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10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十章、咆哮山莊的新主人

    喪妻之痛令艾德加陷入深切的痛苦,而對林頓家族最大的影響,就是凱瑟琳沒有留下任何男嗣。
    隔天一早,我趁主人還沒睡醒,趕著去找希斯克利夫,告訴他這個噩耗,只希望這件事盡快過去。
    但我有一股預感,就是他徹夜沒有離開,一直在林頓家附近徘徊。
    結果我這番猜想成真,他就站在花園的一棵樹下。
    希斯克利夫抬起頭說:
    「她死了!妳還沒告訴我,我就已經知道了。」
    看著他慟哭的一刻,我心中湧起同病相憐的感覺,跟他一樣痛哭流涕。我難過不僅是為了凱瑟琳,也為了希斯克利夫——這對孩子形影不離嬉戲的樣子,驀然在我的腦海裡浮現。
    希斯克利夫嘴裡唸唸有詞,似乎想擠出凱瑟琳的名字,卻喊不出半點聲音。他默默地壓抑自己內心的痛苦,最後好不容易終於開口:「她是怎麼死的?」
    「很平靜,她就像小羊那樣安詳地沉睡。」
    「不,凱瑟琳,妳不能離開我!只要我還活著,妳也不得安眠!妳說我害慘妳,那就讓妳的鬼魂纏住我不放吧!死者會對他們怨恨的人陰魂不散,妳就永遠跟著我吧!沒了妳,我活不下去啊!」
    希斯克利夫把頭往後仰,不停往樹幹上猛撞,像垂死的野獸一樣咆哮。
    那一刻我看清楚他隱藏的一面,他的本質還是有血有感性的人類。
    凱瑟琳以林頓夫人的名分下葬。
    下葬日就是她死後的第一個星期五。
    她的靈柩就暫放在大廳裡,艾德加徹夜不眠地都在大廳守靈。
    至於希斯克利夫,他每天晚上也都守在屋外,同樣廢食忘寢……這件事除了我,誰都不知道。
    後來,我們邀請辛德雷來參加她妹妹的葬禮,雖然他口頭上沒有推託,但他始終沒來。
    伊莎貝拉沒有受到邀請。
    因此,在場除了凱瑟琳的先生,就再也沒有其他親屬,送殯的全是佃農和僕人。

    星期五的喪禮結束之後,天氣驟變,颳起了寒風,也開始下雪。
    艾德加在樓上睡覺,我在客廳照顧寶寶。
    這時,伊莎貝拉突然衝了進來,她的頭髮濕答答的,滿身都是泥濘。更奇怪的是她沒有穿外套,腳上只穿著拖鞋,耳朵下面還有一道裂傷。
    「我是從咆哮山莊逃出來的!叫僕人立刻準備馬車。奈莉,妳要救我,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地方!」她喘著氣說。
    伊莎貝拉等我點頭應允,才肯讓我為她更衣和包紮傷口。接著,我給她端來一杯熱茶。
    「奈莉,我想跟妳待在一起,但希斯克利夫不會允許的。他不想我在畫眉莊園過得太快樂,他希望我陪他一同受苦。我想不透為甚麼凱瑟琳會喜歡他,他是一個怪物,他不是人!」
    她開始哭了起來,繼續向我訴苦:「希斯克利夫現在白天都把自己關在房裡,到了晚上就去荒野,直到清晨才回來。昨天,他從荒野回來時,辛德雷和我正在客廳。當時前門是鎖上的,他進不來,就開始敲門,吵得辛德雷很火大。」
    當我聽到這裡,我就猜到一定會出事了。

