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09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九章、伊莎貝拉的來信

    兩個月下來,伊莎貝拉毫無音信。
    在這兩個月裡,凱瑟琳生了場大病,這期間艾德加整天守候在旁。
    凱瑟琳的身體開始有起色,艾德加這才放寬心。
    主人一心希望她能夠完全康復,不只是因為他愛她,也是因為她懷孕了,那是他唯一的繼承人。
    冬去春來,一眨眼就到了三月,凱瑟琳的肚子越來越脹,但她的病情還是反反覆覆,一直沒有好轉,令人非常擔心。
    在伊莎貝拉私奔之後大約半年,寄了一封信給她哥哥,說她已經和希斯克利夫結婚了。整封信平鋪直敘,但在信末加了幾句道歉的話。她說她很抱歉傷害了家人,請哥哥原諒。
    但艾德加沒有回信。
    兩個星期後,伊莎貝拉又來信了,這次是她寫給我的信……那封信我還留著,現在我可以找出來……好,信就在我這裡。
    我可以讀給你聽,洛克伍德先生。

    親愛的奈莉:
    我和希斯克利夫回來了,昨晚抵達了咆哮山莊。我知道凱瑟琳病了,我想寫信問候她,但我沒辦法。哥哥沒有回我的信,所以我寫給妳。請你轉告他,我愛他,也很想念他,希望能再見他一面。
    這下面的話是寫給妳一個人看的,我想問妳兩個問題:
    一、妳以前在咆哮山莊工作,怎麼有辦法忍耐而沒有瘋掉?這裡一點人情味都沒有。
    二、希斯克利夫到底是人還是魔鬼?我究竟嫁給了甚麼男人?
    我在這裡受到的待遇,實在太糟糕太可怕了。
    這裡的人對我很冷淡,我吃不好也睡不好,更別提希斯克利夫對我有多惡劣了!我覺得好孤單,心中的委屈無從訴說。我真的是瞎了眼。我恨他!請不要透露這封信的內容,不要讓山莊的任何人知道。妳快來找我吧!
    伊莎貝拉


    §

    看完信,我立刻就去找艾德加,向他轉告伊莎貝拉的慘況。
    先生准許我去看她,但他拒絕探望伊莎貝拉,也不會寫信給她。
    「我們兩兄妹已經一刀兩斷了。」
    先生的絕情讓我感到非常傷心。
    我只好獨自離開莊園,前往咆哮山莊。
    荒山之上的山莊還是那麼的悲涼。
    當我抵達大宅,伊莎貝拉和希斯克利夫都在起居室。希斯克利夫的外表看起來像個紳士,伊莎貝拉看起來則像個黃臉婆,蓬頭垢面非常邋遢。我看了一下四周,房間髒亂不堪,到處都是灰塵。
    伊莎貝拉沒有收到艾德加的回信,顯得非常失望。
    希斯克利夫立刻向我問起凱瑟琳的事。
    「林頓夫人的身體正在復原,但她的病情還是很重。希斯克利夫,如果你真的關心她,就不要再去打擾她,你應該離開這個地方。林頓先生一定會照顧她的,她好歹是他的妻子。」
    「嘿,妳以為我會就這樣把凱瑟琳交給他嗎?奈莉,在妳回去前,妳一定要答應讓我和她見一次面。我一定要見到她!懂嗎?」
    對著傲慢的希斯克利夫,我堅決拒絕他的無理要求:
    「你不可以見她,我不會幫這個忙的!她好不容易就要忘掉你,看到你只會讓她受到煎熬,病情加深。」
    「妳以為她真的忘了我嗎?妳知道這是不可能的,奈莉!比起艾德加,她更想念我,更愛我!」
    伊莎貝拉叫道:「奈莉,妳千萬不要相信他的鬼話!凱瑟琳和艾德加很恩愛,我哥哥的為人重情重義,跟這個壞男人完全不一樣!」
    希斯克利夫面帶不屑,故意刺激伊莎貝拉:「嘿,妳哥哥愛妳,有像他愛凱瑟琳那樣嗎?妳出走時,他有關心妳嗎?他有來找妳嗎?」
    「他並不知道我受了甚麼苦。」伊莎貝拉悻然道。
    希斯克利夫轉過臉來,向我說話:
    「奈莉,我們要從畫眉莊園離開時,我把她的小狗吊起來,而她竟然縱容我這麼做。我還以為無論我怎麼對她,她都不會恨我……現在,我終於讓她恨我了。」
    接著,他拉住伊莎貝拉的手臂,把她從房間推出去,喊道:「妳上樓去!我要和奈莉講一些話。」
    這個厚臉皮的男人,居然死心不息,繼續和我談安排他和凱瑟琳見面的事。
    唉,洛克伍德先生,我拒絕了五十次。
    可是,最後他還是逼我答應了他的要求,說到底我還是怕他會硬來,直接闖進畫眉莊園搗亂。
    「艾德加下次要出門時,妳通知我,我就過去。奈莉,你一定要確保沒有其他人在場,答應我!」
    希斯克利夫一邊說,一邊遞給我一封寫給凱瑟琳的信。
    我這樣做,到底是對還是錯?
    現在看來是做錯了,但我當時認為,只要這樣做,就能避免兩個男人正面起衝突……我還暗中盼望,凱瑟琳見了他之後,病情說不定也會好轉。我比誰都清楚,凱瑟琳久病不癒,再這樣下去真的很不妙。
    希斯克利夫變成這樣子,我自覺也有責任,這是我內心永遠的缺塊。我在心中發誓:「這是我最後一次幫希斯克利夫做事。下不為例!」

