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智與感性CH09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800
理智與感性

第九章、千金難買有情郎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愛蓮娜和瑪麗安即將返回巴頓的家,這兩天將會在帕默夫婦那邊過夜。瑪麗安一路上心緒不靈,滿腦子鑽牛角尖——因為她聽說葛瑞莊園就在附近,也就是說附近就是威洛比的居所!
到了帕默夫婦的家,瑪麗安就說要出外走走。
她要獨自沉溺於傷感之中。
沒想到布蘭登上校也是帕默夫婦的客人,雖然他是來跟愛蓮娜談論愛德華的事,例如怎麼修繕那間牧師小屋……但像愛蓮娜這樣的明眼人,又豈會不知上校是為了親近瑪麗安而來?
話說回來,由她們搬到巴頓,到她們旅居倫敦,布蘭登上校彷彿無處不在。上校都用找愛蓮娜當藉口,次數頻繁的程度,連她都懷疑上校是不是對她有意思。然而,愛蓮娜比誰都清楚,上校心裡想著的是瑪麗安。
是的,他心裡就只有瑪麗安。
但瑪麗安呢?
瑪麗安來到這裡的每一個晚上,都會出外散步散心,甚至在滂沱大雨的夜晚也貿然出去。沒多久,她就染上重感冒。她全身發熱痠痛,咳得喉嚨也痛,卻還是嘴硬:「只要給我睡一覺就會好了!我不想吃藥,不要迫我吃藥……」
隔日,瑪麗安的症狀更嚴重了。
愛蓮娜請來醫生,診斷出是某種傳染病,但預料幾天之內就可痊癒。
沒想到過了幾天,醫生每日都來看診,瑪麗安的情況卻越來越糟糕。愛蓮娜還是滿懷希望,在給母親的信中,絕口不提任何有關瑪麗安病重的事。
帕默夫婦眼見瑪麗安的病況,又聽到醫生說是「傳染病」,便對她避而不見,帕默太太甚至馬上帶著孩子離開家裡。詹寧斯夫人心腸好,不僅沒有丟下瑪麗安,而且幫忙照顧這個可憐的病人。
「只要瑪麗安還在生病,我就不會離開!」
詹寧斯夫人是個熱心人,實在令愛蓮娜感動。
儘管醫生一口咬定病況有好轉,然而到了傍晚,瑪麗安又發病了,比之前更加嚴重。瑪麗安需要服用鎮靜劑,才能睡上一覺,但她在床上不停輾轉反側,發出含糊不清的夢囈。
「唉!這樣看來,她絕對好不了啦。」
詹寧斯夫人是個烏鴉嘴,加深了布蘭登上校和愛蓮娜的憂慮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夜晚時,愛蓮娜留守在妹妹床邊,不料瑪麗安忽然起身,表現得若癲若狂。
她激動地大喊:「媽媽來了嗎?」
「還沒,不過我想她快到了。」
愛蓮娜憂心如焚,扶著妹妹躺下。
「拜託叫她快點來,不然我就見不到她了!」瑪麗安失聲痛哭。
眼見妹妹失常,愛蓮娜嚇壞了,立刻去找醫生。
瑪麗安生病的期間,布蘭登上校一直在外面神不守舍。要不是礙於男女之別,他也想幫忙看護和照顧瑪麗安。布蘭登上校一聽到愛蓮娜求助,立刻出門連夜駕車,趕過去巴頓接達斯伍太太過來。
醫生抵達,承認用藥無效,病人已病入膏肓。
瑪麗安不時語無倫次,叨叨絮絮掛念母親。愛蓮娜心中亂成一團,期盼母親能及時趕到,來見垂死的女兒最後一面。
像瑪麗安這麼年輕可愛的姑娘,沒想到這麼短命!任何人都會為她而感到痛惜。
幸好到了隔天中午,瑪麗安終於退燒了。
愛蓮娜祈求妹妹能熬過去。醫生看診時,又換了另一套說法,喜孜孜說病人有復原的跡象。
當天夜晚,愛蓮娜因為妹妹脫離險境,她終於可以睡得香甜,眼裡還閃爍著喜悅的淚花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在這嚴寒的冬夜,暴風雨大作。
翌日,愛蓮娜想到正在趕路的上校和母親,不免感到擔心,但她相信只要他們知道瑪麗安脫離險境,這一路上的奔波都是值得的。
愛蓮娜先去吃早餐,忽然聽見前門有馬車聲,便急忙下樓,以為要迎接母親,萬萬沒想到來者竟是威洛比!
威洛比逕自走入客廳,嚇得愛蓮娜向後退了幾步。
正當愛蓮娜按住門柄想逃,威洛比卻快了一步,搶上前攔住了愛蓮娜。
「達斯伍小姐,我想告訴妳一些事。給我十分鐘就好。」威洛比激動地說。
「請你快點,我沒時間!」她不情願地答應。
「我剛剛聽傭人說,妳妹妹已經脫離險境。感謝老天爺!這是真的嗎?」
「我們都希望如此。你到底想幹嘛呢?」她冷冷地回答。
這時候愛蓮娜暗暗著急,因為她擔心布蘭登上校即將抵達,在這裡撞見威洛比就會尷尬萬分。但帕默夫婦都不在家,她也只好服從威洛比的命令,坐到他對面的椅子上面。
威洛比沉默片刻,才說:
「我是來為我過去的行為作出解釋,我想讓妳知道我不是真的那麼渾蛋……我希望妳妹妹會原諒我……如果可以的話,也希望能讓妳減少對我的恨意。」
「瑪麗安早就原諒你了。」
「真的嗎?」威洛比急切地說:「我還是想好好解釋一下。一開始與妳一家人相識,我沒有別的用心和意圖,只是想為我的鄉間生活找樂子。我債務甚多,早就打算娶一個有錢女人,卻發覺自己愛上了瑪麗安。我想向她求婚時,姑姑史密斯發現我做的醜事……就是之前玩弄過女人的事。我是這麼的卑鄙、自私、殘忍,當時的我並不了解愛是甚麼。」
威洛比滿臉慚愧之色,但愛蓮娜還是對他怒目而視。
浪子回頭金不換?哪有這麼便宜!
