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8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八章、希斯克利夫復仇記

    有一天,希斯克利夫來到畫眉山莊,伊莎貝拉正在外面的庭院。
    我站在廚房的窗戶旁,但他們看不到我。希斯克利夫走向伊莎貝拉,說了幾句話。伊莎貝拉很難為情地想要走開,但希斯克利夫攔住了她,向房子這邊瞄了一眼,然後就抱住她,親了下去。
    儘管外面的人未必聽得見,我破口大罵:
    「你這個賤男人!背信棄義!你是一個偽君子!」
    「奈莉,你在罵誰啊?」
    身旁傳來凱瑟琳的聲音,原來她正站在我的身後。
    我自然而然指住了窗口。
    凱瑟琳望出窗外,目睹了希斯克利夫和伊莎貝拉在一起。
    隔了半晌,我期待的好戲終於要上演,希斯克利夫打開廚房的門,獨自走了進來,凱瑟琳正在那裡等他。
    「我跟你說過離伊莎貝拉遠一點,否則我就跟艾德加告狀,你以後就別想再進門了。」凱瑟琳很生氣,但情緒沒有失控。
    「只要她願意,我就有權吻她,妳憑甚麼反對我!我又不是妳的老公,妳吃甚麼醋!」希斯克利夫回話。
    「我才沒吃醋!我只是提醒你。你、你要是那麼愛她,你就娶她啊!」凱瑟琳激動地說。
    此時,我按捺不住,終於要插嘴:
    「別亂說話!林頓先生會同意讓這種人娶他妹妹嗎?」
    希斯克利夫那低壓的雙眉下,彷彿露出黑色的火焰,瞳孔裡潛伏著未開化的野性。
    「就算一家之主不同意,我也照樣會娶她的。至於妳,凱瑟琳,我想讓妳知道,妳一直對我非常狠毒——非常狠毒!妳聽見沒有?如果妳以為我會被妳哄倒,而放棄我對英蕭家的復仇,那妳就錯了!對了,我要感謝妳,妳讓我知道了伊莎貝拉的愛意,我一定會好好利用這一點的!」
    「我哪裡對你狠毒了!你要報甚麼仇?打算怎麼報仇?」
    「放心,我不打算對妳報仇,那不是我的計畫。」
    兩人繼續爭吵,我乘機離開,獨自上樓,去向艾德加告狀。
    當我一走進書房,艾德加就問:
    「奈莉,你有看到夫人嗎?」
    「有,先生。她在廚房裡,和希斯克利夫在一起。」
    就在艾德加的面前,我一五一十說了在庭院發生的事,還有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吵架的內容。我這麽說出實情,說到底是為了凱瑟琳著想,除非她事後袒護希斯克利夫,幫忙瞞騙丈夫,否則艾德加一定會採信我的說法。
    「先生,我想你應該出面。」我的語氣強硬。
    艾德加想了一想,便匆匆忙忙地跑下樓,走進廚房。我也跟著進去,這時候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仍在爭吵。
    艾德加對希斯克利夫大吼:
    「夠了!你出去!不准你再來我的莊園,這裡不歡迎你。」
    希斯克利夫發出「哼」的一聲,一轉身就離去了。
    因為艾德加的逐客令,自此希斯克利夫就不能再來訪。這樣的事令凱瑟琳很難過,她頓時失魂落魄,要我帶她上樓休息。
    「奈莉,我頭好痛!你跟艾德加說我病了,不想見他。」她特別叮嚀。
    不過,我並沒有照做。
    一會兒後,先生走進夫人的房間,我放心不下,便站在房外聽著動靜。
    「妳以後還要再跟希斯克利夫見面嗎?」他的語氣是嚴肅的。
    「我不想談這件事。」她的聲音是冷冷的。
    「我想知道,妳是要我,還是要希斯克利夫?妳不能同時和我們兩人要好,妳只能選一個。」
    這問題沒有得到答案,我只聽到凱瑟琳的尖叫:
    「求求你離我遠遠的,我不想再談這件事!走開!」
    接下來幾天,凱瑟琳把自己關在房裡,不肯吃東西。
    至於艾德加,他成天窩在書房裡消磨時光,對妻子的情況不聞不問。
    我知道,他去跟伊莎貝拉談了很久,要她對希斯克利夫死心。可是伊莎貝拉的回答總是閃爍其詞,他甚麽話也套不出來,兄妹之間的對談不歡而散。
    最後,艾德加鄭重其事,向伊莎貝拉撂下狠話:
    「如果妳讓希斯克利夫繼續追求妳的話,那麽我們兄妹之間的一切關係,就將全部斷絕!」

