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4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四章、小威廉之死

    給親愛的維特法蘭肯斯坦
    我難以形容我們有多擔心你的健康。
    你已經很久沒有親手寫信,我們都猜想你病得很重。
    舅舅以為你命在旦夕,忍不住要趕去探望你。克勒瓦先生一直來信說你沒事,我希望你能親手回信證實此事,免得我們繼續掛心。
    你父親身體很好,彷彿比去年夏天年輕十歲。厄尼斯的身體也有改善,你肯定認不出他。他快十六歲了,已經擺脫從前那副病容。昨晚舅舅和我聊起厄尼斯日後該做甚麼,我希望他當農夫,舅舅認為律師比較好。
    你記得賈絲丁‧莫利茲嗎?她十二歲時,由於母親對她很糟,舅媽就把她收回家裡當僕人。舅媽對她很好,她也一直很感恩。舅媽生病時,賈絲丁一直悉心照顧她,事後也病了好一陣子。
    賈絲丁的兄弟姊妹相繼逝世,最後她母親只剩下她這一個女兒。莫利茲夫人良心不安,認為子女的死亡是上天對她偏心的懲罰。莫利茲夫人向賈絲丁懺悔,於是你離家後沒幾個月,賈絲丁就回到母親的身邊。
    可憐的女孩,她離開時哭得好慘。
    她母親想法善變,有時會乞求賈絲丁原諒,有時又指控她害死兄弟姊妹。當年冬天,莫利茲夫人去世了,賈絲丁回到我們家中。我很喜歡她,她聰明又溫柔,非常美麗。我之前也說過,她的舉止神態往往令我想起親愛的舅媽。
    談談你最小的弟弟小威廉吧!真希望你能見到他。他在這個年紀來講算很高了。每次他微笑時,玫瑰色的臉頰上都會浮現兩個小酒窩。他已經有兩個小新娘,不過偏愛五歲的路易莎。
    如果你身體無恙,請盡快寫信給我。
    再見,親愛的表哥。
    伊莉莎白拉文薩
    日內瓦
    3月18日 17XX年


    §

    我立刻回信,寫到精疲力竭。
    我的身體持續康復,兩週後終於能夠下床。
    亨利要來我的大學唸書,我帶他參觀校園,拜訪教授。他不擅長自然哲學,主要心思都放在學習語文方面。我對從前的研究心生厭惡,很高興能陪我朋友一起探索東方的語言和文化。
    夏天過去,冬季到來,儘管我急著返鄉,但又不願把朋友留在陌生的環境。就這樣拖到隔年五月,亨利提議來一場道別旅行,我們玩得十分盡興。
    旅行結束,回到宿舍時,我收到了父親的來信。

    親愛的維特:
    我必須告知你一個可怕的消息——
    威廉去世了!
    那可愛的孩子,他的笑容總是溫暖我的心窩,那麼溫柔,那麼開朗!維特,他是被謀殺的!
    上週四,我們一家人前去普蘭帕來斯散步。威廉跟厄尼斯玩捉迷藏,結果就失蹤了。我們一直找他找到天黑,跟著又回家去找,然後拿火把再出來找。凌晨五點左右,我發現了我可愛的孩子,脖子上留著兇手的指印。
    伊莉莎白說當天她給威廉戴了有他母親畫像的項鍊。項鍊不見了,多半就是行凶的原因。我們不知道兇手是誰,但我們一定會找到他的。儘管這麼做也換不回我親愛的威廉。
    回家吧!我親愛的維特。
    只有你能安慰伊莉莎白。她整天以淚洗面,認定是自己的疏忽害死威廉。
    維特,請你回到哀傷的家裡,為深愛你的人提供慰藉。
    愛你卻傷心的父親
    阿馮斯法蘭肯斯坦
    日內瓦
    5月12日 一七XX年


