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學怪人CH01

此錄音檔是使用A.I.發聲技術製成。

0
577
《科學怪人》第一章

瓦頓船長的信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◇第一封信◇

給英格蘭的薩維爾夫人:

聖彼得斯堡

11月11日,17XX年

親愛的姊姊,妳一定很高興得知這段旅程沒出任何意外。我昨日抵達此地,第一件事就是向姊姊妳報平安。我有信心這次一定會成功。

我走在彼得斯堡路上,感受清風吹拂臉頰,滿心舒暢愉快。

我的夢想在風的承諾中化為實踐。

我不相信北極只有冰霜虛無。在我想像中,北極充滿美景。那裡的太陽永不下山,僅僅掠過地平線,勾勒絕美畫面。我將踏足無人造訪過的土地,滿足無窮好奇心。

夢想足以征服所有對危險及死亡的恐懼。

就算我的推測錯誤,妳也無法否認,發現通過北極的航線將對全人類帶來多大貢獻。

這些想法驅散了我剛下筆寫信時的煩躁。明確的目標最能安撫人心。記得我們的好叔叔湯瑪士嗎?他的圖書館裡全都是記載發現之旅的書籍。我沒接受過多少教育,卻很喜歡看書。我日以繼夜研究那些書,越看越遺憾父親臨終前禁止我踏上航海生涯。

其後我接觸詩作,驅散這些想法,讓我的靈魂遨遊天際。

我也當過詩人,在創作天堂中度過一年。

我幻想能在神廟的壁龕中佔有一席之地,跟荷馬和莎士比亞平起平坐。妳知道我失敗了,也知道我多失望。不過就在那時,我獲得親戚的遺產,早年的夢想再度浮出水面。

六年過去了。我依然記得當時的信念。我數度搭乘補鯨船前往北海,自願承受饑寒交迫、睡眠不足等痛楚。我白天比其他水手認真工作,晚上研究數學和醫藥理論,以及海洋探險家必備的物理學知識。我兩度在格林蘭補鯨船擔任副手,贏得船員尊重。

親愛的姊姊,妳難道不認為我能成就偉大使命嗎?

我可以舒服度日一輩子,但我寧願追求榮耀。我會在兩到三週之內出發前往阿干折,在那裡僱船,並盡量找熟悉補鯨的船員。我會等到六月再出海。至於甚麼時候回來?如果成功,要好幾個月,甚至幾年。如果失敗,我們很快就會再見,或是再也不見。

別了,親愛的姊姊。願主祝福妳,也保佑我,讓我有機會再度感激妳的愛與關懷。

妳親愛的弟弟

羅伯‧瓦頓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◇第二封信◇

給英格蘭的薩維爾夫人:

阿干折

3月28日,17XX年

我已經僱好了船,正忙著物色水手。我挑好的水手看來都很可靠,而且勇氣過人。

親愛的姊姊,我內心始終有個無法滿足的遺憾,就是我沒有朋友。

當我功成名就時,沒人分享我的喜悅。當我失望時,沒人會盡力安慰我。我希望有個朋友能夠體會我的感受,回應我的目光,彌補我的錯誤。

我過度執著,缺乏耐性。但我最大的問題在於童年自學,人生前十四年裡,除了湯瑪士叔叔的探險書之外,幾乎甚麼都沒看。如今我二十八歲,學識卻不及十五歲的孩童。

我想得比以前多,夢想更遠大。我迫切需要不會因為我的想法浪漫而鄙視我的朋友,透過他來調整我的心境。

抱怨此事沒意義,我在阿干折這些商人和水手之中是找不到朋友的。

但不要因為幾句抱怨就以為我動搖了。我的信念宛如命運般堅定。我的旅程將在天氣好轉後展開。我很難向妳形容即將出航的心情,既期待又害怕。我要前往無人探索過的地方——充滿濃霧和大雪的土地。但我不會殺信天翁招來橫禍,所以妳不必擔心我的安危。

當我從非洲或美洲最南端的海角回歸,我能穿越汪洋大海與妳重逢嗎?