    到了絕食的第三天,我給凱瑟琳送上一些餐點,很欣慰她不再倔強,願意吃東西了,餓得狼吞虎嚥。
    「艾德加呢?」她向我問起。
    「他在書房裡,他這幾天都在看書。」
    聽到艾德加竟然如此絕情,凱瑟琳難以忍受,脾氣整個發作起來。
    「讓我死了吧!既然沒有人把我放在心上,我倒不如死了!」
    她氣得抓狂,用牙齒撕咬枕頭,然後要我打開窗戶。現在是冷冽的寒冬,外面的風很大,所以我不肯打開。她立刻哭了起來,開始把枕頭的羽毛撒滿整個房間,到處都是一片凌亂。
    我已經開始對她失去耐性。
    「不要再扔羽毛了,躺下!妳需要休息。」我聲如洪鐘。
    當我在房間四處撿拾羽毛,凱瑟琳終於安靜下來。
    「我還以為我在咆哮山莊呢!我以為我躺在我的床上,真希望我是在躺在老家那張自己的床上。」她聲音沙啞,含糊不清地說:「還有那些樅樹被風吹打在窗上的聲音,噢,讓我好好感受一下這清新的風吧!」
    為了滿足這樣的要求,我便把窗戶打開了一些,讓冷風稍微吹進來。但我很快又再把窗戶關上,凱瑟琳好沒來由在床上哭了起來。
    「我待在房間裡多久了?」她哽咽道。
    「已經三天了,夫人。」我回答。
    「奈莉,再把窗戶打開,不要關上!」
    「不行,夫人,妳會著涼的。」
    「那我自己來開。」
    我來不及阻止凱瑟琳,她便跳下床,把窗戶打開,將頭探了出去。我想把她拉開,但她的力氣居然比我大。
    她瘋了!
    天氣太冷了!我東張西望,看看有甚麼東西可以給她披上,這時候艾德加好像聽見我的呼叫,終於過來看看。
    「先生,可憐的夫人病了,她不肯待在床上,你得想想辦法啊!」我喊道。
    「凱瑟琳病了?奈莉,快把窗戶關上!」
    言畢,艾德加終於放下架子,過去關心妻子。
    「凱瑟琳,妳到底是怎麼啦?」
    她轉過頭看他,那是一張蒼白又憔悴的臉。
    艾德加彷彿認不出眼前人,不禁愣了一會兒。
    「先生,她需要靜養,我們得小心,不要再惹她生氣了。」我說。
    「奈莉,妳不必再勸我,妳既然知道她的性格,還縱容我冷待她。要是妳不跟我說希斯克利夫和她的事,她就不會變成這樣子!」
    艾德加開始無理取鬧。
    我氣沖沖地說:「我只是為這個家盡責盡心盡力!我把發生的事告訴你,卻得到這樣的責怪!好吧!以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。」
    沒想到凱瑟琳突然大喊:「對!奈莉是我們的敵人,她是奸細!妳這個老巫婆,我要妳後悔!」
    接著,她拼命掙扎,想從艾德加的手臂中掙脫。
    我一方面是懶得管了,一方面是擔心事情鬧大,便趕緊跑出房間。
    在我迴避之後,腦裡滿是一個念頭:
    「她需要看醫生。」
    無懼外面的黑夜,我披上斗篷,往村裡走去。
    當我經過花園時,看到了一個白色的東西在晃動。
    「天呀!」
    我走近一看,不禁失聲驚叫。
    吊在樹上的東西竟然是伊莎貝拉的小狗,幾乎快斷氣了!
    太過分了!
    我趕緊把小狗放下來,替牠鬆綁,把牠抱到花園裡去。
    與此同時,遠遠傳來馬蹄落地的聲音。
    請你想一想,在凌晨兩點,竟然會有馬蹄聲,這不是很奇怪嗎?但當時心煩意亂,我忙於為凱瑟琳找醫生,就沒有再多想。

    來到醫生的居所,我向他描述凱瑟琳的病況,醫生決定冒夜出診。
    「她之前三天沒吃東西,現在身子很虛弱,而且像發瘋了一樣。」我說。
    「我聽說希斯克利夫回來了,這是真的嗎?」醫生問。
    「是真的,他常常來畫眉莊園,不過我家主人不准他再來了。主人很擔心伊莎貝拉,因為她愛上希斯克利夫。」
    「伊莎貝拉真是傻呀!林頓先生得把她看好才行。村裡有人說,昨天晚上看到她和希斯克利夫散步,地點是你們房子後面的田園,那人還聽見希斯克利夫要她一起私奔呢!」醫生說。
    一聽到這個消息,我一陣驚慌,比醫生先走一步,連忙趕回家,衝到伊莎貝拉的寢室。果然不出所料,房間已人去樓空。
    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,主人正在為凱瑟琳的事煩惱,要是讓他知道這件事,他如何又能經得起接二連三的打擊?所以,我決定暫時隱瞞。
    醫生來看完診,在返回村裡前,跟艾德加及我交待一聲,叮囑道:「林頓夫人沒有生命的危險,只要好好休息,給她良好的氣氛,她就會好起來。」
    隔天早上,住在村裡的一位女僕著急跑來,傳達伊莎貝拉私奔的消息。
    艾德加起先不相信,還立刻吩咐我去檢查她的房間。我假裝跑去伊莎貝拉的房間,盡快繞了一圈,便回來告訴先生:「小姐確實不在房裡。」
    艾德加靠著床邊坐了下來,抬起頭不發一言。
    「伊莎貝拉愛去哪兒,就去哪兒,這是她的權利,是她自己選擇的路……以後,在我面前,不要提到她的名字。」
    對於這件事,他只說了這些話。
    從此,所有人再也沒有多問,也沒有提起伊莎貝拉。只是,艾德加叮嚀我,如果我知道她的下落,不管她在何方,都要把家裡屬於她的東西送過去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