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6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六章、科學怪人的自白

    「我不太記得一開始的情況,當時一切都很模糊。各式各樣感官湧入體內,我同時開始看到、感到、聽到、聞到。
    「我過了很久才學會分辨這些感官。我依稀記得有道強光灑落,於是閉上雙眼。我陷入漆黑,心中慌亂,不過立刻知道只要睜開眼睛,光線就會隨之而來。
    「我發現我能隨意行走。我越走越熱,就找陰涼處坐下。那是在因哥爾斯塔特附近的樹林。我躺在一條小溪旁休息,為了解決飢餓和口渴,我會吃樹上的莓果和喝溪裡的水。
    「天黑了,我冷了。離開你家時,我拿了你的衣服來穿。我是個淒慘無助的可憐人,甚麼都不懂,甚麼都分不清。我只感覺到光線、飢餓、口渴和黑暗。耳中傳入不可計數的聲響,四周湧現各色各樣的氣味。我唯一能夠分辨的就是天上的明月,我滿懷喜悅地盯著月亮看。
    「隨著晝夜交替,我發現月亮的陰蝕圓缺。樹林中的事物開始有脈絡可尋。林頂光影,鳥語花香。有時我會模仿鳥叫,有時我想用自己的嗓音表達情緒,但我覺得自己的聲音很難聽。
    「有一天,冷到快受不了時,我發現了流浪漢留下的火堆。我伸手到火焰中,隨即慘叫一聲,抽回手來。我檢視生火的材料,很高興發現是木頭。我連忙撿了些樹枝來延續火焰,努力保護那堆火。我也發現用火可以煮食,有些東西烤起來很好吃,但莓果不能烤。
    「附近的食物吃光了,儘管捨不得火堆,我還是必須離開。某天清晨,我在遠方的山丘上看見一間小屋。門是開著的,於是我走進去。裡面有個老人,生火準備早餐。他轉頭看我,放聲尖叫,衝出小屋,只剩下我獨留屋內。我狼吞虎嚥吃著老人留下的早餐,然後躺在乾草上睡了一頓好覺。
    「我被正午的陽光喚醒,繼續我的旅程。傍晚時分,我來到一座村莊。那景象宛如奇蹟!整齊的木屋、堅固的房子,令我讚嘆不已。花園裡的蔬果和窗戶後的牛奶及乳酪令我胃口大開。
    「我走入最漂亮的房子,才剛跨進門,小孩就開始尖叫,女人當場昏倒。全村的人陷入騷動,有人拔腿就跑,也有人攻擊我。我被石頭砸傷,逃往原野,最後躲進一間小木屋裡。那地方很簡陋,依著旁邊的農舍而建,但我不敢再出去,只是藏身在小木屋裡避難。
    「那一刻,我覺得人類很野蠻。」

    「天亮後,我離開小屋,發現遠方有人走近。昨日受到的待遇歷歷在目,我絕對不要讓人看到我。我在農舍裡拿了麵包和水杯,然後躲回我的小屋,默默觀察農舍裡的人。
    「農舍裡一共住了三個人,一個看不見東西的老人和一對年輕男女。白天,那對男女會在外面工作,砍柴和拔草,老人則獨自在家,偶爾彈奏會發出美麗旋律的東西,後來我知道那東西叫樂器。
    「晚飯後,老人彈奏樂器,女人唱歌,那畫面美到令我陶醉。老人的銀髮和親切的容顏贏得我的尊重,女人高雅的氣息誘出我的愛慕。接著年輕男子也發出許多我聽不懂的聲音,我發現他拿著一本書在念誦。我開始了解到他們嘴裡的聲音是在溝通,而那本書裡蘊含了語言及文字。
    「語言真是偉大的發明,我迫不及待想要學會這門學問。但我模仿得很挫折。他們說得太快,我根本聽不懂。但我沒放棄,經過好幾晚之後,我終於聽懂幾樣最熟悉的詞彙……火、牛奶、麵包、木頭。
    「我還記下了那一家人的名字。女人名叫『妹妹』,或『艾嘉莎』。男人叫『菲力』、『哥哥』或『兒子』。我還記下了幾個其他詞彙,不過不懂它們的意義,像是『好』、『親愛的』、『不快樂』……」
