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

    科學怪人CH05

    《科學怪人》
    第五章、遇上怪物

    賈絲丁死了。
    自小她一直陪伴我長大。
    她安息了,但我還活著。
    一定是威廉顯靈,讓我在他慘死的地點看見它,那個由我創造出來的怪物。
    血液在我的血管內暢流無阻,但絕望與自責擠壓我的內心。我四下遊走,好似邪靈,因為我的惡行令人髮指。我懷著善意創造生命,本來要發揮我的學識造福人群,如今為甚麼會變成這樣呢?
    父親對我說:「維特,你以為我不傷心難過嗎?沒人比我更愛威廉。但過度傷心會令我們無法放下過去,甚至無法好好過日子。」
    他說得很對,我應該第一個收起悲傷,去安慰我的朋友。但悔恨令我做不到,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逃避,躲到別人找不到我的地方。
    我們家陷入愁雲慘霧。
    父親的健康每況愈下。
    伊莉莎白終日垂頭喪氣。她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彷彿絲毫歡愉都是在褻瀆死者。她不再是從前那個快樂的她,不再與我漫步湖畔,暢談未來。她鬱鬱寡歡,經常怨嘆命運不公,人生無常。
    她說:「親愛的表哥,當我想起死去的賈絲丁,我總是無法釋懷。從前,在書上讀到人類的罪孽,對我來說不過就是幻想出來的邪惡。但如今苦難進了家門,人類在我眼中變成自相殘殺的怪物。如果賈絲丁犯得下那種罪,她肯定是世界上最邪惡的人類。為了一條項鍊,她竟然謀殺從小看到大的小孩!」
    伊莉莎白又說,她反對奪走任何人的性命,但她認為像賈絲丁那樣的人罪有應得,絕不適合存活於人類社會。
    「但賈絲丁是無辜的。我知道。我有很強烈的感覺。威廉和賈絲丁死了,而兇手逃過法網。」
    我覺得十分痛苦。因為我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。
    伊莉莎白看出我神情痛苦,於是輕輕握起我的手說:「親愛的表哥,你必須冷靜。你臉上充滿絕望,甚至還有復仇的神情,不禁令我顫抖。維特,我們應該幸福快樂活著才對。」
    是的。我應該在家鄉寧靜度日,不去招惹世間的閒事。
    我父親認為只要找點事情讓我開心,我就能放下沉痛的悲傷。於是他提議全家前往夏摩尼谷旅遊。大約八月中,我們離開日內瓦,當時賈絲丁已經過世兩個月。
    天氣好得不尋常。我們先是搭乘馬車,然後換騎驢子。旅程中,我偶爾會騎到伊莉莎白身邊,一起欣賞優美的景色。我也經常會獨自騎在最後,悶悶不樂地沉思。我有時會騎在最前面,忘記我的家人、世界、還有自己。
    我們於天黑後抵達夏摩尼谷。父親和伊莉莎白累壞了,厄尼斯依然興致高昂。
    當晚我們提早回房休息,但我沒睡覺。我在窗前坐了幾個小時,看著布朗克山上閃耀的雷電,聽著阿爾沃河流過窗下的激流聲。
    第二天,我們造訪河流源頭,在谷中騎馬遊玩到傍晚。此地壯麗的景色慰藉了我,令我的精神為之一振,儘管悲傷揮之不去,終究讓我平靜許多。
    晚上回到屋裡,我以較為愉快的心情與家人聊天。我父親很高興,伊莉莎白也喜不自勝。她說:「親愛的表哥,請你不要再憂鬱了!」

