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3

    《科學怪人》第三章

    創造科學怪人

    那天過後,我將全副心力放在自然哲學上。
    我閱讀、上課,跟大學裡的學者混熟。我發現就連克倫普教授也能令我獲益良多。華德曼教授成為我的朋友,他教學總是毫不保留,絕不賣弄。我熱愛化學這門學問,經常在實驗室待到天亮。
    我進步神速,帶著學生的熱情,漸漸擁有教授般的專業知識。
    如此過了兩年,我完全沒回日內瓦,全心全意追求學問,希望學有所成。
    科學的誘惑只有親身體驗才能理解。
    其他學問都受限於前人的成就,沒有新知可學。但追求科學永遠都有全新的奇觀與美景。在第二學年結束前,我成功改良了幾樣化學器具,在大學中贏得尊重與仰慕。
    學校的教授已經沒有東西可以教我。
    就在我考慮返鄉之時,一場意外讓我繼續留下。

    我對人類及動物的身體結構特別感興趣。我經常問自己:「生命的原理是否一成不變?」
    這是個很大膽的問題。於是我開始研究生理學相關的學問。若非有超乎尋常的熱情驅使,我絕對無法忍受相關的實驗過程。
    想要解開生命之謎,我必須先了解死亡。因此我研究解剖學,但那並不夠,我還必須觀察人體自然腐敗的過程。
    我父親從小就不讓我接觸超自然的恐怖故事。多虧了他,我不會因為迷信而顫抖,也不曾怕過鬼魂。
    對我而言,墳場只是放置屍體的場所,原先充滿力與美的肉身如今變成蟲的食物。
    我開始觀察腐敗的過程,日以繼夜待在地窖和藏骸所裡。
    我了解死亡的各個階段,看見蠕蟲繼承眼睛和腦袋的奇觀。我研究分析相關細節,記載從生命進入死亡的改變,還有由死亡到生命誕生,直到這團黑暗的迷霧乍現曙光——我很驚訝在眾多研究這門學問的天才之間,我竟然是第一個發現這個驚世秘密之人。
    經歷過無數晝夜的努力研究,我成功發現了生命的成因。不只如此,我還成功在沒有生命的物質中注入生命。
    我欣喜若狂。
    漫長的苦勞終於得到成果,一切努力都值得了!
    我解開世間智者由天地初開就起始研究的謎題。我就像被當成死人埋葬的阿拉伯人,在一絲微光中找到生命的出路。
    從你的眼神中,我看出你很想知道我所發現的秘密。抱歉我不能告訴你。請記取我的教訓:研究新知是非常危險的事,留在家鄉當個普通人,遠比想要追求不朽成就的人快樂。
    當我發現擁有創造生命的力量時,我遲疑許久,不知道該不該應用。
    儘管我有辦法注入生命,但是要準備接收生命的肉身卻是一項大工程。我該從人類這麼複雜的生命做起,還是先嘗試簡單的動物?我手邊可以動用的材料並不足以拼湊完整的人體,但我有信心一定會成功。
    我的實驗可能處處受挫,成品或許不會完美,但今日的嘗試會為明日的成功鋪路。
    我決定了!我要做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。
    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收集材料後,我終於動工。
    一個全新的物種將會視我為造物主。既然我能夠讓沒有生命的物質動起來,我也可以讓已經開始腐爛的屍體獲得新生。
    我沒日沒夜,專心投入研究,漸漸我變得神情憔悴,骨瘦如柴。
    有時候我在成功的邊緣失敗,但依然充滿希望,相信明天或下個鐘頭就會有所成果。
    我四肢顫抖,視線模糊,在一股幾近瘋狂的衝勁驅使下,我似乎失去了靈魂和所有感官,人生只剩下這個目標。
    我從藏骸所收集骸骨,用手指褻瀆人體的秘密。
    在我家頂樓的房間,我建造了創造生命的工作室。大部分的人體材料,我都是從解剖室和屠宰場裡弄來的,儘管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噁心,但受到與日俱增的熱情驅使,我慢慢完成我的創作。
    這期間我與世隔絕,忽略所有朋友。
    這麼久沒聯絡,我知道會令他們擔心,父親也怪責我沒有盡到照顧家人的責任。但我沒辦法將思緒自當前的「創作」上抽離。每晚我都緊張到極端痛苦,但我從不在乎身體健康,只想憑意志來戰勝一切。
    我對自己保證:
    「只要完成創作,我就會開始運動,享受娛樂。」