    「一整個冬天過去了。我跟這三個不知道我存在的朋友一起度過,分享他們的喜悅及悲傷。我欣賞他們完美的外表,優雅、美麗、細緻。但當我在水面看見自己的倒影時,我嚇壞了。我不敢相信那是我的倒影。我好肯定我真的就是一頭怪物,深深感到失望與羞愧。噢!當時我還不了解這畸形的外表是多致命的缺陷。
    「某天,農舍裡來了訪客,一個戴著面紗的女人。菲力一看到她,立刻衝了過去。女人摘下面紗,露出宛如天使般的美麗容顏。菲力開心得不得了,所有哀傷一掃而空。女人的情緒似乎大不相同,美麗的眼睛流下淚水,朝菲力伸出手背。菲力欣喜若狂地親吻她的手,喚她『親愛的阿拉伯人』。
    「我很快就發現那個女人也會說話,但她說的話其他人聽不懂,她也聽不懂其他人的話。他們比畫我不認得的手勢,不過看得出來女人讓屋內洋溢著喜悅的氣氛。數小時後,我發現阿拉伯女人經常跟著其他人複誦同一個字,我知道她在學習他們的語言,於是我連忙跟著一起學。
    「當晚,艾嘉莎和阿拉伯女人先行回房。分別時,菲力親吻女人的手說:『晚安,親愛的莎菲。』他留下來跟父親交談,顯然在聊他們美麗的客人。我很想知道他們在講甚麼,但當時我還辦不到。
    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。莎菲和我學習那種語言的進展很快,大約又過了兩個月,我開始聽懂他們大部分的言語。
    「除了說話的能力外,我也學會了文字,開闊了廣大的視野。
    「菲力指導莎菲的書是沃爾尼的《帝國的廢墟》。如果沒有菲力講解,我絕不可能了解這本書的涵義。透過這本書,我建立起歷史的概念,也得知當今世上幾個帝國的存在。我知道世界上有著不同的宗教、文化與政府結構。我學到懶散的亞洲人、了不起的希臘人、早期羅馬人所掀起的戰爭,還有甚麼是美德,強大帝國如何走向衰敗之路。我學到騎士精神、基督教、歷史上著名的國王……書中提到發現美洲新大陸,我和莎菲曾一度為大陸原住民受害的命運傷心落淚。
    「人類竟然也能做出如此邪惡之事?本來我不敢想像人會殺人,無法理解法律和政府存在的意義。但在得知那些邪惡血腥的歷史後,我心中充滿噁心與厭惡。
    「我學會人類社會的階層觀念、財富與頭銜。我學到性別的不同,還有倫理之間的各種關係。
    「但我的朋友和親戚在哪裡?我沒有父親照顧,沒有母親呵護。由有記憶開始,我就擁有高大的身軀。我沒見過我的同類,也沒人宣稱與我有關……我到底是甚麼東西?這個問題再度浮出水面。

    「我的創造者維特啊!我在衣服的口袋裡找到幾張紙,這衣服本來是你的東西。起初我沒為意,但如今我識字了,我就開始研讀它們。
    「那是你在我誕生前四個月內所寫的日記。你鉅細靡遺地記載所有創造我的步驟。墳場、屍塊……我受詛咒的起源全都寫在日記裡,所有噁心的細節都毫無遺漏,令我越看越想吐。
    「我痛恨獲得生命的那天!你這個可惡的創造者!你為甚麼創造出一個就連你都要遺棄的怪物?上帝慈悲為懷,用自己的形象創造出美麗的人類。但我的外表骯髒恐怖……撒旦還有一群惡魔手下愛戴,我卻註定孤獨,遭人厭惡。
    「農舍這家人都有親切友善的氣質,我努力說服自己,等他們知道我有多仰慕他們,他們或者會同情我,接納我的外表。我不停想像與他們第一次接觸的情況,但因為擔心失敗,我始終不敢出去。
    「秋去冬來,我已經在那裡待了一年。有一天,莎菲、艾嘉莎和菲力出門散步,老人獨自在家,彈奏吉他。如我先前所說,老人是盲人,他是看不見我醜陋的面貌。我心跳加速,試煉的時刻來臨了。
