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姆雷特CH08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812
哈姆雷特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八章、王子的復仇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葬禮之後,哈姆雷特和赫瑞修來到城堡的大廳。
現在兩人獨處,哈姆雷特對赫瑞修細說之前在船上的遭遇,以及他如何將計就計,成功將羅克蘭和蓋登思送上死刑台。
哈姆雷特嘆了口氣,悵然道:「幸好我夠機警,否則被處死的就是我了……害人終害己,我這兩個大學舊友是該死的了。」
赫瑞修難以置信,喃喃道:「我們的國王怎會這麼壞?」
哈姆雷特憤然道:「他殺了我的父王,玷污了我的母后,又阻止我登基,還想置我於死地!如果我不親手剪除這喪盡天良的惡人,該受天譴的就是我!」
同時,他也向赫瑞修解釋自己和雷爾堤扭打的原因。
「親愛的赫瑞修,我很抱歉。我對雷爾堤失控……我會想辦法彌補他,他的悲傷也讓我更加悲痛。」
哈姆雷特的口吻就像在懺悔,因為他心裡明白,奧菲莉亞的死和他脫不了關係。
此時,國王的手下奧斯利克來了。
「殿下,陛下要我告訴您,他十分看好您的劍術,也為此下了一個大賭注。如您所知,雷爾堤劍術精湛,聽說沒有人可以在劍術上贏過他。國王以六匹駿馬作為賭注,他相信您能在比試中打敗雷爾堤。殿下,您願意向國王表達您的忠誠嗎?」
這番話絕對是精心算計,要令哈姆雷特騎虎難下。
哈姆雷特想了一想,便說:
「我願意接受賭注,我將盡力為國王贏得勝利。」
奧斯利克垂著頭說:
「既然殿下答應接受挑戰,劍術比試將會立刻進行。」
告退後,奧斯利克便去向國王傳信。
赫瑞修擔心哈姆雷特會輸掉,忍不住出聲警告:「你為甚麼要答應?你明明可以用身體不適當理由,來拒絕這場如同陷阱的劍術比試。」
「我覺得這是我的機會。在雷爾堤遠行法國的時候,我一直都有在練習劍術。」哈姆雷特堅決赴會。
「我有不祥的預感。」赫瑞修說。
哈姆雷特搖了搖頭。
「不,我不相信惡兆或不祥之感。一隻麻雀的生死,都是由命運決定的。如果死亡迎面而來,它必定不會延期。即使逃過了今天,明天還是逃不了。不管如何,每個人遲早要面對死亡。無論我們怎樣苦心籌劃,結局終究還是由神來安排!」
當一切準備好了——事實上一切早就準備好了——哈姆雷特和雷爾堤的比試不是比試,而是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決鬥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全宮廷的貴族都來觀賞這場比試。
哈姆雷特和雷爾堤皆精通劍術,此事眾所周知,因此朝臣都對這場比試下了很大的賭注。
照規矩,比試應該用圓頭劍或者鈍劍,所以在場可選的應該都是鈍劍,如此一來就不會造成傷亡。
可是,這是一個圈套。
哈姆雷特挑了一把圓頭劍,一點也沒懷疑當中有詐。
雷爾堤早就依照國王的指示,準備了有毒的劍。現在,雷爾堤所選的,就是那一把已塗上劇毒的銳劍。
國王親自主持大局,牽住雷爾堤和哈姆雷特握手,然後宣布:
「比試正式開始!」
鼓聲隆隆,喇叭嗚嗚,宮外鳴放禮砲,砲聲震徹天地。
雷爾堤先和哈姆雷特玩玩,讓他稍佔上風。哈姆雷特率先得分,國王假惺惺大聲喝采,為他的勝利乾杯,並且加碼下注,賭哈姆雷特一定得勝。
國王拿起酒杯,大笑道:「哈姆雷特,我要為你乾杯,敬你一杯!」他喝了點酒,接著等到號角響起,便偷偷地將毒藥倒入另一杯酒中。國王遞出酒杯,朝哈姆雷特的方向晃了一晃,說道:「喝一口吧!哈姆雷特。」
「我先打完這一回合再說,這杯酒請幫我放著。」哈姆雷特不領情,目光回到雷爾堤的身上。「雷爾堤,快來吧!這就是你的全部本領嗎?」
這時候他還不知道,只要他被雷爾堤刺中一下,立刻就是一命嗚呼,絕非只是輸掉一分而已。
但不知為甚麼,雷爾堤竟然有所猶豫。
哈姆雷特繼續和雷爾堤比劍,劍來劍往之間,成功刺中了雷爾堤的肩膀。
國王對王后說:「我們的兒子將贏得勝利。」
「但他體能不好,開始喘不過氣……哈姆雷特,拿我的手帕去擦擦汗吧!」王后說話的同時,順手拿起國王擱置在旁的酒杯。王后舉起酒杯,喝采道:「哈姆雷特,母后要為你的好運乾一杯!」
號角響起——
「別喝,葛楚特!」國王的聲音傳不出去。
他忘了警告王后要留意那杯酒,結果王后喝了那杯毒酒。
酒裡有毒,為時已晚!
