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智與感性CH04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650
理智與感性

第四章、女人的秘密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隔天的下午茶時間,瑪麗安注意到了一樣東西,那就是愛德華手上戴著的戒指,戒指的中間還有一縷髮絲。
「愛德華,我從來沒見過你戴戒指耶!那是芬妮的頭髮嗎?」瑪麗安不假思索,把心裡想的話講出來。
愛德華看起來很尷尬,滿臉發紅,瞄了一眼愛蓮娜,才說:「是啊……是芬妮的頭髮。」
愛蓮娜的眼神與他相會,表情也一樣尷尬。她覺得那是她的頭髮,她懷疑愛德華趁她不注意的時候,撿起了她的頭髮,敢說瑪麗安也有這樣的想法。愛德華為此難為情了好一會,後來更顯得心不在焉,整天依然悶悶不樂的樣子。
「哎喲,我是不是說錯話了?」瑪麗安感到自責。
稍晚,密道頓爵士和詹寧斯夫人過來,與愛德華見了面。爵士邀請所有人當晚到巴頓莊園共赴晚餐。
「我們也許可以舉辦舞會,逗一逗瑪麗安小姐開心。」詹寧斯夫人說。
「舞會!不可能!誰要來跳舞啊!」瑪麗安羞愧難當。
「妳怎會這麼說呢?當然是妳們姊妹還有其他的朋友啊!難道妳以為走了個『名字不該說出的人』,就沒人可以跳舞了嗎?」詹寧斯夫人回話。
「真希望威洛比還在這裡。」密道頓爵士大聲說。
這些話刺中瑪麗安的痛處,她還因此臉紅耳赤。
愛德華好奇起來,忍不住向愛蓮娜探問:「威洛比是誰?」愛蓮娜只是簡短回答了一聲,但瑪麗安的表情洩漏出隱情,可見這個男人與她有非比尋常的關係。當客人離開之後,愛德華立刻走向瑪麗安,輕聲溫柔地問:「我猜那位威洛比先生很會打獵吧!」
瑪麗安又驚又窘,但她還是露出微笑,欣然道:「你很快就會見到他了,相信你會喜歡他的。」
「我相信我會的。」愛德華回答。
愛德華在小屋只待了一個星期。到了別離之時,愛蓮娜更加確定他對自己是有意思的,那枚戒指就是愛的證明。
自此之後的每一天,愛蓮娜開始對他朝思暮想,對別的事情都沒有心思了,滿腦子都在幻想兩人未來的發展……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巴頓莊園的客人又變多了,爵士的遠房親戚來訪,她倆是史蒂爾家的兩位小姐。愛蓮娜和瑪麗安到莊園和她們見面,覺得小女兒露西文雅美麗,姐姐安妮則普普通通。
「達斯伍小姐!」安妮粗聲粗氣地問:「妳真的喜歡德文郡嗎?離開家鄉一定很難過吧?」
愛蓮娜對她們知道自己的家事有些吃驚,但還是禮貌回答:「沒錯喔。」
「我聽說妳妹妹自從到了這裡,就擄獲了一個俊俏小帥哥的心。」安妮繼續說:「相信妳一定也認識很多俊俏的單身男子囉!」
「安妮!你就滿腦子都是男人!」露西大聲斥責她的親姊。
對談結束,愛蓮娜鬆了口氣。在她眼中,史蒂爾家的姊姊安妮粗俗愚蠢,常常口不擇言。妹妹露西反而有點狡猾,心機深不可測。這對姊妹的個性截然不同,雖然愛蓮娜不想跟她們有所深交,爵士卻常常帶著這對姊妹來訪,每天茶聚一至兩個小時。
爵士不是守不住秘密,而是會主動透露人家的秘密。
有一天,安妮向愛蓮娜祝賀:「愛蓮娜,恭喜妳訂婚了!爵士甚麼都告訴我了!真羨慕妳可以得到真愛。」
愛蓮娜無言以對。
「他姓費拉斯。」爵士小聲地說:「不要告訴別人,這可是個大秘密喔!」
「費拉斯!是妳大嫂的哥哥費拉斯先生嗎?天呀!不可能吧……真巧合,我認識他,還跟他很熟呢!」安妮相當吃驚。
「噯,妳不要這樣說。」露西忽然插嘴:「我們和費拉斯先生沒有很熟,就只是在叔叔的家見過兩次。」
對於史蒂爾家兩姊妹認識愛德華一事,愛蓮娜其實很震驚,很想追問下去,但始終是忍住了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接下來幾天,露西有事沒事都來找愛蓮娜說話,老是找她談心。
