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理智與感性CH03

    理智與感性

    第三章、突然的離別與重逢

    那個秋天,瑪麗安日日夜夜與威洛比尋歡作樂。這對未婚男女明目張膽談戀愛,自然惹來了鄉親們的閒言閒語。
    等到瑪麗安可以再次行走,巴頓莊園的舞會隨之開始。威洛比總是出現在她的附近,而瑪麗安的眼神也只在他的身上。在瑪麗安的心中,他的一舉一動都完美無瑕,說的一切都是至理名言。
    愛蓮娜對於他們的相戀不感到意外,她只希望兩人別太明目張膽,也勸過瑪麗安對男人要節制和謹慎一點。
    但瑪麗安討厭遮遮掩掩的,她覺得縱情任性不會不體面,克制感情也沒有必要,理性不該屈從於陳腐的錯誤觀念。威洛比也是這麼想,兩人露骨纏綿的戀愛完全表露了他們的想法。
    對瑪麗安來說,這是她最幸福的時候,她的心全給了威洛比。但愛蓮娜卻沒有那麼快樂,雖然眾人聞歌起舞,她卻深深感到寂寞。唯有布蘭登上校跟她談得來,他的話題都可以引起她的興趣。
    「我看妳妹妹不需要再談第二段戀情吧?」布蘭登上校自嘲地說。
    「是啊!她滿腦子只有那些羅曼蒂克的想法,相信一生只有一次真愛。唉!我希望她能稍為理智一點。」
    「這就是青春哪!曾經有一位我認識的年輕女子,像極了令妹,她……」他突然停住,彷彿覺得自己講出太多心聲。
    愛蓮娜曾聽說上校有過一段心酸的戀情,心裡同情他的遭遇,便沒有刻意向上校套出過去的秘密。

    隔天,瑪格麗特纏著愛蓮娜,淘氣地說:「我有二姊的秘密要告訴妳!我昨晚看見了!威洛比取了瑪麗安的一撮頭髮。我看到他剪了下來,還親吻頭髮,包起來放進口袋裡……」
    這不就是私定終身的儀式嗎?
    愛蓮娜很驚訝他們隱瞞了這麼重大的事。
    接下來的幾天,密道頓爵士為大家安排了一趟旅行,要到輝偉爾公館度假,那是布蘭登上校的物業。
    當男男女女一夥人準備出發時,布蘭登上校突然收到一封信。他看了信後,面露難色,表示有急事無法繼續同行。縱使大夥兒勸他先把事情擱著,他還是堅持要到倫敦去處理。
    隔天一早,達斯伍太太帶著瑪格麗特和愛蓮娜去巴頓莊園,瑪麗安獨留在家。當她們回來時,她們看見威洛比的馬車停在外頭。正當母女三人走進小屋,瑪麗安竟然從起居室跑了出來,邊哭邊跑上樓。
    三母女既驚訝又擔心,走進起居室一看,發現威洛比背對她們站著。他轉過身來,臉色和瑪麗安一樣難看。
    「發生甚麼事了嗎?瑪麗安不舒服嗎?」達斯伍太太問。
    「不是……」他故作爽朗地回答:「她接受不了壞消息……我姑姑要我到倫敦出差,我是來向妳們道別的。」
    「那麼,希望你不要離開太久。」達斯伍太太說。
    「今年恐怕是回不來了,我一年只來探望姑姑一次。」他紅著臉說。
    甚麼?達斯伍太太和愛蓮娜都非常震驚。
    有好一會兒,大家都不發一語。
    「再見了。」威洛比匆匆告別,匆匆乘著馬車離去。
    唉……愛蓮娜在心裡嘆息,想到妹妹容易情緒化的個性,真的很擔心她會因此深陷痛苦。
    稍晚,達斯伍太太跟愛蓮娜聊天,說出自己的猜想:「會不會是史密斯女士將威洛比送走……因為她不贊同他與瑪麗安的婚約?如果他與瑪麗安真心相愛,他一定會盡快回巴頓的。」
    「那他們為甚麼要對大家隱瞞婚約?」愛蓮娜一針見血。
    「親愛的,妳怪他們隱瞞感情是很不對的!之前妳還嫌他們的愛情太高調……難道妳覺得他是在玩弄瑪麗安嗎?玩完了就捨她而去?」母親責怪的口吻。
    「當然不是,但他早上的舉止很奇怪,我真的有理由懷疑。」愛蓮娜回答。
    直到晚餐時段,瑪麗安才下樓。
    她難過得無法下嚥,甚至沒有抬頭看人。只要有人不小心提到威洛比,她就會傷心欲絕號啕大哭。

    接下來的幾天,瑪麗安的情況越來越糟糕,姊妹們便力勸她外出散心。
    散步時,她們看見有個男人騎馬而來。
    「是威洛比!真的是他!我就知道他會回來!」瑪麗安未看清楚,已經大呼小叫,向那男人奔去。
    但那不是威洛比,而是愛德華。
    他是世上唯一雖然不是威洛比,卻不會讓瑪麗安失望的人。她停下腳步,忍住快掉下的淚水,向他微微一笑。
    愛蓮娜和愛德華淡淡然互相問候。瑪麗安一邊看著,一邊心想:「這兩個人也太疏遠了吧!絲毫沒有激情可言。噢!我想起了我的威洛比,他是多麼的與眾不同啊……」
    一行人回到了小屋,達斯伍太太熱烈歡迎愛德華,他從容不迫地坐了下來。愛蓮娜看得出他悶悶不樂,全家人都注意到了。
    「愛德華,你母親對你有甚麼計畫?她還是希望你從政嗎?」愛蓮娜問。
    「不,她已經打消這個念頭。我既沒天分,也沒興趣。」愛德華回答。
    「那你該怎麼辦呢?你一定要出人頭地,才能讓家人滿意吧?」愛蓮娜又問。
    「我並不想出人頭地,名利不會讓我快樂。我只想像其他人一樣,享受自己喜愛的生活。」愛德華無奈地說。
    「你說的對極了!」瑪麗安脫口而出:「名利呀名利,到底跟快樂有甚麼關係?」
    愛蓮娜卻不以為然,一本認真地說:「成不成名沒關係,但有沒有錢就有莫大的關係了。」
    「愛蓮娜!」瑪麗安大喊:「除非對方無法滿足妳,就只能用錢來讓妳快樂……但只要可以滿足生活上的需要,錢就根本不是重點!」
    「那妳需要多少錢才能滿足需要?」愛蓮娜問。
    「一年兩千鎊就夠了。」瑪麗安說出一個數字(那時代一般傭人的薪水大約是二十鎊一年)。
    愛蓮娜笑出聲來:「兩千鎊!一年有一千鎊,我就要偷笑了!」
    瑪麗安理直氣壯地說:「一個家庭的開銷,哪有可能少於兩千鎊?要有足夠的傭人、馬車和養馬,就是需要用到這麼多錢。」
    原來妹妹嚮往和威洛比過這樣的生活……愛蓮娜只感到啼笑皆非。
    愛德華在家裡作客的時候,愛蓮娜依然是一貫的有禮與體貼,他也是一如既往的謙遜有禮。
    但他很明顯對她有所避忌,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。
    愛蓮娜看不透這個男人。
    如果他不愛她的話,為甚麼要山長水遠來看她?如果他愛她的話,又為甚麼要閃爍其詞?
    愛蓮娜左思右想,結論只有一個:「如果我能讀出他的心思,愛情就會變得簡單多了!」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