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4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四章、林頓家的過去

   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,英蕭老先生的身體每況愈下,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暴躁。一點小事都會讓他很生氣,如果有人故意刁難或欺負希斯克利夫,他就會更加生氣。
    有幾次,辛德雷當著父親的面,對希斯克利夫出言不遜,氣得他老人家大發雷霆。他抓起拐杖要打辛德雷,可是又沒有力氣,只能氣得全身發抖。
    可憐的英蕭老夫人,就在希斯克利夫入門之後兩年,她就因病去世,所以無人管教辛德雷。
    最後,我們的牧師勸老爺送辛德雷去學院讀書。
    老爺看到自己的兒子要離家,他很難過。即便心裡不願意,老爺還是同意了。我滿心希望接下來可以天下太平,可惜,因為凱瑟琳和約瑟夫兩人,家裡還是無法相安無事。
    約瑟夫在咆哮山莊做事長達六十年,個性相當嚴厲以及死板,在我眼中他只是個自以為是的基督徒。
    當時,約瑟夫見老爺的身體每況愈下,竟然猖狂起來,常常向老爺大講特講最讓他揪心的事。約瑟夫加油添醋編造事端,指責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,尤其常常渲染凱瑟琳是如何的壞。
    「你對孩子的管教太寬鬆了啦!」
    這便是無情地折磨老爺,責怪他不是個稱職的父親。
    但不可否認,凱瑟琳的個性的確有點古怪。
    她是位小美人,有著濃密的黑色鬈髮、迷人的雙眼和甜蜜的笑靨。她很淘氣又愛搗蛋,總是不停說話,又唱又跳,充滿熱情。她常常玩家家酒,扮演女主人,對大家發號施令。要是希斯克利夫和辛德雷不聽她的話,她就會對他們動手動腳。
    不知道為甚麼,凱瑟琳非常喜歡希斯克利夫。
    小時候,兩人試過比膽量,一起站在墳場中間,叫野鬼快出來。總之,這對頑童小時候就是形影不離。
    如果我們想要懲罰凱瑟琳,最厲害的一招就是禁止兩人見面,把她跟希斯克利夫分開。
    事實上,她為了希斯克利夫所挨的罵,比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都要多。

    不久,在十月的一個晚上,英蕭老先生坐在火爐邊的椅子上,靜靜地安息了。
    凱瑟琳和希斯克利夫都很難過,兩人一直哭,但當時我要趕緊去村裡找醫生,沒空安慰他們。
    我一回到家裡,立刻直奔孩子們的臥室。
    雖然已過了半夜十二點,兩個孩子始終還沒睡。他們一直在互相安慰,用天真爛漫的話把天堂描繪得那麽美好。他們想出來的話,比我能想到的更能叫人忘掉悲傷。我一邊抽泣,一邊傾聽,不由得希望大家全都能平平安安進入天堂。
    等辛德雷趕回家奔喪時,身旁多了個妻子,這可讓我們大吃一驚。在此之前,我們無人得知他已經結婚的事,即使連老爺也不知情。
    他的妻子很漂亮也很年輕,她非常的瘦,雙眼像寶石一樣亮晶晶的。她叫做法蘭絲,她在葬禮上不斷顫抖,還放聲大哭,看起來驚恐萬分。後來,她才跟我說她很怕死亡。我還發現她上下樓時,呼吸常常很急促,常常聽到一點聲響就會大驚小怪。
    一開始,法蘭絲還挺喜歡凱瑟琳,但漸漸地,她就對凱瑟琳失去熱情。
    同樣地,她也不喜歡希斯克利夫。她只要對辛德雷表達對希斯克利夫的不滿,就會勾起辛德雷往日受辱的心頭之恨。
    辛德雷繼承了山莊之後,便禁止希斯克利夫跟大家平起平坐,甚至要他去廚房和僕人待在一起。辛德雷還吩咐牧師不要再來教他讀書,要他去莊園和其他貧苦的孩子一起在日曬下做粗活。
    剛開始,希斯克利夫還能忍受辛德雷的虐待,因為凱瑟琳都會陪伴他,還會教他自己學過的東西,和他一起在田裡工作或嬉戲。
    兩人青梅竹馬長大,辛德雷也管不了妹妹凱瑟琳的行蹤,唯一的手段就是常常懲罰兩人。辛德雷對希斯克利夫的虐待變本加厲,鞭打、摑耳光……簡直不把這個孩子看作人對待,希斯克利夫的身上滿是又藍又黑的瘀青。
    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還是常常見面。
    只要這兩人能在一起,他們甚麼痛苦都可以不在乎。

