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7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七章、英國之旅

    怪物說完故事,凝視著我,期待回應。
    我滿心困惑,難以理解他這樣的要求。
    他繼續說:「你必須為我創造一名女性,讓我獲得生存必需的情感交流。此事只有你能辦到。這是我的權利,你不能拒絕。」
    他故事的前半部澆熄了我的怒火,但後半部又再度惹怒了我。聽到他提出的條件,我終於無法壓抑內心的憤怒。
    「我拒絕。」我回答:「不管你如何折磨我,我都不會答應。你或許能讓我成為世界上最悲慘之人,但你不可能讓我做出唾棄道德之事。我不會再做一個像你一樣的怪物,讓你們聯手摧殘世界。」
    「你錯了。我不打算威脅你。我是要跟你講道理。我做壞事,是因為我孤獨。倘若有人跟我一同生活,善意交流,我就會得到愛,不會再去傷害人類……否則,我會動手報復。既然沒有愛,我只好給你恐懼,針對你報復,因為我對你有著無法抹滅的仇恨!」
    他怒容滿面,神色駭人。
    但沒多久,他便冷靜下來,繼續道:「如果任何人願意對我好,我一定會百倍奉還。我願為了一個人的善意原諒全人類!維特,我的要求十分合理吧?只要你讓我快樂,我會因此對你心存感激,彼此的仇恨就一筆勾銷!」
    我動搖了。儘管他是怪物,但他證實自己擁有人類的情感。身為他的創造者,在我的能力範圍內,難道不該賦予他快樂的權利?
    怪物繼續說道:
    「只要你同意,世間所有人類都不會再見到我們。我們會前往南美洲的蠻荒地,與世隔絕生活。我們不需要殺牛宰羊,只需橡實和莓果就能果腹。儘管你至今對我冷酷無情,我卻在你眼中看見憐憫。請讓我把握這一刻,說服你答應我這個心願。」
    沉思許久後,我做出結論,為了他,也為了我的親人以至全人類,我應該答應他的請求。
    我轉向他道:「好,我同意。但你必須答應,一旦我造了個女人給你,你們就永遠離開歐洲,遠離人類生活吧!」
    怪物說:「我發誓,只要你實現你的承諾,你就永遠不會再見到我。快回家去,開始工作。我會持續關注進度,但是在你完工前,不必擔心我會突然現身。」
    說完,他轉身離去。

   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,我才返回夏摩尼村,而我憔悴的外表當然引起家人的擔憂。
    我們第二天就打道回府。
    此行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我走出悲傷,既然成效不彰,我父親就決定儘快回家,希望透過平淡的生活撫平我的痛苦。
    我對一切毫無所感,默默接受家人的安排,就連伊莉莎白的關愛也無法帶我離開絕望的深淵。
    我對怪物許下的承諾壓迫我的內心。有時我會陷入瘋狂,幻想噁心的動物對我施虐,無故尖叫呻吟。不過隨著這些情緒慢慢平靜下來,我的生活也逐漸重回正軌。

    日子一天天、一週週地過去,我始終無法鼓起勇氣展開工作。
    我擔心怪物會因失望而報復,卻不能克服心中的反感。我需要全心投入幾個月才能組成一具女性軀體。與此同時,我聽說有英國學者提出全新的發現,於是我想前往英格蘭向他尋求意見。
    有一天,我獨自躲到船上一整天,回到家時,父親叫我過去。
    他問我:「你願不願意跟伊莉莎白立刻成婚?我相信,幸福的婚姻可以掃除過往的陰霾。」
    我很樂意,卻又不敢。因為我肩負對怪物的承諾。而且我還想去英國一趟,遠離家人一兩年,造訪學者,學習新知。只要我能實現承諾,就能讓那怪物遠走高飛,結束我這種戰戰兢兢的日子。
    我告訴父親我想去英國走走,不過沒提真正的理由,只說想在成家立室之前看看這個世界。
    父親一口答應。行程很快就安排好了。我去史特拉斯堡會合亨利,在荷蘭待了一段日子,然後就去英國。整個行程預計耗時兩年。等我返回日內瓦,立刻就跟伊莉莎白成婚。

    八月底,我上了馬車,展開遠行,不確定前往何處,也不在乎路過哪裡。我只記得有帶我的化學器材,因為我打定主意要在國外實現承諾,以自由之身返鄉。
    我心中充滿恐怖的幻想,路過許多美麗的景點。我目光凝重,無心欣賞。腦中只想著此行的目的,以及尚待完成的工作。
    亨利加入旅程,態度跟我截然不同。
    他讚嘆日落的美景,歌頌日出的壯麗。
    「活著就是要這樣!」他吶喊:「我熱愛生活!但你,親愛的維特,為何總是垂頭喪氣?」
    老實說,我心中充滿黑暗的想法,根本看不見星辰沉沒,或萊茵河面反射東升的金色陽光。
    我們沿萊茵河而下,搭船前往倫敦,在那裡待了好幾個月。
    亨利渴望與人交流,但我卻忙著準備自介信,打算寄給當時最知名的學者。如果此行發生在無憂無慮的求學時代,我一定會快活過神仙。但如今我造訪知名學者,只是為了獲得新的技術。
    幾個月後,我們為了找朋友,北上前往蘇格蘭。
    我打包化學器材和收集來的材料,準備在蘇格蘭高地某個偏僻角落,完成怪物給我的工作。
    快到朋友家時,我告訴亨利想要獨自遊覽蘇格蘭。亨利無法勸我打消這個念頭,只好懇請我寫信保持聯絡。他說:「我寧願跟你在鄉間散步,也不想跟這些我不認識的蘇格蘭人交流。親愛的朋友,請快點回來。」
    跟享利分開後,我決定找個僻靜的地點工作。我不懷疑那怪物在跟蹤我,等著我交出他的伴侶。
    我在北方的高地上找到一座小島,非常適合這種工作。
    島上土壤貧瘠,只有幾頭牛和五個人,全都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。全島僅有三間小屋,我抵達時其中一間沒人住。我租下小屋,整修一番,添購家具,然後入住開工。
    隨著工作推進,我的恐懼和自我厭惡感也與日俱增。
    有時候,連續幾天,我都無法強迫自己進入實驗室。有時候,我又工作到不眠不休。拼湊屍塊是一項噁心的工程。第一次實驗時,狂熱之情遮蔽了我的雙眼,看不見可怕之處。
    但如今我毫無熱情,只感到無比噁心。
    我時刻擔心會遇上那個怪物。有時我低頭凝望地面,深怕一抬頭就會看見他。
    無論多麼艱苦,我還是繼續工作,終於有了很好的進展。
    一方面期待完工的那天,一方面又不敢面對心中邪惡的預感。
    我每一刻都活在恐懼之中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