    伊莎貝拉說當時辛德雷拿了一把刀,藏在他的懷裡。
    「讓他在外面多待五分鐘。」
    辛德雷露出陰森的眼神,瞪著伊莎貝拉,又說:「坐下,甚麼話都不要說!我要去宰了他,他搶走我的一切……我跟他借了一筆錢去賭博,結果輸了,現在咆哮山莊是他的了。他根本是處心積慮要引我上當!妳也是被他騙了,奪走了一切吧?今天我要替天行道,為大家出口氣……』
   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,窗口突然出現希斯克利夫的臉,他的頭髮和衣服都覆蓋著白雪,表情很嚇人。
    砰!他用力敲打窗戶,把玻璃都敲碎了。
    伊莎貝拉向他發出警告:
    『你不要進來!你還是到別處去吧!如果你闖進來,有人會殺了你的!』
    說時遲那時快,辛德雷已經朝窗戶衝過去,刀口對著希斯克利夫的脖子刺去。但是,希斯克利夫抓住了辛德雷的手,刀子一轉,就深深刺進施襲者的手腕,鮮血立刻湧出。
    嗚!辛德雷慘叫一聲,後退時摔了一跤。
    希斯克利夫從窗戶跳進來,抓住辛德雷的肩膀,將他的頭往石地板撞了幾下。他發洩了一陣才住手,把半死不活的辛德雷拖到椅子旁,幫他包紮傷口,然後不發一語地走出房間。
    就這樣又過了一天。
    翌日,伊莎貝拉一早下樓,又看到辛德雷和希斯克利夫登在廚房裡對峙,這兩個男人的臉色都很差。她一直怨恨希斯克利夫,看到丈夫這麼虛弱的樣子,竟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    伊莎貝拉為了以牙還牙,居然給辛德雷遞上一杯水,大聲指責希斯克利夫:「他害死了你妹妹,現在他也想把你幹掉,真是太可惡了!要不是因為他,你妹妹至今還會好好地活著呢!」
    這番話刺痛了希斯克利夫。
    「妳滾!不要再讓我看到妳!」他嘆口氣說。
    那一刻希斯克利夫淚流滿面,伊莎貝拉突然之間不再怕他。
    「我也很愛凱瑟琳啊!不怕告訴你,在你歸來之前,她一直都很快樂。」
    伊莎貝拉的話激怒了他,他想對她動粗,但兩人之間有段距離,他便拿了一把刀扔向她,刺中了她的耳朵下方。
    慌亂之際,伊莎貝拉把刀子拔出來,對著他扔回去。
    由廚房的另一邊,希斯克利夫衝向伊莎貝拉,卻被辛德雷擋住,兩個人一起摔在地上,又再扭打起來。伊莎貝拉趁著他們在打架的時候,逃出了咆哮山莊,便一路跑到畫眉莊園。

    那一天是我最後一次看見伊莎貝拉。
    她踩上椅子,親了親艾德加和凱瑟琳的肖像畫,又親了我一下,就出去外面,走上了馬車。
    聽說,她就此再也沒有回到這一帶。
    伊莎貝拉離開的時候,沒有和她哥哥道別。但她常常會寫信給他,我們才知道她住在南方,靠近倫敦的位置。在她走後沒多久,她才發現懷有身孕,後來生下了一個兒子,取名「林頓」,證明她把家族掛在心上。
    雖然伊莎貝拉怨恨希斯克利夫,但她很愛這個孩子,在信裡提到孩子老是生病,還有他調皮搗蛋的一面。
    村裡有人把伊莎貝拉的住址給了希斯克利夫,但他沒有去看她們母子。
    有一次,他跟我說:「等我需要孩子時,我就會把孩子要回來。」
    那時候,我還不明白他的真正意思。
    在凱瑟琳去世六個月後,辛德雷也去世了。
    那個晚上,他把自己鎖在房裡,喝個爛醉。到了早上,約瑟夫把鎖敲掉,才發現他已經躺在地上斷氣了,享年二十七歲。
    辛德雷的去世對我是個打擊,比凱瑟琳的死給我的震撼更大。種種往事在我心頭縈繞,揮之不去,眼淚也流個不停。他跟我同年出生,自小一同在山莊長大,我好像是失去了自己的親人一樣。
    我決定請個假,到咆哮山莊去幫忙處理後事。
    因為辛德雷打賭輸了,咆哮山莊現在是抵押品,而因為辛德雷猝死,咆哮山莊肯定就會落入希斯克利夫的手中。
    出發前往教堂之前,我看見希斯克利夫抱起哈里頓,把他放在桌上。
    「嘿嘿,你現在是我的了!」
    希斯克利夫露出曖昧的笑意。
    小男孩對他笑了笑,我卻感到憂心忡忡,很擔心希斯克利夫會做出甚麼惡行。我不信任希斯克利夫,所以決定挺身而出。
    「哈里頓要跟我一起回畫眉莊園,他是林頓先生的外甥。」我說。
    「艾德加想要嗎?」
    「他當然想要。」
    「那妳就跟他說,如果他想帶這個男孩回去,那麼就要給我補償,給我帶來我自己的孩子。一個換一個,否則就是休提。」
    我回去畫眉莊園,把這番話傳達給艾德加,他也沒有太大的反應。
    唉!艾德加本來就跟這個外甥不熟,所以這件事就不了了之。
    希斯克利夫成為咆哮山莊的主人,他把莊園的所有權牢牢握在手裡。
    辛德雷留下了一屁股債,所以哈里頓沒得到任何遺產,之後他淪為一個在家族祖屋裡幹活的僕人。希斯克利夫這個壞蛋!他不僅沒有好好教養哈里頓,還將他訓練成為一個粗鄙、無知的下人!
    這個無親無故的孩子,壓根兒就不知道自己在受人欺侮!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