    一個星期天的晚上,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在家裡嬉戲,因為發出了一點噪音,就被趕出起居室。
    當我走去叫他們吃飯時,卻看不見人影。我們找遍了整個房子,就是找不到人。辛德雷還因此大發雷霆,叫我不准讓他們進門。
    等大家都去睡了,我還是很擔心,無法入眠。我打開窗戶,看看他們是否在外面。因為正在下大雨,我下定決心,要是他們回來了,就算違反禁令,我也要讓他們進來。
    沒多久,我的目光穿過窗口,看到有人提著一盞燈,那是希斯克利夫。
    他單獨一人,我趕緊跑下樓開門。
    「凱瑟琳呢?她是不是出事了?」
    「她在畫眉莊園,本來我也想留下,但他們都不理我。」
    「哎呀,你們麻煩大了!你們為甚麼要去畫眉莊園呢?」
    「我先把外套脫掉,再跟妳說發生甚麼事。」他一邊回答,一邊脫下濕透了的外套。
    畫眉莊園本來屬於林頓家族,與英蕭家族是世交。所以,當我一聽到凱瑟琳在那邊留宿,頓時感到安心了不少。
    換完衣服之後,希斯克利夫就對我說出整件事的經過。

    凱瑟琳和我溜出去之後,到處沿山路閒晃。我們看到了畫眉莊園的燈光,就想去偷窺別人家裡的情況。
    我們躲在起居室的窗戶外,裡面的燈是亮著的,我們看到……哇!真漂亮!地板鋪著紅地毯,非常華麗。桌椅都套著紅布,天花板非常潔白,還鑲著金邊,中間吊著有銀鏈的水晶燈,照出一片柔和的亮光。
    房間裡只有林頓先生的孩子,就是艾德加和他的妹妹伊莎貝拉。你猜他們在做甚麼?伊莎貝拉,我猜她只有十一歲,比凱瑟琳小一歲……她躺在房間的另一頭,在那邊放聲大叫。而艾德加在壁爐這一邊低頭啜泣。桌子中間有一隻小狗,我猜他們在為那隻狗吵架。
    看著這兩個被寵壞的小孩,我們不禁笑了出來,結果被他們聽到了。他們嚇得大叫父母親過來。這時,前門突然被打開,我們掉頭就跑。我抓起凱瑟琳的手,拉著她奔跑,但她突然跌倒了。
    凱瑟琳對我說:『你快跑,希斯克利夫,快跑啊!他們放狗出來,我被咬住了!』
    原來惡犬咬住了她的腳踝,但她沒有失聲痛叫。
    後來,一位僕人提燈趕過來,把狗趕走。他抱起凱瑟琳的時候,她已經昏了過去。僕人就將她抱進屋裡,我尾隨在後。
    『發生甚麼事了?』林頓先生問。
    『先生,我們抓到這個小女孩,還有一個男孩,他看起來像是偷東西的慣犯。』
    林頓先生把我牽到華麗的吊燈底下,艾德加和伊莎貝拉都在場。
    『爸爸,這個人好可怕喔!把他關進地下室吧!』伊莎貝拉指著我說。
    艾德加望著凱瑟琳,突然大叫:『她是英蕭小姐!我在教堂看過她。』
    『英蕭小姐?怎麼可能!』林頓夫人大叫,等她再細看凱瑟琳的臉,便說:『沒錯,她是英蕭小姐。艾德加說的沒錯!』林頓夫人看了看我的臉,又說:『但她怎會和一個吉普賽小偷在外面亂跑呢?』
    林頓先生幫我說話:『他不是吉普賽人,也不是小偷……英蕭老先生在利物浦看到這孩子,便把他帶回家領養。』
    林頓夫人很討厭我,直接對先生說:『他搞不好是個壞孩子,我不喜歡他,我不要他待在房子裡。把他帶出去!』
    雖然我不想留下凱瑟琳獨自離開,但僕人把我推進花園,強迫我走回家。我只好把她留在那裡,冒著大雨回來……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