「你玩弄女人的事,布蘭登上校已經告訴我了。」愛蓮娜直戳他的痛處。
威洛比恬不知恥,繼續說:「那妳一定要好好聽我說完。姑姑史密斯暴跳如雷,她終止對我的金援,甚至拒絕見我……如果真的娶了瑪麗安,我會變得很窮,所以只好離開巴頓。看著她為我傷心的樣子,我實在於心不忍。」
一陣靜默過後,愛蓮娜對他的態度逐漸緩和。
「瑪麗安的情書曾讓我心如刀割,我愛她的程度遠超過愛我的妻子。」威洛比說。
「你不該這麼說,別忘了你是有婦之夫。」愛蓮娜又板著臉。
威洛比一邊大笑,一邊說:「是啊!我的妻子的確是個惡婦,她看見瑪麗安的情書,那當兒妒火中燒,就逼我寫下那封傷人的回信,既是懲罰瑪麗安,也是要懲罰我。」
愛蓮娜縱然知道了真相,仍然不想同情這個男人。
「你已做出選擇,尊重你的妻子吧!她一定很愛你,不然不會嫁給你。」
「不要跟我談我的妻子,她不值得妳同情,和她在一起根本不快樂。要是我恢復單身……」威洛比的眼中閃爍著不切實際的幻想。
愛蓮娜不悅地皺了眉頭,直接叫他住口。
「等妳妹妹康復之後,妳能向她轉告我剛剛說的一切嗎?請告訴她我的懺悔和痛苦,告訴她我從沒對她變心。」威洛比深情地說。
「……我會告訴她的。」愛蓮娜無奈答應。
愛蓮娜暗暗尋思,一個才貌出眾的年輕人,只因過早獨立,染上了遊手好閒、放蕩不羈及奢侈揮霍的陋習,結果他的心靈就此墮落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為了虛榮及財富,他不擇手段損人利己,結果得償所願娶到了富貴的老婆,萬萬沒想到這門婚事卻變成了他不幸的源泉……而且他不是新婚才兩個月嗎……
想到這裡,愛蓮娜終於同情他的遭遇。
此時,威洛比起身,向愛蓮娜說:「我該走了。我現在最害怕的事,就是妳妹妹和別人結婚。」
「你已經失去了她。你沒資格說這種話。」愛蓮娜差點想大罵。
「終究會有人得到她的,如果那人偏偏就是我最不能容忍的老傢伙……唉,再見,祝妳幸福。」
威洛比一說完,就氣沖沖地跑出去了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又過了半個小時,母親總算到達,就在布蘭登上校陪同之下,她誠惶誠恐地進門。愛蓮娜馬上說出好消息,母親喜極而泣,上校也總算放下心頭大石,默默分享這家人的喜悅。
瑪麗安在床上醒過來了。
母親告訴瑪麗安上校為她冒雨趕路的事,瑪麗安想了一想,就特別提出要求,邀請上校來看她。布蘭登上校一走進來,看見瑪麗安蒼白的面容,心情就相當激動。瑪麗安向他伸出纖纖玉手,上校情不自禁抓住,似乎差點就想親吻下去。
「謝謝你!」瑪麗安真情流露。
達斯伍太太寬慰一笑。愛蓮娜也笑了。
瑪麗安一天一天康復,屋裡瀰漫著歡樂的氣氛。
眾人終於決定要啟程返回巴頓。
每逢有獨處的機會,達斯伍太太就會和愛蓮娜說私房話。
「女兒妳知道嗎?布蘭克上校向我承認,他深深愛上了瑪麗安。他說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,就對她一見鍾情……我聽他傾訴的時候,心裡不知有多高興!」
愛蓮娜絲毫不感到意外,她關心的是另一個問題:
「媽,妳願意讓瑪麗安嫁給他嗎?」
「當然啊!上校的人品那麼出色,對瑪麗安又一往情深。雖然他是老了一點,但這也可以是他的優點,成熟穩重的男人最可靠哪……重點是他的財產會讓人放心。女兒啊!人到了我這個年紀,就要關心這個問題。我不想打探他有多少財產,但以我所見,數目肯定不少……」
說到這裡,忽然有傭人進來,達斯伍太太就打住了。
馬車在外面準備就緒。
終於到了離別的時候,瑪麗安向詹寧斯夫人道別了好半天,不厭其煩告訴她,感激她這一段時間以來的照顧。
同時,瑪麗安也一改冷冰冰的態度,帶著滿腔熱誠向布蘭登上校告別,讓上校小心翼翼攙扶著她上馬車。隨後,達斯伍太太和瑪麗蓮也跟著上車,笑瞇瞇地看著瑪麗安。
後來,詹寧斯夫人和布蘭登上校也搭上馬車,各自回去自己的莊園。
這一趟高潮迭起的倫敦之旅總算告一段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