    §

    我和亨利立刻啟程趕回日內瓦,旅程中都在哀傷及恐懼中度過。
    在某日天黑時分,我們抵達日內瓦市郊。由於城門已關,我被迫在城東半里外的村莊過夜。
    普蘭帕來斯這地方就在附近,我輾轉難眠,決定去可憐的威廉慘死之處看看。
    我划船渡湖,前往普蘭帕來斯。
    布朗克山的山頂隱隱傳來閃電,呈現出其美麗的輪廓。
    我上岸後,爬上小山丘,觀察風暴的進展。風暴持續進逼,天空烏雲密布,斗大的雨滴緩緩落下。雨勢越來越大,閃電照亮湖面,宛如大片火海,接著有一瞬間,四周陷入漆黑,直到眼睛在電光閃耀下恢復。
    我一邊欣賞美麗又恐怖的風暴,一邊快步前進。
    天上這場高貴的戰鬥令我精神大振,我大聲吼道:「威廉,親愛的天使!這是你的葬禮,你的輓歌!」
    說這話時,我在黑暗中看見一條身影,有人正站在附近的一片樹林裡。
    我肯定自己沒有看錯。
    閃電將那條人影照得清清楚楚——高大的身軀,畸形的外表,遠比人類恐怖的氣息,讓我一眼認出他就是我造出來的骯髒怪物!
    ——他在這裡做甚麼?
    ——難道是他殺了我的弟弟?
    這些想法一浮現,我立刻認定是事實。沒人能動手殺害那麼可愛的小孩!人一定是他殺的!我考慮去追他,結果來不及了,因為下一道閃電擊落的時候他早已跑得很遠,沒多久便在山峰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    我呆立原地,動彈不得。
    雷電止歇,但大雨依舊。
    我開始回想那段不堪回首的回憶。
    原來已經兩年了,怪物獲得生命兩年。弟弟的死是他第一次犯罪嗎?還是他已經殺了很多人?
    天呀!
    難道我創造了一個享受屠殺的邪惡怪物?
    不過,他殺了弟弟這件事,我還能不能確定……
    天亮後,我進城趕往家中去見父親。
    我本想告訴大家我知道兇手是誰,召集人馬展開追捕。但我無法交代來龍去脈。再說,有誰追得上那個怪物?有誰能逮捕他?我決定隱瞞此事。
    想不到回到家時,我弟弟厄尼斯卻告訴我,兇手已經抓到了,竟然是我們家的女僕——賈絲丁‧莫利茲。

    原來在威廉去世當日,賈絲丁請了病假。
    幾天後,其他僕人在她命案當天穿的衣服口袋裡,找到那條有我母親畫像的項鍊,也就是眾人認定的殺人動機。僕人沒有通知家人,直接去找行政官,於是賈絲丁遭到逮捕。
    審判日期就是今天。
    我說:「你們全弄錯了!我知道兇手是誰。賈絲丁是無辜的。」
    我打從心裡認定賈絲丁絕非兇手。所以,我不認為那些間接證據能夠將她定罪。我們會合伊莉莎白之後,一起趕去法庭。
    審判開始,證人上台。
    案發當晚,賈絲丁徹夜未歸。天快亮時,就在距離案發現場不遠處的市集,有證人看見她出沒。對方問她在那裡幹甚麼,但她神色可疑,回答得吞吞吐吐。她大約八點回到家,自稱是出門找孩子的。後來看見小威廉的屍體時,賈絲丁大受打擊,待在床上好幾天。
    接著法庭呈示在她口袋找到的項鍊。
    「在威廉失蹤之前,是把我這條項鍊掛在他的脖子上……」
    伊莉莎白語氣顫抖地作供,證實了這一件事,法庭內傳出一陣驚呼。
    賈絲丁上台自辯。
    「事發當晚,我得到伊莉莎白允許,前去造訪城外的阿姨。九點鐘左右,我回家時,在路上遇上一名男子,他告訴我威廉失蹤的消息。我很吃驚,開始幫忙搜尋威廉……直到城門關門,我就留在熟人的榖倉裡過夜,不過我沒叫醒那個熟人。」
    說到這裡,賈絲丁的面色很難看,因為她的確沒有不在場證據。
    「我徹夜難眠,天還沒亮,我又出去尋人。我真的不曉得自己有沒有經過案發現場……然後我來到了市集,有人問我問題,我早就累死了,加上擔心威廉,所以才神志不清……至於項鍊的事,我真的毫不知情。」
    到最後,賈絲丁都無法解釋項鍊的來由,情況對她十分之不利。
    法庭傳喚幾名賈絲丁的熟人為她的人格作證,但他們認定威廉是她殺的,所以不願上庭。
    結果只有伊莉莎白出面擔保賈絲丁的人格。
    群眾為她的言語深深感動,一致認為賈絲丁是個不知感恩的罪人。
    我相信賈絲丁,肯定她是無辜的。會不會是怪物殺害我弟弟之後,拿走項鍊來嫁禍賈絲丁?
    「被告——有罪!」
    法官宣判的時候,我滿心痛苦衝出法庭。
    這樣的話賈絲丁就要接受死刑?她的命真苦!
    賈絲丁是無辜的、賈絲丁是無辜的……都怪我放任那頭怪物跑出去。
    我深受悔恨的獠牙噬咬,痛恨得咬牙切齒。

    Other episod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