    我一直等待。
    直到星期天大家都去了教會,我才有機會把信交給凱瑟琳。
    當時,凱瑟琳穿著一件白色的洋裝,身上披著一條披肩。一如既往,她獨自坐在向外敞開的窗邊。儘管她是個大腹便便的孕婦,臉色卻異常蒼白,眼神空洞,神情恍惚,看了就是令人心疼。
    「林頓夫人,這裡有一封信要給你。」我輕聲說話:「妳最好馬上讀一讀信,因為有人正等著回信……這是希斯克利夫給妳的信。」
    凱瑟琳露出苦惱的神情,困惑了一會兒,才把信封拆開來讀。她讀完信之後,只是嘆了口氣,用手指著信的署名,怔怔地盯著我。
    「他很想見妳……」
    在我說話的同時,我看見樓下的看門狗豎起了耳朵,像是要吠叫一樣,但隨即又把耳朵貼伏下去,搖搖尾巴,好像見到熟人一樣。
    這時,有腳步聲走來,沒多久,希斯克利夫就走了進來。
    他將凱瑟琳擁進懷裡,親吻了她好一段時間。他沒有直視她的臉,感到悲痛欲絕。他一看見她,就跟我一樣,知道她活不久了。
    「喔,凱瑟琳!我的生命哪!這叫我怎麼受得了啊!」他喊道。
    凱瑟琳這時把他推開,說道:「你現在還要我怎麼樣?你和艾德加都傷透了我的心,卻想得到我的憐憫!我不會的!你已經把我害慘了,你心滿意足了吧!在我死後,你還可以活好久呢!」
    希斯克利夫的眼神充滿痛苦。
    「當我被埋進土裡,你會快樂嗎?你會把我忘掉嗎?二十年後,你還會不會說很久以前曾愛過我?」
    「不要這樣折磨我,凱瑟琳。我不可能忘記妳的。」
    「噢,希斯克利夫,我……我不希望你遭受到比我更大的痛苦,我只希望我們永不分離。」凱瑟琳哭著說。
    希斯克利夫站起來,不想讓凱瑟琳看到自己的臉。
    「希斯克利夫!」她叫道。
    凱瑟琳很虛弱,但還是硬要站了起來。希斯克利夫轉過身來,眼裡泛著淚光。她想衝上前,但跌倒了。希斯克利夫連忙過來扶她,將她緊緊抱在懷裡。
    希斯克利夫淚如雨下,向凱瑟琳傾吐心聲:
    「妳為甚麼要離開我?妳太殘酷了,妳過去為甚麼嫌我沒錢呢?既然妳說愛我,為甚麼不等我,要丟下我和艾德加結婚呢?我沒有傷妳的心,是妳讓自己心碎的。妳這樣對我,我要怎麼活下去?」
    「你不用管我!我的死是罪有應得。你也曾離開我、拋棄過我,但我原諒了你,你也原諒我吧!」凱瑟琳哽咽地說。
    這時,我望出窗外,看見下面站著一群人。
    噢!艾德加他們由教堂回來了。
    「主人回來了!你要走了,希斯克利夫。快下去吧!」我喊道。
    「我不許你走!」凱瑟琳緊緊抱住希斯克利夫,竟然不讓他離開。
    「我只是離開一下子,等會兒再回來。」
    「不要!不要走!不要走!我要死啦!我要死啦!」
    凱瑟琳緊緊抱住他不放,在大喝一聲之後,突然昏了過去,倒在希斯克利夫的懷裡。
    這一下水洗也不清了,艾德加走了進來,一看到希斯克利夫,憤怒得臉色都發白了。希斯克利夫抱起凱瑟琳,走向艾德加,低聲下氣地說:「先救她要緊,有話之後再說。」艾德加這才忍住怒氣。
    當天午夜十二點,凱瑟琳的孩子就出生了。
    那孩子就是凱茜。
    在凱茜出生兩個多小時之後,凱瑟琳就去世了。
    在死前,她的神智始終沒有清醒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