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CH08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876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
第八章、恐怖的支配者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格里芬繼續述說過去的經歷:
「在倫敦遊盪了幾天,我亦開始了解當隱形人的種種壞處。我沒地方住,也沒衣服穿。穿上衣服就等於是放棄我的隱形能力,只會令我變成別人眼中的怪人。我不能吃東西,體內未消化的食物也會讓我現形。」
「我沒想過這種問題。」甘寶說。
「之前我也沒有。下雪的時候,我也不能待在室外,因為雪會堆積在我的身上,暴露我的行蹤。雨也一樣,會勾勒我的輪廓。起霧時也不行,我會變成霧裡的泡泡……還有,在倫敦的戶外走動,我的腳踝會黏到塵土,皮膚上也會沾染灰塵。」
「倫敦的空氣污染真是嚴重。」
「我最迫切的問題是想辦法喬裝成人。單是要怎麼處理我的臉就很困擾。我在一家雜貨店看到一大堆面具和假鼻子,問題終於解決了。之後我去了一間戲服店,正當我偷錢的時候,有個又矮又瘦的男子回來,我就把他打昏和綁起來……」
甘寶大驚:「你幹了甚麼?」
「別那樣看我。我非動手不可。他的聽覺異常靈敏,當時聽出店裡有人,拿出一把左輪手槍……」格里芬說。
「這裡是英國!他在自己家裡,而你……是在搶劫。」甘寶說。
格里芬不高興地說:「甚麼搶劫?你就不能同情我的立場嗎?」
「我更同情他的立場。」甘寶說。
「你這是甚麼意思?」格里芬問。
甘寶只好退讓,改變口氣道:「是的……你非動手不可。」
格里芬繼續說:「我把屋裡所有用得著的東西通通拿走。我穿上衣服,喬裝打扮。我瞧著鏡子裡的自己,看起來是個怪人,但應該可以蒙混過去。我信心大增,認定我可以為所欲為,不必承擔任何後果……如今回想起來,當初的我真是混蛋。在一個寒冷、骯髒、擁擠的城市裡,要當一個隱形人是多麼荒謬的事!在進行這場瘋狂實驗之前,我幻想了上千個好處,現實卻只為帶我帶來無窮的失望。」
格里芬停了一停,望出窗外。
「毫無疑問,隱形的我可以取得別人渴求的東西,但我偏偏無法好好享受。我到底是為了甚麼,才變成一個全身包住繃帶的怪物?」
甘寶繼續向格里芬套話,忙不迭問:「你怎麼會跑去伊平鎮?」
「我是去那邊繼續研究工作。我保持希望——我要找出恢復正常的辦法!等我做完隱形時要做的一切,我再變回正常人。」
「所以你就直接跑去伊平鎮了?」
「是的。我取回我的筆記,訂購一堆器材,然後出發。對了,伊平鎮那個警察有沒有死掉?」
「沒死。報紙上說他會康復。」甘寶說。
「算他走運。我氣到管不住自己!那群蠢蛋!他們為甚麼要多管閒事?另外雜貨店那個傢伙呢?」
「應該沒有人喪命。」甘寶說。
「但那個流浪漢說不定會死!」格里芬語氣不善。「嘿,你不知道我可以憤怒到甚麼地步。辛苦多年的實驗被一群蠢人打斷!全世界所有笨蛋都來跟我找碴。」
「嗯,真是氣人。」
甘寶說話的時候,側眼瞄向窗外。
現在,有三個男人正在往山丘這邊走過來。
「那你過來這邊是想幹甚麼?」甘寶邊說邊靠近隱形人,防止他看到窗外的人。
「我本來想經港口離開英國。但看到你之後,我就打消了那個念頭。我本來把那個流浪漢當成管錢和扛行李的助手,不過我還沒想出該怎麼把我的筆記和其他東西運去國外。」
「原來如此。」
「然後那個骯髒的蠢蛋就一定要背叛我!甘寶,他把我的筆記藏起來了。哼,他要是落在我手上!」
「最好先把筆記弄回來。」
「甘寶,你知道他在哪裡嗎?」
「我知道他在鎮上的警察局,自願進入收押所。」
「可惡!我們要想辦法奪回筆記。」格里芬說。
「當然啦。」甘寶有點緊張,依稀聽見外面有腳步聲。
格里芬向甘寶說:「闖入你家裡之後,我改變了我所有計畫。因為你是有能力了解的人……慢著,我在這裡的事,你有沒有告訴別人?」
甘寶遲疑了一下,才說:「沒有。」
「噢!現在……」隱形人開始在書房里踱步。「我犯了個錯,甘寶,就是獨自進行此事。我白白浪費了力氣、時間和機會。一個人的力量實在太渺小了!甘寶,我需要你陪我一同研究。另外,我們還得殺人。」
甘寶驚問:「為甚麼要殺人?」
「不是胡亂殺人。現在世人知道有隱形人。這個隱形人呢,甘寶,必須讓世人感到恐懼。沒錯,聽起來很可怕,但我是認真的,我要當恐怖的支配者!我將會發出恐嚇信息,很多方法都行得通——從門縫塞紙進去就夠了。不服從我的人就殺掉,膽敢抵抗的人也通通殺掉。」
「哦……」甘寶已經沒在聽格里芬大放厥詞,專注力都在自家前門的開門聲。
格里芬突然問:「咦!樓下有甚麼聲音?」
「沒甚麼!」甘寶突然大聲說話:「格里芬,我不同意這種做法。為甚麼要與人類為敵?這樣你會快樂嗎?不要當孤狼。你要發表你的研究成果,跟全世界的人合作。你想想看,你的發現是多麼偉大的成——」
格里芬伸手打斷他的話。「有人上樓的腳步聲。」
「你聽錯了吧。」甘寶說。
「我去看看。」格里芬說著走向門口。
甘寶遲疑了一秒,隨即上前去阻止他。格里芬嚇了一跳,僵立原地。「叛徒!」他頓時會意過來,然後拉開晨袍,開始脫衣。甘寶連跨三步,來到門口,迅即推開房門。
開門的一刻,樓下傳來急促的腳步和說話聲。甘寶立刻行動,把隱形人往後推,闖向門外,然後關門。再過片刻,格里芬就會被鎖在觀景露台,淪為籠中之鳥。
可惜,甘寶犯了一個錯,就是不見了鎖門的鑰匙。
甘寶臉色煞白,雙手握緊門把。門縫張開六吋,甘寶使勁關上。接著他撐不住了,門被撞開,他的喉嚨被看不見的手掐住。甘寶放開門把,出手掙扎,但他被一股猛力推開,整個人摔向樓梯平台。
空蕩蕩的晨袍被拋到甘寶的身上。
當地的警察局長艾戴上校正在上樓。他很驚訝地看著甘寶倒地不起,接著他立刻受到了猛烈攻擊——被無形的東西攻擊!
艾戴只知道自己被很重的東西撞上,一頭栽下樓梯。接著,他的喉嚨被掐住,下體被膝蓋壓住。一隻隱形的腳掌踩過他的背部,然後那陣鬼魅似的腳步聲匆匆走下樓梯。在樓下的兩個警察一輪喊叫,最後是大屋正門被用力關上的摔門聲。
艾戴翻身坐起來,看見甘寶跌跌撞撞下樓,一副嘴角流血的狼狽相。
甘寶向著門口大喊:
「天呀!給他逃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