    十一月某個陰森的夜晚,見證辛勞成果的時刻到了。
    我在極度緊張下架設器具,將生命灌注到躺在我腳邊的肉身。當時是凌晨一點,外面在下雨,我的蠟燭幾乎燒盡。
    在那垂死掙扎的微光之中,我看見那怪物睜開了黃色的眼睛!
    他深呼吸一口氣,四肢開始抽搐。
    我該如何形容這個怪物?
    他的四肢完美對稱,我也為他挑選了同等美麗的五官。美麗!老天呀!他的黃皮膚幾乎遮掩不住底下的肌肉和血管。他的頭髮漆黑明亮,牙齒白似珍珠。但這些美麗的部位卻跟慘白的雙眼、枯皺的皮膚、漆黑的嘴唇形成更強烈的對比。
    我全心投入了兩年,只為了將生命注入毫無生氣的軀體。
    當我終於成功時,夢想的美麗當場消失,恐懼與厭惡盈滿我心。我無法承受眼前的景象,當即離開了工作室。
    我在臥房中踱步許久,難以入眠。接著我強迫自己睡覺,卻睡不安穩,噩夢連連。我夢見自己親吻伊莉莎白,但她的五官忽然幻化,竟變成我亡母的模樣,蓋在裹屍布下,布上爬滿屍蟲。
    我當場驚醒,冷汗直流,牙齒打顫,四肢抽搐。接著我透過窗口灑落的昏暗月光,看見那個怪物——我創造出來的恐怖怪物!
    他撩起床簾,雙眼盯著我看。
    「天呀!我竟然造出你這個怪物!我後悔了,我要取回給你的生命!」
    怪物張開嘴巴,發出難以理解的聲響,嘴角露出笑容。他或許有話想說,但我沒聽見。他伸出一手,似乎想要抓我,我害怕得拔腿就跑,衝下樓梯。我在院子裡躲到天亮,焦慮踱步,提防那頭惡魔般的屍體接近。
    噢!沒人能夠忍受那張滿是縫線的臉。
    就算讓木乃伊死而復生都沒那麼可怕。如今他的肌肉和關節開始活動,他變成了一個超乎常人想像的怪物。
    我逃到了街上,深怕怪物突然出現在我面前。
    天亮了,我不敢回家,在雨中行色匆匆,走了好一陣子,完全不知身在何處。
    我毫無來由停在一間旅店前,呆立好幾分鐘,目光集中在一架從街尾朝我駛來的馬車。
    馬車停在我面前,車門一打開,我就看到好朋友亨利。他一看到我,立刻跳下馬車,大聲說話:
    「法蘭肯斯坦,真高興見到你!這真是太巧啦!」
    我無法形容當時我有多開心。我抓起亨利的手,一時之間忘記我的恐懼和不幸。我突然感到許久未曾感到的平靜和喜悅。有了我的朋友,我就有勇氣回去大學那邊的住所。
    「亨利,我很開心見到你。請先說說我家人的情況。」
    「他們都很好,過得很快樂,只是擔心你。誰叫你都沒有聯絡大家?本來我想罵你幾句的,但我沒想到你的狀況這麼糟,你看來就像幾天沒睡過。」
    「是的,最近我專注研究,沒有好好休息。但那一切已經結束,我終於獲得自由……但願如此……」
    我一路發抖回到住所,很清楚自己發抖的原因——家裡的怪物有可能活生生的走來走去。
    我不敢見那個怪物,但我更擔心亨利會看到他。我請他留在外面,自己衝上樓梯,結果發現屋裡沒人。真好運!當我確定我的敵人已經溜走了,我開心鼓掌,下去找亨利。
    我們回到房中,家傭送上早餐。
    亨利發現我坐立不安,忍不住問:「親愛的維特,你究竟怎麼了?你病得很嚴重!到底是甚麼原因?」
    「他來了!」我忽然大叫,伸手遮眼,自以為看見怪物闖入房中。「哇!救我!救救我!」
    眼前出現我被怪物抓住的幻覺,我奮力掙扎,整個人摔倒在地。
    那是一場熱病的開端,而這一病就是好幾個月。
    亨利自始至終都在照顧我。我病得嚴重,怪物的身影一直出現在我眼前,導致我不斷胡言亂語。慢慢地,我在朋友的照顧下好了起來。當時是春天。我的憂鬱逐漸消失,沒多久我就恢復成昔日的我。
    「亨利,你對我真是太好了。你一整個冬天都待在我的病榻旁,沒去上課。我該如何報答你?」
    「只要你盡快好起來,就是最好的報答。趁著你精神不錯,我想跟你談一件事。」
    我嚇得發抖。
    一件事!甚麼事?會是我不敢多想的那件事嗎?
    「冷靜!」克勒瓦說:「我不會提起任何你不想談的事。我只是想叫你親手寫封信給你父親和表妹,他們一定會很開心的。」
    「就這樣?親愛的亨利,你怎麼會以為我不想聯絡我深愛的朋友,還有深愛我的家人?」
    「既然你心情這麼好,朋友,或許你該看看那裡,有封信已經擺了幾天。我想是你表妹寫來的。」
    於是我就拿起那封信,果然是伊莉莎白的來信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