說時遲那時快,雷爾堤用毒劍刺中哈姆雷特。
雷爾堤暗道:「我得手了!他死定了!」
對於敵手使用真劍一事,哈姆雷特毫不知情,他看見自己胸口上的血口,感到氣憤難當,立刻拋下劍上前扭打。雙方拳來拳往之後,哈姆雷特撿起雷爾堤的劍,隨即挺身刺出,一擊刺傷了雷爾堤。
雷爾堤大驚失色,因為他知道自己也中毒了。
觀眾一陣哄動,不僅是哈姆雷特,連雷爾堤都在流血。
砰!
突然間,王后倒了下去。
「王后怎麼了?」哈姆雷特轉身看過去。
「她看見你們流血,昏了過去。」國王說謊不眨眼。
「不,不,那杯酒,那杯酒——啊,哈姆雷特,我、我被下毒……」王后捂住咽喉哽咽一聲,很快就斷氣了。
哈姆雷特疑心這裡頭有陰謀,便大喊:「喔,邪惡的陰謀!喂!把門鎖上!我要揪出是哪一個人做的!」
此時,雷爾堤倒下,再也無力站起來。
他對哈姆雷特說:「不用查了,哈姆雷特,凶手就在這裡。你的死期到了,沒有任何解藥能救你,你只剩不到半小時能活。劍尖有毒……我們皆被此劍所傷……你的母親也被下毒……我說不下去了。國王——國王——都是他指使的!」
哈姆雷特知道自己大限已到,就突然轉身撲向國王,持著同一把帶毒的銳劍,快如電閃的往國王的心臟刺去。
驚呼!尖叫!所有觀眾目瞪口呆。
哈姆雷特瞪著國王,怒道:
「毒藥啊!生效吧!你這萬惡不赦的奸王,隨我母后而去吧!」
就算沒有毒藥,那一劍也穿過了國王的胸口,絕對是必死無疑。
國王吐出一口鮮血,即時慘死。
哈姆雷特實踐了為父親報仇的諾言。
雷爾堤看到這一幕,說道:「他罪有應得……這都是他的詭計!哈姆雷特……讓我們互相寬恕……我不怪你殺死我和父親,你也不要怪……」
話未說完,他就斷氣了。
劇毒開始發作,哈姆雷特也越來越虛弱,自知大限已到。他想起剛剛聽到的話,便跪在雷爾堤的身邊,低吟道:「願上天赦免你的靈魂,我將隨你而去……不幸的母后,永別了!」
赫瑞修親眼目睹一連串死亡的悲劇,震驚得久久不能動彈。他一把搶來毒酒,想和哈姆雷特共赴黃泉,但哈姆雷特轉過身來,使盡最後的力氣,伸手奪走他的杯子。
哈姆雷特對著赫瑞修,用最後一口氣說話:「請你不要自殺……如果你曾愛我,那就請你暫且犧牲天國之幸福,留在這個嚴酷的世界痛苦偷生,向不知情的人民訴說我的故事吧……」
赫瑞修難過地說:「一顆高貴的心,此時已碎。晚安吧!親愛的王子,讓一群天使的歌聲來伴你入眠。」
強烈的毒藥戰勝了精力,哈姆雷特就此閉上了眼睛。
他終於可以安息。
赫瑞修和在場的所有人熱淚盈眶。
鳴砲是對亡者的敬禮。
砲聲響起之際,眾人都有相同的盼望,盼望天使會守護王子的靈魂。
最終,哈姆雷特雖然為父親報了仇,但他也賠上了寶貴的性命——不只是他,還有很多條寶貴的性命。
這樣的復仇值得嗎?
這位悲劇的王子為正義而死,死得偉大,但也令人感到無盡的遺憾和惋惜!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3s”]

[speaker-voice name=”en-GB-Wavenet-D”] The End.[/speaker-voice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