露西算是個幽默機智的良伴,她缺乏教育這一點,愛蓮娜深感同情,但她言語虛偽和狡詐自私的缺點,就很是令人反感。瑪麗安直截了當地說:「我受不了這兩姊妹的粗鄙,不想和她們進一步來往!」
愛蓮娜倒是無所謂,史蒂爾家兩姊妹因此更愛纏著她。
一天,露西和愛蓮娜去完巴頓莊園,當兩人一同走回小屋,露西假惺惺地問:「這麼問可能很奇怪,不過妳認識妳嫂嫂的母親費拉斯太太嗎?」
這問題對愛蓮娜而言,的確有點奇怪。
「我不認識,我沒見過她。妳為甚麼會這樣問呢?」愛蓮娜冷漠地回答。
「我現在處於一個為難的處境,需要一些建議。」
「我也希望幫妳,但我跟她真的不熟。」
「費拉斯太太還不知道我這個人,但我們未來的關係可能會很親密。」露西顯得忸忸怩怩。
愛蓮娜心思敏銳,當然聽得出弦外之音。
「甚麼意思?難道妳認識羅伯特嗎?」愛蓮娜出言試探,她口中的羅伯特就是愛德華的弟弟。
「不,我還沒見過他。我指的是哥哥愛德華。」
這簡直是晴天霹靂,愛蓮娜驚訝得無法言語。
「愛蓮娜,我知道妳很驚訝。這是個秘密,只有我姊姊知道。愛德華未曾向妳提起我們的關係吧?我信任妳。因為愛德華跟我說過,他一向把妳當成自己的妹妹。妳可以答應我保密嗎?」
愛蓮娜強迫自己保持冷靜,允諾保密之後,又怔怔地問:「請問你們訂婚多久了?」
「四年了。」露西回答。
那個大騙子!愛蓮娜暗罵一聲,還是覺得難以置信。
「我一直到前幾天,才知道你們彼此認識的事。」愛蓮娜說。
「他在我舅舅的家裡寄居了四年。我們就是在那裡認識,也是在那裡訂婚的。達斯伍小姐,雖然妳對愛德華的認識不如我深,但妳一定看得出來,要愛上他是多麼容易的事。我對他的愛真的很深!」
「的確是……」愛蓮娜淡然道:「但他為何連妳的名字都要隱瞞呢?」
「我們的婚約是秘密,所以他不會在別人面前提到我。」露西一邊說話,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小畫像。
愛蓮娜一看,心也涼了。
「這是他的畫像,妳看!」
畫中人是愛德華沒錯。愛蓮娜立即把畫像歸還。
露西愁眉苦臉,繼續透露心事:「有時候,我覺得我們應該解除婚約,但我沒辦法傷害他。要是妳,妳會怎麼做呢?」
「抱歉,我沒辦法給妳任何意見。這件事妳要自己下判斷才行。」
「我了解……但是上個月的時候,當他離開我叔叔的住處,他是那麼的難過!」
「噢?他來探訪我們之前,就是從妳叔叔那邊過來的嗎?」
「是啊!他跟我們同住了兩個星期。在妳眼中,妳覺得他是不是不太開心?」
「嗯,他看起來是鬱鬱寡歡。」
「唉!我們聚少離多,寫信就成為我們唯一的慰藉。妳看,他寫了這麼長的信給我呢!」露西從口袋中拿出一封信,真不曉得她是有備而來,還是真心把定情信物貼身攜帶。
愛蓮娜認出那是愛德華的筆跡,一顆心便往下沉,幾乎快要站不住。但是,在這個女人面前,她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鎮定。
露西說下去:「我還寄給他一枚戒指,戒指上有我的髮絲呢!對了,妳跟他相處的時候,有沒有看到他戴著戒指?」
「有。」愛蓮娜保持平靜的語氣,心裡卻異常難受。
這段痛苦的對談總算在回到小屋的時候結束。
露西和愛德華訂婚的事,愛蓮娜肯定是鐵一般的事實,照片、信件和戒指都是兩人私定終身的證據。
難道愛德華有意腳踏兩條船?他都在欺騙她的感情嗎?曾幾何時,愛蓮娜還相信愛德華愛的是她,就連母親和妹妹都有這樣的感覺,這絕不可能是假的。
她很想原諒愛德華,她覺得他和露西這一對是絕對不會幸福的,像露西這種無知又自私的妻子,愛德華絕不可能滿意。再者,以家族背景而言,愛蓮娜覺得愛德華的母親不會接受露西。
一想到這,愛蓮娜便替愛德華感到難過。
愛蓮娜竭力隱藏低落的情緒,決定不要向家人傾訴,也不會把愛德華訂婚的事告訴她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