我不敢過度期待,唯恐期望落空。

有機會請寫信給我。在我最需要支持的時候,我希望收到妳的信。我深愛著妳。倘若我就此失去音訊,請不要忘記我。

妳親愛的弟弟

羅伯‧瓦頓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2s”]

◇第三封信◇

給英格蘭的薩維爾夫人:

7月7日,17XX年

親愛的姊姊,我匆匆寫下數語,向妳報個平安。

船已出航,而我心情絕佳。水手都很勇敢,信念也很堅定。浮冰片片漂過,兆示前方危機。

我們已經抵達高緯度海域,在南風吹拂下朝北前進。

至今沒有遭遇值得記載的意外,希望整趟旅程都能平安無事。

最親愛的弟弟

羅伯‧瓦頓

◇第四封信◇

給英格蘭的薩維爾夫人:

8月5日,17XX年

今天發生了件怪事,我非寫下不可,雖然妳收到信前或許就會見到我。

上週一,我們差點受困冰中,加上大霧,處境危險。

我們戰戰兢兢,期待天氣好轉。

大霧約莫兩點時散去,我們四面八方都是遼闊的冰原,看不到盡頭。

正當我和水手都開始緊張時,一件怪事吸引我們目光。半里外,有輛狗拉的雪橇路過我們,駛向北方。駕車的是個體型異常高大的野人。我們看著他迅速離去,消失在遠方的冰原上。

天黑前,冰原碎裂,釋放我們的船。

我們在原地停到天亮,避免撞上浮冰。

天亮後,我踏上甲板,發現水手都擠在船身一側,顯然在跟海上漂浮的人交談。對方坐在雪橇,停在一塊大冰上,漂到我們的船旁邊。這男人跟昨天那個野人不同,而是歐洲人。

我是船長,我叫水手長去救他。水手長帶他來到我面前,對他說:「這位是我們船長。他不會讓你死在海裡的。」

陌生人以帶有外國口音的英文說:「請問你們要航向何方?」

我告訴他說我們要去探索北極的秘密。他對這個答案感到滿意,隨即同意登船。天呀!他手腳都凍僵了,身體狀況極差,一入船艙就陷入昏迷。我們花了好大工夫把他救醒,裹在毯子裡,抬到廚房的火爐附近。當他稍微清醒後,我們餵他喝湯,終於恢復血色。

他直到兩天後才有力氣說話。

我讓他搬入我的艙房裡,盡可能抽空照料他。我從未見過如此有趣的人……他平時的表情似顛若狂。但每當有人對他好,或幫他拿點甚麼,他立刻眉開眼笑。不過整體而言,他悶悶不樂,神態哀絕,有時候咬牙切齒,似乎飽受心理壓力。

有一回,大副問他為甚麼跑來這種冰天雪地的地方?他神色憂鬱地回答:「為了找人。」

「你要找的人也是駕駛狗雪橇嗎?」

「是。」

「噢!我們好像見過他。救你上船的前一天,我們看見一輛狗拉的雪橇穿越冰原,上面有個高大的男人。」

陌生人立刻提出一堆問題。後來跟我獨處時,他說:「你一定跟這些好水手一樣好奇,只是出於禮貌而不問我。」

「當然。為了滿足一己好奇而打擾你,不是很不禮貌嗎?」

「你不一樣……你盡心盡力照料我,我很感激你。」

他很想上去甲板,繼續追尋那一輛雪橇的蹤跡。

但我說服他留在船艙裡,因為他還太虛弱了。

之後陌生人的身體狀況逐漸好轉,不過始終沈默寡言。我開始把他當兄弟看待,他那種深沈哀傷的表情勾起我的憐憫之心。

我曾在信中提到,親愛的姊姊,我在海上交不到朋友。但這個男人讓我打從心裡願意當他是兄弟。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8月13日,17XX年

陌生人身體好轉,經常待在甲板上瞭望遠方。他開始與人互動,問了我許多問題,我也把我的過去說給他聽。

我說:「我從小自學,或許有點過度依賴自己。我希望能跟比我聰明世故的人當朋友,在身邊鼓勵我,支持我。」

「我同意。」陌生人回應:「人該渴望友誼,擁有友誼。我以前有個朋友,最高尚的朋友,這表示我有資格評論友誼。你想要朋友,你人生還很長,沒理由為此絕望。但我……我已失去一切,包括我的家人,不可能重新開始……」

[speaker-break time=”1s”]

8月19日,17XX年

昨日,陌生人對我說:

「瓦頓船長,你肯定看出我飽受難以言喻的苦難。我曾發誓永不透露那些罪惡的回憶。但你的真誠令我改變心意。你跟從前的我一樣,渴求知識與智慧。而我希望,你這樣的欲望不會化身毒蛇反噬你。我不知道我不幸的遭遇是否對你有所助益,但若你願意,請聽我述說我的故事。」

以下就是陌生人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