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智與感性CH02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610
理智與感性

第二章、英俊的如意郎君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前往德文郡的路上,達斯伍母女難掩悲傷,根本沒有好好享受旅程。直到抵達巴頓這地方之後,情緒才漸漸好轉。
新居所周遭的鄉間風光明媚宜人,有茂密的樹林、清澈的溪流與遼闊的原野。鄉間小屋的屋況甚佳,四房兩廳,還有兩間僕人房。雖然遠遠比不上諾蘭莊園,但達斯伍母女還是感到心滿意足。
隔天一早,密道頓爵士就登門拜訪她們。他年約四十歲,待人和善,是位英俊開朗的紳士。
「歡迎妳們來到巴頓!希望妳們會享受在這裡的生活。請容我邀請妳們到巴頓莊園共進晚餐,不知意下如何?」
當晚,她們一行人便到巴頓莊園用晚餐。
密道頓爵士介紹妻子給她們認識。密道頓太太長得高挑又優雅,但不像先生那般熱情和坦率。密道頓爵士喜愛運動,而密道頓太太是位賢妻良母,當他出去打獵,她就照顧孩子。孩子是他們僅有的共同話題。
密道頓爵士很好客,喜歡呼朋引伴到家中作客,越熱鬧越高興。
「夏宴和冬季舞會是巴頓莊園的重頭戲!達斯伍太太,妳有三位如花似玉的女兒,只可惜今晚沒有英俊的年輕男士在場……我要為此道歉。」
密道頓爵士在用餐前笑著道歉,他說的也是實話,除了達斯伍母女之外,今晚來作客的還有爵士的岳母和布蘭登上校,這兩位都不是年輕人。
爵士的岳母叫詹寧斯夫人,她是一位多話愛笑的豐腴老夫人。
布蘭登上校是爵士的摯友,為人嚴肅寡言,相貌平平無奇。愛蓮娜和瑪麗安席間聊天,得知上校是個年過三十五歲的單身漢。
當晚的宴會,三姊妹們和兩位陌生人相處得很愉快。
晚餐之後也有餘興節目,瑪麗安彈奏鋼琴和唱歌,密道頓爵士誇口讚歎不已,布蘭登上校則是一個安靜的聆聽者。
「我也表演一下好了!只要男男女女來到我面前,我都可以幫他們做『婚姻的預測』!」詹寧斯夫人最愛做媒人,常常撮合年輕男女,甚至花精神幫新人籌備婚禮。從她一抵達,就宣告布蘭登上校已迷上瑪麗安。她一直拿他倆開玩笑:「這一對是郎『財』女貌,上校有錢,瑪麗安長得漂亮。」
瑪麗安私下向媽媽抱怨:「這太荒謬了!布蘭登上校老得都可以做我爸了!」
達斯伍太太說:「他不過小我五歲,有妳說的這麼老嗎?。」
愛蓮娜插嘴:「對一個十七歲的少女來說,他年紀的確是大了點。上校應該找的是二十七歲的女士,那就可以結婚了。」
瑪麗安尖酸刻薄地回應:「對啊!要是一個二十七歲的女士想脫貧的話,倒是可以考慮當他的看護員。」
愛蓮娜說道:「他只不過抱怨天氣濕冷,肩膀痠痛,這樣妳就說他需要看護員,未免太刻薄囉!況且,三十五歲的男士,娶個二十七歲的女人很正常啊!」
瑪麗安一笑置之,她對布蘭登上校的看法還是一樣,沒有甚麼好感。
等到愛蓮娜不在場,瑪麗安湊近媽媽的耳邊說:「媽,我有點擔心愛德華。我們來這裡都兩星期了,他卻還沒來看過愛蓮娜,他是不是生病了?」
「別急,親愛的。沒那麼快,愛蓮娜也這麼想。」達斯伍太太回答。
瑪麗安越想越不對勁,一臉驚詫地說:「他們上次道別的時候,竟然是那麼的平靜冷淡,好奇怪啊!愛蓮娜總是那麼懂得自制,好像不會感到難過、不安或悲傷……好難令我理解啊!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達斯伍一家逐漸喜歡鄉間的環境,愛蓮娜和瑪麗安以前住慣大屋,現在總算適應了住在小屋的生活,常常在屋子附近散步。
這附近人煙稀少,只見得到一里外的艾倫漢大宅。聽說屋主是一位身體欠安的年長女士,所以她也沒辦法接待訪客。
某日,瑪麗安和瑪格麗特一起跑上屋後的山丘,卻突然下起豪雨。她們急忙跑下山,不料發生意外,瑪麗安失足滑倒,還滾下了山坡,但瑪格麗特跑在前頭沒有看到。
「哎喲!」瑪麗安扭傷腳,無法站立。
她非常無助地看著茫茫的山野。
這是命運帶來的意外。
猛風驟雨之中,一位帶著兩隻獵犬的年輕男士正走上山,他看見了坐地不起的少女,連忙上前幫忙。重點是……他長得很帥!瑪麗安一瞄著他的臉,就有心裡小鹿亂撞的感覺。
