氣真是糟糕,希斯克利夫太太,我敲了半天門都沒人應門……或許妳的僕人在偷懶啊!」
    她還是沒開口,只是冷冷地看著我。
    那種冷若冰霜的眼神,讓我感到很不自在。
    「坐下吧!先生很快就回來了。」那年輕人不耐煩地說。
    這時我才看清楚那女士的模樣,她一頭金髮,身材苗條,看起來還是位少女,五官清秀,非常漂亮。她的眼睛很美,可惜眼神中帶著不悅及冷漠。
    那年輕人則沒好氣地看著我,好像我跟他有仇似的。我看不出來他是不是僕人,他滿臉鬍子,一頭棕色鬈髮亂成一團,手也像久做粗活似的非常粗糙。他的穿著很像僕人,但舉止傲慢,完全沒有僕人伺候主人家的樣子。
    他們倆都沒搭理我,沒多久,希斯克利夫先生走了進來……總算讓我暫時脫離那種尷尬的處境。
    「先生,抱歉我說來就真的來了!我大概要在你這裡避一避風雪。可不可以讓我在這裡等到停雪,再拜託你的僕人帶我回去。你覺得好不好?」我說。
    「不行,他們都忙得很。」他立刻回絕,轉頭以粗魯的口氣向那少女吩咐:「去備茶!」這樣的語氣完全暴露了他的惡劣脾氣。由這一刻開始,我再也不認為希斯克利夫是個很好的人。
    我們喝茶時,還是一片死氣沉沉。
    我想這也是我的緣故,便想講話熱絡一下。
    「我很納悶,希斯克利夫先生……你過著這種與世隔絕般的生活,還有幸福可言嗎?不過,我覺得應該還好,有家人在你身邊,還有你親愛的夫人……」
    「我的夫人?」希斯克利夫帶著譏笑的神情問道:「我親愛的夫人在哪裡啊?你是指她的鬼魂嗎?」
    我真是蠢!
    那少女和希斯克利夫的年紀相差甚遠,怎麼可能會是夫妻?她應該是那年輕人的妻子才對。我會有這樣的誤會,就是因為我剛剛稱呼她「希斯克利夫太太」的時候,她也沒有澄清。
    當我意識到自己失言,便急於設法補救。
    希斯克利夫指著那金髮少女,說道:
    「她是我的兒媳婦。」
    這番回答證實了我的猜測。
    可是,我發現,他竟然用隱含憎恨的眼神看著兒媳婦。
    我想改變氣氛,便對開門給我進來的年輕人說:「哦,原來如此!我明白了。年輕人,你很幸運,有一位這樣的嬌妻。」
    誰料,氣氛比之前更糟糕。
    那年輕人氣得漲紅了臉,緊握拳頭。
    希斯克利夫冷笑一聲,向我解釋:
    「你又猜錯了,先生!她的丈夫去世了。」
    「你不是說她是你的兒媳婦……」
    話一出口,我才知道自己又講錯了話。
    希斯克利夫板著臉說:
    「我說過她是我的兒媳婦,當然是嫁給我的兒子。」
    「那這位年輕人是……」
    「不是我兒子。」
    「我叫哈里頓‧英蕭。」年輕人生氣地說。
    氣氛頓時變得更沉重了,我決定下次必須格外小心,再也不能貿然走進這個家門。
    外面依然是漫天飛雪,天也黑了。人生路不熟,如果獨自在大雪中趕路,真是凍死了也沒人會知道。
    一陣沉默之後,我向希斯克利夫問道:
    「請問你有僕人有空可以帶我回去嗎?」
    沒想到那少女突然插嘴:
    「派誰呢?這裡只有希斯克利夫、哈里頓、管家齊樂、約瑟夫和我。」
    「也就是說我要在這過夜了。那我睡在大廳的椅子上吧!」我回答。
    希斯克利夫百般無奈地喊道:
    「如果你今晚執意要留下來過夜,你就跟哈里頓或約瑟夫擠一張床吧!陌生人總歸是陌生人,我可不願陌生人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待在大廳!」
    受到這種侮辱,我實在忍無可忍。我立刻離座,從希斯克立夫身前掠過,衝到院子裡去。
    此時,約瑟夫正好坐在不遠處,正在一盞油燈下擠牛奶。我甚麼也沒說,就把油燈搶了過來,急忙朝大門走去。
    「主人、主人!不好啦,他提著燈跑了!」
    約瑟夫的喊聲在我背後出現。
    突然,兩隻毛茸茸的怪物朝我撲來,把我撞倒在地,壓在地上。
    又是昨天的大狗!
    很快,希斯克利夫和哈里頓趕來,看見我的狼狽相,一面訕笑一面驅逐狗。這讓我感到羞辱萬分,憤怒不已。
    由於我過於衝動,開始鼻血直流。希斯克利夫還在繼續笑,我只能罵個不停。要不是齊樂趕來,場面還會繼續失控。
    齊樂是咆哮山莊的女管家,身材健壯。她幫忙用冷水沖洗我的脖子,然後把我拉進廚房裡取暖。
    哈啾!我感到很虛弱也很難過,無法站立,唯有在希斯克利夫家過夜。
    「齊樂,妳給他喝一杯白蘭地吧!」希斯克利夫說。
    齊樂照吩咐去做,端來一杯白蘭地,好心安慰一下我。待我感到身體好一些,她便領我上床睡覺。
    沒想到,當晚會發生撞鬼的怪事……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