    「希望與恐懼,哪樣會成真?老人停止演奏,農舍四周一片寂靜。我把握這個完美的機會,走到農舍門口,敲了敲門。
    「老人問:『誰呀?請進。』
    「我進門道:『我是個疲憊的旅人。如果你不介意,能否讓我在火堆前休息片刻?』
    「老人說:『快進來。我會盡力招待你。可惜我兒女不在家。我是瞎子,沒辦法幫你準備食物。』
    「我回答:『不用麻煩,好心人。我有食物。我只需要溫暖和休息。』
    「在我坐下之後,一時之間不知該說甚麼。接著老人問我:『陌生人,聽你口音是法國人?』
    「我說:『不,但我在法國家庭接受教育,只會說這一種語言。我是來這邊找朋友,希望他們能保護我。』
    「『你朋友是德國人嗎?』
    「『不,是法國人。我是個悲慘的可憐人,我要找的這些朋友從未見過我,也不認識我。我心存恐懼……倘若我的朋友不接納我,我將孤獨寂寞一輩子。
    「老人說:『不要絕望。沒有朋友確實不幸,但是人心充滿大愛與憐憫。你的朋友一定是善良親切的好人!』
    「我說:『他們很善良。全世界最好的人。不幸的是,我怕他們會對我有偏見。我個性好,也沒傷害過人。但強大的偏見遮蔽他們的雙眼,他們看見我的外表,就會覺得我是可怕的怪物。』
    「老人說:『真是太不幸了。難道你不能說服他們嗎?』
    「『我就是要去說服他們。為此我忐忑不安。』
    「『你朋友住在哪裡?』
    「『附近。』
    「老人停頓片刻,說道:『如果你願意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我,或許我能幫得上忙。我又老又瞎,窮困潦倒,但是我很樂於幫助別人。』
    「『你真是好人!我不知道該如何感謝你。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友善的人。我會永遠感激你。』
    「『可以請問你朋友叫甚麼,住在哪裡?』
    「我遲疑了。關鍵的時刻到了。我會得到別人的接納嗎?我內心掙扎,天人交戰,忍不住失聲哭泣。就在那時,我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。我沒時間多想,只能一把抓住老人,大聲道:『就是現在!請你拯救我、保護我!你和你的家人就是我在找的朋友。不要在這關鍵時刻捨棄我!』
    「老人大叫:『你是誰?』
    「農舍門開了,菲力、莎菲、艾嘉莎進屋。誰能形容他們當時內心的驚恐與震撼?艾嘉莎當場昏倒,莎菲拔腿就跑。菲力衝上前來,以驚人的蠻力從我手中搶走父親。菲力在盛怒下抓起木棍,使勁毆打我。我可以把他撕成碎片,就像獅子獵食羚羊,但我克制自己沒這麼做。
    「我逃跑了,在騷亂之中溜回我的小屋。」

    「我詛咒你,你這個混帳的創造者!我為何而活?我不知道,當時我心中充滿憤怒和復仇,很想摧毀那座農舍和裡面的人,享受他們的慘叫和苦難。
    「黑夜來臨,我離開小屋,進入樹林,放聲吼叫,發洩怒氣。
    「那一夜,彷彿滿天寒星都在嘲弄我。我就像個大惡魔,在心中孕育地獄。沒有一個人類會同情或幫助我,我應該要對我的敵人仁慈嗎?不!那一刻裡,我向人類宣戰,還有創造我、令我受苦的那個傢伙。
    「農舍一家人搬走了。他們不敢繼續住下去。我放火燒了農舍,然後也離開了。
    「世界之大,何去何從?我想了很久,想到了你。我從你的日記中得知你就是我的父親,我的創造者。菲力有教莎菲地理知識,所以我也懂一點,你提過你的家鄉叫日內瓦,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。

