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咆哮山莊-CH12

    《咆哮山莊》
    第十二章、畫眉莊園的繼承人

    那年冬天,艾德加得了重感冒,整個冬天都沒有出門,在床上休養了好久。
    之後,我也發了三個星期的高燒。
    凱茜像天使般照顧我們兩人,每天晚上不是陪她父親,就是陪我。
    晚上,我們不需要她的照料,整個晚上的時間就屬於她自己的了,但我從沒想過她會偷偷溜出畫眉莊園。當凱茜向我說晚安時,我總是看見她的嫩臉泛紅,就連她的手也是紅通通的。
    後來,我才知道那是因為她在晚上出門,冒著嚴寒騎馬馳過荒野。
    有一晚,我感覺好些了,就來到她的房間,本來是要跟她講聲晚安,卻發現她不在房裡。
    這一晚,月光皎潔,地上積了一層雪。接著,我看到了凱莤,她躡手躡腳地在花園走著,她正牽著馬,鬼鬼祟祟地走向馬房。過了一會,她打開門走了進來,她並不知道我已經在她的房裡。
    「小姐,妳去哪兒了?」我劈頭就問。
    「奈莉,妳嚇到我了!」她大叫,說道:「妳不要生氣,我跟妳說實話,我剛剛去了咆哮山莊。自從妳和爸爸病倒,我幾乎天天都去。林頓的身體不是很好,他很喜歡我去陪他。妳不要阻止我去看他,也不要跟爸爸說這件事。」
    女兒家的心事,我又豈會不懂?我猶豫片刻,才說:「我得想一想,明天我再決定怎麼辦,妳先休息吧……」
    結果,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主人,艾德加雖然沒有多說甚麼,但我看得出來,他其實很難過,也表現得憂心如焚。
    「奈莉,妳要好好管住凱莤,不要再讓她跑去咆哮山莊。」他叮嚀道。
    整個冬天我都盡忠職守,凱莤受到嚴密監管。
    到了春夏相交之際,林頓來信懇求凱莤去看他,但艾德加就是不肯再讓她去咆哮山莊。
    「爸爸,求求你!」凱莤哭著說。
    最後,艾德加同意讓兩人見面,地點指定是在咆哮山莊附近的荒原。
    「奈莉,我病得很重,沒辦法跟著凱莤一起去。妳一定要跟著去,而且不能離開荒原。」艾德加對我千叮萬囑。

    然後,終於到了約定的時刻。
    當我們抵達荒原,林頓正躺在草地上歇息。乍看下,他比之前更消瘦、更蒼白,而且經常不停咳嗽。
    「你看起來不太對勁,你的父親為甚麼不幫你找醫生?」凱莤問他。
    林頓沒有回答。他閉上眼睛,把頭埋進胸前。
    「你怎麼了?」
    「我想睡覺。」
    「甚麼,你想睡覺!奈莉,他太過分了,看見我還如此冷淡!他對我沒興趣的話,幹嘛還要跟我見面?」凱莤焦急地說。
    林頓突然抬起頭,喊道:「是我爸!他走過來了!」
    他竟然害怕得落下了淚,向凱莤央求道:「凱莤,妳不要走!妳要是走了,他會殺了我的!」
    這時,我恍然大悟,原來是他爸爸暗中安排,強迫他跟凱茜見面。
    後方傳來一陣腳步聲,我轉過頭一看,果然是希斯克利夫來了。
    「林頓,起來!不要哭了!」希斯克利夫吼道。
    在這個男人的面前,林頓渾身發抖,真不知平時在家裡,這兩人是如何相處。林頓想站起來,但是沒有力氣,結果往後摔倒在地上。
    「凱莤,妳幫我扶他起來吧!帶他回屋子裡。」希斯克利夫說。
    這一次又讓這傢伙得逞了,我竭力制止凱莤,但她就是不聽我的話。艾德加曾叮囑我的事,我真的盡力了,但還是辦不到。
    我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跟著一起上去咆哮山莊。

