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8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八章、死敵

    某天夜晚,我獨坐實驗室中,心中湧現質疑自己想法。
    「我到底在做甚麼?」
    三年前我曾做過一樣的事,創造出令我內心自責的野蠻怪物。
    如今我要創造另一頭怪物,而我不知道她會擁有甚麼性格。
    說不定她會比伴侶邪惡一萬倍,更享受殺戮和暴行。他保證會遠離人類,藏身荒漠,但她並沒有做此承諾,也可能拒絕別人在她誕生前定下的協議……
    搞不好他們還會仇視彼此……
    說不定她會為了人類的美貌而唾棄他的外表,離開他身邊……
    就算他們真的離開歐洲,在新世界的荒漠安定下來,難道之後不會想要有小孩嗎?到時候怪物家族橫行世界,人類的存在將會面臨威脅。
    「我該為了一己之私,而讓人類慘遭這種命運嗎?」
    我渾身發抖,幻想後世的人將詛咒我的名字,只因我為了自保出賣了全人類。
    幾個小時過去了,我待在窗口瞭望大海,海面風平浪靜,大地在明月注視下陷入沈睡。遠方有幾艘漁船點綴海面,偶爾傳來漁人相互叫喊的聲音。我感受寂靜,心知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    在月光下,我看見怪物站在窗口冷笑。
    沒錯,他一路跟蹤我。
    這一刻是來確認我的進度,要求我實現承諾。
    房門輕輕開啟。
    我渾身顫抖,心知來人是誰。我絕望無助,動彈不得。
    怪物關上房門,來到我面前。
    在我眼中,他的表情充滿惡意。我突然覺得再造一頭怪物是極度瘋狂的事,心情激動之下,當場將面前的女體拆成碎片。
    怪物眼看我摧毀他幸福的未來,發出絕望和仇恨的叫聲。
    怪物憤然道:「你這樣做是甚麼意思?你居然違背承諾!我跟著你離開瑞士,蜷伏在萊茵河畔,藏身島嶼,翻越山峰。我在英格蘭的鄉野和蘇格蘭的荒地上度過,忍受難以想像的疲憊、寒冷、飢渴……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摧毀我的希望!」
    「滾!我確實違背承諾,這又如何?我絕對不再創作像你這種畸形的傢伙!」
    「混蛋,我跟你講道理,但你看來吃硬不吃軟。記住,我隨時可以痛扁你!雖然你造我出來,但拳頭大的才是主人!」
    「我不再懦弱了。你的威脅無法逼我示弱,只會令我的決心更加堅定,不會幫你創造邪惡的伴侶。滾!我心意已決!」
    怪物看出我的決心,氣得咬牙切齒。他吼道:「人人都有妻子,動物也有配偶,而我就註定孤獨?人類,聽清楚,你一生都將在恐懼和苦難中度過!我如此淒慘,難道還輪到你快樂嗎?當心,我無所畏懼,所以強大無比。人類,你會為你造成的傷害付出代價。」
    「魔鬼,閉嘴。別用難聽的嗓音荼毒空氣。我已下定決心,不會改變。給我滾!」
    「很好。我走。但你給我記住,你的婚禮,我會出席。」
    怪物露出邪惡的眼神。
    我衝上去抓他,但他輕易避開,奪門而出。轉眼間,他已跳上小船,就像離弦的弓箭般破浪而去。

    一切陷入死寂,但怪物的話言猶在耳。
    「你的婚禮,我會出席。」
    那就是我命運終結的時刻。我會死在結婚當天。我並不害怕,但一想到我親愛的伊莉莎白,想到她的淚水和無盡悲哀,我就不禁淚流滿面,決心要奮力一搏。
    第二天,我坐在岸邊自怨自艾,卻見一艘漁船靠岸,為我帶來包裹,裡面有幾封來自日內瓦的信,還有一封是亨利寄來的。
    亨利要我去找他。他說我們已經離開瑞士一年,但至今尚未造訪法國。他請求我離開孤島,一週內去伯斯跟他會合,計畫接下來的行程。這封信把我帶回現實,於是我決定兩天後離開這座小島。
    離開前,我必須打包我的化學器材,我鼓起勇氣進入恐怖的實驗室。
    女怪物的殘骸散落在地板上,感覺好像我把活人分屍了一般。我在顫抖中搬運器材,並將屍塊放入籃子裡,頂部蓋滿石頭。我在沙灘上沉思,一直坐到凌晨兩三點,才將屍籃搬上小船,駕船駛出四里外的水域。
    幾艘漁船在往陸地返航,但我避開他們。
    烏雲遮蔽月光,我趁黑把屍籃沉入海中,隨即駛離現場。