「小姐,請妳將臂膀放上我的肩膀。」
年輕男士還未等瑪麗安會意,就已經將她整個人抱起。
他就這樣抱住她回去小屋,直接將她放在起居室的沙發上。
看到有個陌生人抱著瑪麗安進屋時,達斯伍太太和愛蓮娜都嚇了一跳。兩人都注意到他英俊的外表,他馬上為自己無禮的闖入致歉。
「這位公子,真的非常感謝你的幫助!請問你可以告之大名嗎?」達斯伍太太表示深深的謝意。
「威洛比。」年輕人露出迷人的笑容。
達斯伍太太又問了一些事,原來威洛比就住在鄰近的艾倫漢大宅。他表示明天會再來看望瑪麗安,隨後帶著獵犬離去,消失在滂沱大雨之中。
愛蓮娜與母親讚賞這位年輕人,而瑪麗安……她真的戀愛了,滿心熱切想著她的英雄,幾乎忘了自己的腳傷。
那天稍晚,密道頓爵士來拜訪她們,她們將瑪麗安的意外全都告訴了爵士,順便打探威洛比這個人的背景。
「威洛比啊!我當然認識他,他每年都來看我們。這個星期四,我邀請他來一塊兒吃個晚餐好了。」
「他是個怎樣的人?」達斯伍太太問。
「嗯,他的人不錯,打獵的射術精湛,還是全英國最好的馬術師。」
達斯伍太太和愛蓮娜問了許多細節,爵士都不厭其煩回答,還說出她們最想知道的事——威洛比在德文郡沒有置產,來訪都是住在年長的姑姑家中,他的姑姑就是艾倫漢大宅的史密斯女士。
「史密斯女士過世後,威洛比可能會繼承她的財產。」爵士說。
達斯伍太太聞言,目光大亮,等到爵士離開,就跟愛蓮娜說:「這男人是值得結婚的對象啊!愛蓮娜,如果我是你,我不會把他讓給自己的妹妹。瑪麗安的桃花運真旺盛!不過她不能得到全天下所有的男人……可憐的布蘭登上校,他要是知道了這件事,可是會吃醋的!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隔天一早,瑪麗安的英雄威洛比來訪,他也很快和達斯伍一家混熟。
瑪麗安眼中的愛焰像是要把他吞噬一般,他們分享興趣,天南地北地聊著,像是認識很久的好友。
之後,威洛比每天都到巴頓小屋拜訪,一開始他還會假裝關心瑪麗安的傷勢,後來乾脆不裝了,他名正言順就是為了她而來。他享受她的陪伴,兩個人一起閱讀、唱歌和聊天。
瑪麗安認為威洛比擁有愛德華欠缺的所有特質,像是感性和品味。姻緣從天而降,她認定他是她的真命天子,而威洛比似乎也這麼想。達斯伍太太則暗自開心自己快要有個女婿了。
但愛蓮娜聽到了別人的煩惱,她知道不只是威洛比喜歡妹妹,連布蘭登上校都對妹妹有意思。布蘭登上校的朋友向愛蓮娜透露:「上校對瑪麗安有好感,妳可否幫幫忙牽紅線?拜託……」
愛蓮娜為上校感到難過,一個三十五歲的寡言男子,絕對贏不過一位二十五歲的活潑帥哥。也許,正因為瑪麗安和威洛比都輕視上校,愛蓮娜就更加憐憫他,更尊敬他,甚至喜歡上他的為人。
密道頓爵士曾告訴愛蓮娜:「上校曾經有段悲慘的戀情,那也就是為甚麼他常常看起來那麼憂鬱和嚴肅。」
愛蓮娜向瑪麗安提起上校的事,而且還是趁著威洛比在場的時候。
威洛比首先發表意見:「布蘭登上校就是那種……唔,人人都稱讚,卻不會想找他說話的那種人。」
「我也是這麼想。」瑪麗安附和。
「你倆對他根本有偏見!在這個地方,人人都敬重他,至少我每次看到他,都會主動找他說話。」愛蓮娜說。
「姊姊為了替他說話,竟然罵到我的頭上啦。妳被他吸引了的話,妳自己可以接受他!」瑪麗安噘了噘嘴。
「上校是個理性的人,而理性總是吸引我的。沒錯,瑪麗安,就算他有點老,但他遊遍四方,見多識廣,年紀大也有好處……我覺得他很有人生智慧……不過他喜歡的是妳不是我,妳為甚麼就是要討厭他呢?」愛蓮娜說。
「他沒有品味、沒有藝術天分、沒有聰明的頭腦、沒有我想要的熱情!」瑪麗安衝口而出。
「唉!妳看他不順眼,就憑空捏造出這些理由。我只能說,他真的是個知識淵博、善良又體貼的好男人。」愛蓮娜無奈地說。
威洛比聽著兩姊妹吵架,終於忍不住出聲:
「很抱歉,愛蓮娜……我和瑪麗安一樣,就是不喜歡布蘭登上校。他就是很無趣,老是喜歡和人唱反調。」
愛蓮娜游說失敗之後,衷心替布蘭登上校感到難過,但愛情這種事無法勉強,她只能祝福這對戀人有個美滿的結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