    到了山莊之後,凱莤和林頓進了屋子,我被迫留在外面。
    就這樣等了好久,希斯克利夫突然把我推進屋內,然後把門鎖上。
    客廳裡還有凱莤和林頓。
    「門已經鎖上了,沒有我的批准,這裡沒有人可以離開。」
    聽到希斯克利夫這麼說,我當然吃了一驚。
    「他為甚麼不讓我們走?他到底想要幹甚麼?」凱莤向林頓問。
    林頓有氣無力地回答:
    「父親要我們結婚,她知道你的父親是不會答應的,所以他就打算逼婚。根據他的安排,我們明早就得結婚。今晚妳們只能選擇留下,如果妳照他的話做,第二天就可以回去,還要帶我一起回去,通知妳的爸爸。」
    「這人真的瘋了!」我大喊。
    「爸爸一定會氣死的!」凱莤叫道。
    夜深的時候,希斯克利夫離開了一會,當他再現身的時候,就把林頓趕上樓去睡覺。希斯克利夫緊握住鑰匙,施施然走到爐火旁站著,明顯是要親自盯著我們。
    凱莤竟然走上前,眼裡閃著怒火和決心。
    「我才不怕你,讓我們離開!把鑰匙給我!就是死,我也不會留在這裡!」她勇敢的反抗令希斯克利夫大吃一驚,火光映出她桀驁不馴的面容,竟然有幾分她母親凱瑟琳的影子。
    我相信,希斯克利夫也看到了相同的影子。
    「妳別碰我!離我遠一點,不然我就揍妳!」他失聲大喊。
    這樣的反應嚇倒了凱茜,令她感到無所適從,向我投來疑問的眼神,無奈我不能透漏半句。她媽媽和希斯克利夫的事是家醜,所以大家都會刻意對她隱瞞,只可惜上一代的恩怨還是把她牽涉進來。
    到了九點左右,希斯克利夫帶我們到樓上的臥室,又把我們鎖在裡面。
    隔天一早,希斯克利夫便進來把凱莤帶走,鎖上的房間只剩我一個人。

    我被關在咆哮山莊四天五夜,除了每天早上看見哈里頓一次,就再也看不到其他人。他每天會上來送一次餐,但從來不和我說話。
    到了第五天,管家齊樂幫我開門,讓我出去。
    她在房間裡發現我的時候,顯得非常驚訝。
    「奈莉!所有人都以為妳在荒野走失了,大家都找了好幾天,我們以為妳和妳們家小姐都掉進沼澤裡了呢!直到剛剛,我家主人告訴我,說他已經找到你們,還讓你們暫住在我們這裡。」
    「希斯克利夫是個無賴!」
    我一罵完,便快步下樓,在起居室裡看到了林頓。
    「凱莤呢?她走了嗎?」我問。
    「她在樓上,被關在她的房間裡。她現在是我的妻子了,不能離開!父親說她恨我,巴不得我早死,好拿到我的遺產,所以叫我不要理她。」他回答。
    「你要相信你父親的鬼話嗎?凱莤小姐對你是真心的,難道你真的毫無感覺嗎?你想看著她在這裡日夜傷心,無時無刻被你父親折磨嗎?你對得起她嗎?」
    他聞言後,垂首不語。
    「如果你願意幫她的話,你有辦法拿到她房間的鑰匙嗎?」
    「嗯,可以。鑰匙放在樓上,不過我現在沒有力氣上去拿。」
    「那鑰匙在哪裡?」
    「我不可以告訴妳!爸爸會殺死我的!」他把臉轉過去,閉上了雙眼。
    唉!看來林頓在這個家也吃了不少苦,所以才會如此畏懼,無法逃離父親的操縱和擺弄。
    既然這辦法不行,我還是別讓希斯克利夫看到我,先逃脫回到畫眉莊園報信,再帶人來救小姐。
    我一路飛奔回去。
    在路途上,我忽然想到可怕的事:「哦!林頓是家族唯一的男嗣,如果艾德加比他早死,林頓就會繼承所有財產。林頓看起來是個短命種,他一旦死了,遺產就會落入他父親的手中!」
    僕人們看到我歸來,又聽說凱莤安全無恙,都是喜出望外。當我見到艾德加,不由得感到愕然,這位可憐的主人正躺在床上,愁容慘白,虛弱得氣若游絲。
    才沒幾天,他竟然變成這副模樣!
    艾德加思念凱莤,嘴裡喃喃唸著她的名字。
    我拍拍他的手,輕聲細語:「親愛的主人,她很快就會回來的!」我暗暗發誓,一定要讓他們父女重逢。
    當晚,我派去救人的壯丁傳來壞消息,說他們還是無法攻入咆哮山莊。
    艾德加的情況越來越不妙,正當我急得快要瘋掉,突然聽到有人敲門。原來是凱莤回來了!她一進門,就急忙跑上樓去見艾德加。他們父女總算重逢,我不忍心看下去,便只好退到一邊。
    艾德加盯著床邊的女兒,臨終前還是放心不下。
    「凱莤……聽說妳結婚了……」
    凱茜抹了抹眼淚,笑著說出善意的謊言:
    「是的,爸爸……我很幸福,你不用擔心我……」
    艾德加也笑了。
    凱莤平靜地陪著父親,沒多久,艾德加就斷氣了。
    臨終時,他的臉上充滿了幸福的表情。