    烏雲逐漸濃密,但空氣一片清新,只是偶然會有寒冷北風。
    我固定船舵,躺在船底,任由小船漂流。聽著船身破浪前進,沒多久,我就陷入沈睡。
   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不過醒來時,太陽已高掛天際。
    風大浪大,威脅到小船的安危。
    東北風把我吹離海岸。我試圖改變航向,卻發現這樣做可能會導致船內淹水。我慌了,只能順風而行,但我沒有羅盤,不熟悉此地海域,可能會被吹向大西洋,面對餓死或溺斃的命運。
    唉!我已經出海好幾個小時,嘴唇乾到像火燒一樣。
    想不到大海居然是我的墳墓。
    「怪物!」我喊道:「你的仇已經報了!」
    腦海中浮現伊莉莎白、我父親和亨利的臉,我陷入絕望與恐懼的幻境,渾身抖個不停。
    數小時後,日頭西斜,北風止歇,我終於可以調整航向。正當我筋疲力竭,幾乎握不著船舵時,南方終於出現陸地。
    乍見希望,溫暖的喜悅在我心中泉湧,淚水決堤而下。
    人類的情緒反覆無常,但即使受盡苦難,我們依然緊握生命不放。我脫下衣服製作第二道船帆,迫不及待朝岸上駛去。我遠遠望見一座小鎮及海港,連忙駛近靠岸,回歸文明的世界。
    鎮民把我團團圍住,個個神色不善,沒人願意告訴我旅店的方向。過了一會,有人拍我肩膀,說道:「來,先生,跟我去見克文先生,交代你昨晚的行蹤。」
    我問:「克文先生是誰?我為甚麼要交代行蹤?我在這國家沒有行動自由的嗎?」
    「善良百姓才配有行動自由。克文先生是行政官,找你交代行蹤,就是為了昨晚發生的兇殺案。」
    我被帶到行政官和五、六個證人面前。
    第一個證人宣稱昨晚他跟家人出海捕魚,不過因為風大而返航。由於月色漆黑,他們不敢停靠港口,於是駛入南方兩里外的溪岸,揹起捕魚工具回家,在路上絆倒一具男性屍體。
    「我本來以為對方是溺斃,被海浪捲到岸上,不過細看之下,發現衣服沒濕,屍體尚有餘溫。我們立刻把屍體抬到附近一名老婦的農舍,展開施救,可惜徒勞無功。死者相貌英俊,二十五歲左右,顯然是被人掐死,身上除了脖子上的指印,便沒有其他傷痕……」
    聽說死者是被人掐死,我想起慘遭殺害的弟弟,心頭湧現強烈的不安感。我四肢顫抖,視線模糊,必須靠著椅子支撐身體。不好了!行政官冷冷看著我,顯然對我的反應起疑。
    另一個證人宣稱案發不久前,曾在不遠的海面上看見一艘小船,船上只有一個男人。
    證人作供的時候,竟然指向我說:
    「根據我在微弱的星光下所見,那艘船跟他的船一模一樣。」
    另外有幾個證人根據我上岸的地方研判,認為深夜的北風有可能讓我在海外漂流數個小時,最後才回歸我出海的地點。另外,他們懷疑我可能是從其他地方搬運屍體的,而既然我不熟悉附近海域,可能不知道停靠的港口就在棄屍的地點附近。
    克文先生聽完證詞,喚人帶我前去認屍,似乎是要觀察我看到屍體時的反應。
    此案諸多巧合令我震驚,但我並不特別擔心,畢竟在我居住的島上,有好幾個人能證明案發當時我不在現場。
    我站在棺材前面,驚恐到了極點,事後回想仍會發抖,因為躺在棺材裡的竟是我的好友——
    亨利‧克勒瓦!
    我驚呼一聲,撲倒在屍體上,哭道:「親愛的亨利,難道我連你也害死了?我已經害死兩個人了。還有更多人要因我而死嗎?亨利,我的朋友,我的恩人……嗚、嗚……」
    我的肉體無法支撐內心承受的痛楚,我一邊劇烈抽搐,一邊被人抬出房間。
    之後我大病一場,瀕臨死亡邊緣兩個月。
    我神志不清,胡言亂語,自稱是殺害威廉、賈絲丁和亨利的兇手。
    因此所有人都認定我是兇手,沒人願意與我交談,只有克文先生對我釋出善意。他在我衣服裡找到家人的信,於是寄信到日內瓦通知我父親。父親一趕來,我的病情也好轉了。
    因為有證人提供我的不在場證明,法庭駁回此案。
    兩週之後,我出獄了。
    父親欣喜若狂,開心帶我回家。
    但我愁眉苦臉,對我而言,地牢跟皇宮沒甚麼不同。人生充滿劇毒,外面的世界更加危險。
    出獄時,我聽見有人閒言閒語:「他或許可以脫罪,但肯定良心不安。」
    良心不安……
    沒錯!威廉、賈絲丁、亨利都是死在我創造的怪物手下。
    我彷彿向著命運怒吼:
    「誰的死才能結束這場悲劇?誰啊!」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