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3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三章、英蕭家的過去

    我之所以來到畫眉莊園,是因為想遠離人群,摒棄一切社交活動。
    然而,待在書房沒多久之後,我開始覺得憂鬱、孤獨。
    當管家奈莉送來晚餐時,我便請她留下陪我聊天。她非常樂意,也很健談,話匣子開了就停不下來。
    「妳在這裡待很久了吧?十六年了?」我問。
    「十八年啦,先生。夫人結婚時我就來了,她死後,主人就把我留下當管家。」
    這時,奈莉停頓了一下,嘆息道: 「夫人死後,世事變化太多了!」
    「是嗎?妳目睹這些變故,都會很感慨吧?」
    「當然,除了傷心事外,還碰到許多麻煩。」她無奈地說。
    我很好奇咆哮山莊發生過甚麼事,那些人到底經歷過甚麼不幸,才弄到如斯模樣……我決定一探究竟,便向奈莉問:「為甚麼希斯克利夫住在咆哮山莊,而不是住在畫眉莊園?論位置和環境,那邊都要比這邊差得多……難道,他有經濟上的問題?」
    奈莉搖了搖頭。
    「先生,他很有錢,要住比這裡更好的房子都不是問題。但他很吝嗇,只要一聽說有新房客要搬來,可以增加好幾百英鎊的進賬,他就會毫不猶豫地讓出去。這很奇怪,他又沒有家人,還這麼貪錢。」
    「他不是有一個兒子嗎?」
    「是的,曾經有一個,但死了。」
    「那……那位年輕的希斯克利夫太太,就是他兒子的遺孀吧?」
    「是啊。」
    「她本來是哪裡人?真名是甚麼?」
    「她就是我過世主人的女兒呀!她本名是凱瑟琳‧林頓,但大家都叫她『凱茜』。」
    「甚麽?凱瑟琳‧林頓?」我吃驚地大叫。
    尋思了一會之後,我絕對肯定,這不是我昨晚看見的那個幽靈似的凱瑟琳。
    「那麼,妳昔日舊主的本姓是林頓囉?」我繼續問。
    「是的,先生。」她回答。
    我想起那個粗鄙無禮的年輕人,也想起他的名字。
    「那麽,那個哈里頓‧英蕭是誰?他跟希斯克利夫住在一起,他們是親戚嗎?」
    奈莉不厭其煩地說:
    「哈里頓‧英蕭是已經過世了的林頓夫人的姪子,是凱莤的表哥。凱莤的丈夫也是她的表兄弟,一個是母親那邊的親戚,另一個是父親那邊的親戚。希斯克利夫娶的是林頓先生的妹妹,我這樣說你會比較好理解吧?」
    這堆人的關係真複雜,我費神想了一會才稍為弄懂。
    「先生,你去過咆哮山莊,我想問你,凱莤現在還好嗎?」
    「你是說希斯克利夫太太嗎?她看來很好,但我想她過的不太開心。」
    「哎呀,這一點我不感到奇怪!那麼你覺得那個主人怎麽樣?」
    那個主人說的就是希斯克利夫,他就是奈莉現在的僱主,我看得出她對他有所畏懼,而這種畏懼並不是出於尊敬。
    「他十分粗暴,難道他的性格向來如此嗎?」
    「沒錯,你還是少跟他來往的好。」
    「你知道他的過去嗎?」
    「他的事我知道的可多了,但我不清楚他是怎麼致富的,還有他的身世來歷……沒有人知道他的父母是誰,他是個沒有姓氏的男人。」
    「奈莉,請妳再告訴我這位鄰居的事吧!不然我會睡不著的。」
    她似乎樂於和我分享,便拿著針線活來,開始說起往事。


    (管家奈莉對過去的憶述由此開始)

    我來這裡之前,在咆哮山莊待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    自小辛德雷‧英蕭就由我母親負責照顧,他是英蕭老先生的兒子。辛德雷和我同年,他的妹妹凱瑟琳則比我們小八歲。
    有一天,英蕭老先生說要去利物浦辦事,等到他在三天後回來,身旁竟然多了一個髒兮兮、衣衫襤褸的黑髮小男孩。
    這男孩的年紀和凱瑟琳差不多,老爺說:「我看到他在大街上遊蕩,孤苦伶仃,餓著肚子又無家可歸……我便帶他回來。我想收養他。」
    就這樣,小男孩的到來讓大家都嚇了一跳,也讓大家難以接受。尤其是英蕭老夫人特別生氣,甚至口出惡言,怒罵那個小男孩。
    那個小男孩就是希斯克利夫。
    辛德雷一直很討厭希斯克利夫,夫人也反對收養他這件事,而我也不太喜歡他的個性。
    只有凱瑟琳和希斯克利夫的感情很要好,成了很親密的朋友。
    希斯克利夫是個奇怪的小孩,整天悶悶不樂,總是擺出憂鬱的樣子。但他特別能吃苦忍耐,每當辛德雷打他時,他都不會叫,也不會哭。辛德雷比他大八歲,他又怎麼反抗呢?也許,希斯克利夫受盡了虐待,漸漸也變得麻木了。
    當老爺發現兒子會欺負希斯克利夫時,老爺非常生氣。顯然,希斯克利夫最得老爺的疼愛,這也讓辛德雷認為他是奪取自己父親歡心的入侵者。
    我常納悶為甚麼老爺會那麼喜歡希斯克利夫。
    因為這孩子從來不會對老爺表達出任何情感,或者做出一些表示感激的行為。但老爺的偏心,希斯克利夫是知道的,他亦利用這一點來對付辛德雷。我記得有次老爺買了一對小馬回來,分給辛德雷和希斯克利夫各一匹。希斯克利夫選了比較漂亮的馬,但他的馬後來傷到腳,他就想和辛德雷交換。
    當時我剛好在場,聽到希斯克利夫對辛德雷說:
    「把你的馬給我,如果你不願意的話,我就告訴你爸,說你是怎麼欺負、打我的。」
    辛德雷打了他一巴掌,並撿起一根鐵棒,說道:「滾開!」
    「你丟啊!我還要跟你爸說,等到他一死,你就要把我趕走。」
    辛德雷真的扔鐵棒,砸中了希斯克利夫的胸口——這簡直就是謀殺!希斯克利夫向後倒跌,不幸中的大幸,他很快又站了起來。
    希斯克利夫臉色蒼白,只是冷冷地瞪著辛德雷。
    辛德雷指著身旁的馬,大喊道:
    「你要就給你,你這個吉普賽小鬼!」
    「吉普賽小鬼」是一句充滿歧視的話,希斯克利夫正欲過去牽馬,辛德雷突然一拳打倒希斯克利夫,讓他摔倒在地上。
    辛德雷得逞之後,拔腿就跑。
    希斯克利夫沒說半句話,他默默地站起來,若無其事繼續做他的事情,這種反應令我感到相當吃驚。
    等到他回到屋裡,他也沒有向老爺告發這件事。
    我還以為他沒有報復心,但我錯了,這你之後就會知道了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