    希斯克利夫准許凱莤待在畫眉莊園,等艾德加的葬禮結束再回去。
    遵照先生的遺願,仵工把他安葬在凱瑟琳的旁邊。
    辦完葬禮的晚上,我和凱莤坐在書房裡聊天,她便告訴我她是怎麼逃出咆哮山莊。
    原來是凱莤打動了林頓,讓他冒險放她逃跑。臨別前,林頓還對她真心致歉,請求她的原諒。就這樣,凱莤趁著天黑,沿著起居室的窗戶爬出外面,再一路跑回畫眉莊園,與父親見到最後一面。
    聽到這樣的事,我開始欣賞林頓,他父親的殘忍有目共睹,而林頓總算為了凱茜反抗他的父親。
    「凱莤,我來接妳了!林頓幫妳逃跑的事,我已狠狠懲罰他了!」
    希斯克利夫沒有敲門,突然就走了進來。
    凱莤怛然失色,便想起身逃跑。但希斯克利夫快了一步,抓住她的手臂,說道:「妳別再跑啦!跟我回去!」
    「我會跟你回去的,因為林頓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了。雖然你一直挑撥我和林頓,但你無法使我們反目成仇。我愛他,他也愛我。希斯克利夫先生,沒有一個人會愛你的。你會永遠孤獨,不會有人為你流淚!我可不會像你一樣!」
    凱莤說這番話的時候,帶著一種又悲涼又得意的心情,彷彿已下定決心要接受未來的家庭生活,只要看著她的仇人受苦,彷彿就等於是報了仇。
    接著,凱莤轉向我,輕聲對我說:
    「再見了,奈莉。記得來看我喔!」
    希斯克利夫一邊把凱莤拉出房間,一邊對我說:「奈莉,妳不准再進我的房子!我有事要找妳時,我自己會來這邊。」言畢,他便帶著凱莤離開了畫眉莊園的大門,騎馬前往咆哮山莊。
    從那天起,我就再也沒見到他們。
    不過,管家齊樂跟我說了往後發生的事。
    林頓的健康每況愈下,最後去世了。
    但他和凱莤是真心相愛,度過了幸福甜蜜的時光。
    葬禮過後,凱莤把自己關在房裡。
    希斯克利夫去找過她一次,讓她看林頓的遺囑。遺囑上寫著,他死後的遺產全歸父親所有,當中包括林頓家族的全部土地及財產。
    現在,畫眉莊園已經屬於希斯克利夫的了。
    凱莤則一無所有。

    至此,奈莉的故事就這麼講完了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