    隔天,傾盆大雨,濃霧遮蔽山峰。
    我起得很早,但心情異常鬱悶。大雨令我沮喪,我知道這個樣子會令父親擔心,於是決定避開他,等我心情好一點之後再說。
    寒風大雨中,我獨自出門,打算前往蒙特維冰川之巔。
    山道陡峭,景色荒蕪。
    到處都能看見雪崩遺留的跡象,樹木斷折傾倒,斜躺在突岩之上,或卡在其他樹間。有些地方看來格外危險,講話稍微大聲就會引發雪崩。我俯瞰下方的谷地,河面浮現濃霧,冉冉纏繞對面的高山。
    片刻後,清風吹散雲霧,於是我踏上冰川。
    冰川表面崎嶇,宛如驚濤駭浪。儘管寬約一里格,我卻走了足足兩小時才抵達對岸。我回望一里格外的蒙特維山,只見布朗克山高聳其後。冰封的山峰破雲而出,反射著陽光。
    我心中開始浮現歡愉之情,大叫道:「天靈靈地靈靈!請賜予我喜悅的力量,或帶我上天成為你的夥伴!」
    話才說完,我突然瞥見遠方有條人影,以非人的速度朝我逼近,身形逐漸變得巨大。
    我定睛一看,發現他就是我創造出來的怪物!
    為甚麼他會在這裡?我在憤怒和恐懼中發抖,決定等他過來,然後衝上去拳打腳踢。
    他來了。他的神情苦澀痛楚,整張臉顯得極度恐怖。
    「怪物!」我吼道:「你竟敢來找我?難道你不怕我報仇嗎?滾!我要把你當昆蟲踩扁!」
    怪物說話了:
    「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。你知道我過得很淒慘嗎?就因為你造了我出來!你創造了我,厭惡我,拋棄我……你與我的恩怨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你說要殺我——你竟敢將生命當兒戲?你怎麼對待我,我就會以牙還牙,傷害你身邊的人。」
    我真的猜中了!威廉果然是他殺的!
    現在就算摧毀他的存在,也換不回因他而死的受害者。
    怪物瞪著我,以威脅的口吻說:
    「如果你答應我的要求,我就不會再惹事,也會放過你。如果你拒絕,我就會用你親朋好友的鮮血來血祭死亡的大嘴!」
    「可惡的怪物!你是惡魔!下地獄都不足以彌補你的罪業。過來,讓我消滅你!」
    我盛怒之下奮力出擊,但他毫不費力就閃開了。
    糾纏了一會之後,我發覺根本打不過他,他實在比我強壯多了。
    怪物擁有超乎我想像的智慧,他竟然對我說教:
    「冷靜!我懇求你暫且放下怒氣,好好聽我說。我一個人在外面流浪,受到了其他人的排斥,我受的苦難道還不夠嗎?你還要繼續加深我的不幸?記住,是你把我打造得遠比你強壯。我的身材比你高大,我的關節更靈活。但我不想跟你打架,我想跟你談條件,我是你創造出來的,你必須盡到你的責任,那是你欠我的……」
    他說得沒錯,他確實是我創造的。他應該是我的亞當,現在卻變成了墮落的天使。他甚麼都沒做,我卻棄他不顧,甚至要奪回給他的生命。但是,對著殺害弟弟的仇人,我實在無法坐下來和他好好談判。
    「滾!我不會聽你的。你跟我只有一個共識,就是我們誓不兩立!滾!不然就跟我決鬥,至死方休。」
    「相信我,法蘭肯斯坦。我本來是很善良的,靈魂綻放愛與人性的光輝。連我的創造者都遺棄我,其他人又怎會善待我?村民唾棄我,痛恨我,人跡罕至的高山和冰川是我的庇護所……」
    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樣子,我有點動容了。
    怪物又說:「如果讓村民知道我的存在,他們就會跟你一樣,抓起武器來消滅我。我很淒慘,你是唯一有能力補償我的人。請你施捨你的憐憫心,不要鄙視我。聽完我的故事之後,你可以批判我,甚至摧毀我……就像人類的法律,不管犯下多麼血腥的罪行,被告都有權利自辯吧?」
    就這樣,我被他說服了。
    我跟著他渡過冰川,爬到對面的岩石上,進入他的小屋,坐在火堆旁,聽他訴說他的故事。

    Other episodes