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2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二章、窗邊的鬼魅

    齊樂帶我上樓,來到一個房間,特別叮嚀我不要弄出聲響。
    「因為主人通常不讓任何人在那個房間過夜。」
    「為甚麼?」
    「我也不清楚。我來這裡才兩年……這大宅裡的古怪事層出不窮,日子久了也就見怪不怪了。」
    齊樂說完就離開了房間。
    我關上門,把蠟燭放在窗台上,桌上的角落放了幾本發霉的書。
    無意間,我看到油漆過的窗台有刻痕,那些刻痕原來是亂七八糟的字跡。仔細一看之下,我發現寫著三個名字:

    凱瑟琳‧英蕭


    凱瑟琳‧希斯克利夫


    凱瑟琳‧林頓

    我只感到惘然費解:
    「這是三個人的名字嗎?名字一樣,姓氏卻不一樣?」
    我感到疲累,把頭靠在窗台上,不知不覺便打起瞌睡來。
    沒多久,黑暗中開始浮現出白色的字,都是密密麻麻的「凱瑟琳」。我嚇得驚醒了過來,發現燭芯快燒到了下面墊著的舊書,整個房間有一股烤焦了的牛皮氣味。
    不好了!
    我趕快剪掉一段燭芯,滅了火,順便查看燒焦了的舊書。
    這是一本《聖經》,扉頁上寫著——

    「凱瑟琳‧英蕭的書」

    扉頁還簽了一個二十多年前的日期。
    書頁的空白位置都被寫滿了字,有些是斷斷續續的句子,有些則像是日記。我出於好奇,便開始讀起日記的內容。
    其中一夜的日記寫到咆哮山莊的某個星期天。
    我從中了解了一些來龍去脈:
    凱瑟琳‧英蕭的父親已經過世,她和個性殘暴的哥哥辛德雷同住,希斯克利夫竟是她很親密的朋友,但辛德雷和他的妻子則很討厭希斯克利夫。辛德雷後來成為山莊的主人,卻常常虐待希斯克利夫,限制凱瑟琳和他來往,甚至不准凱瑟琳和他玩……希斯克利夫就像個下人一樣,不能和他們同桌吃飯。
    「咦!這麼說的話,希斯克利夫本來不是這山莊的主人?」
    儘管我心中好奇,但日記沒提及之後發生的事,我也無法得知真相。
    之後,我又打起瞌睡來,沉沉睡去。

    這一晚,我做了可怕的噩夢。
    在夢中,我聽到「乒乒乓乓」的聲音,我周圍的人都在大打出手,甚至有很多根棍子朝我砸下。
    我突然又醒了過來。
    原來只是外頭狂風吹著窗外的樹枝,敲在窗戶上的聲音罷了。
    我翻了個身,又繼續睡。
    乒乒乓乓、乒乒乓乓……
    但夢裡還是持續出現敲打聲,我心想一定要抑制住聲音。
    意識恍惚之間,我將手穿過窗戶,去抓那煩人的樹枝。誰知,我沒有抓到樹枝,反而抓到一隻冰冷的小手。
    那隻小手緊緊抓住我,並傳來一個淒涼的哭訴聲:「讓我進去吧!讓我進去吧!」
    「你是誰?」我問。
    「凱瑟琳……我回家了,我在荒野迷了路,讓我進去!」
    「如果你要我放你進來,你得先放開我!」我說。
    手指終於鬆開了。
    我連忙把手從窗外抽回,拿了一些書擋在窗戶前。但那個聲音繼續哀叫道:「讓我進去!」
    「走開!」我大喊。
    我閉上雙眼,又睜開雙眼,那隻小手消失了,那個淒涼的聲音也消失了。
    噩夢彷彿到此結束,但是我錯了,窗外開始傳來碰撞聲,連窗前的書也被推倒了。我想跳起來,卻動彈不得……我嚇得尖聲大叫。

    這時,走廊傳來腳步聲,有人把門推開了。
    「是誰在裡面?」
    我坐起來,直冒冷汗,直到我認出對方是希斯克利夫。他穿著內衣和睡褲,手裡提著蠟燭。
    他的臉色和他身後的牆一樣白。
    「先生,是我,洛克伍德。」我大喊出來:「我做了個可怕的噩夢,忍不住在夢裡大叫,很抱歉吵到你。」
    「你怎麼會睡在這裡?是誰帶你來的?」他氣呼呼地說。
    「是你的管家齊樂帶我來的……」我一邊回答,一邊爬下床,開始換衣服,又說:「她大概是想證明這裡有鬼……沒錯,整個房間都是鬼!」
    希斯克利夫瞪著我。
    「你到底在說甚麼?你快回到床上,不要再亂叫了!」
    「你不用擔心,天一亮我就走,而且我不會再來的。我在這裡待不下去,現在要去院子裡散步。」我回答。
    「隨便你,你愛去哪就去哪吧!記得帶蠟燭……我等一下就去找你。」他喃喃說道。
    我走出了房間,但一時不知道要走哪一邊,便愣在門口。
    希斯克利夫沒有注意到我還在門口。
    他上了靠窗的床,推開了窗戶,突然哭了起來。
    「回來吧——凱瑟琳!再出現一次吧!親愛的!」他哭得悲傷欲絕。
    凱瑟琳?
    現在不是打探的時候,我不想讓他覺得尷尬,便悄悄下了樓,來到了廚房。
    咆哮山莊就是暴風包圍的地方,在這裡待了一晚,我覺得果然名符其實。
    我在廚房等到天色微亮,便趕緊逃進外面自由的冷空氣中。
    可是,當我快要走到花園,主人家希斯克利夫出現,並叫住了我,說要帶我穿過荒野。我很高興他要帶我離開這裡,因為整晚的積雪覆蓋了整個山野,路不好走,也很難辨認方向。
    我們朝畫眉莊園前進,一路上我們很少交談。
    「到這裡你自己走吧。」
    希斯克利夫只送到畫眉莊園的門口,他就掉頭離開。從莊園入口到宅第的大門只不過兩哩遠,我卻暈頭轉向迷了路。
    等我抵達大宅時,大鐘正好在敲十二點的鐘響。
    管家奈莉看到我很高興,她對我說:
    「太好了!我們都以為你完蛋了,甚至擔心你會屍骨無存。」
    「唉。」
    她說的沒錯,昨晚我真的出事了,我也以為自己要完蛋了。
    經過一路奔波的折騰,我拖著腳步上樓,換了套衣服,接著走進書房。我虛弱得全身無力,盯著僕人準備好的熱咖啡還有爐火,我都沒有心情好好享受。
    那窗外的鬼魅到底是甚麼回事?
    凱瑟琳是誰?
    為甚麼希斯克利夫會悲呼這個名字呢?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