    「我不知道沿路的地名,也不能找人問路。
    「為了避開人類,我晝伏夜出,終於來到瑞士。有天早上,我發現前方是一片樹林,於是決定在日出後繼續前進。
    「春天的陽光和清爽的空氣令我心情愉快。我感受到溫柔與愉悅在體內復活。淚水濕潤我的臉頰,讓我忍不住對賜下歡愉的太陽表達感激。
    「來到河岸旁的樹沿時,我聽見人聲,連忙躲到樹蔭下。一個小女孩開開心心跑到河岸,似乎在跟人玩追逐遊戲。她沿著河岸奔跑,突然失足摔入湍急的河裡。我衝出藏身處,奮力對抗激流,救她上岸。
    「小女孩昏迷不醒,我施展渾身解數企圖救活她,結果卻被一個男人打斷。他一看到我立刻撲上來,從我懷中搶走女孩,快步逃入樹林深處。不知道為甚麼,我立刻跟上。對方見我逼近,居然拔出手槍射我。我一槍倒地,對方就此消失在樹林裡。
    「這就是我行善的回報!我救人一命,結果卻挨了一槍,傷及骨肉。我心中的溫柔與慈悲當場化為怒火。我在痛楚中發誓要向全人類復仇。
    「我在樹林中養傷數週,終於痊癒。於是我繼續我的旅程。
    「兩個月後,我抵達日內瓦近郊。
    「當時是傍晚,我在野外找了個地方休息,思考該如何才能找到你。沒多久,有個可愛的小男孩跑到我藏身的地方。我看著他,心想這麼小的孩子肯定沒有偏見,不會對我畸形的長相感到恐懼。如果抓走他,讓他成為我的夥伴和朋友,我就不會如此孤獨。
    「因著一股衝動,我抓住路過的小男孩,拉到我面前。他一看到我,立刻伸手遮眼,放聲尖叫。我拉開他的手說:『小孩,你這是幹嘛?我又不會傷害你。』
    「他奮力掙扎,大叫:『放開我!怪物!醜陋的怪物!你想吃我!你要把我撕碎!放我走,不然我跟我爸告狀。』
    「『小孩,你永遠見不到你爸了。你要跟我走。』
    「『邪惡的怪物!放我走!我爸是行政官!他是法蘭肯斯坦先生!他會懲罰你。你不敢抓我!』
    「『法蘭肯斯坦!你是我仇人的家人。我發誓要找他報仇,就從你開始吧!』
    「小孩繼續掙扎,破口大罵。我掐住他喉嚨,要他閉嘴,沒多久他就死了。
    「我看著屍體,心裡得意洋洋,鼓掌叫道:『維特‧法蘭肯斯坦,我殺了你的家人,你一定會飽受痛心的折磨吧!』
    「小孩胸口有樣閃亮的東西。我拿起來,那是一條有美女畫像的項鍊。我愣愣地欣賞畫中人漆黑的雙眼、深邃的睫毛、美麗的嘴唇……但沒多久,憤怒回歸,我想起我永遠不可能得到任何美女的青睞。
    「我離開命案現場,尋找藏身之地,結果在榖倉裡遇上一個睡著的女人。她沒有畫像中的女人美麗,卻充滿年輕活力。我知道她的笑容永遠不會為我綻放,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,我要將罪行嫁媧到她的身上。我偷偷溜到她的身邊,把項鍊塞入她的口袋裡。
    「我在命案現場附近逗留數日,希望能遇上你。之後我遊盪到山裡,終於遇見了你……除非你答應我的要求,否則別想離開。
    「我孤苦無依,處境淒涼。人類不會跟我交流,所以我需要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畸形恐怖的女人!只要是我的同類,她就絕不會抗拒我!維特,我的創造者,你要幫我創造她出來!這就是我的要求!」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